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三十二章
    羽毛笔沙沙的划过羊皮纸,一行行潦草的字迹将法阵显现种种现象记录下来。

    精准的修正法术释放瑕疵,漆黑的金字塔形法阵上不断呈现诡异的蓝紫色光芒,晃动的光晕映在奥古斯丁大帝的面容之上,原本古井无波的脸庞渐渐露出了期待与兴奋的神色。

    “快了…就快了…”

    在没有外人的实验室内,奥古斯丁不再穿着代表着权力威严的长袍。朴素的白色法袍上此时沾了不少“异种”的斑斑血迹,不过他现在完全不在乎形象问题,因为自己长期以来的研究终于到了要出结果的时刻,一次次的验证也逐渐进入尾声,只剩下最关键的几步即可让法阵模型彻底构建完成。

    记录下最后一段字迹,他起身去准备亲自取来今天用于实验的“异种”,然而皇宫内侍给他的回应却让这位亡灵皇帝脸色阴沉下来——

    “什么意思?‘异种’没有了?”

    他首先想到的是这些年来发布下去的“异种狩猎”命令究竟有没有得到执行,可仔细回忆一下这段时间来“异种”的使用量,他才意识到是因为实验到了紧要关头而杀死了过多“异种”来获取血液,这才导致现在“材料”短缺。

    “陛下,‘狩猎令’已经再次发布了,这次还提升了赏格并加大了狩猎量,只是…最近以来一直没有新的‘异种’被捕获。”

    “这些东西繁衍几代以后变得越来越难以捕捉倒是真的,这不怪你。”

    奥古斯丁无意和内侍发什么脾气,任何魔法实验都需要海量的材料和无数次失败来完成,对此他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只是现在实验卡在了关键步骤上,着实让他心情郁闷。

    要知道,这并不是什么普通的法术改进实验,而是真正能让他、甚至让整个塔斯曼亡灵发生改变的强大法阵!

    “单纯让这群羔羊和普通的法师去狩猎果然已经不够了…”

    奥古斯知道问题的原因出在哪,所以他立刻决定派遣自己的得力部队前去搜寻和围剿——虽然身为亡灵拥有近乎永恒的声明,可对于一位半神级别的法师来说,他已经不想再等下去了。

    “让海拉克斯待命,我会用追踪术锁定这些‘异种’的位置,今晚就让他们出发去搜捕,”奥古斯丁随口吩咐着,却见有另一位内侍步履匆忙的快步走了过来,“怎么?议会有事?”

    塔斯曼内能让奥古斯丁上心的家伙并不多,这位内侍的表情显然是出了大事。不过奥古斯丁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听到“羔羊”举旗造反的消息…

    “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谁会蹦出来反抗,现在却突然出来闹事…”

    奥古斯丁眼睛一眯,第一时间就把怀疑对象放在了几位一直和自己唱反调的议会长老身上。身为君主的他从来不相信巧合,尤其是大军集结准备出发的前夕忽然闹出这种事来,怎么想都充满了刻意的痕迹。

    “还有什么消息,一并汇报。”

    连日来的实验让奥古斯丁稍稍脱离时事,此时听到兽人进攻卡伦受阻时,他颇为惊奇的点点头:“看来人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脆弱,让兽人先去消耗一轮倒也是好事。”

    他本来就打着驱使兽人做先锋的主意,现在兽人受阻,他就更不着急让亡灵士兵冲上去。想到塔斯曼境内那群扯旗造反的“羔羊”,他心中有了成算,迈步走向了位于皇宫核心区域的议事厅。

    塔斯曼军队的任何调动,必须经过这位大帝的书面命令和魔法印鉴才能被认可。

    未对外,先对内,说起来这也是奥古斯丁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当然,他想做的是打压那群议会长老,至于那些“羔羊”如何…

    待亡灵大军侵入卡伦王国,还愁“羔羊不够”的问题么?

    ………………

    “收拢他们,去村子扎营。”

    数百公里外,在塔斯曼王国的西北部,细雨中的罗迪?没有回应路德长老的话语,而是转过身来先对四周的士兵们下了命令。

    此时天色渐晚,之前队伍携带的辎重都一并放在了村庄外围的营地中,现在一下子俘虏了两百多名“异种”,他自然要考虑接下来的食宿问题。

    所幸那个废弃的村庄因为“瘟疫术”而导致村民们撤离匆忙,留下的物资经过“圣光术”净化后都可以放心食用,倒是省了不少事。

    路德长老和几位可以“恶魔化”的老人被士兵两两看守着跟在罗迪身旁,其余的则在雨中垂头前进。他们身上都被法术禁锢,根本不用担心逃跑,但显然此刻也没人有类似的想法——对于其中不少人来说,结束痛苦的逃亡生活反而是种解脱。

    进入村庄后队伍便开始埋锅造饭,塔斯曼特产的水稻不要钱一样混着肉干煮成肉粥,当一碗碗香喷喷的米粥被分发给这些长久没有吃过肉食的异种后,他们中的不少人甚至哽咽着哭出声来。

    因为大多数人已经忘记这种食物的味道了。

    这时路德也意识到眼前这群人来路不同,尤其那位把自己晾在一旁的年轻人…对方根本没有任何贵族老爷的做派,举止间凌厉异常。

    他想主动说几句什么,却因罗迪兀自在雨中沉默时的迫人气势而不敢开口。对方偶尔和身旁那位法师聊几句天,也会将目光扫向自己的族人。路德的直觉能确认对方没什么杀意,可那深邃的眼神却又让他无法安心。

    “你是他们的头领,对吧?”

