<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四十五章 泡汤
    怀着如此复杂的心情,莎莉想也没想便来到了一楼走廊尽头的储藏间,推开门,看到罗迪的一刹那顿时眼眶有些湿润——因为他的摸样看起来比约翰管家说的更加狼狈,因为硬抗了好几轮暗影法术,又挨了两记“幽影之击”,皮甲上烧焦和豁开的口子看上去颇为骇人。

    莎莉心疼的想说些什么,却见罗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随后“咔哒”关上了房门,继而认真施放了“静音结界”屏蔽了这间屋子内的所有声音。

    这般行为让莎莉立刻面色严肃了起来,她知道罗迪有着常人难及的谨慎,但在公爵府里还这样做显然意味着有要事要说——但她没想到的是,罗迪什么都没解释,直接把后背背着的那根棍子递了过来…

    “这是…?”

    莎莉一脸疑惑,根本没意识到摆在自己面前的,是无数人觊觎的真正神器。

    “这个秘密,出了屋子不要告诉任何人。”罗迪望着莎莉,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满足感——恐怕身处另一个时空的所有人都不会想到,这位历史上籍籍无名的女孩子会成为掌握神器的一方霸主吧?

    包裹的兽皮被打开,莎莉忽然感受到了一股令她心神安宁的气息扩散开来。有着复杂纹路的“蝮蛇之吻”已经和莎莉曾经持握时差别巨大,所以她仍旧没认出这是什么——伸手握住杖身,顶端那忽然之间张开的三个蛇头顿时令这位公爵的表情精彩至极。

    她抬头望向罗迪,满眼的不可思议:“它为什么会在这!?”

    不待罗迪回答,澎湃的力量骤然从权杖席卷而出,随即却是柔和而坚定的过渡到了莎莉的身体内——她金色的长发甚至因为这氤氲的波动而四散飘起,同时双瞳之中竟是呈现出了两个金色圆环!

    莎莉因神器力量灌注而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长啸,多亏了“隔音结界”才没有惊动其他人。随后那杖身上的三只蛇头竟然好似活过来一样各自从杖尖爬来,顺着杖身攀到了莎莉的手臂之上,在她惊奇的目光中化为了点点流光,于小臂中间形成了三道纹路复杂的彩环。

    自此权杖顶端没了原本的三个蛇头,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三棱状的红色晶体,表面的魔纹也彻底隐没,被莎莉握着的时候,杖身呈现一种象牙般的白色光泽,从形象上而言,恐怕没人认得出这柄权杖就是“蝮蛇之吻”。

    莎莉感受着身体内充盈的神圣力量,一时之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神术和法术不同,身为司铎的莎莉在施放神术时都是通过念诵经文来和“玫瑰十字”所信奉的神祇产生“共鸣”,并依靠“共鸣”来达成神术的效果。而法师则是依靠直接掌控空气中的元素来“制作”法术,因此二者有本质上的区别。

    不过此时莎莉却能清晰感受到身体四周那股柔和的力量,仿佛抬起手来便可随意凝聚神术一样。她忽然有种感觉——自己现在施法,或许不用再去等待神祇的共鸣了。

    这是一种自身切实掌握力量的踏实感,莎莉愣了足足十多秒,才深吸了口气,抬头望向罗迪:“你把它给了我…教宗那边真的同意么?”

    “教宗同意不同意不重要,我同意,那就行了。”

    罗迪望着莎莉头顶“进阶35级”的说明,内心其实高兴得很。不过不待他多说什么,莎莉便张开双臂,仰起头吻了过来——他知道莎莉这是用行动表达心情,可拥吻的时间却还是有些长…莎莉身上的香味让他莫名有种干坏事的冲动,他努力稳住呼吸,却见莎莉满脸通红气喘吁吁的瘫在怀中,迷离的目光看上去有些异样的神采。

    盯着莎莉的眼睛,罗迪忽然感觉她竟然给自己一种奇怪的精神压力。这可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他松开了怀中的女孩儿,好奇的打量道:“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么?”

