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权力之毒
    “他们来了!”

    “准备战斗…快!拿好你们的武器!”

    “指挥官!左路撑不住了!我们需要支援!”

    雨水瓢泼似的下着,混杂着一句句乱七八糟的喊话扑面而来,身穿银甲的指挥官库尔卡面色紧绷,搭在剑柄上的手微微颤抖着。

    连续扩张并杀死了五位贵族领主后,如今的“反抗军”总数已经超过了两万人——听起来很多,实际上这里面九成以上都是被席卷和控制的平民。对于“反抗军”而言,在这些人里挑选可用之兵实在是太难了。

    在没有大规模亡灵反扑的情况下,库尔卡一行人的进攻相当顺利,甚至可以说到了后来完全没有什么阻碍。然而现在的情况却让他清醒的意识到…这种勉强凝聚起来的军队,终于撞上了惹不起的铁板。

    并不专业的斥候歪歪斜斜骑着马跑回来,上报了“八百亡灵军队袭击侧翼”的消息,骑马披甲的亡灵骑兵和亡灵法师轻松将先锋两千人的部队杀崩了盘。陆陆续续逃回来的人竟然不足一千,披头散发的摸样很是动摇了后面群始终打“顺风仗”的农夫们…

    库尔卡明白双方的差距,知道现在把勉强武装起来的三四千部队投到战场上无异于找死,所以对这种硬骨头,他明智的选择“战略性撤退”。

    “马上传令!让先头部队向后撤退。我们回塔轮希尔城防守!”

    他原本不懂什么兵法,可亲自组织起来这样的反叛行动后,无数军事知识都在被动中得到了学习和实践,是以库尔卡现在指挥起队伍来称得上“像模像样”。

    他目前所在的主力部队后方正是“塔轮希尔城”,所以行进中的大部队很快后路变前路,匆忙的赶回了拥有城墙的城市,继而拉起吊桥,关闭城门,一个个在城墙上严阵以待。

    人类领主之间这些年来从未停下争斗,所以这般拥有城墙的要塞型城市一样存在于“羔羊”们的领地内。在过去的十五年里,这座城市一共进行了五次大小不等的防御战,结果都是守城方获得了胜利。而现在,面对来势汹汹的亡灵攻势,库尔卡认为自己一样能够挡住它们的进攻。

    不过库尔卡也知道,数量仅有“八百”的亡灵可不是字面上那么简单。藏在暗处的达斯科告诉过他,亡灵大军的兵力在攻城时一定要按三倍以上来计算。而当他和士兵们在城墙上看到这些进攻而来的亡灵时,心中才意识到这样的数字究竟带来了多么可怕的压迫力…

    八百名进攻的亡灵士兵中有二百个轻甲骑士,剩下都是步兵,然而其中却存在七位低阶亡灵法师与一位中阶亡灵法师,由此造成的结果,就是军阵中多出了两千左右的低阶骷髅、僵尸和傀儡。

    黑压压的骷髅和傀儡一拥而上,不过是每人搬了一块石头或木材,便硬生生在护城河中填出了一条道路!

    随后进行的攻城战更让库尔卡冷汗直流。

    这些亡灵很难直接杀死,箭矢射出去基本无效,落石砸断了胳膊,却丝毫无法阻挡他们继续向上爬的脚步——根本不用云梯的帮助,那些身轻体快的“强化骷髅”便在攻城开始后第二个小时爬上了城墙,若不是库尔卡及时让三支预备队强行冲过去压制,城墙险些就此失守!

    这不能怪敌人太强,实际上那种骷髅兵除了爬得快没有任何优点,库尔卡一个人上去能干掉一队…然而他根本无法指望刚刚聚拢的这些农夫拥有足够的战斗素养:有些人现在看了僵尸还在双腿打摆子,你能指望这样的部队对抗亡灵大军?

    “这应该只是先头部队啊…”

    库尔卡皱眉之际,城墙上忽然传来了一片呼喊声,他冒头过去看了一眼,却时发现城下的亡灵军阵遭到了另一批人马的攻击——让人们惊呼的是,攻击他们的部队数量超过两千,领头的竟然也是亡灵!

    “达斯科也出手了。”

    库尔卡当然明白这是藏在暗处的达妽科,不过他们的出现意味着眼下的危机更棘手:真正的亡灵大军压过来时,就算把达斯科的“觉醒者”亡灵们都算上,他们又能抗住多久?

