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二十三章 疯狂的复仇者
    金属铠甲在冷兵器战争中,往往意味着“难以破除的防御”。

    普通的弯刀长剑很难对重型板甲造成损伤,这意味着没有穿戴铠甲的一方,会在眼下这种战斗环境中处于绝对劣势。

    一方全副武装,一方近乎“裸甲”。虽然袭击而来的骑兵队没有令人惊叹的阵型,可是双方接触以后,装备差距带来的结果却十分明了:三十人骑兵队从头冲到尾,竟然连一个落马的都没有!

    他们其实并没有多么高明的武技,甚至可以说其中大多数人的水平还没有汉斯和他的副手强。可装备上的巨大差距却直接让人忽视了这一点:他们穿的是拥有“格挡”与“悬浮”被动法阵的附魔铠甲!

    只要铠甲上镶嵌的晶石能量足够,其便能在重量减轻一半的同时被动激发“魔法护盾”来格挡攻击。这种铠甲作为成本高昂的试验品只生产了一百套便停产改版,而它们从埃尔森兵工厂运出来后直接却被罗迪扔给了索德洛尔。

    是以眼下这支队伍让马贼们深刻体验到了什么叫绝望…

    他们拼命挥动长刀,却感觉自己是在努力砍一群人形铁桩,武器不是卷刃就是崩碎,根本连破防都做不到。

    也亏着这一队骑士的马上作战能力比想象中差,所以汉斯侥幸活过了这次正面冲锋。但负伤的他已然意识到自己再无获胜希望,因此立刻选择了逃跑。

    这样的行为对士气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失去主心骨的队伍顿时一哄而散,剩下的事情便非常简单,三名骑士离开队伍扭头追击汉斯,而剩余骑士则继续向马贼们的营地突进。他们一路冲锋挡者披靡,毫无战损的将营地杀了个通透,逼得大部分马贼四散而逃。

    而当后方凯瑟琳携带的私兵队伍和“玫瑰十字”的司铎队伍抵达时,汉斯的头颅已经被丢弃在了营地中央,剩下的马贼也尽数放弃反抗,跪地投降。

    四周的骑士们难掩兴奋,不少人还在因为肾上腺素的激增而浑身颤抖着,有的人因为脱力已经难以握住携带的副武器。而队长摸样的骑士则摘下头盔,皱眉的摸样显然不满意手下的表现。

    “比训练的时候多出了不少岔子…哈森!你马怎么骑的?该记的记不住,竟然还能掉队!”

    说话是龙枪骑士戴维安的手下罗伊,这支三十人的骑兵队伍正是龙枪骑兵团的预备役成员。

    换句话说,这些刚刚获得压倒性胜利的骑士,是一群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

    “检查装备!”

    战斗结束,所有人开始按照训练时的步骤确认附魔铠甲正常、比对晶石余量、整理装备,清点箭矢。而后方跟过来的凯瑟琳则望着这些骑士,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因为领地距离较近,她在得知艾弗塔“即将对响马采取行动”的消息后立刻作出响应,本以为这次战斗会像传统作战那般拉齐人马再战个痛快,哪知自己刚汇集领地七名骑士和七八十人的队伍,四百多号人的响马营地已经被个三十人的骑兵队推平了…

    “玫瑰十字”的队伍是奉命跟随的后勤治疗团队,现在看到三十名骑士连个重伤都没有,只能上去扔几个“治疗术”做做样子。而负责带队的司铎站在一旁,却也和凯瑟琳一样忍不住望着那些黑色铠甲发愣…

    仅仅是刚训练没多久的新兵,就有这种战斗力么?

    面对兽人的威胁,凯瑟琳和“玫瑰十字”的司铎都是心中没底的,可是此刻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们却都在心中冒出一个念头:

    或许,我们能够正面击退兽人呢?

    “你在跟我开玩笑?三十人?就攻下了了四百人的营地?”

    写着战报信息的信件被“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米尔诺伯爵阴鸷的目光扫过,嘴唇动了动,最终骂出声来:“这群废物!”

    战报信?不可能搞错,身为响马头领的汉斯被悬首示众,整个艾弗塔南部都为此欢呼不已。如今消息传到查理二世那里,不啻于狠狠的抽了米尔诺一嘴巴——他并非没有预料到响马会被剿灭的结果,却根本没想过自己的计划会这么快就被终结。

    坐在扶手椅内的米尔诺伯爵闭上眼睛,努力试图平复胸腔中的怒火,可一想起儿子塞纳被悬首示众的那一幕,双手却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罗迪必须死!艾弗塔必须被毁灭!

