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二十四章 没什么区别
    戈达尔督军自从进入埃尔森城以后便再无音信,时隔三日才有十几名浑身伤口的狼骑兵踉跄着返回扎营在草原上的大部队,并给大酋长索隆带来了戈达尔部“全军覆没”的消息。

    而索隆差点被这些家伙把鼻子气歪——他并非惧怕失败,而是这几名兽人普遍没有脑子,陈述军情的嗓门一个比一个大,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几百名狼骑兵战死的消息…

    只要是军队,就不能无视“士气”这种东西对队伍的影响。索隆非常清楚自己现在是努力“携裹”着所有兽人前行,却根本无法做到“指挥”二字。任何一点小挫折都有可能导致他的威信受到影响,继而让命令下达的更加困难。

    现在好了,堂堂督军竟然毫无征兆的全军覆没在卡伦王国的国境之内,如果说是战斗中阵亡就算了,死亡原因竟然是莫名其妙的被炸成碎片…

    如果让这种传言蔓延开来,接下来这仗还怎么打?

    都说兽人勇猛,但那都是兽性使然,而野兽更有“趋吉避凶”的本能,若是所有人都觉得进入卡伦王国后会炸成碎片,谁会好好打仗?趁早散伙算了!

    “少给我胡说八道!我已经从另一批勇士那里知道…戈达尔督军勇猛无匹,率队突破了人类的要塞防御,却因为对方及时抵达的支援部队太多而在壮烈牺牲!你们这群逃兵不但懦弱,更满口谎话,部落不需要你们这样的懦夫!”

    索隆吼出这几句话,随即当场抽出链锤把几名士兵脑袋砸碎——那几个倒霉的兽人还在疑惑是谁和索隆报的信,下一秒便溅了一地脑浆…

    索隆目光阴沉的扫视一周,冲着自己手下几个心腹道:“去告诉拉科尔和杜达督军,让他们提升行进速度!就说从戈达尔这里发现不少人类正在慌忙撤退,我们一定要在他们撤进要塞前发起全面攻击!”

    “戈达尔的部族实力受损,现在不能让他的儿子担任督军了楸去暗中通知卡萨…就说等他彻底掌控了戈达尔的部族,我就让他当上督军。”

    “是!大酋长!”

    索隆在统御方面的手段并不算精明,但对于其他兽人而言段位却高出太多太多。即便如此,索隆依旧对眼前的难题感到头疼:全面战争尚未开始,自己就已经搭上去两个督军和八百多狼骑兵的性命了…而自己竟然连卡伦王国具体的兵力分配都没搞清楚。

    这些人类,真的如自己想象的那般脆弱么?

    还是说他们都像罗迪手下那群家伙一样悍勇?

    统治者都是孤独的,索隆也在自我怀疑和否定中不断前行。如果当年萨罗塔的前哨站能站稳脚跟,情况决然不会这样。但索隆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太多“如果”——现在死一些兽人对他个人统治而言也并非坏事,总有一群不听话的家伙是要拿来当炮灰的。

    “但是…如果他们都躲在要塞里该怎么办呢…”

    索隆摩挲着手中的链锤,陷入了沉默。

    “公爵大人,这是索德洛尔男爵刚刚传来的消息。”

    霍利尔城伯爵府内,一身简装的莎莉接过信件,简单阅读之后便直接在蜡烛上点燃销毁。随即起身来到书房中央一处新近制作的简易沙盘前,将两个小小的木质兵偶和一个木质马头摆放在了为“塔克”的要塞模型上。

    沙盘上的边境要塞上已经摆放了不少类似的兵偶,每一个兵偶代表着五百名能够上战场的正式步兵,每个马头则代表一百名左右的武装骑士。

    “这么看上去,艾弗塔竟然在短时间内动员了上万名士兵呢。”

    这个时代的贵族领主很难统计自己能拉出多少兵马来打仗,碰到不给面子的领下骑士,要求带二百人出来结果来了三十人都是有可能的。虽然罗迪在成立“内阁”前就开始招募并训练职业军人,但短时间内却无法改变领地的军事结构,因此现在的兵力构成依旧以“贵族私兵领民临时兵”为主。

    通过内阁高效征集的士兵共有一万两千人,这其中传统意义上拥有采邑的骑士共三百名,他们带来了一共七千多人的侍从和步兵,依战斗力的不同被分配在了各个要塞之中。

    对于这次即将开始的战争,罗迪作为“内阁首相”自然是主要政策的制定者,但具体的战争指挥权他却并没有一并握在手里——罗迪很清楚自己在局部战斗的掌控能力强悍无匹,但在大规模战争中他却难以面面俱到。

