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火种
    阴雨连绵的塔斯曼依旧像以往那样笼罩在薄雾之中。

    说起国土面积,塔斯曼其实不输于卡伦王国多少。但因为“贡多拉山脉”这道天然屏障,塔斯曼国内适于居住的地区基本都集中在了东南部。而按照亡灵与人类这两大种族分类的话,作为“羔羊”的人类被分配在了外围十多处领主的封地上,被统称为“外围牧区”。

    而真正的亡灵则生活国土东侧靠近贡多拉山脉的区域,因为这里地势较高,矿产丰富又有河流,数座大城均是建设于此,成为了整个王国的心脏部位。

    “羔羊”的统治阶级尽数被亡灵掌控,因此领主之间的争斗自然也在亡灵的监视下进行。那些羔羊修建的要塞和城寨对亡灵来说没有太多意义,“羔羊”永远是“羔羊”,亡灵不认为羊群会有一天能咬死牧羊人——所以亡灵的军事要塞普遍位于贡多拉山脉的几处关隘,防范着可能出现的敌人。

    当然,“敌人”只可能是卡伦王国,而卡伦王国无论是数百年前还是现在,都无暇出兵攻打拥有天然屏障的塔斯曼。

    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亡灵会把卡伦王国当做有威胁的敌人。而对于塔斯曼内的“羔羊”们而言,他们甚至根本不知道卡伦王国的存在——永远被控制着前进的方向才叫“羊群”,对于那些拥有过剩好奇心的“羔羊”,亡灵的处理方式非常简单:杀掉就是了。

    “所以…如果我们继续顺从下去,结果终将是注定的。”

    淅淅沥沥的雨水中,库尔卡对着身前脸色苍白的的猎户们说道。

    自从答应和自称“觉醒者”的亡灵达斯科合作之后,库尔卡便不断地向猎户队伍里的人们灌输着名为“反抗”的思想,而到了今天,这些推波助澜的话语也终于到了起作用的时刻…

    因为领主波奇男爵再一次提高了税收,并将原本就难以完成的任务目标提高了一倍,同时还责令库尔卡带领的狩猎?伍限期内完成任务,否则还要多收一部分所谓的“罚金”!

    每一位猎户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二十多人狩猎队伍的背后便意味着一个村庄。如果没有完成任务,意味着村子里有一多半人要饿肚子…

    所以,猎户们认为自己不能再任人宰割下去了。

    库尔卡并没有将达斯科讲述的“事实”和盘托出,而是有选择的和几位心腹私下谈论了类似的话题。这样的讲话很有效果——没过多久,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了这些年来一位位狩猎队长失踪的蹊跷之处,并开始将怀疑的目光投向领主波奇。

    当然,现在他们面对的并不是波奇,而是波奇的管家。后者此时正怒气冲冲的从庄园宅邸走出,对着站在庄园门前的库尔卡等人道:“你们来这里什么意思?我不是说了么?完不成任务后果自负!”

    管家看上去三十来岁,养尊处优的皮肤很白,但脸上全是刻薄和不屑,显然在他眼里这些穷猎户根本没什么和他对话的资格,因此他也不理会库尔卡,挥手冲身旁的两名私兵守卫道:“让这群家伙滚出去,没事跑我这里叫嚷什么?快滚蛋!都一个月了竟然一个异种都抓不到,小心波奇男爵让你们都挨鞭子!”

    十五名猎户站在雨中默然不语,他们有的露出了畏缩的神色,却因为周围没人移动而同样不敢有动作。倒是站在最前方的几人怒目而视,甚至手掌摸向了湿滑的猎刀…

    而作为猎户队长的库尔卡,此刻却并没有过多的呼喊什么。他只是看似随意的左右张望一眼:管家所在的庄园面积不小,可守卫的私兵却不多。常年的阶级压制让这些私兵们早就忘了什么叫警惕,视野里稀稀拉拉的只能看到五六个人,估计整个庄园能打的也就这些了,剩下不过是侍女和仆从而已。

    “莱特管家,我有话要说。”

    库尔卡上前一步,抬手阻拦的私兵被他看似不经意的推搡下大力挤开。

    “我已经说过了,们这群——”

    当莱特管家回过头来想要开骂的时候,只见到一道白光劈开了雨幕,从视野中横扫而过…

    “噗!”

    他的脑袋被当场削开一半,喷溅而出的鲜血还未落地,那朴实无华的猎刀便已经折向左边,将一脸惊愕的私兵劈倒——而另一名刚刚反应过来的私兵刚想拔剑,后方冲过来的其他猎户便已经将他扑倒后用匕首狠狠豁开了喉咙…

    “杀了他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库尔卡的声音让几名心存侥幸的猎户如梦初醒,事已至此依然没有挽回余地,因为杀死贵族管家主犯从犯皆是死罪,从库尔卡挥刀的那一刻开始,这些猎户和他们背后的村庄,就已经站在了这些贵族的对立面。

    “大胆!”

