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三十一章 感染
    诺拉并不知道自己被打上了魔法印记,也不知道自己将一支来自卡伦王国的队伍引入了族群隐居的地方,她只想赶快逃离那片营地,回去见到自己的母亲和长老。

    她手脚并用的在林间穿行了一夜,能够夜视的双眼让诺拉得以清晰辨认四周的景物,待日出后,疲惫的诺拉终于进入了族群的领地范围。

    说是领地,其实只是无数次迁移后的一处临时避难所。与周边林地毫无区别的“领地”没有任何人造建筑物,如果不是四周林木上有树叶编织用来挡雨的“帐篷”,恐怕没人会觉得这里有人居住。

    实际上,诺拉的两百多号族人就居住在这片方圆不过三百米的林地范围内。

    诺拉进入林地后能看到不少族人扭头望向了她,目光多是麻木和平静。这里没有人吃过饱饭,长时间的饥饿让所有人几乎都是瘦骨嶙峋的摸样,甚至还有人不到四十岁就因为营养不良开始脱落牙齿。他们的衣服破破烂烂,大多数选择用兽皮直接披在了身上来挡雨。

    “诺拉回来了?你有找到食物么?”

    终于见到母亲的诺拉舒了口气,可是面对她的问题,诺拉却只能摇头回答:“对不起妈妈,我忙着赶路回来,没能找到食物。”

    他们的语言和通用语有区别,但如果仔细辨认的话,其实某些音节有相似之处,显然是地域长时间隔离后演化的产物。不过诺拉和大部分族人从出生起就没有接触过“人类”,因此也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区别。

    “哦…这样啊…”

    母亲黯淡下去的目光让诺拉心疼不已。她之前还有个年纪不大的弟弟,可这位弟弟出生以来族群的生活条件就越来越差,最近三年能吃到肉的次数屈指可数,去年终于因为熬不过冬天而夭折,这对母亲的打击很大,不到四十岁的她面容却憔悴的仿佛已经老去。

    诺拉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碗热乎乎的肉汤,如果当初弟能吃到这样的食物,恐怕他还是能活下来的吧…

    无法定居的他们已经忘记了如何耕种,大部分人只能靠酸涩的野果和蘑菇充饥。族内的狩猎队伍以前还算壮大,可近些年来经常有去无回,现在更是缩减到了极限——诺拉相信,如果能够狩猎的成年男子再死掉几个,那么整个族群剩下的这些老弱妇孺将彻底失去生活下去的希望。

    可是如何改变这样的境地呢?

    她不知道,或许只有长老知道。

    想起自己死里逃生的经历,她赶忙来到族群驻地的中央位置寻找“长老”。所谓的“长老”其实同样生活在树上的“帐篷”里。这里也没什么严酷的等级制度,诺拉爬上树干后在“帐篷”外报了一声名字,得到回应后便弓着腰爬了进去。

    长老名叫路德,外貌和其他族人有不小的区别——最大的不同就是长老并没有那根尾巴,倒是头顶上的犄角多了几对,身材更为高大。

    族内还有一部分人和长老一样没有尾巴,但他们很多都因为岁数太大熬不过冬天死掉了。长老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时至今日却也有九十多岁,花白的头发和松弛的皮肤都在说明着他日趋衰老的事实。

    “诺拉,有什么事情?”

    长老路德缓缓睁开眼睛,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闭目养神,只有狩猎队归来时才会出来主持分配猎物的事情。

    诺拉不敢迟疑,老老实实将自己的遭遇讲述出来,可是说完之后她却觉得长老的表情有些凝重…

    “长老?”

    “现在去通知所有人,我们准备转移。”

    “呃,长老,这是为什——”

    “马上去!”

    长老路德脸色阴沉下来。在塔斯曼流亡这么多年,这种故意放走后追寻而来的手段并不罕见,若是合格的猎人肯定不会冒失的返回族群来,可现在猎人不足,只能抽调这些体能尚可的年轻一辈来补充到一线中去,没想到如此巧合的碰到了不该招惹的家伙…

    他是知道塔斯曼亡灵和“羔羊”之间的关系的,因此也明白会“法术”的家伙惹不起。为今之计,只能是迅速逃开这里了…

    “或许…不能再逃下去了?”

    他知道单凭两百来号老弱妇孺根本没有硬拼谁的资格,可是想起自己从一个人类变成现在这样的起因,他不由得再次思考起了那个在心中犹豫已久的选择…

    可忽然之间传来的尖叫声,却让他猛然愣住。

    “啊——”

    他猛地跃出帐篷,发现林地四周竟然忽然冲进来一片身影!