    因此罗迪只提出了“积极防守,以逸待劳”的大方向,具体实施则由战阵经验丰富的提图斯骑士来负责。

    毕竟提图斯骑士是艾弗塔成名已久的大骑士,对领地内这次参战的队伍知根知底,指挥起来可谓得心应手。而作为公爵的莎莉也并非摆设,她拥有艾弗塔所有辎重的“输送决定权”,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莎莉对战争的参与程度绝对不亚于提图斯。

    这是罗迪所熟知的一种权力制衡分配手段,同时也让身为领主的莎莉拥有对战争的极大掌控能力。

    “避难工作已经基本进行完毕了,到现在还没有躲入要塞的,只能自求多福了。”

    提图斯骑士的声音在旁边响起,他作为本次战斗的“司令官”并不需要亲自坐镇前线。而为了让莎莉能尽快获取有关战争的知识而留在霍利尔城为莎莉进行各个细节上的讲解。

    “索德洛尔的士兵实力不能和其他骑士放在一起比较,那么将他放在这座条件最差的要塞,就是为了补齐防御阵线的短板么?”

    得益于安格玛公爵年轻时的教导,幼时经常巡视边境的经历让莎莉对要塞都有着非常清晰的概念,此时说起要塞的名字,她便立刻能够做出大致的判断。

    “您的观点没错,不过是不是水桶的短板,其实也是一种赌博——索德洛尔向我汇报说他部队的战斗力十倍于普通部队,说实话如果一年之前说这话我是不信的。但有罗迪大人支援的那些装备,我相信他不会拿假话唬弄我。因此我就让他们来把守防线之中最关键的一点…如果兽人能够看清艾弗塔防线形势的话,那么定然会进攻这里。”

    提图斯伸手指了指索德洛尔所在要塞,继而又指了指旁边数座要塞:“总数一万多人的军队,其实七成以上是没上过战场的新兵,这里面大多数人都没有经历过战争,甚至连最基本的训练都缺乏…”

    他面色严峻的继续道:“真正拥有合格战斗力的或许只有三千多人,这里面索德洛尔带去的占了一半,剩下的就是惠灵顿的那群老兵。其他领主麾下虽然不乏精兵,可他们各为其主,聚在一起也没办法统一行动,只能在防守战上发挥一下本领了。”

    这一席话让莎莉收获颇深,她望着沙盘思索片刻,却是想到了罗迪接下来的计划——从索德洛尔寄来的信件得知,这位男爵在率队北上的过程中分出了一支百人左右的小队,悄悄的去往了埃尔森城。

    算算日子,这支队伍应该就是和罗迪一起出发的精锐了吧?

    三十名精锐骑兵被挑选出来,和六十名身强体壮的蛮族“辅兵”在五月二日便抵达了埃尔森城。

    他们来这里并不是单纯的等待罗迪并出发,而是接到了一个“培训”命令——罗迪要求他们在两天时间内学会简单法阵石板的搭建和铺设,随即才能出发。

    身处城主府的罗迪看上去根本不担心兽人的攻势,连日来始终流窜于魔法实验室、书房和城外一处试验场之间。说“流窜”是因为他这几天完全称得上废寝忘食,甚至连最亲近罗迪的阿卡莎都很难确定他的行踪。

    往往前一刻他还在书房与娜塔抱着一摞羊皮纸确认什么,五分钟后就跑到城外搞了小型地震或爆炸去了。

    不过无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这几天罗迪脸上始终紧绷的神色消失,甚至于变得有些轻松起来。</>

    麦琳瑟拉对罗迪折腾的这些可谓万分好奇,但罗迪明确表示了拒绝透露:“这件事可不用你去冒险,维持你在胡迪尼眼中的地位显然更重要。以后我可有不少事情要求着拉西曼呢,还不是全靠你了?”

    罗迪这番理由勉强哄得麦琳瑟拉不再追问,而他的准备也随着五月三日的到来而接近尾声——当九十人的队伍结束“培训”后,罗迪也开始验查自己出行即将携带的一件件装备。

    但就在这时,突然返回埃尔森城的胡迪尼却让罗迪皱起了眉头。

    胡迪尼显然带来的不是什么好消息,哪怕还没开口,罗迪也能从他憔悴消瘦的面容上看出来。

    “出了什么问题么?胡迪尼法师?”

    他看了一眼胡迪尼左右低头不语的随从,意识到事态或许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于是将对方迎入会客厅后便屏退左右,等待着这位法师组织好语言。

    胡迪尼的眼睛还带着血丝,不过待他开口式,语气却没有任何犹豫:“抱歉的话语我想说得再多也没有用,罗迪领主,之前…我是作为拉西曼的使节和您谈判的。

    但是现在,我恐怕只能代表这支舰队的领导者了。”

    罗迪的眉头皱了起来,但只是略一思索,淡淡一笑。

    “我想对我来说,这其实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