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一碗肉汤
    这是进入塔斯曼以后罗迪第一次觉得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儿来。

    “追踪术”罗迪有,他现在使用的就是“追踪术:亡灵”——这是“亡灵屠戮者”称号升级后带来的追踪技能,能够显示地图附近未进入“潜行状态”的所有亡灵。而类似的技能罗迪以前也有过,比如追踪野兽或人类等等,可眼下突然出现的“追踪术:恶魔”却是他闻所未闻的。

    原因无他,“恶魔”这个生物类别罗迪之前几乎从来没听说过!

    在游戏中那么久,罗迪却根本没见过任何所谓的“恶魔”种类生物,哪怕是“恶魔亚种”也没见过。不过仔细回想一下,罗迪觉得自己在穿越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似乎听谁说过“发现xx恶魔”的新闻,可现在他早已无法确定记忆是否准确,更别说具体内容了。

    罗迪默默叹了口气:自己对这个世界显然没有如想象中那般了解。

    骑兵队伍已经过来将四周排查干净,天色已晚,罗迪便指挥队伍在村子外安排扎营休息,随即和麦琳瑟拉一起研究起了眼前的“恶魔亚种”。

    对方双臂被麦琳瑟拉的魔力强行按压在胸口,身体绷直,如同被无形的力量牢牢裹住。在这种角度下,“恶魔亚种”身上的简陋衣物让其看上去和人类的身材比例区别不大,罗迪仔细看了看,也没发现畸长的胳膊或变形的利爪。

    “淡紫色皮肤,好像某种精灵变种拥有这样的肤色,但似乎已经绝迹很久了。”

    麦琳瑟拉自顾自说着她的判断,歪头绕着对方溜达起来。娜塔沉默的站在一旁,阿卡莎则指挥那些高精灵法师布置起了营地保护结界,并开始在防雨结界内着手生火造饭。

    罗迪皱眉上前,伸手将这个“恶魔亚种”乱糟糟的长头发拨向一边。对方娜塔拳头击中的脸颊肿起一片,但仔细看时却能发现其伤势恢复速度很快,淤青的部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逐渐缩小。

    “有较强的自愈能力。”

    他忽略了那瘦削的瓜子脸和竖瞳眼睛中满是恐惧的目光,扫了一眼麻布衣服包裹下的身体后,注意到了对方隆起不多的…

    “应该是女——呃,雌性。”

    罗迪注意到对方纤细的四肢并非天生,却像是饥饿过度后皮包骨头的瘦弱。他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肋骨部位,判断道:“应该是长期营养不良,可是不对啊…”

    他扭头问娜塔:“这家伙速度很快,同时力量也很大?”

    “像是豹子。”

    娜塔言简意赅的回答。

    如果是一个速度与力量都不弱的家伙,在这种森林里想要混个温饱应该是不成问题的,难道还有什么特殊原因才导致对方营养不良?

    罗迪捏了捏对方无法动弹的尾巴,能察觉到那瘦弱的身躯正在微微战栗。

    麦琳瑟拉观察的更仔细:“这衣服式样和人类相同,会不会是什么变异导致的?”

    “或许吧。”

    其实正是这个原因,罗迪才没有选择把对方一剑砍了——他现在其实一直在思索“狩魔猎人”这个职业与“恶魔”之间的关系,如果猜测没错的话,把眼前这个恶魔亚种砍了应该能看到一些提示才对。

    但万一对方其实是人类呢?

    然而当他尝试用各种语言和对方说话时,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那纤弱的身躯只会在魔力禁锢下不断挣扎颤抖,紧咬的牙关不曾吐露任何能够捕捉的字眼。

    “那现在怎么处理?”

