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九十八章 觉醒 第一更
    阿卡莎最近做任何事都会哼唱着歌剧的小调,在实验室呆着的时候,施法结束后她甚至还偶尔会惦着脚跳上几步舞蹈,嘴角始终挂着笑容。

    从塔斯曼回来后阿卡莎实力上升明显,基础等级已经满级、“神圣牧师”的等级同样提升至29级的她现在施放起亡灵法术来比以前轻松得多——有尤格萨的法杖在手,阿卡莎在施法上基本上能和进阶15级的真正亡灵法师有一拼。

    而经过这一趟塔斯曼之旅后,阿卡莎对亡灵法术有了更为系统的认识。做起实验来也比以前要显得更有章法。此时实验室内只有她和另外那位高精灵亡灵在,后者作为助手,现在已经能够很自觉的帮她来处理法术痕迹,而在昨天,阿卡莎惊讶的发现她甚至能够有序的整理法术记录。

    想想这位法师之前的职位,阿卡莎倒也不难理解。通过整理高精灵留下的手稿和文件,阿卡莎已经大致能判断出这十位高精灵法师的名字。而眼前这个实力最强的女法师名字叫西尔维娅,正是当初埃尔森城的建造者、半神级法师卡德加的第四实验室助手。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对于他们而言,“名字”已经失去了原本的意义,现在只需听从阿卡莎的命令就够了。

    今天的实验完成后,阿卡莎像往常那般命令西尔维娅去收拾有些杂乱的手稿,不过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习惯性的摸了摸手指上的戒指——镶嵌着金黄色晶石的戒指令阿卡莎嘴角不由自主的翘起,不过随即她忽然想起罗迪说这戒指上附带了另一个技能,叫“奥术之光:复苏”。

    这技能什么效果?

    阿卡莎念了一遍咒语,戒指顿时闪烁起了明亮的光芒,法术波动一闪即逝,骤然扩散向了四周——

    “嗡…”

    脑海中有什么东西震了一下似的,阿卡莎感觉记忆中的许多画面似乎一下子清晰了不少:幼时经受的苦难、“蝮蛇十字”对她的虐待、濒临死亡时的黑暗,一幕幕忽然间闪现眼前,好似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

    “这是…”

    就在阿卡莎好奇这个法术的用途之时,她却忽然听到身旁传来“扑通”一声,扭过头,赫然发现刚刚站在桌前收拾文件的高精灵西尔维娅此时竟昏倒在地,没了动静!

    阿卡莎愣了一下,赶紧走过去查看出了什么事。她隐约觉得对方昏倒应该和戒指上的法术有关系,但具体导致了什么结果却完全不知道。本就是不死生物的西尔维娅被她翻过身来,长发散在地上的高精灵此时看起来颇有些柔美之意,但阿卡莎知道这终究是个死人,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自己翻来覆去查看几遍,也根本看不出有何变化。

    于是她施放了一个当初用来治疗尤格萨的“亡者之雾”法术,光芒闪过,西尔维娅的眼帘终于动了动,随即缓缓睁开。

    “呼…没事就好。”

    阿卡莎松了口气,西尔维娅在历次战斗中展现出了非常强悍的实力,她可不想平白无故就失去这么优秀的帮手。

    站起身,阿卡莎寻思西尔维娅会起身继续刚才未完成的工作,可低头看了一眼,却发现自己的目光无巧不巧的对方相遇了。

    这一瞬间,阿卡莎感觉浑身寒毛直竖!

    所有高精灵亡灵永远都只有冷漠的表情,哪怕在塔斯曼发生了些许变化,也不过目光稍稍灵动了一些,可终究还是没有觉醒意识。但此时阿卡莎却看到眼前的高精灵一脸困惑的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眉头微微皱起,愣了片刻后,竟是开口道:“你…是什么人?人类怎么会闯入埃尔森城的?”

    阿卡莎瞳孔骤缩,眼前西尔维娅这句话完全是高精灵语说出来的,而内容她也听得明白,所以这背后的信息让她几乎无法呼吸——自己竟然无意中让一位亡灵恢复了原本的记忆?还诞生了自我意识?

    联想到刚才施放“奥术之光:复苏”后自己的感受,她几乎立刻肯定了这一点。

    阿卡莎心情首先是激动,紧接而来的便是恐惧:自己作为神圣牧师,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这不是真正亡灵法师才能办到的么?

    她一瞬间的慌乱表情落在了西尔维娅眼中,这位高精灵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她忽然感觉自己似乎比印象中强了一些,于是站起身来,皱眉继续道:“人类,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在实验室,但这里是…”

    西尔维娅的话卡在半截,她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脑海里有些东西死活想不起来——她只记得这里是埃尔森城,而自己是卡德加的助手,但剩余的细节却模模糊糊的,强行回忆时她又觉得脑袋疼得厉害。

    “该死…你对我做了什么?!”

    高精灵时代人类便已经存在,但那时大多数高精灵眼中的“人类”就是“下等种族”,基本等同于当前卡伦王国看待蛮族的眼光。

    所以西尔维娅对阿卡莎言语间没有半分尊重,她第一时间认为阿卡莎有袭击自己的嫌疑,于是抬起手便凝聚法术,试图用奥术控制阿卡莎——可整个法术仅仅凝聚了雏形便彻底消散,因为西尔维娅发现自己内心忽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

    眼前这个身材比自己矮、胸比自己大、正表情复杂望着自己的人类…是自己的主人!

    “到底怎么回事…”

    脑海中混乱的画面让西尔维娅痛苦的捂住了脑袋,可是当阿卡莎的“安抚术”降下时,那种焦躁和痛苦终于退去。

    “西尔维娅?”

    阿卡莎试着用高精灵语问出了问题,她表情镇定,心里却在飞速思索着应对办法。

    “你知道我的名字?不对…你对我做了什么!?”

    西尔维娅被自己心底莫名其妙浮现的“服从”意识吓到,她立刻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被某种精神法术控制了。从地上爬起来,她短暂的瞥了一眼四周,确认这是埃尔森城的实验室。可虽然她熟悉这里的环境,但实验室内的布置让她觉得别扭,至于什么地方别扭却又想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