    多年未有的冷汗几乎瞬间让后背湿透,越来越大的雨水让他手脚发凉——刚刚走出帐篷的诺拉同样呆若木鸡,她眼睁睁看着一群身穿铠甲的高大壮汉仿佛从噩梦中出现,就这样冲入了营地,带起一片惊叫…

    狩猎队此时正在外出途中,留在这里的基本没有战斗力可言。实力稍微强点的,除了长老路德和五六位老一辈猎人外,就只剩下诺拉这一级别的年轻女性了。

    而剩下那些在面对两米高的蛮族士兵时,基本来不及反抗便被拎麻袋一样从树上扯了下来。他们本能的反抗落在铠甲上,除了造成“叮叮当当”的噪音外没有任何其他效果。

    营地另一方向出现的马蹄声更让长老路德死了逃跑的心思,就算能逃出去十个二十个,也早晚会死在危机四伏的丛林里,这和不逃有什么区别?

    这些年来东躲西藏,眼看着今日就要尽数命丧于此,路德不由生出“拼死一搏”的念头来——他怒吼一声,原本松弛瘦弱的身躯骤然在某种力量的作用下膨胀开来,身躯竟是从原本的一米八几猛长到了两米五左右。

    “魔化!”

    头顶的三对犄角也向外扩张了十几厘米,钢铁般的肌肉和肩部生出的骨质板甲让他气势极其惊人,双手的指甲足有半米长,一眼望过去恍若一排锋利的镰刀!

    诺拉是第一次见到长老全力出手,这番强悍摸样让她愣在原地,心中顿时生出一种“敌人死定了”的信心来。

    而路德也的确强悍,他迎面朝着蛮族士兵里最为高大的埃尔文冲了过去,“哐”的一击砸在盾牌上,迅如闪电的第二、第三击砸在埃尔文胸口,“砰砰砰”的撞击声过后,块头巨大的埃尔文竟然被生生撞飞出去,滚了好几圈才灰头土脸的爬起来…

    “呸!要不是老大不让杀人,妈的…”

    他骂骂咧咧的话语是蛮族口语,路德根本听不懂,所以这位长老继续带领同样变身的五六位老猎人朝蛮族士兵的阵线冲过去——可没跑出几步,接连而至的箭矢便飞到了他们面前。

    箭矢撕裂空气的声音让诺拉双腿都有些发软,她已经意识到自己为全族引来了灾祸,可现在的局势已然没有挽回余地了。她想逃跑,可退了两步便被那位之前穷追不舍的尖耳朵精灵堵住…

    “我和你拼了!”

    她歇斯底里的想要反抗,然而面对娜塔熟练的关节技,没有经过训练的她三招之后便败下阵来,直接被按在地上制服。绝望的诺拉努力抬头望向长老路德,却只看到他困兽犹斗的最后一次反抗——

    其实这根本称不上“斗”,罗迪的“力场冲击箭矢”施放能量后直接将几个变身成恶魔摸样的长老轰飞出去,没等他们爬起来,麦琳瑟拉的“风之束缚”就挨个点名一样的将视野里所有试图逃跑或反抗的家伙捆了起来…

    这种没有装备、没有魔法也没什么武力值的存在,在麦琳瑟拉眼里基本和稻草人区别不大。十位亡灵法师更是挥洒自如的用奥术困住了四散逃跑的家伙。这其中只有阿卡莎动作优雅的走在战场上,偶尔抬手施法,却在治疗伤势过重的“异种”。

    毕竟罗迪下令尽量不要死人,蛮族士兵有时候收不住手还是容易出现意外伤亡的。

    不到十分钟,整个战上只剩下了抽泣和呻吟声。路德额角流血,身体已经恢复了原本的瘦弱摸样。他喘着粗气被埃尔文按着跪在地上,精神比之前更加萎靡。

    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关押?直接杀死?还是转化成亡灵?

    眼前这是什么人?人类?可是人类会法术么?还是说他们都是亡灵?

    他脑子里也不知道答案,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和族人们终归难逃一死,心中的悲愤自是难以掩盖。可是当那个气势迫人、身背短弓的身影走到自己面前时,他却见对方盯着自己头顶上方发了半天呆。

    正当他疑惑对方意图时,那冷淡的目光已经移到了他的脸上:

    “你是领导者吧?说说看…你是怎么被感染的?”

    罗迪皱着眉头问出了这句话,随即意识到语言问题,又多问了句:“我的话,你听得懂么?”

    话音落下,长老路德却是如筛糠般颤抖起来。

    塔斯曼的人类和亡灵都使用布林加语,虽然路德已经脱离人类社会几十年,可这口音稍微有些奇怪的通用语却是能够辨认——而让他激动的不是罗迪的口音,却是对方话语中的信息…

    “你、你怎么知道‘感染’的事?!”

    ————————————

    我看有书友说没看到我通知断更的事儿,所以再发一遍群号,有事儿群里问我,我有事儿也会群里通知。【罗迪的炉石司机大队】群号:239443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