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印记出现
    时间将近六月,卡伦王国西部的气温渐渐升高,烈日下的晴空能见度极高,从“帕洛夫堡”的高出眺望时,近百公里的景色都能尽收眼底。

    从满是疮痍的墙体上能看出这座城堡已经久未修缮。毕竟这里是卡伦王国的中部地带,向西五十多公里,过了那条南北走向的梅尔河后,就是目前被卡伦民众讨论最多的艾弗塔领地。

    而从这里向东看,依稀能看到视野尽头伯根领地繁华的一角。和背靠王都的伯根领地比起来,“帕洛夫堡”所在的卡斯特领地位显得很尴尬——收入一般、兵力一半、骑士数量一般、贵族实力一般,似乎这里的一切都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

    “拉达,晚上有什么安排没?”

    “能有什么安排?一看就是你刚拿的那点饷钱不够去芙丽巷玩儿了吧?别找我,我可不借钱。”

    百无聊赖的卫兵靠在城墙上闲聊,这里的堡体修建的早,风格简陋又笨拙,站在城墙走廊上时,只能通过几十厘米见方的小口观察远处。而算起来,这里已经超过十年没打过仗了,哪怕知道艾弗塔领地正在遭受兽人侵略,他们也根本没想过遭受袭击的可能。

    “你说艾弗塔还能撑多久?”

    “谁知道呢,我又没见过兽人,兴许打一打就自己退了。”

    “米尔诺伯爵不是说艾弗塔那位女公爵叛国什么的,他好像准备带兵去收复艾弗塔领地。”

    “愿意去就去呗,反正叫不上咱们,要我说——呃,那是什么?”

    名叫拉达的卫兵目光扫过身旁城墙上的观察口,脚步停下来后向外张望了几秒,奇怪道:“从艾弗塔来的部队?是被兽人击退的贵族么?”

    “哪儿呢?我看看。”

    身旁同伴推开他,仔细看了几眼——这年头的卫兵别说侦查人数,整个领地的卫兵拉出来估计都没几个认字的,是以两人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远处地面上那片黑影意味着什么。

    “用汇报领主么?”

    “我看得说一下,毕竟米尔诺伯爵不是说要出兵和他们干一架么?”

    两个卫兵一合计,赶紧向小队长汇报“远处发现不明部队”。后者此时正忙着和其他几个下属摇骰子赌钱,哪里顾得上别的。正赶上点数押对了,他卷起三十多枚铜板进兜,一兴奋起来便彻底忘了刚才两个卫兵说的话。

    “来来来继续,妈的老子今天一定把你们的钱赢光!”

    时间就这样流逝,待两个小时之后,赚的盆满钵满的小队长忽然见之前那两个下属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队长!有、有、有队伍冲过来了!”

    “冲过来怎么了?哪个贵族没事儿跑要塞来蹲着?要是真过来了,你就去门口问问他是来干什么的!”他一边说一边把手里一把铜币押在“小”的区域内,头也不抬的继续玩儿了起来。

    可随后,忽然响起的嘈杂喊声让一众人抬起了头。

    小队长起身嚷嚷:“瞎喊什么?大白天的还有敢来要塞抢劫不成?”

    他起身走了几步,从城堞的缺口处向下一望,却是“嗷”的一声直接坐在了地上…

    几个不明所以的卫兵一齐望了过去,却见超过百名骑着座狼的强壮兽人正毫无阻拦的冲入城堡之内,挥刀砍杀着四处逃跑的士兵和平民,根本无人能挡!

    而向城外望过去,后面尚有不断跟随而来的近千步兵阵列,一个个均是手握兵刃,煞气十足!

    卫兵们已经来不及辨别远处的村庄是否被攻陷了,因为在兽人进入他们视野的那一刻起,已经宣判了这片领地易主的命运…

    索隆的士兵明显比其他督军更懂得纪律,哪怕攻入城堡之内,也没有出现彻底烧杀掳掠的场面。一只只督战队弹压着可能失控的兽人士兵,他们并没有在人类数量较多的外城区停留,而是迅速以小队为单位攻占了各个城门处,随后直接杀入内城,干翻了试图抵抗的守卫长和士兵,并彻底控制了整个城堡。

    这一过程顺利的超乎想象,兽人从头到尾甚至连像样的抵抗都没遇到。而当索隆迈步走上城堡最高处的塔楼时,视野附近的六座村庄都正飘起了一道道用于通知的黑色烟柱。

    “大酋长,这里的人类为什么这么不堪一击?他们简直像羔羊一样!”

    索隆的副手出声感叹着。他感觉眼前的一幕仿佛做梦:超过三万兽人在艾弗塔久攻不下、苦苦支撑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边缘,却只打下了一座要塞。而眼下这么大一座城堡,一千四百人冲过来,满打满算也就花了二十分钟便彻底宣布攻占。

    “六座村庄被我们攻下来,这下再也不用担心粮食问题了!大酋长,怪不得你要抛弃大部分辎重一路冲到这里,原来他们的腹地根本就不设防!”

