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三十二 套路
    马蹄声传入耳中,站在城墙上的主教听到了关闭城门时铰链摩擦的声音,也听到了铁链被转动时哗啦啦的响动,他大声叫喊着让城防军做好防守准备,内心却不断地祷告着:“一定要关上…一定要关上…”

    “哐!”

    包着黄铜的巨大城门在关闭是发出了沉闷的响声,但这声音在城防军耳中却有如天籁之音——四周甚至响起了不少士兵的欢呼。

    而同一时刻,那呼啸而至的马蹄声也彻底冲到了城门前,为首的十多位骑士竟然毫不减速,手中骑枪骤然闪烁起了光芒,在冲刺的同时向着刚刚关上、还没来得及搭上门栓的大门猛然一刺!

    “呯呯呯…”

    十多位进阶骑士的战气冲击汇合在一起,动静之大甚至让城墙上方的士兵感受到了来自脚底的震动——不过这大门的质量和防御力根本不是骑士们能够撼动的,因此挂上铁质门栓的大门牢牢抵御住了对方的袭击!

    “圣光在上…”

    城墙上的主教差点瘫坐在地上,他此时感觉双腿都仿佛没了知觉似的,走出几步,向下一望,便看到那陆续赶到城墙下的军队竟然带着简易的攻城云梯,列阵之后准备攻城了!

    “快请求支援!将消息报给内城!”

    城门差点被破的危机顿时传遍圣殿城内,可是警钟连续敲响之后,处于内城的枢机主教们却一时之间根本没意识到怎么回事——不是说去谈判了么?敲钟是什么意思?

    好在“玫瑰十字”并没有真的因为久未征战而疏忽了防务,在警钟敲响之后,外城区仅剩的部队立刻增援到了城墙之上,同时城内迅速开始征集辅兵来协助运输防守物资——不过这一运转,短板立刻显现出来…

    “圣殿守卫不够了!?”

    枢机团内响起一片惊呼,可随后他们立刻意识到正是刚刚他们做出的决定,让城内最后留守的圣殿守卫们集体出城参与“救援”了。

    没等他们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外城墙告急的消息便接连传来…“蝮蛇十字”这支原本和米尔诺伯爵同行的队伍数量超过2000人,从一开始就是抱着突袭“圣殿”的目的前来,所以他们一上来就用简易云梯给圣殿并不高大的城墙带来了巨大压力。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此时城墙上防守的士兵实力太弱,按理说这种防守任务都应该交给全副武装的圣殿守卫才是,可如今却是一群衣甲不齐、没接受过多少军事训练的巡逻兵顶着防守,其效果可想而知——如果不是仅剩的一百来号圣殿守卫们咬牙撑着,恐怕一个照面城墙就被对方拿下来了!

    “马上向周边教区打信号,请求支援!”

    “无论如何,这种时候城墙绝对不能丢!”

    枢机主教团和教宗此时的想法高度一致,“圣殿”是“玫瑰十字”的核心城市,如果就这么轻易的被打破,那脸真是丢大了——双方争斗了几十年,还从未出现过这种一方打到另一方老巢里来的行为…因为无论成功与否,付出的代价都是让各自教派无法承受的。

    “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教宗此时还沉的住气,立刻思索起了对方如此冲动的原因,而很自然的,他联想到了那被他苦苦压制着的神器“蝮蛇之吻”…

    “这就对他们那么重要?”

    神器的气息强大而难以压制,即便身为教宗,他同样感受到了这件神器浩瀚的力量——他不是没有尝试过掌控对方,可在有限的尝试中,他却险些被这柄权杖反噬。因此他丝毫没有小觑“蝮蛇之吻”对敌人的吸引,于是一边下令加强守卫力量,一边点了八位枢机主教的名字,下令道:“城墙人手不够,你们带着身边所有能用的力量去支援!”

    被点到名字的八位枢机主教是整个枢机主教团中实力最强的,他们的加入也意味着至少二十名主教和五十名卫兵步入战场,如此自然能够缓解战场上的伤亡和损耗。

    此时八位枢机主教虽年事已高,但在面对异教徒的战争中他们毫无犹豫,领命后转身便走。

    “当值的内城护卫队抽调一半支援外城墙!近卫队抽调一百五十人做预备队轮换!”

    这是最终讨论出来的增兵方案——内城一共12支卫队,如今抽调出去一半后只剩下八十人左右。而实力远比普通圣殿守卫强的教廷近卫则只剩下八十多人。

    换言之,内城现在的防守力量,只有原先一半不到。

    教宗在得出这个结论后眉头紧皱,忽然觉得今天这场战斗来的太过蹊跷,似乎每一步都脱离了判断,更无法掌控…

    “蝮蛇十字”真打算这么攻城?

    听士兵报告的数字,教宗知道对方攻过来的人数还不到两千,对于攻城战而言这个数字真的不多。可自己这边满打满算城墙上只能凑出六七百的防守力量,能不能守住,只能看枢机主教团的支援到不到位了。

    毕竟能进入枢机主教团的角色都是进阶25级以上的牧师,其中还有不少超过30级的。从实力而言没有谁是吃素的。真到了需要所有老骨头硬顶上去的时候,教宗自己也绝对不会犹豫。

    “圣殿”是“玫瑰十字”的脸面,无论如何都不能丢!

    城市内,奔波的军队和主教们呼啸着从街道前往外城墙,警钟一遍遍敲响,原本在街道上行走的行人们也惊惶着跑回了家,原本的集市现在几近空无一人,只剩下满地的鸡毛和菜叶,可是为游商提供住所的酒馆却依旧热闹——这种时候,来自各地的行商们都在乱哄哄的讨论着城外的形势,多数人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们却并不担心这座城市会被攻陷。

    毕竟“圣殿”迄今为止还没有被人攻破并劫掠的记录,对于不了解城市防务的商人而言,眼下需要担心的不过是自己的生意会不会受到影响罢了。

    不过就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原本一同住在酒馆的另外三支商队成员却出奇的沉默,起初他们只是当这些人是“胆小”、“没见识”,可是当接连数支队伍从街道上奔跑着冲向外城后,这群人却忽然间“哗啦啦”站起了身,集体冲向了屋外!

    “诶?你们…”

    有人好奇想问什么,随后却目光惊恐的闭上了嘴巴——因为他看到那些人竟然从后院停放的马车上挨个抽出了明晃晃的武器和铠甲,迅速武装过后直直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