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二十一章 开门红
    当罗迪在霍利尔城结束“内阁会议”并返回埃尔森城时,千里之外的拉西曼王国依旧沉浸在仿佛永远无法停下的阴雨中。

    被山脉包围的王国因为特殊的气候而拥有不少特产。稀有的草药、奇怪的魔兽往往独此一家,在大陆其他位置很难寻找,但如此天气之下同样有利有弊。对于开始“战争动员”的亡灵们而言,虽然雨水不会让他们感受到什么不适,可金属武器和铠甲却因此寿命大幅度缩短,军费的高昂开支让议会一众老骨头天天向奥古斯丁不停抗议。

    当然,这种扯皮往往没什么实际效果,至少当前奥古斯丁手下的几名重臣都是旗帜鲜明支持战争的——这背后奥古斯丁到底付出多少代价已无人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塔斯曼王国已经从沉睡中缓缓苏醒,将那冰冷幽深的目光对准了卡伦王国。

    是的,奥古斯丁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只对“艾弗塔”动手,他瞄准的是整个卡伦王国。

    更远的,还有卡伦王国边境之外的国家。

    悠长的寿命让亡灵拥有了远比人类更为可怕的野心。奥古斯丁随手布局便可能涉及百年之久,因此对眼下的卡伦王国,无论议会给他增加多大的压力,他依旧势在必得。

    “就让他们再吠几天吧…”

    放下手中那些陈词满篇的劝谏信,奥古斯丁的目光中不免带上了许些戏谑。战争就像一台巨大而复杂的机器,想启动很难,但启动以后想停下更难。作为这场战争的发起者,他认为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任何战争都拥有复杂而多样的目的。在外人看来,塔斯曼此次是单纯的扩张之举。可更深层的原因,永远只有奥古斯丁这个始作俑者一人知道。

    放下信件,奥古斯丁却是站起身走到了一旁的试验台边,目光静静的观察着自己的杰作。

    这里并非国王的办公厅,而是奥古斯丁数座魔法实验室中使用权限最高的一间。

    身为亡灵君主,奥古斯丁的实力毋庸置疑。掌握的力量越强大,对尖端力量的研究和浸淫便越深入,无论是元素法师还是亡灵法师,这都是逃不过的规律。不过超过魔导师级别之后,每一座实验室往往拥有诸多助手和副手来辅助,因为繁琐的实验根本无法依靠一个人来完成。

    对于奥古斯丁来说,他的另外七座实验室的确拥有多达十五名高阶魔法师和五十多名助手,可自己所在的这座实验室,却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人在忙碌。

    因为眼下的实验,内容涉及了太多禁忌。

    实验室的一面墙贴满了无数张羊皮纸,上面记载的零散信息都是奥古斯丁在近百年间亲笔写就。一条条线索之下,工作台上便是依据这些定下的试验计划本和实验笔记。略显随意的笔记上记载着每一次实验背后的感想或心情,在议会贵族面前永远表情冷静的奥古斯丁,总会在这样的实验记录上留下类似“结果符合预测,我真想去喝两杯”、“干xx的,我真想让提供仪器的炼金师连带全家都爆炸”之类的随性话语。

    这种不会给第二个人看的实验记录更能体现亡灵大帝的性格,不过随着实验进度的继续,简短的文字上也渐渐体现出了奥古斯丁的紧张和急躁——直到今天,他终于在本子上郑重写下了“第一次正式尝试”的字样。

    这也意味着他长久以来的猜测和实验即将进入最终验证阶段。

    在堆积如山的记录本和书籍旁边,是上百支承装各色液体的试管。而在房间的另一个角落,是一大片刻绘失败的黑色法阵石板与纯黑色的晶体碎片。

    而此时奥古斯丁面前摆放着的,则是一个半米多高、形状类似金字塔的黑色楔形法阵。

    这种不同于当前亡灵法术体系的法阵形式处处透着诡异,漆黑的表面拥有镂空的花纹,能看到内部还有不知多少层已经刻绘好的纹路——如此复杂的魔纹足以看出奥古斯丁的法术造诣,不过亡灵大帝的脸上看不出太多兴奋,他已经失败了太多次,对于实验结果早就没了赌徒式的期望。

    抬手将最后几道纹路通过魔力修正,他开始一块块镶嵌起了形状不一的魔晶,在所有检查完成后,奥古斯丁却是迈步走向了那具他今天亲自带进实验室的棺材。

    随着魔力封印解除,打开的棺材里露出一名正在挣扎的人…不,说是“人”,可对方的许多特征却已经脱离了“人类”范畴。

    他有着正常人类男性的面容,可嘴里却有吸血蝙蝠一样的尖牙。耳朵像精灵一样尖尖的,惊恐的双眼瞪着奥古斯丁,瞳孔如蛇般呈两道竖缝,四肢修长,指甲锋利,背后竟还有一条正在不断扭动的尾巴。

    这条尾巴十分灵活,正试图努力解开身上的禁锢。可一切努力在奥古斯丁面前都是徒劳。亡灵大帝挥手间便将对方用魔力控制,继而毫无情绪波动的拿起银色刀具,动作娴熟的划开了对方的胸口——静静流淌的血液被盛接在容器中,随即被他小心翼翼的沿着特定顺序淋浇在了那楔形法阵之上。

    当一道道光芒如预期般亮起时,奥古斯丁古井无波的脸上终于泛起一抹喜色。

    “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不远处的“祭品”已经因为失血过多没了声息,但对于奥古斯丁来说,这不过是一个可以丢弃的“实验材料”罢了。而他的注意力,早已集中在了眼前法阵所展现的结果中。

    和它相比,哪怕是让奥古斯丁恼怒不已的议会长老,也没有任何值得理会的价值。

    ………

    而在艾弗塔的边境之上,兽人们的先锋部队已然正式踏入了人类王国的国界。

    “穆戈尔督军!这些该死的人类为什么都躲进了那些石头屋子里?”

