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直击而入(两更合一4k字)
    “咔嚓!”

    惊雷般的响声过后,“蝮蛇之吻”好似猛地摆脱了某种桎梏,浩然席卷开来的波动中混杂着一道猛烈的“精神冲击”,令距离较近的枢机主教均是目光一凝…

    这冲击对于精神抗性较高的神职者并不能造成太多影响,可其中带来的情绪和副作用却让他们背后沁出不少冷汗。而作为整个法阵的启动者和主持者,教宗此刻却是身体一震,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保护教宗冕下!”

    一片惊呼声中,脸色苍白的教宗被搀扶着退到了教堂之内,而剩下的枢机主教们不得不迈步向前,因为护盾碎裂后,敌人针对内城的进攻已然再度开始。而不待他们来到内城墙上,便看到已经有十几个身手敏捷的家伙手持兵器登了上来!

    这些实力强大的“暗影之刃”精锐面对五六米高的内城墙各个不用梯子便翻身而上,正面抵挡的高阶圣殿守卫队虽然实力不俗,但面对这种精英好手依旧不够看,一个照面便被砍翻一片,由此导致后面跟上的普通士兵顺利登上了城墙。

    眼下内城士兵已经根本没有多少人手,留在内城的除了士兵以外基本都是神职者,而如今这情况,哪怕是枢机主教都要撸袖子上场肉搏,其他那些主教司铎更是无法退缩——可他们哪里比得上元素师这类攻击力更强的职业?

    没有足够士兵的掩护下这些牧师几乎没有防御力可言,面对凶神恶煞般冲过来的“蝮蛇十字”精锐时基本上就是被一边倒的屠杀…

    从城墙上跌落的主教惨叫着摔死,内城真正强悍的教廷近卫军却对此鞭长莫及。他们被分走一批后此时被尽数拖在了城墙上,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依靠人数优势撕裂了防线,如狼如羊群般厮杀进了内城…

    枢机主教平均等级超过进阶20级,有四人超过了30级,他们是真正能把神术发挥出足够攻击力的角色。所以面对冲入内城的敌人,这些老家伙们纷纷用出底牌,卷轴撕开的声音不绝于耳,其中三位“苦修士”、“圣骑士”出身的枢机主教更是以身体挡住了对方的冲锋,配合着拦住了凶恶的敌人。

    可之前包括莫洛奇在内的强力枢机主教已经被抽调八人去支援外城,此时他们当真称得上孤军奋战,连个预备队都没有。

    从城墙上不断涌进来的敌人迅速超过五十人,这些精锐根本不与教廷近卫缠斗,一个个直接从城墙越下,直奔他们而来!

    所有人内心不由得涌出一股绝望:玫瑰十字…难道就要如此覆灭了么?

    而此时身处教堂之内的教宗,则脸色灰白的行走着。他的实力是进阶48级,按理说是当前整个圣殿内实力最强之人,可之前当“蝮蛇之吻”令看守它的苦修士发疯后,为了强行封印这个神器,他已经付出了半年内实力下降两成的巨大代价。

    强行开启“神圣之盾”,却被“蝮蛇之吻”从内部打碎,由此导致魔力被吸去大半不说,反噬更让他受创严重,此时几乎连走路都会造成内脏的剧烈疼痛。

    身旁的内侍脸色苍白的搀扶着他,想说什么,却被他摆摆手挡住:“现在没有退路了,只能去那里。”

    内城被破,其实已经宣告“玫瑰十字”被人攻破了老巢。多年来两个死对头的角逐始终局限在各自势力的边缘,却没曾想此时竟然被对方一击致命——如今想来,自己这些年来的决策混杂了太多“轻视”对方的情绪在里面,可此时问责又有何用?后悔又有何用?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敌人找到“蝮蛇之吻”前把它摧毁!

    “摧毁”这个选项“玫瑰十字”其实一早就考虑过,不过面对这样一个可以用来炫显示成就的“战利品”,枢机主教团最终并没有决议摧毁它,而是保留并尝试利用。

    说白了,他们根本不认为对方有来夺取的胆量。更因为内心的贪婪而不愿放弃这件“神器”——有莎莉唤醒在前,“玫瑰十字”内心已经认定这件“神器”是理应属于他们的…

    万一神器能为自己所用呢?

