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四十章 话语权从何而来?
    罗迪在拥有“元素召唤师”这个职业后可一直没有闲着,四处搜罗的新技能的同时每日也在不断进行着大量练习。不得不说“元素召唤师”这个职业和普通的“元素法师”有着不小区别,如刚才那般使用的“水之镜像”技能,其实是元素法师8级以后才能学习的,可罗迪在搜罗到这个技能后发现…自己竟然直接可以学习。

    于是在战场上,这个技能起到了异乎寻常的作用。

    “水之镜像”是依靠水元素来塑造的召唤物,虽然拥有召唤者本体的外观并可以模拟攻击动作,可实际上这个傀儡根本就拉不动弓,实力甚至不如一个普通农夫,同时存在时间只有30秒。

    多数法师根本不会学习这种技能,因为它极其耗费施法材料和魔力,对于一位施法者而言,“水之镜像”根本就是鸡肋。可对拥有“匿踪术”并且行动迅捷的罗迪而言,这却是战场上让自己“金蝉脱壳”的优秀技能。

    这片战场上,能够真正威胁到亡灵法师的人除了麦琳瑟拉便只有罗迪一人而已。就算是娜塔,在面对繁多的法术护盾时一样捉襟见肘。

    但罗迪不同:巨龙皮甲带来的巨幅属性加成、项链饰品带来的技能效果加成、龙骨强弓本身的恐怖攻击力和经过附魔强化的箭矢,让他的“单体进攻”能力已经优化到了极致。

    杀死强大的亡灵法师对达斯科等人来说难如登天,可在罗迪手下却简单的像杀鸡屠狗——手中的箭矢缓缓拉开,罗迪原本瞄准了正气急败坏发号施令的尤格萨,可是看到“地图栏”上显示的另一支亡灵队伍,他却是略微思索片刻,转而将箭头对准了数十米外背对着自己的亡灵法师莫罗斯。

    “嗡…”

    龙骨弓发出短促的嗡鸣,撒放的手指刚刚离开弓弦,罗迪便从“匿踪术”中脱离,利用“疾跑”与“腾跃”技能下眨眼间脱离了藏身的树丛,停身三十米外巨树后方的同时,抬手停留在射击位置的“法师之手”朝着反方向飞去,一路拨动了些许落叶和灌木,带起纷纷落叶…

    放松警惕的莫罗斯根本不会想到后方会有箭矢袭来,虽然他身体四周始终有漂浮着的白骨作为护盾,但那支拥有“魔法穿透”附魔的箭矢却刀切黄油般穿透了一切,毫无偏差的贯穿了这位法师的脑袋。

    罗迪的箭矢可谓“又大又粗”的典范:箭杆是经过炼金药剂强化的特殊木材,比常规箭矢粗了一半。箭头是螺旋三棱状,重量比常规箭矢重一倍——这一箭射穿莫罗斯头部之后,旋转的箭头直接把他的脑子绞成浆糊,巨大的动能甚至掀飞了上半部脑壳,灰红黑乱七八糟的液体溅在护盾内侧,让莫罗斯连声都没吭就直接倒地身亡!

    尤格萨眼睁睁看着手下的法师被杀光,心中既愤怒又恐惧,他扭身便是一片“骨矛术”覆盖过去,却不知自己瞄准的地方不过是罗迪用“法师之手”虚晃一枪的陷阱——他举起的骨杖还未放下,从另一方向袭来的箭矢便让尤格萨脸色大变…

    两秒钟内,七支箭矢接连袭至,速度之快甚至让他来不及补充身前的骨盾。

    “啪嚓!”

    碎裂的骨茬在眼前飞过,尤格萨随后只觉得手臂、肩膀和腹部连续被爆裂的箭矢击中,眼前的景物在红色的光芒中旋转起来…

    冲击力将他的身体炸成两段,上半身旋转着落在地上后,尤格萨空洞的双眼望着天空,知道自己已经彻底没了翻盘的希望。

    可灾难还在继续:远处十位高精灵奥术师没了亡灵法师压制,几乎横扫了一切试图冲击的不死生物,连带着失去主心骨而踟蹰的亡灵重骑一起轰了个痛快。

    一声清喝过后,已经失去形体的巨龙虚影终在麦琳瑟拉连续三道“火墙术”的围堵下烧成漫天灰烬,逼近的龙枪骑兵团像砍靶子一样收割了仅剩的亡灵骑士,直到这时,后方的步兵阵地才接收到了冲а的命令,前来清扫战场上仅剩不多的不死生物。

    “我…我们现在上去还要干什么?”

