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二十一章 网络
    这些论文的质量在魔导师眼中或许并不算高,但如此新颖的传播形式却直接打破了卡伦王国原本封闭的教学结构——《魔法》刊物的背后写着“欢迎所有魔法师投稿”的说明,同时表示…只要魔法师愿意把自己的研究结果共享出来,埃尔森城将提供积分奖励,并可以凭积分兑换充能晶石等各类魔法物品…

    这下卡伦王国的魔法界可炸了锅,无数人咬牙切齿的诅咒起了埃尔森这种行为!

    因为此时的魔法知识传播尚且处于“敝帚自珍”阶段,各个学院之间的交流不多,真正尖端的东西都藏着掖着,根本不可能形成健康的学术氛围。可《魔法》的出现,却以一种外力打破了这个格局。

    克罗恩等魔导师对此都是犹豫万分,但当他们集体碰头讨论一番之后,却是都明白一个事实:如果学术氛围不从封闭转向开放,那么卡伦王国和拉西曼指尖的差距将会越来越大。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几位魔导师纷纷投稿,此举甚至惊动了查理二世…而后者虽然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表示了不满,却并没有意识到这种遍及全国的知识性传播未来将会带来什么样的改变。

    因为多数人看来,埃尔森城目前的行为只是单纯的“做好事”而不求回报。

    不过当贵族们发现“报纸”开始收费时,他们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这种比羊皮纸轻薄而更好整理的纸张给他们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能用到纸张的地方太多了——誊抄书籍、传递信件又或者乐谱、剧本或账本之类的任何有关文字类东西,都可以从成本高昂的羊皮纸中解脱出来。可是当他们试图在市面上求购“纸”的时候,却发现,这种东西只有帕尔领商行在销售。

    这家曾经名不见经传的商行如今已经扩展成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销售网络,同时也让“埃尔森中央情报局”的触手随之蔓延开来。

    之前有些冗余的情报上传方式被取消,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批批重新经过筛查和培训的情报人员来专门负责信息的传递。对此毫不知觉的贵族们因为对“纸”的需求日益迫切,所以不得不放任拥有独家销售权的“帕尔领”商行便名正言顺的扎根于各地,让原本难以寸进的销售网络迅速伸展到了以往未曾抵达的王国腹地…

    每个领地的帕尔领商行都设立“行长”,分管下面各个城镇的商行老板,而“行长”对上则接受王国东南西北中五个大区的“区行长”指挥,区行长的上级直接就是埃尔森城城主,城主不在时,由守护者卡米拉代行管理。

    “埃尔森中央情报局”采取类似结构,独立于任何其他部门。

    一刀纸大概有100张a3幅面大小,在埃尔森生产的成本只有三十枚铜币,不过算上运费和人力,运输到王国另一边时成本平均上升到了三枚银币。即便如此,售被哄抬到20枚银币的低等草纸一样被迅速抢空,供不应求的市场导致短短几天内纸张价格飙升到了45枚银币才放缓——即便如此昂贵的价格,一刀纸相对于同等面积“羊皮纸”的造价来说也低了60%以上。

    所以艾弗塔的造纸厂如今可以说不是在造纸,而是在造金币。

    这种战争临头还不忘扩张出口的行为让查理二世感到不可理喻,他怒斥了一遍议会上的贵族们,要求他们立刻驱逐帕尔领商行——可私下里上厕所的时候,他却还是让人秘密找来了十几刀草纸,用于皇室成员舒舒服服的擦屁股…

    皇帝都口嫌体直,更不用说下面的贵族。大家表面上关闭了帕尔领商行,实际上却直接让他们换了个牌子继续开,自己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到——于是查理二世的命令变成了一纸空文,而艾弗塔则继续疯狂吸金。

    这个年代货物运输的速度并不算快,因为多数货物流通全依靠个体行商解决,什么时候卖什么东西都要看这些商人乐意不乐意。可是这个问题在如今的艾弗塔被彻底解决:有内阁支撑的“帕尔领商行”现在有整个卡伦王国其他商行加起来都无法比拟的运输网络。用于运输的车队加起来超过三千人,不断行驶在路上的运输车将近一千二百辆,而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中。

    垄断“纸”这个跨时代的物品贸易不但为艾弗塔带来难以想象的金币收入,更借由铺开的商店网络把更多原本滞销的商品以更高的利润卖向了之前试图封锁贸易的王国内部。

    一个权力高度集中于中央的政权,在这种事情上的效率,是封建领主国王一辈子也难以想象的。

    作为公爵的莎莉之前从未想过…原本烧了很多钱去打仗、几乎要勒紧裤腰带度过年关的艾弗塔竟然眨眼间变得这么能赚钱——财政大臣每天汇报的交易额让她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不过在兴奋和激动过后,她却也有些低落。

    因为莎莉感觉自己和罗迪之间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大,曾经那个边境小斥候如今已经成了让她仰望的家伙,这让她心情很复杂。可复杂过后她明白自己终究无法在实力上追赶罗迪了,能以公爵之身将领地彻底保护好,便是她现在的唯一心愿。

    这样的想法刚出现没多久,管家却是忽然拿着一封信匆匆敲门:“是首相大人的急件,专门由…额,那个叫‘可达鸭’的大鸟送来的。”

    莎莉赶紧拿来阅读,发现这信件字迹潦草,应该是匆匆写就的,内容更让她眉头紧皱:“蝮蛇十字…竟然要铤而走险?”

    异教徒的疯狂她早已领教过,不过更让她感到惊讶的是罗迪让她要做的准备——作为“玫瑰十字”的在职司铎,她根本没有想过自己要做这种事情…

    “会死很多人吧…”

    但想到艾弗塔修道院自罗迪那次访问后施放的信号,莎莉也明白自己是必须做出眼下这个决定的。

    在其位,谋其政。只是玫瑰十字的司铎的话,莎莉必然不会同意这个计划,但作为“艾弗塔”公爵,这却是最好的解决方式——当权力集中的艾弗塔把“玫瑰十字”看作隐患时,“玫瑰十字”又何尝不是这般看待艾弗塔的?

    所以莎莉在短暂的思考过后立刻开始书写两封密信,随即亲自跑到外面,让体型巨大的可达鸭把信送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