    权杖彻底觉醒并融合后,莎莉的气质发生了不小的转变。不过此时她对自己身体的改变还没适应,只觉得四周的一切似乎都清晰了许多,头脑中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仔细去想,却是忽然觉得有些晕眩,脚步趔趄一下,被罗迪赶忙扶住。

    “别的都还好,就是有点晕…”

    莎莉一边说一边抬起手臂看了看,三条蝮蛇的纹路有种和谐的美,丝毫不显突兀。心念一动,发现这纹路竟然隐隐散发出了光芒——但她一时间不明白这些力量该如何应用,没过几秒就觉得眼皮发沉,整个人都陷入了困倦的状态。

    罗迪见状知道这或许是某种后遗症,便撤去了四周的隔音结界,随即叫来侍女照顾她简单的洗漱后睡下。到这时候莎莉已经困得眼皮都抬不起来了,却依旧拽着罗迪的手指不让他离开。对此罗迪只好换了莎莉早就让佣人备下的睡衣,抱着莎莉躺在了床上。

    见他躺在自己身旁,这位艾弗塔公爵才安心睡着,而罗迪则默默的为她盖好被子,低头亲吻了莎莉的额头后在一旁闭上了了眼睛。

    激烈的战斗和飞行也让他疲累不堪,没过几分钟便沉沉睡去。

    *

    在罗迪舒舒服服抱着公爵躺在大床上时,米尔诺伯爵却在经历着他人生中最为糟糕的夜晚。

    之前被迪恩长老派人软禁后,他便始终无法离开自己的营帐半步。就连上厕所都被至少四名“蝮蛇十字”的士兵包围着,而这种情况在天色彻底黑下来以后才得到缓解——米尔诺伯爵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当他听到外面传来越来越嘈杂的动静后,走出营帐便发现四周看守它的士兵早已不见踪影。

    米尔诺伯爵惊疑不定的走出几步,却见远处的营地冒出了一片片火光。他一直处于消息闭塞的状态,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跑出一两百米后,他才在有些空挡的营地中找到了一名部下,急匆匆的问道:“迪恩呢!?那些‘蝮蛇十字’的家伙都去了什么地方?”

    被拦住的是名骑士队长,他一见到米尔诺,顿时焦急道:“伯爵大人,迪恩长老和克劳德长老在‘圣殿’门口被杀了!那些‘圣教军’骑士彻底乱了…他们现在正在四处游荡截杀,快组织军队把他们压制下去吧!不然暴乱一起,咱们都会受到波及!”

    为什么一直说“军营”是重地?就是因为这里的家伙都是战争机器,杀人放火利索,失控起来自残更利索。想要阻止失控的军队,和打一仗没什么区别。

    如今“蝮蛇十字”群龙无首,原本的“教徒军”被“玫瑰十字”在城内打残,现在已经溃逃成了大片散兵。而本就无组织无纪律的“圣教军”已经彻底沦为土匪——总数原本近万的他们在下午的战斗中有七千多人参与了劫掠和战斗,而当得知“圣教军”首领克劳德枢机主教阵亡兵败的消息后,这群家伙就变成了祸害一切的病毒…

    无论是村庄还小镇,拉帮结伙的骑士们都是二话不说开启了“烧杀掳掠”模式。

    反正“圣殿”的士兵晚上不会出城来救援,而米尔诺的部队现在也没有人节制他们,满脑子抱着“干完这票就走”的家伙们如蝗虫般毁灭起了整个圣殿四周的领土,不但攻击平民,甚至原本私下有矛盾的小团体们直接开始了自相残杀!

    米尔诺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在得知“蝮蛇十字”两位长老阵亡的时候他便脑子“嗡”的一下,险些腿一软坐在地上。随后开始马上让这名骑士队长去聚拢那些原本一起行动的贵族们——哪知一番询问之下,米尔诺才知道原来大部分贵族在下午的时候就直接选择带兵离开了!

    这群贵族又不傻,在得知“教徒军”攻破了“圣殿”的时候,他们立马明白自己进了米尔诺挖的大坑!无论结果如何,皇室怪罪下来他们绝对吃不了兜着走。于是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的贵族纷纷和米尔诺撇清关系,一个个不顾深夜赶路有多危险,具是早早离开了营地,不知所踪。

    米尔诺气的差点把牙齿咬碎,他知道自己被“蝮蛇十字”坑了,但此刻还没意识到“蝮蛇十字”究竟捅了多大的娄子。在聚拢自己一千多人的军队后。这位天真的伯爵起初还想着让下属骑士去压制“圣教军”骑士的暴动,但他随后才发现这一切都是空谈…“圣教军”早就溃散解体了,大家都只想着趁火打劫,哪里还有心思留在营地?

    天黑之后不宜行军,更不宜打仗。米尔诺望着黑夜中那燃烧的村庄,只能憋屈的下令士兵们结阵防守警戒,防止受到暴乱的军队波及…

    原本一万多、算上后勤辅兵超过两万人的军队,在区区一天时间内便彻底溃散到只剩下眼下总数两千不到,米尔诺自己都不明白这是怎么搞的。不过有一件事到现在是注定的了——

    进攻艾弗塔的计划,彻底泡汤了。

    家父旧疾复发,近日陪同检查,没空码字,遂元旦前都是单更。元旦后至少三次三更爆发,以作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