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四十三章 分道扬镳
    皇宫奥德曼修斯内,奥古斯丁刚刚结束了一场冗长而繁复的会议。

    返回属于皇帝的起居室后,侍从们为他换下了那身象征权力的皇袍,并小心翼翼的将冠冕放进了特制的法术石盒内保管好。这些下人明显看出奥古斯丁的心情不好,一个个蹑手蹑脚的,连说话都恨不得捏着嗓子。

    平日里,奥古斯丁在会议结束后来到中央庭院内静静站一会。白色大理石雕砌的庭院并没有富丽堂皇的装饰,这里纯粹、干净,透着一种简洁的美。庭院中央是一口十米见方的清池,塔斯曼终日不停的细雨顺着镂空的屋顶落在池中,他总会在这里听雨静思片刻。

    不过今日的奥古斯丁显得有些心神不宁。

    会议上的讨论总是一成不变的几个话题,近日来这些长老反对声渐渐增多,显然是因为“叛军”造反的原因。不过这些声音终究会在亡灵大军踏平之后消失,奥古斯丁丝毫不担心一群没有后勤没有武装的弱者能翻出什么浪花——最新的战报显示亡灵两万大部队已经和人类有过交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兵力一拥而上,直接把对方打服就行了。

    说起交锋,他眼前总会闪过卡伦王国那个屡次破坏他计划的身影,不过奥古斯丁随后却是嗤笑一声,觉得自己真是太过看重这种角色了。

    无论他是狩魔猎人也好,是运气好的领袖也罢,在绝对碾压的实力面前,都没有任何侥幸可言。

    所以他担心的并非战争的走势,而是尤格萨的任务。

    尤格萨接到命令后出击,到现在按理应该会有回应了。无论是抓到还是扑了个空,都会让人传达信息给自己才是。可到了现在这支队伍却杳无音信,着实让奥古斯丁感到疑虑。

    他可以肯定尤格萨并没有遇到生命危险,否则这位得意门生的死一定会触发自己留在他身上的法术标记,可既然人没有死,事情到底做得如何怎么也该有个回信才是…难道因为什么原因拖延了?

    漫长的生命给了奥古斯丁足够的耐心。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关心则乱,所以片刻的调整过后,他压下了些许负面情绪,抬手从口袋里一枚湛蓝的魔晶,指尖拂过那完美的棱角后随意一抛,魔晶便划过了一道抛物线,“噗”的落入池水之中。

    魔晶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即便落入水下依旧能看到那下沉的轨迹。可不过一两米,水中便似乎有什么东西游过,摇晃的水波猛然间剧烈起来,却因奥古斯丁淡然的压了压手而骤然平寂下去。

    再望向池水中时,那枚魔晶已经没了踪影。奥古斯丁看也不看,绕过水池,向着皇宫后方的实验室走去。

    奥德曼修斯的后方有着优美的皇家园林风景,雨水永远不会在这里堆积,却只会让这里的花草树木愈发青翠欲滴。白色的石板路有手工凿刻的防水纹路,边缘处偶尔会见到新长的青苔,对于一群“死人”统治的国家而言,这里似乎永远透着生命的气息。

    奥古斯丁对此习以为常,甚至也早已忘记了自己是个“死人”的事实。他穿越层层回廊,最终来到了自己那间经常使用的魔法实验室——虽然没有“异种”来作为继续研究的材料,但每日他都会系统的整理实验日志,并对其中未曾注意的细节进行分析和总结。

    能踏过60级门槛的强者,没有一个是懒惰懈怠的庸人。

    奥古斯丁心里想着法阵的事情,一路皱眉走进了实验室内,可待他走到厚厚的实验记录前,准备继续翻看时,这位亡灵大帝却是猛地抬头,目光闪烁不定…

    有人来过。

    哪怕屋内的试验台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任何区别,哪怕屋内所有的防御法阵都没有被触发过,可奥古斯丁依旧从实验记录摆放细微的差异上发现了端倪。

    这让他内心又惊又怒——奥古斯丁可以肯定这不会是皇宫内的人做的,就算放眼整个塔斯曼,他也不信有谁能进入这间实验室还不惊动自己设置的法阵…稍微推断,他便可以确认来翻看自己实验记录的人不但实力高强,甚至还对自己研究的东西有所了解!