    诺拉结结巴巴的问出这句话,却终究不会得到任何答案。她身旁的泰夫林们此时都是一脸呆滞的状态,直到埃尔文冲他们喊了好几句后才意识到自己掉了队。他们一溜小跑的跟上前方的蛮族壮汉,一边艰难的咽着唾沫,一边学着给地上的尸体“补刀”…

    这样的战场已经彻底颠覆了诺拉等人对“战争”的印象。他们从头到尾没看到什么血与肉的搏杀,根本就是光芒四射间敌人被直接轰成了碎片——大片树木在战斗中被尽数摧毁,上百个法术硬生生轰出了十几亩的平地来。地面上冰霜和火焰燃烧的焦黑交叉重叠着,冒着青烟的不死生物有的还在蠕动挣扎。

    幸免轰炸的几十个僵尸骷髅还在本能的发起攻击,诺拉看着那些两米高的壮汉挡在前面,却是再也感受不到曾经对亡灵的恐惧——埃尔文等人杀死骷髅兵甚至都不用斧头,他凭借强悍的力量只需用盾牌将敌人掀飞在地,随即跟上去一脚将脑袋踩爆就够了。

    诺拉印象里,她能这么杀死的,似乎只有树懒之类的生物了。

    偶尔有透过缝隙跑来的僵尸嗷嗷叫着扑向泰夫林们,年轻的猎手匆忙应战,却发现这僵尸动作敏捷的同时力量还大的惊人,匆忙应战的他们用不惯武器,最终还是靠着长老路德变身后的近身搏杀,才围死了这个僵尸…

    几个自诩实力不错的年轻猎人气喘吁吁,此刻都觉得脸上有些难堪——和前方收割机一样的埃尔文等人比起来,他们感觉自己真的弱爆了。

    或许只有这样的领主和手下,才能真正庇护自己的族群吧…

    诺拉呆呆的望着那位正在低头查看碎尸的领主,心中彻底折服。

    阿卡莎此时也走入了战场,她听从罗迪的命令始终没有在战斗时施法,现在看来这场仗打下来也的确没她什么事——骑兵队0战损,步兵队0战损,十位奥术师有三位受了轻伤,根本不受影响,所以她除了给受伤的战马简单治疗一番外,根本就没别的事可做。

    细雨稍稍小了一些,阿卡莎转过目光,看到麦琳瑟拉正施法禁锢了那半死不活的敌人首领。这位曾经的暗影龙族举止从容,哪怕面对那巨龙虚影都面不改色,强悍的施法能力让四周到现在都弥漫着焦糊的味道,阿卡莎虽然对此早有预料,可是真的看到她铲平半数敌人,心中想要追逐的欲望便愈发强烈起来…

    毕竟,她可不想永远躲在罗迪的背后——心中有一个“大愿望”的她,甚至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将罗迪庇护在身后。

    当然,这也只是藏在内心深处的想法罢了。

    “别放松,战斗可没结束呢。”

    罗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绕开一圈的龙枪骑兵向着林地另一方停住脚步,蛮族士兵手持战斧分成了四个小队,在这片被法术开拓出的空地上列出进攻阵列。

    这群钢铁罐头一样的大块头们连个喘粗气的都没有。长时间的军事训练让他们纪律严明,只要队长不说话,便连最基本的交谈声都听不到,一个个杵在那里仿佛雕像。

    这般氛围也让同行的二十多名泰夫林大气都不敢喘,他们原本个头就不算高,此时站在蛮族士兵旁边仿佛一排童子军,诺拉站在这里,正好能看到那只剩一半身体的亡灵法师尤格萨——这位法师还没挂掉,此时满脸屈辱的被麦琳瑟拉用法术禁锢后悬浮在了队伍前方,让整个战场的人都能看清楚他那身红白相间的破烂法袍。

    “嗒嗒嗒嗒…”

    稀稀拉拉的马蹄声传来,正前方的空地上缓缓走出一队人马,苍白色的皮肤和目光说明着对方的身份,不过和刚才那些精锐重骑兵比起来,这些家伙就像是一群临时拼凑的游兵散勇,毫无战力可言。

    罗迪此刻骑上了一匹战马,被一众龙枪骑士众星拱月的围着,虽然只是平静的凝视前方,却让达斯科等人深深感受到了一股子摄人心魄的威严气息。

    当然,这主要归功于散落在战场各处的碎尸。如果没有尤格萨等人“祭旗”,谁会把罗迪这一百来号人当回事?

    话语权从何而来?

    力量,只有力量。

    无论是对蛮族、木精灵、胡迪尼、泰夫林甚至塔斯曼亡灵,本质上都是相同的。

    是以罗迪仅以百人队伍陈列不动时,达斯科已经翻身下马,主动走出了阵列,率先开声道:“‘觉醒者’指挥官达斯科,向您致敬。”

    “卡伦王国,埃尔森城城主,男爵罗迪。”

    罗迪这句应答完全是为了证明自己听得懂对方语言。他依旧坐在战马上,微眯的目光令人捉摸不透。

    这般姿态自然称得上傲慢,可达斯科等人却不敢有半点不满。看着那半死不活的尤格萨,他们当真连个屁都不敢放。

    那可是奥古斯丁的得意门生!是新生代法师中最有希望冲击魔导师之位的新星!塔克里斯之流和对方的差距有农夫到公爵那么远…

    达斯科明白自己和对方实力差距太大,可这也正是他愿意冒险走出一搏的原因:眼前这些强悍的人类队伍,或许正意味着塔斯曼战局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