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五十三章 进击的兽人
    忽然敲响警钟回荡在伯根领地的拉耶纳城内。

    人们在最初的疑惑过后甚至还没回过神,因为战争离他们实在太过遥远,以至于人们都不相信此事能发生什么紧急事件。可是当隶属于米尔诺家族的卫兵匆忙赶上城墙时,人们才渐渐嗅到了危险的气息。

    守城的尉官大声下着命令,原本打开的几处城门都开始缓缓合拢,护城河上的吊桥和被吊起,而仅剩的北门也在一支队伍匆忙赶入城中后彻底关闭,整个城池随即宣告着进入防守状态。

    因为一切来的太过匆忙,不少平民甚至七八位贵族都被关在了城外,可任下方的人群再怎么呼喊,城墙上的尉官都无动于衷,死活不肯放下吊桥、打开城门。

    知道内情尉官脸色有些发白,有些士兵更是紧张的浑身颤抖——谁能想到,兽人大军竟然会突然跨越千里之遥,忽然出现在伯根领地?

    对于这个问题,刚刚狼狈逃进城的米尔诺伯爵根本得不出答案来。

    满脸油汗的他此时根本没了往日的精明摸样,因为之前要策划针对艾弗塔的各项计划,他一直在领地最西部的莫勒尔镇呆着。那里是伯根领地和整个卡伦王国几处重要领地的交通枢纽,也拥有极多的驿站和鸽笼。虽然是“镇”,但规模已经和一座小型城市无异。

    这里是卡伦王国的腹地,因此整个城镇都没组织过太多的武装力量。而正因如此,当三千多兽人部队忽然从森林中冲出来时,整个莫勒尔镇根本连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就被灭了。

    米尔诺因为卫队的拼死保护,最终以牺牲二十多人的代价逃出生天。虽然自己毫发无伤,但精神却彻底受了刺激,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

    “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米尔诺伯爵知道自己这是真的诠释了什么叫“养虎为患”。

    查理二世让他做的是“驱虎吞狼”,怎想到这群咬不艾弗塔乌龟壳的“虎”竟然敢冒着被围攻的风险直接反咬一口!

    自己给工程机械的技术,给艾弗塔的布防图,如果他们尝到甜头,定然会像吸血的蚂蝗一样咬住不放。可是为什么他们会把目标换成自己?

    这种麻痹大意让米尔诺感到后悔,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让他觉得浑身冰冷!

    卡伦王国不是没有兵力,也不是凑不出能正面和兽人硬碰硬的骑士团。但关键问题是这些士兵与骑士平日里都是在自己的采邑内呆着,在没有发布征兵令时,任何领主都没办法直接拉起上千人的队伍来应战。

    这里不是艾弗塔,不但没进行征兵,甚至连竖壁清野的战前准备都没有。所以兽人部队涌进来之后,势头完全如砍瓜切菜,完全无人能挡。

    那些平日里自命不凡的骑士不乏真正拥有实力的,可在领地里就一个骑士厉害有什么用?在农夫辅兵连装备都没来及穿的情况下,他们直接被兽人军队挨个血洗…

    米尔诺此时只觉的脑子混乱一片,想要征兵都不知道从何征起,因为他手下的骑士们已经有一半被兽人砍死了。剩下的就算现在开始下令集合,估计也要五天以后才能见到人影。

    可不这样就没别的办法,所以他立刻下令让人去集合剩下的军队,随即擦干额头的冷汗,冲进自己的书房开始书写向查理二世汇报的信件。

    “伯爵大人!兽人冲到城墙下了!”

    忽然传来的军事情报让他手一抖,羽毛笔的笔尖“啪”的折断,墨迹将整个羊皮纸染成了黑色。

    米尔诺定在那里半天,忽然间开始思索的,却是一切事情的根源:

    为什么兽人会冲到这里来?

    如果自己的儿子当初和艾弗塔交好,还会出现这种情况吗?

    但现在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了。他颓然的靠在了椅背上,不再言语,默默的等待着命运的裁决。

    <?>“大酋长,四座城镇已经被我们控制!周边村庄根本没有设防!”

    副官兴奋的汇报着战斗结果,他的嗓门很大,把这些话说出来时恨不得让整个镇子上的士兵都听见。而事实上他也做到了,四周兽人们的欢呼声顿时连成一片。

    这才是正确的进攻方式嘛!如果说艾弗塔对他们来说是无处下嘴的乌龟,那么艾弗塔以外的这些地方根本就是一道道已经烹饪好、等待自己大快朵颐的佳肴!