    “蠢货,人类又不是牧草,难道都会乖乖等着你来收割么?”

    穆戈尔对手下的智商颇为无奈,可心中却也在破口?骂——脱离辎重队伍冲出来的四百狼骑兵,目的可不是为了蹲在要塞前面干瞪眼的…

    他要的是“开门红”!是其他兽人眼馋的功绩!是杀戮和鲜血!

    “继续寻找,我们不能停下脚步!”

    穆戈尔不相信偌大的艾弗塔还能把所有人类都藏起来,所以在进入艾弗塔边境后的整整一天时间内,他几乎把能找到的村庄翻了个遍,然而除却路上碰见的野兔子外,整个队伍毫无收获!

    难道继续向人类领地内部探索?

    这种想法只是冒出了一瞬便被压下去,能当督军便证明穆戈尔至少在军事上不是白痴一个。精锐狼骑兵又不是铁人,携带的干粮只够一天,所以他望了望渐渐落向西山的太阳,下令让队伍准备停步休整。

    然而就在这时,一支突然出现的人类骑兵队却杀了穆戈尔一个措手不及!

    对方显然是早有准备,从一片昏暗的森林中杀出来时,那距离老远便泼洒而来的箭雨当场撂倒一大片狼骑兵。

    “在那边!杀过去!”

    这种时刻下达任何命令都是多余的,他麾下的兽人并没有多少军纪可言,基本都是靠本能作战——倒是兽人们憋了一天的怒火终于找到发泄的地方,此时都是嗷嗷大叫着冲杀上去。

    远远的,穆戈尔能看到数量不过七八十的人类骑兵穿着皮甲,各个挎着体积硕大的反曲弓,却并未装备他从索隆那里听说的重型骑枪。

    “难不成…”

    就在他犹豫间,远处的人类队伍却是扭转马头,避开了正面冲锋的道路,在绕了一个圈的同时又是一波箭雨泼洒而来。在后方刚刚作出追击态势的狼骑兵顿时又坠下去五六个!

    显然,这些人类骑兵根本不打算正面冲锋,而是准备一路边射边跑…

    狼骑兵们纷纷抄出抛网前去追赶,按道理座狼的短途冲刺能力不弱,可前方这支专门培训的骑射队伍胯下都是顶尖战马,须臾间便拉开了数百米的距离。

    “我用让他们的鲜血祭旗!”

    穆戈尔气的鼻子直冒烟,却是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一溜烟逃走,隐入一片密林之中。

    这一路上被射死射伤了将近五十多人,对方却因为战马的优势而无一伤亡,悬殊的战损比让督军大人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可是看到眼前的森林,穆戈尔却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

    内心有个声音告诉他应该停下脚步了,但看看那些看上去瘦弱不堪的人类,又看看自己受伤惨重的部下们…当对方的箭雨再次袭来时,穆戈尔终究没能忍住想要将对方撕成碎片的冲动,当即驱使着部下们冲了上去。

    森林外围的树木较为稀疏,兽人们始终能够锁定前方骑射部队的身影,于是一路紧紧跟随着。可是当他们发现四周林木越来越茂密、光线越来越暗、远处的人类愈发难以追上时,一个个终于因为树木的阻挡而渐渐停下了脚步。

    穆戈尔面色阴沉,他看着气喘吁吁的座狼和疲惫的部下们,觉得眼前这一切都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

    这些该死的人类怎么会有这么多花招?难道身为万人之上的督军,我的队伍连一个人类都无法杀死?

    “收拾伤员!”

    满腔怒火让穆戈尔觉得胸膛就快爆炸,可扫视四周时,他却发现天空已经不知不觉暗了下来,而作为夜间视力严重下降的兽人,穆戈尔心中顿生警兆。

    也就是在这时,所有兽人都听到了那来自天空之上的尖啸声。

    “轰!”

    光芒自头顶绽放,爆炸瞬间席卷了散落在树林间的大部分兽人狼骑兵,粗大的树干顷刻间爆碎一大片,穆戈尔只来得及抬起头,便被迎面袭来的冲击波和碎裂木茬轰成了碎片…

    堂堂兽人督军,就这样在战争开始的第二天被埃尔森城浮空塔点杀。

    “真是希望这样的兽人越多越好啊…”

    站在浮空塔上的罗迪望着飘起的黑烟,拍拍手,对身旁的卡米拉道:“还不错,这也算是开门红吧?嗯,应该算是。对了,晚饭大家一起喝红酒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