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四十三章 谁做的?
    城内的“蝮蛇十字”军队因为“暗影之刃”和几位长老的退出,此时很快不敌鲁本斯率领的军队,被驱赶着向外退去。不少在城墙上目睹罗迪恐怖杀伤力的士兵则士气大振,均是大声向下方呼喊着“敌酋已死”的消息。

    而就在他们以为罗迪会在埃尔维斯飞走后罢手时,却见他回过身,忽然跑向了二十米外的城墙。

    短剑插回剑鞘,龙骨骨弓往肩上一跨,罗迪靠近城墙后“登登登”三步向上,眼看着只跑到城墙一半高度便要落下,双手却好似有粘力似在城墙一抓,竟是继续攀登而上——敌人需要云梯爬几分钟才能上来的城墙,在罗迪的“攀附”技能下只用三秒便爬到了头。

    登上城墙后他并没有理会四周的士兵,而是脚步踏着城堞“啪啪”两步后开启“腾跃”,整个人朝着城外猛然跃出!

    城墙上的圣殿守卫一脸懵逼,他们搞不懂罗迪为什么跑上城墙后又往下跳,可脑子里刚冒出这种想法,便觉得背后有风声——俯冲后的可达鸭几乎贴着这些士兵的脑袋飞过,剧烈的气流甚至刮倒了几个重心不稳的城防士兵。

    从城墙跃起的罗迪伸出手,正好抓住了可达鸭的后腿,借助臂力身体向上一翻,娴熟的爬上了背部的鞍座,目光朝远处望着,锁定埃尔维斯的身影后直飞而去!

    待城墙上的士兵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罗迪已然在五百米开外了。等级颇高的可达鸭先是爬升了一百多米,随后开始全力冲刺。罗迪坐在鞍座上也不着急,灌下药剂恢复魔力后开启“唤醒”,随后不紧不慢的开始制造起了一支支能量箭矢…

    从罗迪突然发难到从城墙上跃起不过三分钟时间,后方稀稀拉拉准备奔来的“圣教军”骑士们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们有的人还在呼喊着乱七八糟的口号。然而刚靠近城门,便看到前方扎克等人一脸见鬼的表情往回跑——他们大声询问发生了什么,却只从这些人口中听到了一个消息:

    克劳德死了!

    迪恩死了!

    埃尔维斯逃了!

    “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可最终得到的答案却让他们摸不着头脑——有说来了一位“无敌骑士”将几位主帅挨个挑死的,有说队伍里有埋伏的奸细同时刺杀的,更夸张的是说出现了一只恐怖魔兽把所有人生吞活剥…这种事情听起来可笑,但在这种混乱的冷兵器时代却在正常不过。而其所导致的结果也让原本一股脑冲过来的“圣教军”们迟疑着减慢了了速度。

    待他们远远看到“圣殿”城墙上拼命战斗的“玫瑰十字”士兵,还有那最终被鲁本斯带人强行关闭的城门时,所有人便再也兴不起进城掠夺的念头…

    天色在此时趋于黯淡,眼看着就要天黑了。可到了这种时候,“圣教军”骑士们发现四周已经再也没有人给他们任何提示或领导,一个个茫然四顾,连接下来该干什么都不知道——为了填饱肚子,他们只能就近返回之前被劫掠的村落中吃饭,但这一回撤…便不知有多少人选择了悄然离开。

    毕竟雇佣骑士打仗是为了挣钱,金主都死了,自己还待在这里干什么?不如吃饱喝足捞一票走人,哪里会去关心米尔诺如今的处境?

    “圣殿”之内,终于平息这次战斗的鲁本斯根本没有休息,他一脸严肃的走在前方,后面跟着本杰明和来自博格多教区的圣殿守卫,推开满是血迹的内城大门,迈步走进了这个今天早上才离开的权力中心…

    地面上的血迹根本无人擦拭,因为城内负责这些事物的教徒乃至司铎都在白天的战斗中阵亡。鲁本斯能看到广场侧面摆放的一具具尸体,其中甚至还有三位穿着红袍的枢机主教…

    之前被教宗点名派到外城的八名枢机主教倒是尽数存活,但战斗中他们均是累到脱力,这几个年岁已高的老家伙本想跟来,却被鲁本斯“好意”劝止.

    总之当鲁本斯走入教堂时,首先看到的是形容狼狈、受创严重的剩余十二位枢机主教。他们大多是之前打压鲁本斯的政敌,可此时一个个望着他,却根本说不出话来…

    因轻敌差点丢掉“圣殿”是一方面,此刻内城全是本杰明带来的士兵,才是他们不敢出声的根本原因。

    鲁本斯的部队为什么来的这么蹊跷?为什么敌人进攻前他突然走了,敌人打进来杀翻天了,他却带着这么多部队“正巧”冲进了城?

    这么多军队从博格多教区可不是两三步就能迈过来的,哪怕有本杰明这个区主教发令,也至少要提前三五天才能做到——可这些疑问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权力斗争永远只看重结果,没有人会关心过程…

    所谓的“过程”,在尘埃落定后用任何蹩脚的借口解释都无所谓。

    因为他们都明白,“玫瑰十字”的权力结构,从今以后将会彻底改变。

    鲁本斯依旧平静的和他们打了招呼,随即脚步不停继续向前,一路穿过熟悉的走廊,来到了教宗所在的小屋前。早上还替自己传达话语的内侍已经被杀,现在这里只有一位脸上还带着血迹的司铎守在屋外。看到鲁本斯的时候,他嘴唇有些颤抖的想说话,却被鲁本斯抬手制止。

    “我看看教宗冕下。”

    再也没有什么“传话”的环节,鲁本斯直接推门而入,留下了面色僵硬、本想出言制止的司铎。

    他知道,这种时候当个傻子是最好的选择。

    重伤的教宗脸色惨白,却并没有严重到卧床不起。他坐在窗前朴素的扶手椅上,暗淡的目光望着鲁本斯,静静的听着他把收复“圣殿”的过程简单讲述了一遍,丝毫没有表现出对鲁本斯不经内侍传话而入门的不满。

    “你是说…‘蝮蛇十字’的两位长老被当场击杀?谁做的?”

    教宗感觉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复杂,因为他想不出有谁能在这种局势下能硬生生干掉对方主帅和将领——可鲁本斯的答案却让他呼吸一窒…

    “是艾弗塔内阁首相大人,罗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