    从头到尾,兽人们感觉自己都没碰到像样的军队。偶尔有些贵族试图带着自己的卫队反抗,可是这种温室里待久的士兵在兽人面前真的和平民区别不大,基本都是一触即溃,毫无战力可言。

    唯一碰见的硬茬子,也都被大酋长用萨满法术加持的军队淹没。这其中包括了两名低阶法师、两名大骑士和一位被索隆亲自砸成肉泥的中阶魔法师——至少到目前为止,士兵们尚未经受任何失败,所有人气势如虹,甚至已经觉得自己战无不胜…

    “让围攻城池的士兵回撤吧,不用在那里浪费时间,我们需要保存体力。”

    索隆平静的话语却如一盆冷水泼下。副官的兴奋表情冷却不少,他挠了挠后脑勺,迟疑道:“大酋长,那座城市显然没多少卫兵把守,如果您相信我,我保证明天天黑之前攻破!”

    “我相信你的能力,卡宾塞,但你想过么…我们打下这座城池之后怎么办?”索隆缓缓踱步,指了指南方:“我们还没有与这个国家真正的精英力量交手过,现在最大的优势,不过是在他们不设防的时候冲了进来。”

    “我们在耐希米亚草原上的时候,人类也干过类似的事,难道你忘了?”

    罗迪和他的军队血洗数个部族的事,只要是索隆的嫡系都一清二楚,所以这话立刻让副官清醒了过来。

    “这里并不是予取予夺的天堂,如果他们反应过来,这里就是能把你我陷入死亡的泥沼。懂了么?”

    卡宾塞泄了气一般点点头:“我懂了,大酋长。”

    “城镇里有什么收获么?”

    这个话题立刻让后者来了精神,卡宾塞兴奋道:“大酋长,我们抢到了五百多匹马和数不完的粮食。十三座铁匠铺的库存足够整个军团进行装备更新!”

    “不错。”

    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收获,对人口的屠杀、对贵族的打击同样会对卡伦王国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不过这些情况已经不是索隆要考虑的了。在派出探路的士兵将王国东部的信息回报后,他已经开始计划起了下一步行进的路线。

    索隆知道自己这支部队的优势所在,所以他绝对不会干攻城驻防的傻事。士兵们现在看起来士气高涨,实际上“体力”终究会成为不可忽视的问题。敌人再弱也不是木桩子,虽然战果颇丰,但整个主力部队疲于奔袭也是不争的事实。

    更何况,那些法师的存在让索隆有愈发不好的预感。他可以明确感应到有超过十名法师曾经挡在自己进攻的路线上,但这些法师显然多数没什么忠诚,都选择了自保走人。

    但如果他们选择集体来阻止自己呢?

    四面都是敌人的情况下,一步走错就可能是万劫不复的结果。“以战养战”是好模式,但一定要给自己留出余地,瞎冲瞎撞绝对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拿出了那张从某位贵族家中搜出的卡伦王国地图,心中盘算着接下来的进攻计划,虽然目光时不时的总会瞥向那位处南方的皇宫标志,但思索再三,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那个冒进的想法…

    “终归会有机会的。”

    他缓缓合上了地图,起身走向了屋外。

    ………………

    在索隆的进攻大获成功之际,埃尔森城外的兽人们也在酝酿着即将发起的总攻。

    这些天来,大量的兽人被派去伐木,一座座攻城云梯和攻城车被制作出来,数量远远超过了任何一次攻城。显然久攻不下的战绩以及吃力的后勤都让督军拉科尔和杜达下定了决心——他们不能再失败了,这次进攻一定要有十足的把握才行!

    这些天狼骑兵斥候持续不断的从埃尔森城外绕过,并且很快被龙枪骑兵驱赶开来,不过他们显然都从远处观察到了这座“破败”的城市,并向督军汇报了他们的结论:这座城池城墙修缮极差,除了墙体较高以外没什么了不起的。

    唯一让几位督军疑惑的是天空上悬浮的那些石头。谁也解释不出浮空塔是什么,看习惯了以后,他们发觉这东西也不会对自己造成影响,所以到最后也也就不了了之。

    毕竟兽人对魔法一窍不通,有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

    而对于埃尔森城来说,这些天来依旧是城门大开、外围农夫该种田种田的摸样。“幻影结界”的存在,让那些兽人侦查部队看到的永远是模拟出来的假象。

    这样的战争早已没有任何悬念,就连胡迪尼都默默的替兽人感到悲哀。

    而在中央浮空塔上,在处理完日常事务的卡米拉正出神的在浮空塔边缘——和即将彻底完蛋的兽人比起来,罗迪现在的处境显然更值得她去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