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一十章 垄耕制
    克伦起初并不知道埃尔森城的规矩。他早起时像以往一样直接找了个犄角旮旯准备解决却没想屋外的守卫却在劝阻后直接带到了一栋被称为“厕所”的建筑前,里面不但有一个个可供排泄的独立位置,更在进门时提供了三张草纸,用以解决清洁问题。

    这可是克伦以前没想过的,要知道这年头擦屁股基本都是随手扯点草叶子或石头蹭两下完事。贵族可能讲究一些,用专用的绳子或木棍,而“纸”则成了高精灵时代以后失传的发明。

    知识被垄断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纸张的问题。现在多数贵族使用的“羊皮纸”,材料可是货真价实的“羊皮”,可想而知想要记载文字或传递书信的成本有多高。

    罗迪其实很早就意识到了“纸张”的重要性,但这东西不是一下子就能造出来的高精灵时期的确解决了造纸的问题,但埃尔森城内却并没有“造纸厂”这个选项。所以他只能让“埃尔森魔法研究部”按照自己提供的思路去尝试造纸,所幸法师们都很聪明,提前伐了那么多木头也派上了用场,在第一期卡伦时代以一千五百张羊皮纸的形式发行后,第二期报纸已经开始统一由带着原木色的纸张取代,并且数量提升到了五千张。而同时,大批量的纸张生产带动了一条生产线,销售线路已经开始向整个国家的其他地区蔓延,想来用不了多久,手握制造配方的罗迪又能狠狠赚上一大笔金币了。

    克伦并不知道纸张背后的故事,他刚使用过的草纸是生产纸张时质量较差的材料制作成的,罗迪为了节约资源,便将这些便被简单处理后的粗糙纸张放在“厕所”,用以提高公民素质使用而很显然的,能够擦干净屁股对多数人来说是个非常好的体验,原本还需要巡查的清洁队这几天再没有碰到过随地大小便的家伙。

    虽然“排泄”这种话题不雅,但仅这一样,便让克伦意识到埃尔森是个不一样的城市。

    上完厕所的他感觉神清气爽,不过刚走出几步,他便发现厕所旁竟是来了一辆专门处理粪便的马车。由法师们研制的“抽粪桶”避免了粪便暴露在外带来的恶臭,马车完成抽粪工作后很快朝着城外驶去,克伦看得啧啧称奇,随后便没有放在心上,自顾自的顺着街道溜达起来。

    如此闲散的逛了一天,下午的时候,克伦不知不觉来到了城外。附近村庄并没有如印象中那般沿河而建,而是直接沿着道路两侧在开阔的土地上种满了粮食。克伦作为破落贵族,其实也是了解农事的,他仔细看了看,却是发现整个视野中没有一片休耕的土地。

    “不休耕?这是准备耕完了就放弃么?”

    在固有的思维中,土地不休耕,种出来的东西只会一年比一年差。克伦这般想着,好奇的走到了一处农田前,蹲下观察时赫然发现眼前无论是蔬菜还是小麦、燕麦都长得比印象中粗壮、饱满太多

    而最重要的是,它们是以垄沟的形式种植成了异常整齐的摸样,这般种田的方式,对于克伦而言当真是前所未见的。

    “这这是因为土地太好?”

    克伦关注农作物,主要是因为他亲自统计过领民种地收成的数据,甚至为此还亲自下地里观察过粮食的长势毕竟他不是大贵族,粮食收成差了,自己的日子可真不好过的。

    就他所知,卡伦王国西北部的土地较为贫瘠是公认的事实,所以往年总需要从东南部购买一批粮食过冬。而眼下这些作物长得好,难道是因为它们被整齐的种成了竖排状?

    要知道卡伦王国传统农业的种植方式非常落后,农夫们播种真的就只是“随手一撒”一亩地扔下二三十斤的粮食,杂乱无章的长出来后便和地里的杂草混在一起,想要除草都无处下脚,忙碌终年收获的粮食少不说,地里的养分还基本被消耗殆尽,明年耕种的时候必须把这里空出来休息一年才行。

    可是现在呢?克伦发现这种一道凹一道凸的田地将作物整整齐齐的分隔开来,不少农夫穿行其间,拔掉杂草的同时还根本不会踩到自己种下的作物。微风吹过,田地间的通风导热效果异常良好。

    “这种耕种方式或许真的能起到作用吧”

    克伦沉思着准备转身离开,却忽然发现不远处“嘎吱嘎吱”驶来一辆马车,定睛一看,确认这正是给“厕所”抽粪的型号。克伦本以为它会随便找个地方将粪便一排就够了,却没想到就这几分钟里,三三两两不断有类似的马车汇聚到了村庄外的几处地方,随后开始统一朝数个大坑里倾倒。

    如果只是单纯的填埋,克伦并不会感到奇怪,可他却看到周围至少十多位农夫跑过来帮忙,一边协助倾倒,一边满脸兴奋的往坑里扔许多其他东西类似地里拔出的野草、收割燕麦剩下的秸秆,还有一些克伦也叫不上来的灰白色泥土都倒了进去,随后他更是目瞪口呆的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奥术傀儡从旁边的屋子中走出,随后在一位穿着法袍的法师指挥下将手臂上的棍子伸进坑内搅拌起来,这样进行了数分钟后,农夫们便开始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盖住了粪坑,随后有说笑的走开。

    克伦不觉的把一堆味道熏人的粪便堆在一起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心中的好奇让他伸手拦住了一位刚刚参与填坑的农夫,问道:“这位额,大叔,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刚弄完粪坑的农夫身上自然没什么好味道,克伦不免被熏得后退一步。

    这个社会等级森严,克伦再落魄穿的也是贵族才有的衣饰,农夫不敢唬弄,立刻回道:“大人,我们刚才在沤肥。”

    “沤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