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二十三章 争论
    六月底,天气开始炎热。

    然而在圣殿高大的教堂内,却有着说不出的凉意。

    例行的诵经结束后,便是枢机主教们与教宗议事的会议——这般会议一周才会进行一次,因为平静的“玫瑰十字”在上一次大战过后已经很少有什么变动发生,如今教宗最大的主旨就是“休养生息”、“以逸待劳”和“维护稳定”,以至于这种例行的会议差不多成了过场。

    不过对于进阶枢机主教的鲁本斯而言,如今每次开会都成了他的煎熬时刻。

    按照惯例,曾经是督主教的鲁本斯其实已经很难再进一步,但因为和艾弗塔的密切合作,以及后来收获“蝮蛇之吻”的一系列战事,他才代替对战事失误负有主要责任的枢机主教莫格莱尼上位。而在他上位之后,在教廷枢机主教的位置当中便成了“艾弗塔”一系的代言人。

    无论教廷中讨论什么事情,如果涉及到“艾弗塔’,教宗第一个询问的肯定是鲁本斯。而两年以来艾弗塔对“玫瑰十字”的大力支持直接让鲁本斯地位直线上升,在数月之前,枢机主教鲁本斯已经成为了枢机团三大势力之一的首领人物。

    这样的地位虽然风光,虽然位高权重,却早已脱离了鲁本斯原本的预期。

    因为他发现站在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枢机团内,耳朵里已经再也不像以前那般能听见信徒们的诵经声。反倒是山头林立、结党营私这类的事情毫无遮掩的上演着——即便早有预料,他依旧没想到自己虔诚信仰几十年的“玫瑰十字”核心会是这般情景。

    说来这和莎莉身居高位后的感觉有些类似:站得高了,看到的污秽与肮脏便更清晰了。

    而随着艾弗塔对兽人的战争大获全胜,鲁本斯的日子却一下子糟糕了起来——当“玫瑰十字”看到艾弗塔迅速整合为一个权力集中而高效的政体后,明显有了一股危机感。

    教宗希望稳定,但枢机团内除了支持他的一派,还有另外两个声音:其一以鲁本斯为首,希望继续与“艾弗塔”保持良好合作,大家共赢发展。

    第二种则有些激进,力主扩张教廷,吸纳更多信徒,*最终控制卡伦王国。

    之前鲁本斯因为艾弗塔而在枢机团内占主导地位,可是当教宗回绝了与罗迪合作的要求后,如今大势已然颠倒——超过七成枢机主教开始认为眼下“玫瑰十字”应该摆脱艾弗塔,尽力撇清关系,以免引上更多麻烦。

    但可笑的是,此时会议上讨论的却是“圣殿守卫军费开支不足,是否继续依靠艾弗塔援助支撑”的问题。

    鲁本斯感觉这些枢机主教有时候能比贵族还不要脸——一边拿着艾弗塔的补助武装自己,一边嗷嗷叫着我们要脱离艾弗塔的控制,同时还做着统治王国的美梦…

    你们这么厉害,怎么不去见光明神呢?

    可是他不能把心里想的说出口,毕竟在这个位置上,基本上就是“屁股决定脑袋”——鲁本斯也不是鲁本斯,他站在这里代表的是一个政治派系的所有人。所以当所有人反对与艾弗塔合作时,他不可能一拍桌子说“我和你们想的一样”,而是只能默默承受着这群老头子的指责,嘴唇紧抿控制着自己不和对方进行激烈的争论,以免让教宗也彻底倒向那一派。

    “艾弗塔最近发行的报纸,似乎不错。”

    教宗随口开启了一个新话题,可是下面的人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报纸他们都看了,上面的内容对“玫瑰十字”全是积极正面的报道,一时间想喷都不知道怎么喷,难度的确有点大。

    不过这难不倒身经百战的红衣老者们,诺尔德枢机主教开口道:“报纸的内容现在已经成了教区乃至全国内竞相传阅的信息载体,在我看来,这就是一把被艾弗塔握在手中的长剑——它今天将利刃指向的是米尔诺,那么明天就可能指向我们…”

    这的确是一个无法辩驳的理由,四周响起许些议论声,不少目光集中在了鲁本斯身上,后者却恍若未觉,一言不发。

    有人开头,随后便有人跟进,鲁本斯面不改色听他们抨击了半天,依旧沉默。这种态度在其他枢机主教看来基本上算是“放弃抵抗”,所以几句过后便也觉得乏味,转而谈论起了别的信息。

    “蝮蛇十字配合米尔诺进行军事行动,行军路线向北部移动了一些。”

    “伯根领地被兽人破坏殆尽,的确是没有余粮。”

    “那他们就打算像乞丐一样朝我们这边借粮食打仗么?”

    这位枢机主教说的也是卡伦王国经常出现的情景——领主带军冲到其他贵族领地上,辎重又不足,便会打个借条借粮食、人力甚至兵力继续战斗。米尔诺现在差不多也是这个套路,但一众枢机主教眼下却都在讨论该怎么打发走这波“乞丐”的问题,唯独之前一直不做声的鲁本斯忽然开口:“蝮蛇十字带了多少军队参与战斗?会不会对‘圣殿’构成威胁?”

    然而不等教宗说什么,其他枢机主教便集体嘲笑起来:“鲁本斯大人下次提问前要记得问清楚战报。这是米尔诺伯爵受陛下授权进行的征服之战,他是有多大胆子敢跑到圣殿来惹事?”

    “一万多的军队里面只有两千名是‘蝮蛇十字’的人,鲁本斯大人今天回去应该能放心睡个安稳觉了。”

    这些老者面容祥和,出了议事厅都是信徒愿意亲吻靴子的存在,可此时的冷嘲热讽却和那些尖酸刻薄的贵族没什么区别。鲁本斯抬头望了一眼表情平静的教宗,明白自己没什么继续说话的必要,便低眉顺眼的回应道:“如此是我多虑了,让各位见笑。”

    这种说认怂就认怂的态度,着实让其他几位老者有种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感觉,不过他们终究占了优势,同时也不认为鲁本斯能有什么本事继续翻腾,再接连通过了三四个议题的讨论后,这场会议便终于宣告结束。

    鲁本斯恭敬行礼,缓缓退下。沿着就拥有洁白大理石地面的走廊返回自己的祷告室时,他微微颤抖的双手却宣告着内心强忍的怒火…

    能走到这个位置上的,从来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脾气谁都会有,宽恕只有神能做到。鲁本斯低声念诵经文,却也只能压抑这股怒气——不过念到一半,他却看到了那空中飞过的巨大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