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二十九章 走火
    这种事落在政客手里,是需要衡量和讨论再做决定的问题,可是在眼下刀剑对峙的村落中,却成了迫在眉睫必须做出的选择!

    如果圣殿守卫此时选择放弃并扭头离开,以后在这片地区上便再也不用得到任何信徒的拥护——连自己的人民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信仰?

    不过就在双方大眼瞪小眼的时刻,守卫队长莱特却长剑一挥,直接喊道:“杀了这群强盗!”

    本就因眼前血腥一幕而愤怒的圣殿守卫们顿时就一窝蜂的冲了过去,迎面的“圣教军”本来正在打劫的过程中,人员四处分散,被穿着全套铠甲的骑兵正面一冲,顿时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哗啦”一下作鸟兽散。

    类似的情景发生在不同的村庄内——总有“冲动的士兵”在双方对峙时率先动手,最后导致的便是一场全方位大规模的火拼…

    圣殿守卫们虽然从来没上过战场,但精良装备与局部人数的优势足以让他们碾压对手,哪怕只是驱动疲惫的战马冲过去,也能硬扛着对方的攻击砍死那些轻装上阵的“圣教军”骑士们。

    而被砍得屁滚尿流的“圣教军”骑士自然不服气,外出“征粮”的骑士不过三百多人,真正大本营里的骑士多着呢——比人数他们哪里会怕?

    所以在罗迪刚刚把三个“自定义技能”完成时,便看到了远处一队队战马狼狈奔回的情景…

    他冷笑一声,将身上的灰袍罩紧,伸手拎起了装着两把弓的行囊,并把刚刚制造的四十多枚能量箭矢放进箭筒内,随手罩上了一块抹布——如此一来,一身史诗级装备的他便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弄出狼狈而凌乱的摸样,随即在扎克等人冲进营地时一脸懵懂的问道:“扎克骑士,出什么事了么?”

    “妈的!出大事了!快起叫人!收拾东西跟老子去报仇!”

    “这帮狗娘养的圣殿渣滓,老子一定要砍死他们!”

    四周都是骂骂咧咧的声音,罗迪注意到有两个出去的骑士没回来,显然这群人是在圣殿守卫的手上吃了不小的亏。而随着返回的骑士越来越多,原本平静的营地便仿佛倒入了冷水的油锅般沸腾起来,四处都是马匹的嘶鸣和奔波的身影——没过多久,一队队人马竟然真的冲了出去,根本没看到有人阻拦的迹象…

    “你个白痴!还在等什么!?”

    就在罗迪四处张望的时候,扎克一边骑上马一边吼出了声。扭过头,罗迪这才意识到对方是在说自己,有些迷茫的耸肩:“需要我做什么么?扎克骑士?”

    “我刚才已经说了!拿上你的武器,跟我走!”

    扎克因为气急败坏,根本没注意到罗迪被龙鳞护甲撑起的灰袍,他现在满脑子只想赶紧带人回去找场子,不单骂了罗迪,营地内剩下几个动作稍慢的家伙都是被喷了一通。

    “扎克大人,难道我们不需要等命令么?”

    罗迪的声音再度响起时,扎克脑袋上的青筋都快爆出来了——“你小子再他妈废话信不信我现在砍了你?”

    “啊,我去,我去。”

    罗迪举手示意,他的确需要去往圣殿方向,所以此时依旧好好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不过跨上那瘦弱的战马时,他抬头望向天空——高空之上,针尾沙锥舒展双翼,平稳盘旋。

    “跟我走!”

    扎克懒得理会罗迪,长刀一挥便带着营地内的所有骑士进发而去,滚滚烟尘中,一队又一队“圣教军”骑士就这样脱离了掌控,投入到了一场本来和他们无关的战争中去…

    “谁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群人不听从命令私自行动!?”

    米尔诺伯爵愤怒的咆哮在帐篷外面都听得见,不过声音中透露出的恐惧却是以往未曾有过的。这位王国的政客虽然不擅长打仗,但却很清楚此时手下军队和“玫瑰十字”开战的下场。

    如果只是因为某些问题而产生了摩擦,小打小闹的矛盾米尔诺自认凭借当前的权势完全可以压得住。可如果闹成了“战争”,那绝对不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这纯粹是上赶着把脑袋往绞刑架上凑啊!

    所以当他听到副官报告“圣教军”私自征粮又引发大规模火拼的行为时,顿时有些慌了。

    “伯爵大人,那些圣教军的人根本就拦不住…他们说我们没权利阻止他们,他说那是他们的个人行动…”

    “个人行动个屁!这种鬼话也能说得出口!?”

    米尔诺吼得嗓子都有些疼,他一指营帐外:“马上带着亲卫队去拦下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能拦多少拦多少,快去!”

    副官领命转身便走,可是刚走到营帐门口,便见帐篷的门帘被主动掀开。

    映入眼帘的一袭黑袍让副官浑身一紧——他知道眼前这位气息可怕的瘦高个是蝮蛇十字位高权重的枢机主教,不单地位崇高,个人气势更有种说不出的诡异感,仿佛站在他的面前都会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

    “啊,米尔诺伯爵,原谅我不请自来。”

    枢机主教迪恩脸色轻松,走进帐篷后像是好友打招呼似的问了声好。不过原本准备走出帐篷的副官却被他拦了下来。

    “我想你应该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准备攻打的是艾弗塔,不是圣殿!难道你还打算违抗陛下的命令么?”

    米尔诺的话语此时听起来气势十足,可在迪恩眼中却是外强中干:如果手握重兵,权力不分散,身为军队统领哪里会和别人商量这种问题?早就在事件刚发生的时候便按下去了。可米尔诺一没有足够的兵权,二没有可以服众的个人实力,眼下也就只能搬出查理二世的名头来唬唬人了。

    然而不幸的是,迪恩根本不会被这种伎俩唬到,他一脸平静的看着米尔诺,却是迈步很自然的坐在了一旁的简易椅子上,眼皮微抬,问道:“米尔诺伯爵想知道原因?我自然可以和您仔细说说。”

    刚才想去执行指令的副官觉得自己待在屋里不太合适,迈步就想离开,可他刚掀开营帐的布帘,迎面便见到了一道白光——

    “噗!”

    长剑透体而过,激射的鲜血直接喷到了帐篷内部,洒在了米尔诺伯爵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