    如今看来,有自己贪婪大意在前,哪里能怪对方的进攻狠毒?

    “蝮蛇十字”的行为倒也符合它的名字,蛰伏许久、不动声色,最终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致命一击…就算是教宗,也从未想过对方竟然真的冲进了“圣殿”,甚至把自己逼到了这一步!

    推开大门,他迈步向下走去。通向地下室的道路幽深而透着凉意,内部负责看守的主教已经因为突发的战斗被调走大半,仅剩的两人对教宗弯腰行礼。而他顾不上回礼,推开最后的大门,目标直指位于屋子中央悬浮着的“蝮蛇之吻”。

    可就在这时,背后却忽然传来了几声短促的呼喊,随后便是重物倒地的闷响。

    教宗回头,却是看到了那一身黑衣的“蝮蛇十字”长老埃尔维斯拔出了刺穿主教胸口的匕首——在他身后,两名内侍、两名主教均已倒地毙命。

    一眨眼的时间里杀死四人,强大的刺杀能力在此凸显无疑。他拔出匕首后毫无废话,直奔教宗而来,十米距离瞬息越过,闪烁着幽蓝光芒的匕首“咔”的击碎了空气中浮现的护盾!

    “呯!”

    教宗手中的权杖横摆,无形爆发的力量把埃尔维斯轰了出去——此时他底牌尽出,为了能阻挡这危险的刺客,教宗开启了手中权杖所拥有的“神圣祝福”,并将身上携带的数张卷轴一一施放,试图干掉埃尔维斯。

    可埃尔维斯同样带着来自“蝮蛇十字”教宗戴泽赠与的卷轴,光芒四射间,他硬是通过各种方式躲过了眼前的攻击,甚至让教宗显露了颓势!

    不过教宗彼得实力终究强悍,非偷袭的情况下埃尔维斯很难正面对他造成威胁。然而他知道自己不是来战斗的,脚步不断后退间,他已然来到了“蝮蛇之吻”的旁边。

    刚刚内城的“神圣之盾”破碎,主要原因就在于这柄权杖以惊人力量吸取了教宗和枢机主教团的法力,在破坏外面结界的同时,“蝮蛇之吻”也把原本教宗禁锢自己的结界一并破除…

    因而此刻的权杖早已没有了什么保护或限制,它悬浮在空中时,那剧烈的精神冲击令刚刚靠近它的教宗都出现了片刻的恍惚——不过教宗牙关紧咬,根本不被它迷惑,神圣之力瞬息凝聚在手心后,他伸手一捞,在握住权杖的同时另一只手“呯”的轰开了靠近的埃尔维斯,同时喝到:“你们永远不会得到它!”

    埃尔维斯没有继续进攻,他阴冷的目光盯着教宗,耳边能听到那“蝮蛇之吻”不断传来的低语。不过身为强者的他同样没有被权杖所蛊惑,而是冷笑着掏出了又一块猩红色的魔晶,猛然一扔:

    “真的么?”

    蝮蛇之吻上的三个蛇头原本嘶鸣着抵御着教宗彼得的力量,可是当魔晶被埃尔维斯扔出后,它们的六只眼睛便齐齐盯住了红色的晶石,杖身也为此散发出了淡红色的光芒——教宗知道事情有变,只能拼尽全力催动力量破坏权杖内部的结构。

    “喀拉!”

    权杖的表面被神圣之力扭曲着,瞬息浮现出一大片裂痕。继而整个权杖开始在这力量之下呈现焦黑的摸样,仿佛有无形的火焰在炙烤一般。

    教宗心中一定,他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双手持杖后就要把它掰断。可随后他却惊恐的发现…手中这柄原本悬浮的权杖居然在和自己对抗!

    不但对抗,教宗眼睁睁看着权杖顶端的中央的蛇头一口叼住了那枚魔晶,随后三个蛇头好似缠麻花一样同时张开嘴巴咬住了晶石,一股强大的气息顿时爆发开来。教宗彼得脸色一变,双手再度用力,却只觉得手掌握着的不再是冰冷的权杖,而是一根烧红的烙铁!