    罗迪忽然扭头对路德道:“去把那边十几个家伙叫过来,也省的我的人动手了。”

    他这番话让路德心惊肉跳,但形势比人强,他赶忙起身走到村子边,赫然发现十八名出去狩猎的猎手竟然真的隐蔽在这里。

    路德自己可做不到离这么远就锁定潜伏在村外的族人的位置,这种高深莫测的实力顿时让他放弃了最后那点念想,老老实实的带着人回到了营地中央。

    阿卡莎煮了香气四溢的奶茶给罗迪端来,他坐在简陋的木桩上居高临下看着畏畏缩缩的路德,终于挑开了话头:

    “说说你的身世吧。你是第一批感染的人类?”

    “是…大人,大概七十多年前我和三十多个同村的村民都变成了这副摸样,结果导致被其他村民排斥,只好躲进了树林…”

    路德老老实实的回答罗迪的问题,同时也渐渐解开了罗迪心中的许多疑问。

    其实罗迪之所以提到“感染”这个词汇,是因为他能看到对方头顶提示的身份为“被感染的人类”。这和之前诺拉那“恶魔亚种”的称呼完全不同,至少还保留着“人类”这个种族的称呼。

    因此他很容易就把“感染”、“恶魔”、“亚种”这几个词汇联系到了一起。

    在罗迪眼中,这些“异种”被他干脆统一命名为“泰夫林”——这是他记忆中某个游戏里半恶魔种族的名称,现在拿来倒也颇为合适,因为从路德话语中很容易推断出一个事实:

    第一代“受感染的人类”尚存“人类”身份,他们没有长出尾巴,肤色也算正常,只有身体发生了异变,并且都拥有“恶魔化”的能力。

    而他们的后代、第三代,诞生出的便是如诺拉般拥有恶魔之尾的“恶魔亚种”。从这里开始泰夫林的身躯便发生了彻底的改变——从路德的叙述中得知,从第二代开始,泰夫林的身体素质便比普通人类强悍许多,面对野外恶劣的生存环境几乎从不生病,更拥有较强的自愈能力和夜视能力。

    “那按道理你们不应该混得这么落魄。”

    罗迪有些奇怪,身体素质强悍还不生病,这怎么也不会被灭绝吧?

    “这…主要是因为‘血月之灾’与那些人类的追捕。”路德长老面容苦涩:“每年都会有一天的夜晚令我们痛苦不堪,很多新生的族人都在这样的痛苦中死去,若是那几天身体虚弱,哪怕成年?也一样难捱。”

    “具体哪一天?”

    “我们已经没有了记录日期的习惯,只知道是雨水将停之际的某一天,随后而来的就是干燥的冬天。每年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很多族人因为身体虚弱而被那些人类抓捕,近些年来他们的行动愈发频繁,所以…”

    路德长老已经彻底认命,将能交代的都交代了,罗迪倒是觉得这一晚所接受的信息量着实不少,他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亡灵在抓捕这些泰夫林——毕竟塔斯曼没有整天自恃正义的教会高喊“净化恶魔”,但就一个基本原则而言:既然这是敌人想要的,那自己就肯定要好好藏起来再说。

    因此他已经打定主意让这群泰夫林消失在塔斯曼了。

    “我倒是有个问题。”

    旁边一直聆听的麦琳瑟拉忽然出声,让罗迪和路德都回过头来。

    “你刚才说自己和同伴一起在村子里被感染…具体是怎么感染的?”

    “是…从天而降的火焰。”

    路德回忆着七十多年前的恐怖场景,面容不由自主的露出许些痛苦神情:“紫色的火焰笼罩了一切,我全身被火焰灼烧,却只感觉浑身冰冷异常,甚至觉得自己会被冻死——”

    “等等。”麦琳瑟拉面色凝重起来,“你说…紫色火焰?非常冰冷?”

    “是…是…”

    路德话语顿时结巴起来,因为麦琳瑟拉忽然间散发出的气势让他如溺水般窒息,就连村庄四周的马匹都因受惊而嘶鸣不已,近处的泰夫林们噤若寒蝉,一个个都感觉自己被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脖子…

    “麦琳瑟拉!”

    罗迪的低喝让她恍然惊醒,在场的显然只有罗迪和一群拥有“屠龙者印记”的士兵不受影响。虽然没有了龙晶,可“龙威”通过魔法震荡而显现出来时一样威力惊人。麦琳瑟拉知道自己失态,赶忙收敛气势。

    “想到什么了?”

    听到罗迪问题,麦琳瑟拉这才发现他正握着自己的手腕。心中刚刚升起的暴戾情绪顿时消融大半,一种微妙的、让心脏颤动的异样仿佛也顺着手腕传遍全身。

    罗迪见她的气息平缓下来,手掌便不着痕迹的松开。麦琳瑟拉呼了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异样:“他说的那场灾难,或许和…我的族人有关。”

    别人没听懂什么意思,罗迪却是瞪大了眼睛:恶魔和暗影龙族还有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