    城墙上的惊叹声渐渐平息,随后便是一阵阵欢呼,显然达斯科的部队出其不意的击退了进攻的亡灵,平息了这一次危机。库尔卡松了口气,见天色已晚便回了内城区的领主府邸,随即在晚餐结束后于会议厅见到了战斗结束后归来的达斯科。

    后者苍白的脸上表情也不好看,虽然这段时间“觉醒者”同样因为攻占大量领土而扩编到了四五千人,但下午这一仗打下来立刻暴露出不少问题。

    人心浮动、装备不齐、综合战斗能力差,纪律性不强等缺陷让达斯科头疼不已。

    “这是奥古斯丁的先头部队,只能算作斥候。今天若不是我的人够多,恐怕还没办法这么顺利的击退他们。可后面再来可就不止这么点人了…攻城的时候搞出三五万的数量都有可能。”

    达斯科对亡灵作战那一套很是熟悉,可下午的战斗依然让他苦恼异常:亡灵跟亡灵打架很“惨烈”,因为大家只有砍掉了脑袋时才能确认对方死亡,否则缺胳膊少腿一样能继续战斗,是以战场上虽然“死亡”不多,可一仗下来不少部下都成了“残废”,再上战场的时候战斗力定然锐减…

    这不过是八百个敌人,要是来了上万亡灵怎么办?

    达斯科叹了口气,心中并不乐观。

    “看来没办法继续扩大优势了。现在只能且战且退,逃亡不现实,我们这么多人连粮食都带不走,贡多拉山脉恐怕都走不出去…”

    库尔卡皱眉不已。人类终究是要吃饭的,哪怕现在他手下的数万人部队拥有十多个村庄来提供粮食,但不事生产、全民皆兵的做派绝非长久之计。

    “正面去和奥古斯丁的部队硬碰硬就算了,他集结军队是为了对外入侵,肯定没多少时间耗在咱们身上。所以…尽量选择防守来拖延时间,适时战略撤退,他们在付出一定代价之后他们应该就会选择退兵了…”

    这是达斯科和库尔卡早就有过的共识。实力差距是摆在眼前的,以弱胜强、以少胜多谁的事都想做,却也要看客观条件。眼下“反抗军”其实别无选择:能够带着大部分主力全身而退并蛰伏起来,已经算是战略上的成功了。

    两人谈论几句,也知道战局严峻别无转机,便不再多说,正准备结束这场谈话时,阴影中却走出一位亡灵法师来,也不理会库尔卡,径直对达斯科汇报了一条紧急信息:有百名左右的亡灵部队在一位亡灵法师的带领下绕开了防线,直向后方村庄奔袭而去…

    “粮食!”

    达斯科和库尔卡下意识地想到了这个问题:如果现在后方村庄的粮食被“瘟疫术”污染,那么人类士兵就彻底没什么士气可言了。

    人类撑不住,对于达斯科和他带领的“觉醒者”而言没任何好处。所以这位亡灵反叛军领袖和库尔卡打了声招呼,立刻带上一支精锐部队便追击而去!

    库尔卡眉头微皱,站在会议室中沉默不语。

    他知道这些亡灵本质而言是自己的上司,但被挤在“决策圈”外的感觉谁都不会舒服,他眼睛眯了眯,挥手叫来自己的心腹,低声道:“带人去通知其余村庄,同时盯着点这些亡灵的动作。”

    “是,大人!”

    库尔卡摸了摸剑柄,深知自己已经中了名为“权力”的毒,并且…无法自拔。

    清晨时分,诺拉在嘈杂的大雨声中醒来。

    睁开双眼,视野里没有漏雨的草棚,后背也不是硬邦邦的树干。她坐起身,亚麻材质的被子滑落而下,温暖而干燥的房间让诺拉一时间有些恍惚。

    抬手摸了摸胳膊,细腻的皮肤上没有像往日那般因凝满露水而潮湿滑腻,她这才想起自己昨天竟然随着族人挨个去一个屋子里进行了“洗澡”——嗯,诺拉从小到大还没有洗过澡,包括大部分泰夫林在内,从出生到现在都未彻底清洁过自己的身体。

    热水浸遍全身的感觉让诺拉有了前所未有的放松感受,所以她竟然不知不觉的睡过了头…这应该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睡觉时间超过六个小时。

    穿上那身没有破洞的亚麻衣袍,诺拉简简单单的套在身上后便拿起窗台上放着的饭碗出了门,走出几十米后排队到磨坊门口领了一大碗肉粥。而作为泰夫林中实力评选排在前二十的年轻人,诺拉还额外领了一块刚烤出来的面包。

    她捏着烫手的面包跑到母亲居住的“老人区”,掰开一块,和母亲一起美美的坐在火炉前吃了起来。

    “好吃,真好吃…如果早点这样,哎…”

    诺拉的母亲吃着吃着便流起了眼泪,显然是想起了那个早夭的孩子。这样的情绪诺拉已经从很多同族的脸上看到了——自从长老路德同意全族归顺于罗迪后,他们便不再受到关押。在昨天跟随队伍来到一个新的村庄后,所有人还分配了暂时住宿的屋舍。在一天三顿热粥吃到撑,换上了保暖的衣服、洗了多年来第一个澡后,泰夫林们一个个都晕乎乎的,感觉自己简直身处天堂。

    现在他们再看罗迪时,目光中早就没了半分敌意,更多的是敬畏和好奇。对于消息闭塞的泰夫林而言,他们根本不知道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而罗迪和这些士兵,便成了他们接触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窗口…

    *

    明天生日,请假一天,感谢各位朋友的捧场、月票和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