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八十三章 皇室变动 (第二更)
    但到了这个地位,当场指责米尔诺又拿不出证据绝对是白痴行为,所以他只能忍气吞声,等查理二世消了气再说。

    此时查理二世发怒完全是因为心理落差太大。他最近几乎天天都在思索着收复艾弗塔的计划,心中已然无法去考虑其他事物。地图上那片广袤的地区是让人如此痴迷,可终于等到穆尔伯爵返回王城,他却得到“当下不宜再动兵戈”的答复!

    喷香的牛排都烤好端上来了,叉子还没落下去却又让人端走了——查理二世的感受大抵如此。不过他也明白穆尔从来不是无的放矢的人,在抱怨了几句后,他还是深呼吸调整了心态,问道:“说说原因吧,但愿你能说出足够的理由来。”

    “是,陛下…这次战斗,兽人明显因为特殊原因实力发生了变化,所以导致步兵骑兵损失严重…”

    “等等,你说的实力变化是什么变化?”

    查理二世有些不耐烦,他觉得穆尔伯爵完全是瞎找理由搪塞自己。而穆尔哪里知道兽人变化的原因?他解释自然语焉不详,让查理二世颇为失望。

    “还有别的原因么?”

    “还有就是后勤问题…和兽人打这一次已经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这还是在距离城市近的情况下,后勤压力并不大。可如果朝艾弗塔进发,就要从伯根领地一路向西,一边走一边征粮食,同时要把补给线建立起来,可是伯根领地刚被兽人劫掠过,沿途的村庄和城镇被毁了很多…”

    这话说得有些诛心了,因为米尔诺从来没跟查理二世提过伯根领地的损失,他只是上报的信息中说“村庄遭到劫掠”,瞎报了几个伤亡数字,只字未提粮仓被抢被烧、人口大量损失的惨状。

    穆尔本来不想提这些,但如果真的进军艾弗塔,这又是的的确确摆在眼前的问题,不说也得说,否则查理二世真让他带兵去打,上万人的粮食从哪里搞?

    听他这么说,查理二世扭头望向了米尔诺,后者赶紧回到:“兽人劫掠了伯根领地没错,不过这些粮食还是能运出来的。”

    查理二世是主战派,米尔诺就要坚决的站在皇帝这边。如果现在他打了退堂鼓,皇帝以后哪里还敢重用他?

    政治上有时候就是这样,被逼到墙角的时候必须站出来,哪怕米尔诺知道现在伯根领地想挤出粮食来很难,那也要勒紧裤腰带咬牙顶上——这是立场问题,不是行不行的问题。

    “还有其他理由么?”

    “额,还有就是…兽人部队已经从艾弗塔撤军了,如果他们现在转移兵力,我们的进攻难度会很大。”

    “什么!?”

    查理二世直接站了起来,脸色阴沉道:“谁和你说的?哪里得到的消息?”

    米尔诺额头瞬间渗出了汗水,这消息他其实一早就收到了,但为了能让查理二世继续推动战争,这条军情从昨天晚上就被他按住,始终没有送到皇帝的书桌上。可是米尔诺没想到这种时候穆尔会挑明这个问题——两人之前虽然互相都看不顺眼,却并没有明着对抗过,但现在这般泄露消息,显然是打算和自己撕破脸了!

    米尔诺心中恨不得穆尔现在马上暴毙身亡,他多说任何一句话都可能导致自己万劫不复。但仇恨的背后,米尔诺却早已失去了冷静…如果是其他问题,他一定会思考一番穆尔为什么不惜和自己撕破脸也要去劝阻查理二世,可失去儿子的仇恨和最近的作战计划失败,都让他在“消灭艾弗塔”这件事上有了无法自拔的执念。

    满脑子仇恨的米尔诺并不知道,自己已然落入了罗迪挖好的坑中。

    罗迪当初为什么没有杀掉米尔诺?因为他在那时就知道这个皇室本质上就是毒瘤——想要切除毒瘤很简单,用精锐部队直接平推就是了。但武力征服整个王国会带来无数隐患。如果想要真正实现政治目的,罗迪就永远不能主动宣战。

    如果发生权力变革,平民和大部分领主需要的不是踩着他们上位的新国王,而是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的“救世主”。

    如何达成这样的目的?很简单,让皇室在贪婪和仇恨中迷失自我就可以了。

    米尔诺只是罗迪所有计划中的一小环,他原本打算利用更多手段去潜移默化的影响查理二世,却没想到…自己当初买下的这个“炸弹”,竟然在此时就彻底引爆了。

    “兽人从艾弗塔撤军?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穆尔伯爵,我希望你能就消息来源做出一个解释!”

    米尔诺一脸严肃,显然是要穆尔给个说法。后者原本以为查理二世知道这个消息,但看到眼前的一幕,他立刻就明白了缘由,内心顿时涌起一股寒意。

    强行将陛下蒙在鼓里,米尔诺到底想干什么?

    米尔诺原本也不算是权臣,只不过在最近才成为了查理二世最信任的贵族。可就是这短短几个月时间,他竟然将势力渗透到这般地步,甚至让查理二世…

    穆尔伯爵想通这一切,立刻意识到自己正处在两难的抉择中:是继续揭露,拼死劝阻;还是就这个台阶直接推说不知?

    他抬头看了一眼额头青筋暴起的米尔诺,又转头望向了一直以来效忠的查理二世,缓缓道:“恕我冒失,陛下,这消息我并未确认,只是部下从贩夫走卒那里听来的。我——”

    “所以你找了这么多理由,竟然没有一个能站得住脚。”

    查理二世呼了口气,摆摆手道:“算了,我知道你领兵作战很疲惫,这次就不用你去了。”

    只字不提其他,直接让穆尔退场,这种姿态所带来的信号已经再明显不过。穆尔伯爵知道自己已经从埃尔森皇室的权力核心剔除,心中也是不住叹息——可他远比查理二世果决,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便立刻接受了现实:“陛下万岁。”

    他后退几步,转身便走,再没有丝毫犹豫。

    为皇帝效忠,是他应该做的事情。但如果这位陛下走上了自取灭亡的道路,穆尔并没有跟着一同殉葬的打算——索隆大军在自己面前冲过的那一幕已经让他意识到…能面对这种敌人还能滴水不漏的艾弗塔,远比查理二世想象的强大得多。

    作为一个合格的将领,他不会带着手下的军队去送死。而作为合格的政客,他同样做出了所有贵族都会做出的选择。

    毕竟,没有谁愿意真的去当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