    这让奥古斯丁如鲠在喉,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是谁?倒地想做什么?”

    塔斯曼的潮湿阴冷丝毫影响不到艾弗塔日渐炎热的气温。

    随着阳光越来越毒辣,战场上尸体的腐烂速度也越来越快。成群的蚊蝇和盘旋的秃鹫已经成了索隆每天看厌的景象,战争进行到现在,似乎到了一个让双方都感到尴尬的境地。

    兽人们的围攻始终难见成效。有了攻城云梯和布防图以后,十多天来兽人攻势日渐凌厉,昨天终于再次攻下一座要塞,可还没守过天亮,便又被一支强悍的军队突袭攻破,强行夺了回去…

    兽人现在在攻城方面可谓有了长足的进步。至少他们现在已经学会驱使俘虏的人类当奴隶,让他们为自己打造更精良的攻城器械。同时他们的攻城效率、进攻时机和角度也把握的越来越准,对城墙的威胁也越来越大…但是,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卵用。

    总有那么一支幽灵般的军队,神出鬼没的在兽人大军外转悠。他们人数不多,可每次出击却总会给兽人带来难以承受的惨烈损失——原本认为自己陆战无敌的兽人们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实力,甚至于所有兽人都开始在扎营时拼命挖出拒马战壕来,半夜站岗的人数增多了五六倍…

    兽人攻的下城却守不住,人类守得住却打不了大规模决战。坐在大营核心帐篷的索隆对此看得很清楚,所以他明白自己现在无法再稳坐中央了。

    “我们的粮食还能撑多久?”

    “大酋长,几位督军现在的军队都分在外面,不好统计…”

    “我没问他们,我问的是…我的军队。”

    索隆眯起眼睛,似乎根本不为那几个不听话的督军而担忧什么,神态平静的继续问道。

    “这…如果能把后面所有的羊群赶过来,还能支撑半个月——因为几位督军粮食吃紧,强行分走了很多…”

    索隆知道这是为什么。进攻受阻,大军没能取得势如破竹的胜利,这自然会让下面几位督军愈发不满——兽人的军纪基本是个笑话,索隆已经感受到自己军令向下传达的阻力了,所以他现在也不去咒骂什么,而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简易沙盘。

    “拉科尔和杜达现在已经不听令了啊。”

    这两个督军正是连续攻下两座要塞的策划者,按理说他们本该获得天大的威望,更欲借此取索隆代之,可那支来去如风的可怕军队却接连打了他们的脸,让两人恼怒异常。现在这两位督军甚至不再围攻要塞了,干脆合并一处,追着那支军队冲向了埃尔森城。

    这两个督军连兵马带后勤,直接抽走了一万八千多人的兵力,并且还在源源不断的汇聚更多兵源,发誓要把那支屡次破坏他们好事的队伍围攻杀尽…

    “埃尔森城,罗迪。”

    战俘抓了这么多,索隆当然明白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可每当想起这个名字,他在愤怒和仇恨之余却有着难言的慎重——作为一位强大的对手,索隆很清楚这个家伙绝对不是好招惹的。

    尤其在他得知罗迪成为卡伦王国的“督军”后,心中的预感愈发不妙起来。埃尔森城虽然看上去地处偏远,在米尔诺透露出来的那幅地图上又是一座没什么防护的“废墟之城”,但想到穆戈尔督军和先遣部队莫名其妙死在埃尔森城外的情报,索隆非常明智的排除了进攻这里的打算,并且他还派人阻止两位督军前去追杀。

    但现在看来,他的威信已经难以服众了。

    “也罢,真正要做的还是一场胜利。”

    索隆不再去思考那两位督军的想法,兽人部族整合太快,出现“分裂”的结果并不意外。唯一能够解决的方式,就是看谁能获得更多的胜利——有物资,有食物和军备,士兵们当然明白跟谁走是正确的。

    所以自进入卡伦王国之后,索隆终于带着他的卫队踏上了一线战场。

    而这一次,他却并非对准了某座要塞,而是直接统领了全部超过两千人的狼骑兵部队,朝着更远处奔袭而去!

    因为他的动作,总数超过五万人的兽人大部队,就此分道扬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