    另一位副手难掩心中的喜悦,恨不得嗷嗷叫几声——身为大酋长身边的部下,之前可没少受几位督军的冷嘲热讽,现在有这般战果,当真让所有跟随索隆的兽人感到扬眉吐气。

    “这只是开始,我们的脚步不能停下,否则等对方反应过来以后就难脱身了。”索隆脸上并无得色,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看风景的。扭头望了望依旧风平浪静的伯根领地,伸手指到:“挑选身材瘦一些的狼骑兵出来,让他们套上人类的袍子,骑上人类的战马散开侦查。我需要那几个要塞的信息。”

    “是!大酋长!”

    “拉多,约束控制村庄的部下,让他们别把人杀干净了。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后勤部队运输粮食,单靠我们自己可做不到这一点,明白么?”

    “是!大酋长!”

    “清点武器和护具,晚上我要给我们的勇士庆功,”索隆站在塔楼之上,冲着下方抬头张望的兽人们举起拳头:“兽人万岁!”

    “兽人万岁!”

    呼喊声震耳欲聋。

    ………………

    “他们开始进攻埃尔森城了,陛下。”

    皇宫内,米尔诺伯爵正深深躬下身子,低声向查理二世汇报着最新的战况:“艾弗塔已经有要塞开始失陷,虽然他们之前撑的久了点,可现在这道防线已经出现了破口。兽人们可不傻,他们很快就能占据优势,将莎莉的防线…击碎!”

    虽然米尔诺在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扭曲的仇恨依旧让他最后那几个字说得咬牙切齿。

    查理二世自然听出了其中意味,不过他根本不会劝解半句。作为君主,他巴不得这样出死力的臣子越多越好——什么都不用说,米尔诺已经将艾弗塔的事情办得妥妥当当,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你对兽人部队有什么看法?说来听听。”

    查理二世随意的坐在扶手椅上,四只手指有序的敲打着椅背,心中却在思索着何时派人与兽人谈判的事宜。

    “他们对攻城一窍不通,但是在平原地带却拥有很强的作战能力。”米尔诺实话实说,“莎莉的防线由一连串要塞和城堡构成,兽人一直久攻不下,是因为他们连基本的攻城器械都造不好,不过现在他们已经找到了诀窍…”

    查理二世呵呵笑了两声,挥挥手:“平原作战的话,派穆尔伯爵组织他的骑兵就够了。让那些兽人看看我卡伦皇室真正的实力,他们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现在暂且让艾弗塔消耗消耗他们的锐气,不然这些家伙估计还不愿意坐下来谈判。”

    穆尔伯爵是查理二世手下的得力干将。那个瘦瘦干干的老头打起仗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这些年的胜绩摆在这里,查理二世对他信心十足——别说去逼迫兽人,就是顺带把艾弗塔给自己打下来,那都应该是“顺手为之”的事情。

    “陛下英明!”

    “行了,米尔诺你这些日子可是辛苦了。”查理二世起身走到米尔诺身前,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待我荡平艾弗塔,你至少有五成功劳,这些我是不会忘的。”

    米尔诺深深弯腰,知道自己在查理二世眼中的地位算是彻底稳固了。

    不过他的心中此刻更期待一件事,那就是让罗迪赶快死于兽人之手…

    但他绝对想不到,罗迪现在根本就没在埃尔森城。这位狩魔猎人正在干燥的房间内和麦琳瑟拉一起研究着面前几位泰夫林的“能力”——而原本位于村庄中的骑兵和蛮族士兵,此时一共只留下了二十人。

    距离和达斯科约定的决战还有三天,罗迪看起来依旧是一副悠闲模样。不过只有他自己清楚,此时研究泰夫林的这些能力,其实是为了搞清楚奥古斯丁到底在寻找什么。

    在这些泰夫林中,长老路德是实力最强的一个。他变身后的力量几乎暴涨十倍,如果进行了足够的武装,在战场上绝对是坦克一样的存在——他的身体为什么能进行如此变异,罗迪和麦琳瑟拉都很好奇。

    为了研究“感染”对泰夫林造成的影响,麦琳瑟拉尝试了各种办法来测定路德身体内的那股奇异力量。而发现结果并不明朗后,她最终决定切开一小块伤口,用法术侦查来测定泰夫林血液在变身中会发生什么改变。

    “哈!”

    路德听话的进行变身,小臂处的伤口很快随着变身的效果而很快愈合,但那流出的血液却在麦琳瑟拉的法术控制下释放出了淡紫色的光芒和波动,罗迪眉毛一扬,有些惊讶于这血液所释放的力量,他扭头想和麦琳瑟拉说些什么,却看到她脸色忽然大变,望着自己连着退了好几步…

    罗迪心中蓦然一紧,他就算不照镜子,也感受到了自己左眼那微微的灼热感。

    一道耀眼的白金色光圈显现在了瞳孔四周,“屠龙者印记”的出现,意味着10公里范围内,出现了巨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