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四十五仗 索隆的选择
    “五月二十一日,突袭兽人外围营地,击杀一百七十人,伤三百人。队伍体力下降严重,未能进行第三次冲锋,受伤七人,原因主要还是在体能…”

    简陋的营地中,索德洛尔用随身携带的羽毛笔迅速写下了今日凌晨的作战笔记,随后收起书信,起身时四周所有骑兵已然“啪”的集体立正,数百人在清晨的寒风中屹立不动,如果不是偶尔有战马的嘶鸣,恐怕会让人以为时间都在此定格。

    索德洛尔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迈出几步,走到一个微微高出地面的石台上,点点头:“稍息。”

    集体绷直的骑士们微微放松,却依旧保持着缄默。

    “七次突袭成功,我们的主要任务已经完成,现在…收拾东西,全员返回埃尔森。解散,二十分钟内拔营启程。”

    “是!长官!”

    应答声整齐划一,随即响起了一阵阵欢呼——无论是新兵还是老兵,在这为期七天的作战时间内都是绷紧了神经,如今终于准备返回主城,换了谁都要高兴的喊出声来。

    当然,他们最开心的是杀死超过三千名兽人的惊人战绩,和自身不超过十人阵亡的可怕战损比。

    此时他们就在埃尔森城外的森林内,昨夜偷袭了追上来的兽人之后,索德洛尔已经圆满的完成了提图斯提出的战略目标。而在这些天的战斗中,每一位士兵都深深体会到了跟着一位优秀将领打仗是什么感觉——

    在黑夜中的突袭,队伍从来没有迷过路,也从来没有被敌人提前发觉。

    轮换战斗的士兵始终没出现大规模体力透支的情况,仿佛索德洛尔精准的把握了每一支小队的状态,让他们在数次战斗中发挥出了最大杀伤力。

    后勤补给线巧妙的绕开了敌人的侦察,兽人狼骑兵超过十次主动袭扰都被索德洛尔提前预判并轻松避开…

    从斥候的情报中判断战场形势,带领士兵们一路借?各种方式与敌人周旋,索德洛尔就像是战场上一位脚步灵活的舞者,将敌人彻底纳入了自己的节奏中。

    最夸张的一次,是他带着四百人的作战部队从两支超过千人的兽人部队间隙处穿过,不但让围堵而来的兽人扑了个空,更在对方疲惫之际杀了个回马枪,当场杀溃了一整支狼骑兵部队!

    兽人总共围过来的大军虽然超过一万八千之数,可索德洛尔却精准的利用各种地形以局部优势不断击溃兽人,并最终全身而退——这种战斗一次两次或许是偶然,可连续七次八次都如此后,当真让所有人都彻底服了气。

    就连原本和索德洛尔一起从斥候起步的士兵们也意识到…这位曾经的小队长,绝对是一位战场天才!

    而最重要的是索德洛尔不贪功,不抱任何侥幸心理。在队伍进入疲劳期后果断选择撤退,让所有人都平安回到了大开城门的埃尔森城。

    不过就在索德洛尔认为埃尔森城应该全城戒备、收缩防守准备迎敌时。他却发现四周的农田正茂盛的生长着幼苗,一位位农夫恍若对战争置若罔闻。透过敞开的城门,他甚至能看到里面规划整齐的商业街和正在行驶的运输船…

    而更让他们措手不及的,是埃尔森城声势浩大的欢迎队伍。

    一进入城门,欢呼的人群便围了上来,原本疲累的士兵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般凯旋的待遇,一个个喜笑颜开——满天飞散的花朵飘落,甚至有漂亮的女孩子大胆的上去给骑士献花…

    “干得好!”

    “杀光那群杂种兽人!”

    “你们是艾弗塔的荣耀!”

    大丈夫建功立业,为的不就是此刻?无论是龙枪骑士还是身为雇佣兵接受训练的蛮族,又或者刚入伍没多久的新兵,在这样隆重而热闹的欢迎仪式上都是充满了自豪与骄傲,甚至有人激动地眼眶湿润。

    而待他们走进军营后,迎面而来的教官鲁格和卡特更是宣布体奖励津贴和军饷的消息:

    “嘿!你们这群家伙可别拿着钱就往第三区跑啊!”

    卡特哈哈大笑着把士兵们迎进军营,后面还有陆续进城的后勤部队,他今天要做的事情还真不少,前前后后要顾及数千人的安排,不过和他熟悉的老兵们都是上去打了招呼。

    鲁格作为埃尔森城的教官也上来向索德洛尔行礼,这时候索德洛尔也不像战时那般严肃,笑着打趣:“你真应该带队上去杀一批去,我带的这批新兵蛋子用起来迟钝得很,上了战场就知道瞎冲。”

    “你这是抱怨还是炫耀?瞎冲愣能冲破一万多兽人的围堵?哈哈!”

    鲁格上来和索德洛尔互相锤了一下对方的肩膀,随后谈起了正事:“卡米拉大人已经做好了接敌准备,你们要做的,就是好好在城里吃喝玩儿乐,十五天休整时间,够不够?”