    就在库尔卡人接连砍倒冲过来的私兵时,庄园内却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色法袍的伛偻身影。见到眼前满地血腥的情景后,对方大吼一声,举起手中的魔杖便指向了库尔卡!

    这正是负责本地亡灵转化的亡灵法师钱德勒,他一边施法一边飞速思索着该怎么向上面报告眼下出现的“骚乱”——在他眼中,自己对这些蝼蚁般的人类是绝对碾压的。

    他的骨傀儡一直藏身在庄园之内,挥手召唤过后这些有着典型“骷髅兵”形象的家伙便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猎户们冲了过去。

    可预想中的屠杀并未出现,因为那些骨傀儡刚一靠近猎户们,便被几个忽然从四周出现的身影当场劈碎,更有一道“骨矛术”朝钱德勒迎面而来,逼的他慌忙向一旁躲去…

    然后,他便看到自己的一条胳膊旋转着飞向了远处。

    “你…你们…”

    钱德勒定睛一看,却是惊恐的看着四周接连出现的一个个身影,最终,他的目光停留在了那个手握弯刀站在面前的家伙身上:“达斯科…你竟然和这群卑贱的…”

    头颅飞起,亡灵达斯科根本懒得听对方废话,他只是回头冲着全副武装的同伴们点点头,继而走向了因为短暂战斗而气喘吁吁的库尔卡等人。

    “现在,我们站在了一起。”

    猎户们手指发白的攥着武器,不知所措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二十多名亡灵,完全没意识到眼下这一幕,将永远被历史所铭记。

    塔斯曼革命的火种,就此点燃。

    在塔斯曼的统治者们依旧沉醉于盲目的自信中时,艾弗塔正承受着来自兽人的全面进攻。

    兽人大军全线压境,每天传递来的战报甚至能将罗迪的书桌堆满。看上去边境线已经岌岌可危,可事实上罗迪的心情却很轻松。

    因为他根本不担心兽人能把这些要塞怎么样。

    开玩笑…提前数年就开始做准备。军备、粮草和士兵累积了这么久,如果面对没有攻城器械的兽人还守不下来,那人类早就该灭亡了!

    真正大规模战争不需要多么奇诡的战术,我就是堂堂正正的利用资源和城墙防守,你能把我怎么样?

    而通过战报的反馈,罗迪也能看到兽人兵力展开后逐渐暴露出的破绽:索隆作为大酋长显然无法指挥到位,散乱的部族已经开始各自为战,以至于战线铺的又长又乱,却又毫无进展。

    “打赢战争的方式有很多,人员、辎重、士气等等都会是影响胜负的关键因素。看上去攻势凶猛的,不一定会笑到最后。”

    罗迪笑眯眯的和面前的魔导师胡迪尼聊着天,俨然没有之前要将战况隐瞒的摸样。

    “战争拼的就是资源,这一点我非常认同。”

    胡迪尼点点头,竟然穿着罗迪赠与的一身史诗级法袍站在沙盘前,与罗迪共同分析着当前的战场形势。

    之所以会出现这般场景,完全是因为罗迪在彻夜长谈之后,胡迪尼非常明智的选择了站位。

    换句话说,胡迪尼现在已经成为了罗迪“非常紧密的战略合作伙伴”。

    整个卡伦王国再也找不出第二个魔法水平强过埃尔森城的地方,所以在魔法资源上,罗迪的垄断权为他直接争取到了一位来自拉西曼王国魔导师的全力支持!

    胡迪尼将使用“预言系法术”为罗迪提供法术支援,而他的学徒也以一定的雇佣费参与艾弗塔要塞的防守战斗以累积实战经验——为此罗迪付出的代价则是开放一部分实验室,赠送一套史诗级法袍和未来与胡迪尼共进退的承诺。

    这绝对是战争天平上一块沉重的砝码。

    “技术在手,天下我有”、“魔法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等等话语就是罗迪现在内心的真实感慨。而在一位预言系魔导师的支持下,他已经顺利将塔斯曼王国最后一部分迷雾驱逐,并正式率队出征。

    当然,这并非是“征战”,而是一次计划为期十五天左右的“潜入任务”。

    三十名完成转职的骑士轻装上阵,一人双马。六十名蛮族士兵携带了经过高精灵工艺处理后的压缩干粮和一个个体积硕大的包袱随行。娜塔、阿卡莎和十名高精灵法师一并跟随,单就这支队伍的平均等级和水平来说,罗迪正面迎击上千人的兽人部队都易如反掌。

    更不用说得知胡迪尼站队后的麦琳瑟拉——孤军深入塔斯曼的确不是什么轻松活儿,现在能有一位强力魔法师加入,罗迪自然求之不得。

    而同为魔法师的奈菲却显然没这个待遇,刚想开口便被罗迪瞪得不敢说话了。

    于是在五月四日,一共只有一百来号人的队伍于清晨悄然离开埃尔森城,在“静音结界”、“拟色结界”的保护下朝着北方的贡多拉山脉而去。

    而此时,亡灵的征兵程序才刚刚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