    “不着急,先吃晚饭再说。”

    罗迪摆摆手,转身就走。

    ………………

    闻着不远处飘来的肉汤味,诺拉艰难的将口水咽了下去。

    此时禁锢她的魔力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站不能站、躺不能躺的魔法牢笼。自己无论用多大的力气都没办法破开这看似透明的囚笼,最终只得抱着身体蜷缩起来,防止雨水带走过多的体温。

    不过诺拉心中已然对逃离这里不抱任何期望,因为她很清楚,所有被抓捕的族人,至今没有一个能回到族群中去。

    对死亡的恐惧让她浑身颤抖着,但内心想到更多的却是母亲那消瘦的面容…

    自从亡灵和人类开始不断抓捕族人们之后,诺拉有记忆以来就与所有族人生活在不安和动荡之中。十八年前,所有同族尚有三个分散在森林中的村落,以及超过两百个能够狩猎维持生计的猎手…

    然而现在,十八位仅存的猎手已经很难养活仅存的二百多老弱病残的族人们了。

    诺拉并不是正式的猎手,而是被分配侦查任务的“斥候”——她的所有使命,就是凭借出色的隐匿技巧来监视人类和亡灵,防止族人们被发现。

    而一旦族人们居住的村落有可能被袭击,她便要提前示警,尽最大努力保证所有人生存下去。

    这种生活让诺拉感觉自己活得像老鼠一样卑微。

    她的内心从来不存在任何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因为这种挣扎已经让她和她的族人们几近野兽。

    可是就在诺拉心如死灰时,囚笼前却传来了动静。

    一碗热汤被魔力托着递到了囚笼之内,诺拉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飘香四溢的羊排汤摆在面前,一时间竟是不知所措的愣住。

    不远处,那个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的男人扫了她一眼,转身走回了热闹的营地。

    诺拉被那目光盯住的时候浑身都有些僵硬——她能感受到那种属于掠食者的眼神,其中对生命充满漠视的气息根本就无法掩饰。

    说仇恨,诺拉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去谈“恨”谁,因为对食物本能的渴望已经让她无法控制的端起碗,埋下头便大口吃了起来。

    浓郁的肉排香味差点让她把舌头咽下去,诺拉根本不去考虑这饭有没有问题。她?至觉得…哪怕对方是要把自己毒死,这碗汤她也能心甘情愿的喝下去。

    因为她太饿了。

    一碗汤几乎眨眼间便喝了个干净,连羊排骨头都被她用锋利坚硬的牙齿嚼碎咽了下去,诺拉抬起头,心中竟是突然冒出一种奇怪的情绪:那个人类还会来么?他还会给自己吃的么?

    死之前真想再喝一碗啊…真的好香…

    但让诺拉失望的是,给自己肉汤的人类再也没有出现,只有夜幕降临后来了一个手握战斧的大块头,对方一屁股坐在牢笼前的石头上,百无聊赖的看守着她。

    诺拉摸着魔力构成的囚笼,内心也冒出了不少疑惑:她知道亡灵是会使用亡灵法术的,自己也曾亲眼见过不少,可眼下这种法术却与白骨满地的亡灵法术截然不同。那些穿着铠甲的士兵更不同于自己所见过的任何一个村庄的贵族私兵或狩猎队。

    或许只有大长老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吧?

    可惜自己没办法将消息传递回去了。

    诺拉知道自己死期将至,心情一片颓然和绝望。

    可在雨幕中淋了半夜后,营地中忽然响起的呼喊声却惊醒了诺拉——远处火把被点起,士兵跑动的声音哗啦哗啦的传来,诺莱好奇的张望,却在随后惊奇的发现身前的魔法囚笼变得薄弱而不稳定起来!

    他们遭到袭击了?

    诺拉试着推了推,发现原本坚如磐石的“膜”好似随时会破裂。这样的发现顿时让她来了精神——目光瞥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卫兵,她猛地一挥手,竟是“啪”的一下击碎了魔法囚笼!

    没有废话,得到自由的诺拉迅速向黑暗中一跃,几乎瞬间便消失在了卫兵的眼中。

    营地中的混乱还在延续,不过身处中央位置的罗迪却在两分钟后朝四周挥手道:“可以了,大家继续睡觉吧。”

    喧闹的营地顿时安静下来,伪装遇袭的士兵们二话没有,回到自己的位置继续休息,只有麦琳瑟拉一脸兴奋的望着远处的黑暗道:“烙上这个魔法印记…让它跑到拉西曼我也能给找出来。不过…你真觉得可以钓上大鱼来么?”

    “或许吧。”

    罗迪目光深邃,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