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百零九章 粪便轶事
    杜维登伯爵见马屁拍的成功,嘴角咧开继续道:“正因为此,我专门派人研究了当下王国内这些农夫们的耕种方式,并让他们总结和改进,现在终于摸索出一套更加合适的办法来如果能在王国内普及,粮食产量上升三成都是有可能的!”

    “哦?说来听听!”

    查理二世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这不过是客套的吹捧,却没想到真有干货,顿时来了兴趣。杜维登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献宝一样讲述起了他对农业改进的意见说简单了,就是让全民以“三圃制”取代当前的“两圃制”,加大土地利用率,减少休耕面积,增加出产量。

    这种方式其实已经在王国内的少数地区使用了十几年了,并非杜维登的开创或明。他只是用数据对比和经验总结确认这个方法更加合理但从国家层面来说,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政策,如果得到贯彻,国力上升是必然的。

    查理二世听后顿时大为夸赞,心中为自己的决定多了几分陶醉:“农业这方面的事,未来可就交给杜维登伯爵了。敢于创新,又能真的拿出成绩来,能有这样的大臣是卡伦王国的幸运…未来责任重大,杜维登伯爵可要好好把握!”

    “为了卡伦王国的荣光!”

    杜维登兴奋的满面通红,身后几个一起被委以重任的贵族们同样兴奋不已。

    查理二世见目的已经达到,便笑说要回去陪陪孩子,随即回了另一边的营帐中。

    平衡国内的局势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近乎本能般的政治手段。一切游刃有余的感觉令查理二世心情大好,回到营帐后,大儿子正在遛马,他便一起迈步过去和这位王子聊了起来。

    “对这次兽人入侵,你有什么看法?”

    他伸手摸摸儿子的头,现对方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便笑着考校了一句。

    “父亲,兽人真的离开了卡伦?还是他们会择日归来?山脉东部的王国已经太久没有动静了,也不知道他们这些年有什么改变。如果像拉西曼那样强盛起来,我们面临的压力也不小。”

    “居安思危,这是没错的。”查理二世点点头:“所以我已经下令让北部的那些贵族组织防线了。要明白鞭子抽在身上牛才会向前走,兽人的威胁摆在面前,他们才会真的提心吊胆。未来那些兽人终究是要被收拾的,不过资源有限的前提下,先把我们能握住的都握住,才是正道。”

    “父亲,您是指艾弗塔么?”

    “没错,艾弗塔只是第一步。”

    查理二世负手前行,说不出的意气风。

    埃尔森城内,克伦男爵抬头望了望头顶的蓝天,有些无奈的呼了口气。

    这是他抵达埃尔森城的第二天了,在最初的震惊过去之后,他开始怀疑这座城市的主人究竟有没有记得自己这个名字说起来,克伦应该算得上第一位被罗迪亲自点名邀请来埃尔森的贵族,哪怕他的家族已经破落,如今还没街对面裁缝店的老板富有。

    卡伦王国的贵族很多,因为破败而没落的家族比比皆是。克伦祖上是一位子爵,祖传的土地到他父亲那里就没剩多少,而很不幸的是他的父亲在和另一位贵族决斗的过程中身亡…

    这种事情在贵族圈实在太普遍,又加上父亲决斗是为了一个赌约,因此大部分家财都随着赌约而被瓜分干净,留给克伦的只剩下可怜巴巴的一座破落庄园。

    庄园虽然舒服,但这种年头里,除非领地安定的大贵族,否则多数掌权者基本都会选择把自己放在安全的城墙内。克伦在城外的庄园既没有城墙保护也没有卫队守卫,所以山贼土匪来上几次,他便被迫逃离了家乡。

    而待他万念俱灰的来到塔伦镇准备寻找营生时,却意外的被几个自称来自埃尔森城的人找到,并直接以“高薪工作带管食宿”的名义将他带到了这里。

    可是来到这里以后,克伦却现那位说好要和自己谈话的城主大人始终没出现,他找四周的人询问半天,却也得不到答案,所以他在醒来的第二天,决定先在城里溜达溜达再说。

    克伦没考虑过离开,因为目前他的食宿都是免费的,如果这么离开,保不齐自己会饿死在半路上。

    为粮食弯腰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克伦拽了拽有些破旧的衣袍,目光扫视着四周,仔细对比着这座城市和印象中其他城市的区别而这么一看,他的确现了不少之前没注意到的门道。

    这里的街道非常干净,几乎看不到随地大小便的迹象,因为所有人都在一个叫“厕所”的地方解决了个人问题。

    说起来可能多数现代人无法理解…卡伦王国的大部分城镇、甚至包括大部分贵族,在“排泄”方面的选择都非常原始。无论男女,只要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可以蹲个痛快如果是生活在偏远地区的农夫们,如此随性还可以理解,可不少贵族却往往在家里的房间直接大小便,过后再让仆从去清扫…

    这就导致行走在大部分卡伦王国的城市中时,鼻息间似乎永远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粪便臭味儿。

    只要是人,便需要吃喝拉撒,可“粪便”这种东西却从来没有谁想着要集中处理一下。克伦原本生活在城堡中时,潮湿的阴暗的房间里也总会弥漫着那种骚臭的味道,但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是没办法的事。

    有些贵族知道搭建专门的屋子来排泄,可不少贵族的解决却很蛋疼…他们的办法是多准备几处庄园和城堡,在一个地方被自己产生的粪便臭的待不下去时就去下一个,同时让下人对之前住过的房间进行打扫…

    城市街道两侧随处可见的粪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场景。为什么一座城市的富人从来不爱去贫民区?因为那里没人打扫,以至于时间久了,味道都有些辣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