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三十三章 城破
    不单这一处酒馆,城市内的旅店、外城贫民区的狭窄街道等纷纷冒出了手持武器的身影。

    “蝮蛇十字”为了此次行动,在城防队和圣殿守卫内应的帮助下提前数周便开始策划,松散懈怠的入城管理让奸细的进入几乎毫无阻碍,这些伪装起来的家伙均在长老埃尔维斯的统领下行动,是“蝮蛇十字”内平均实力最强的精英部队。

    为了这次任务,埃尔维斯几乎把他能调动的所有人都派遣出来,在兽人索隆的队伍刚刚离开后便分批潜入“圣殿”之内,累积到现在总数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

    而“玫瑰十字”对此始终毫不知情。

    一百二十名特别行动人员在城墙外的战场上或许翻不出什么浪花,可在此时却成了一柄从阴影中刺出的致命匕首。

    他们从各处藏身的地方撕破了伪装的身份,兵分两路,一路直奔城市另一个方向的城门,一路直扑内城,行动默契,毫无废话。

    当前“圣殿”的全部兵力几乎都堆向了南边的主城门,因为遭受攻击的城墙基本就在这一段,所以另外几处城门的防守只能靠十来个城防军。而当“蝮蛇十字”这群身经百战的精锐杀奔西城门后,几乎一个照面便把试图阻挡的城防军杀了个干净,随即毫无阻拦的打开了城门!

    城外统领军队的迪恩长老早有预备,挥手便让以逸待劳的骑兵队杀向西城门,当城墙上的枢机主教意识到西城门已然沦陷时,一切已经来不及了…

    骑兵部队长驱直入,防守的圣殿守卫即便现在赶过去也已然无济于事——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群身着铠甲的骑兵跨越城门,踏着空档的街道冲了进来!

    “他们…他们要冲击内城!”

    “快拦住他们!”

    虽然嘴上这么喊,可是外城沦陷已然是无法阻止的事实——在冷兵器时代,城门被打开基本意味着守方的彻底失败,更不用提如今“玫瑰十字”兵力匮乏,甚至连骑兵都没有几个,因此他们只能眼看着西城门被打开。

    在这个距离上,如果靠双腿跑过去支援的话,可能要花上五六分钟才能赶到…到那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主城门的攻势在西城门被打开后立刻停止,随后全部两千来号士兵被迪恩尽数命令朝城内进发。

    于是眼下立刻出现了一幕奇景:城外和城内的士兵都在拼命朝着西城门跑,一个希望冲进来,一个希望赶出去——可结果显而易见,提前冲进来的骑兵部队直接阻拦了“玫瑰十字”的支援队伍,西城门自此再也没有关闭,让“蝮蛇十字”的步兵们源源不断的冲了进来。

    带领这支部队的迪恩长老根本没有在城门处停留,直接驱使着大部队直接奔向内城区。之前没有使用完的简易云梯纷纷被抬了进来,空无一人的街道根本无人阻拦他们的脚步,没用几分钟便直接奔到了紧闭的内城门外,直接开始了攻城!

    直到此时,身处内城的教宗与枢机主教们才明白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可眼下他们除了内城这一百多名守卫外再无其他兵力——如此困境,令一向自诩势力深厚的老家伙们简直无法相信是真的。

    事到如今,单纯的祷告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仅剩的士兵们尽数踏上城墙作战,甚至连没什么战斗力的教徒都顶了上去。然而随着“蝮蛇十字”在内城三处城门同时进攻,人数处于劣势的的圣殿守卫很快便面临着士气崩塌的危险…

    两大教派的矛盾终于变成了面对面的交锋,而内城墙,则成了“玫瑰十字”的最后一道遮羞布。

    “还没结束…”

    教宗手持一柄红色权杖,出现在了内城教堂广场的中心。他之前因为连续施法压制“蝮蛇之吻”,本身已经显露更多老态,可此时却不得不拼命开启了覆盖内城的“神圣之盾”法阵——权杖敲击在广场中心处,恢弘的神圣气息荡漾开来,金色光芒的护盾瞬间显现在内城四周,如屏障般将试图冲击的敌人牢牢挡在了外面…

    而剩下的枢机主教们则齐声念诵着经文,围着教皇站在四周,以自身法力维系着这面护盾。

    “撑住!我们一定要等到援军到来!”

    *

    七公里外,“圣教军”的战斗已经结束。

    以数倍兵力围剿毫无作战意志的圣殿卫士,雇佣骑士们感觉毫无压力的同时甚至还想再来几次这样的战斗…因为圣殿守卫的装备实在太好了:马匹、护甲、武器、副武器乃至身上携带的首饰都是“圣教军”骑士无法比拟的。

    雇佣骑士整天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而圣殿守卫却有信徒供奉的银币养着,这种阶层上的差异让雇佣骑士们嫉妒不已,所以他们下起手来毫不留情,几乎被抓到的圣殿守卫都被“失手”打死,随后将装备一抢而空。

    “蝮蛇十字”的枢机主教克劳德对此熟视无睹,他非但没有阻止,反而带着自己的近卫队开始向“圣殿”挺进…

    “这群狗娘养的玫瑰十字混蛋,他们伙同艾弗塔用各种阴谋诡计对付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复仇的时刻!”

    “向前冲!冲入圣殿!那里的一切都是你们的!”

    “他们的城门已经打开,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了!”

    原本四处砍杀的队伍被一声声呼喊所吸引,并迅速聚集而来。

    这里面有一部分是真正心狠手辣而没有道德下限之辈,另外一批原本还算恪守规则,可是当“规则”被破坏而不受问责之时,他们也迅速转变了角色,一起成为了盘旋在战场的秃鹫…

    罗迪听着那四周的讨论声,感觉自己身处的战场真是充满了原始的味道。眼前这些原本脱离“农奴”阶级的家伙们在战争开始前满口骑士道德准则,可是在战争中却好似野狗一样,哪里有腥味就往哪里凑,有腐肉了就撕一口,浑然不觉的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