    “呃,鲁格,不是我怀疑你们的实力,”索德洛尔进城之后就满脑子问号,他指了指远处的城门:“你们这是准备接敌?不是准备把敌人接到城里来吃饭吧?”

    索德洛尔从埃尔森城离开的时候这里还没启动什么魔法建筑,那时候连浮空塔都没启用,是以他现在对埃尔森城的了解,依旧停留在当初和罗迪对付“霜冻男爵”贝洛姆的时候。

    “这些不用操心,一切有卡米拉大人负责。你赶紧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晚宴还要出来讲话呢。”

    “好吧,你可别蒙我。我看那一群农夫还在种地就觉得心里没底啊,这哪是打仗啊…”

    索德洛尔嘀嘀咕咕,却被鲁格嘲笑:“哈哈,当敌人进入这片森林的时候,就已经算不上打仗了。”

    兽人布鲁感觉自己很疲惫。

    浩浩荡荡的兽人大军已经在艾弗塔的地界上打了半个多月,可是到现在为止,那些他们曾经幻想的场景始终没有出现。

    在开战前,督军大人许下了许多美好的愿景——吃不完的粮食,软弱的人类、温暖的居所、还有数不尽的肥沃土地…

    现在布鲁所看到的,却是永远攻不下的城池、永远躲在城墙上射箭的人类和越来越差的伙食。

    “该死的!你们这群废物的脚步为什么这么慢?给我快点!耽误了攻城时间,别怪我砍你们的脑袋给拉科尔督军看!”

    鞭子倏然抽了过来,“啪”的一声在布鲁肩膀留下一道血印。疼痛让布鲁咧嘴龇牙,可是他却不敢怒吼出声,因为四周被这样鞭打的同伴不在少数,大家都明白反抗甚至顶嘴会有什么下场。

    自从部族被整合之后,并不懂得管理部下的拉科尔依旧保持着眉毛胡子一把抓的统治方式,这就导致内部不同氏族的矛盾从未减少过——而有了阶级之分后,昔日互相看不爽的氏族成员便会毫无顾忌的进行报复,打伤打死都是常事,而且时候还没处说理去。

    “这鬼地方我可是待够了,从草原里走出来,难道我们就是为了来这里送死么?”

    旁边的同伴一边埋头前行一边低声抱怨,布鲁赶忙推了一下他:“你这话小点声说,让他们听见了肯定会抽你一顿狠的!”

    这位同伴愣了几秒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有问题,赶紧闭上嘴巴不再出声,不过过了一阵,却像是闲不住般又抱怨起来:“那支人类军队到底有多强?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听说哪个部族的勇士击败他们?”

    “我也没听说,但…肯定会有的。”

    布鲁的话充满自欺欺人的味道,其实现在所有兽人内心都蒙上了一层阴云——如果说他们以前还有“陆战无敌”的自信的话,那么这些天来接连遭受的打击,已经让兽人们再也无法以此为傲了。

    队伍中不知何时蔓延起了说不出的恐惧:每当入夜,总有无数兽人会被细微的响动惊醒,生怕那支可怕的铁骑队伍会直接踏平自己所在的营地…

    布鲁也快被这种恐惧搞得神经衰弱了,不过他眼下更大的问题是饥饿…当进入森林、看到偶尔跑开的野兔时,布鲁和四周的所有兽人都精神一振。

    “哎,布鲁,今天没准晚饭能多点肉!”

    布鲁会意点头:“等那几个家伙去远处了,咱们就去找找,反正快天黑的时候人多,没人顾得上咱们…”

    整个此时的确在面临后勤补给减少的危机。频繁改变战线让兽人们的伙食标准越来越差,到了现在甚至一天两餐都保证不了,非狼骑兵部队只能靠着自己想办法才能吃饱肚子。

    可正幻想着出去逮野兔的布鲁最终并未得逞。负责监看他们的小队长扬着鞭子过来一统驱赶,竟是发话让大部分人开始伐木,准备建造攻城云梯…

    “拉科尔大人说了,这次战斗我们一定要建造超过一百架云梯!这座城市我们定然会成功攻下!只要进了城!所有的一切,能拿走的都归自己!”

    “五天内建好所有云梯!听到了没有!?如果建不完,你们小心自己的脑袋!”

    在这样的噪音中,布鲁一边叹息一边拿起斧头和同伴走向了附近的树林——显然,这将会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希望像督军大人说的那样吧,”布鲁叹息一声,努力挥动战斧砍伐起了面前的巨树,“不过说起来,索隆大酋长似乎也在攻城?”

    “谁知道呢,或许他连进攻哪个城都不知道吧。拉科尔督军说索隆大酋长优柔寡断,根本不适合坐在那个位置上…”

    “是么?我听说…”

    你一句无一句的话语中,却是无人能够得知索隆的动向——这并不奇怪,因为就算是几位督军,也根本无法想象索隆做出的选择有多么惊人。

    这位大酋长,选择了孤军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