    哪怕同为人类,他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同仇敌忾”的必要,罗迪和莎莉越早死掉越好,收复领土的事情交给别人就好了,米尔诺现在巴不得兽人马上攻下霍利尔城。

    可这些想法终究不现实,他叹了口气…汉斯只是他众多私兵手下中的一个,既然扶植响马失败,那么后续的计划挨个堆上去就是了。

    想要扯艾弗塔后腿的办法很多,米尔诺伯爵自从接受了查理二世的任务后几乎夜夜都在思考着怎么让罗迪尽快灭亡,不过这种被对方轻描淡写击败的感觉让他异常挫败,以至于内心努力控制的情绪终于出现了失控迹象。

    人一旦被仇恨蒙蔽双眼,做出的选择便会愈发激进起来。

    米尔诺伯爵像一座雕像般闭目许久,再次睁开双眼时,目光里却是带上了一丝隐藏极深的疯狂——他看上去似乎比之前还要冷静,双手不再颤抖,呼吸也平稳下来,甚至就连始终皱起的眉头也缓缓舒展…

    站起身,他在书房内堆积的纸张中翻找起来,不多时从中找到了一份有关艾弗塔最为详尽的地图。

    精准的比例尺,详尽的人口注释,连带河流的走向都一丝不差。可以说有这张地图的话,艾弗塔的所有村落有多少人口都一清二楚。最重要的是…这张地图上极其显眼的将“埃尔森城”标注而出,并做出了重点批示。

    查理二世对埃尔森城的印象停留在“破败的废墟”上,米尔诺同样如此,但因为罗迪是这座城市的城主,所以他对埃尔森的重视与霍利尔城同级。

    目光在这张地图上扫视许久,米尔诺伯爵平静的将地图卷起,转身递给了一直跪在那里不敢出声的下属面前。

    “伯爵大人…这是?”

    对方伸手接过地图,目光只是一扫,那密密麻麻的标注足以让他感受到米尔诺伯爵对艾弗塔和罗迪的恨意。

    “拿去复制,复制越多越好。”

    米尔诺伯爵背着手,转身望着窗外,声音平静道:“想办法交到兽人手上,他们知道该怎么办。”

    千里之外,塔斯曼王国。

    奥古斯丁大帝的命令被一层层执行下去,战争即将开始的信号让举国上下都忙碌起来,不过区别于上层贵族们对战争的渴望和兴奋,塔斯曼王国最底层的“官员”们,此时的日子却并不好过。

    在距离王都不远的“凯尔苏”镇,当地领主波奇男爵正坐在火盆前和一位黑袍人聊着天。

    长时间的下雨让塔斯曼的日间气温始终难以上升,到了晚上更是会下降到十度左右,使用壁炉太热,但放一个碳火盆却能有效去除那种让人不适的潮湿与寒冷。波奇男爵是一名正常人类,但显然他并没有和自己治下的子民们站在同一条阵线上——每一任领主都是知晓塔斯曼王国的存在的,而他们最终也会成为塔斯曼亡灵的一员。

    所以与其说他们是“领主”,不如说是“羊群”的管理者,而整个塔斯曼王国每年能出现多少新的觉醒亡灵,很大程度上都是由这些领主决定的。

    “陛下为了打赢这场战争,要唤醒更多的亡灵我能理解,可是…唤醒仪式的花费可真不少啊。多一倍的数目,我上哪里去凑齐这些仪式材料?”

    波奇低声抱怨着,说简单点就是朝面前的亡灵法师“哭穷”。不过说到底这也是十分现实的问题:唤醒亡灵的仪式非常耗费资源,楸且还存在成功率的问题,每年唤醒的亡灵都是精挑细选后才能决定,就是因为领主十分珍惜这些昂贵的材料。

    “仪式所需的材料自然会发下来,但议会批准过后还有一系列流程,你现在着急?卡斯顿和冈多夫不急?他们的目标数量可比你多了三倍。”

    黑袍下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听起来没什么感情波动。他口中的“卡斯顿”和“冈多夫”都是势力较大的领主,麾下的“羔羊量”数量超过十万,是波奇这种男爵根本惹不起的角色。

    灰白色的手指虚点两下:“资源的问题不用想太多,现在咬牙完成目标,等我们拥有更多国土的时候,你或许要担心的就是资源太多的问题了。”

    波奇闻言倒是神色缓和了些,但“画饼充饥”这种事情他也不会当真,只是换了个话题道:“前些日子河道又决堤了,这雨在这么下下去,恐怕不少村子都要遭殃啊…”

    “这样的雨已经下了几百年了,怎么?就今年抗不过去么?”

    黑袍人抬了抬眼皮,“下次想要议会拨款就换个理由,河道决堤也死不了多少人,撑死淹没几个村庄罢了,拿去修河堤的钱你以为能拨下来多少?赶紧完成陛下交给的任务才是要紧。”

    波奇被堵的说不出话来,眼下的确是雨水泛滥造成了不少损失,但他想了想,却也觉得对方说的有道理——塔斯曼这样的雨下了几百年了,自三十年前一次大型地震之后,连大型山洪都没爆发过,至今倒也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那…我还是以陛下的命令为重。”

    波奇男爵随后却是想起了另一件难事,不吐不快道:“对了,陛下之前发布的那个‘猎捕异种’的任务现在越来越难做了,我问过其他几位男爵,他们也说这种家伙最近已经很难捕捉,不知您能否提点几句…”

    这话终于让亡灵法师面露难色,显然以他的地位和权限也是无法给出更好地答案,犹豫半天,却是叹息道:“这个任务陛下是下了死命令的,没有任何转圜余地。”

    波奇对这个结果也不意外,只得揉着眉心,继续头疼怎么尽快完成这些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