    伴随着灼热,权杖的表面迅速发生了变化:原本的裂痕向外剥落,露出的下方充满诡异纹路的真正杖身。三个蛇头咬住的那枚特殊魔晶光芒大作,紧接着教宗便感觉一股剧烈的精神冲击让他头脑一片空白,剧烈的疼痛令他闷哼一声,“登登登”后退三步,双手不受控制的松开了权杖…

    彻底觉醒的“神器”,根本不是本就受伤的教宗能够应付的。

    埃尔维斯知道自己无法手持这柄神器离开,但他却早有准备。此时他佩戴的紫色的手套由成年“卡泽拉兽”的兽皮编织三层而成——这种魔兽极其稀少,同时难以捕捉,因为它的兽皮拥类似“魔法免疫”的强悍效果——因此他捏住权杖的同时从腰间抽出另一块“卡泽拉兽”兽皮,把闪烁光芒的权杖一盖,抄起权杖便向后退去!

    教宗此时已从刚刚的精神冲击中回过神来,可是当他抬手试图施放神术留下埃尔维斯时,却“噗”的喷出一口血,两眼一黑,差点直接倒地。

    刚刚被权杖攻击的一瞬,他的所有法力已然被抽空,身体和精神更是同时遭受重创——如果提前知道会有此战,以“玫瑰十字”这么多年积累的底牌绝对能留下敌人,可匆忙之间他哪里准备了那么多魔法装备和道具?只能眼睁睁看着埃尔维斯风一般退出了密室,消失在视野中…

    很显然,“蝮蛇十字”并没有打算杀死教宗——此次突袭的目的是取走权杖,如果把“玫瑰十字”的高层连根拔除,查理二世以后怎么可能会给“蝮蛇十字”继续生存的机会?就算米尔诺会为这次事件背锅,但以他的份量,是无法平息“玫瑰十字”教宗死亡带来的混乱局面的。

    何况“玫瑰十字”教区广布,“蝮蛇十字”短时间内的确难以正面应对这样的敌人。而一个颜面尽失、不再握有权威的教宗却定然会带起教派内部的混乱,这般方式对“玫瑰十字”的削弱远强于清洗整个高层。

    “蝮蛇十字”每一步棋都下在了要害之处,喘息着的教宗几乎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意图,可如今的局面都是枢机团和他一手造就,后悔又有何用?

    严格来说,“蝮蛇十字”此次的进攻只能称为“突袭战”,而非“攻城战”。

    从政治上而言,这最终一定是“米尔诺伯爵与玫瑰十字间的摩擦”,绝对不能定性为“蝮蛇十字攻占玫瑰十字核心城市”,哪怕查理二世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最后公告全国的也一定是前一种说法。

    以连环计让城内兵力空虚,又打了个时间差,借助内应破门而入。从战术而言,这将是一次载入史册的攻城战役,可遗憾的是“蝮蛇十字”一系列动作的最终目的并非占领这座城市,而是“取走权杖”。因此冲入城市的两千名士兵并没有像通常攻入城市的部队那样分散控制,而是一股脑的直奔内城,丝毫没有分配队伍去控制其他城门。

    从西城门冲进来他们注定要退出这座城市,所以根本没去关注距离较远的北城门发生了什么。

    在城市遭受袭击后,部署于北城门的城防军一直处于忐忑的状态。之前抽调了多数士兵,导致现在北城门一共只有一支十五人的小队看守,而在敌人冲入城市、攻打内城的时候,这只小队已然陷入了迷茫…

    是冲上去阻止敌人,还是继续留在这里?

    城防军队长又不是圣殿守卫,实力不强的他们根本不想去送死,但谁知道敌人会不会在占领城市后进行屠杀和清洗?

    就在恐惧和不安弥漫在队伍之中时,守在城墙上的士兵忽然喊出了声:“队、队长!有队伍靠近!”

    这声音瞬间让所有人把目光投向了远方,“圣殿”北部毗邻森林,此时林地间的道路中正源源不断走出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那高举的“玫瑰十字”旗帜顿时让守卫士兵们喜极而泣——

    “是援军!”

    “援军赶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