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一十八章 出鞘
    艾弗塔西北部发生的战斗很快让整个领地变得紧张起来,当一道道烽烟沿着边境线燃起时,所有外围村庄都开始了“竖壁清野”行动。可是多数人的焦点聚集在北境之时,艾弗塔东南侧的领地却同样燃起了黑烟…

    “杀!杀光他们!”

    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骑在战马上,冲着在村庄中正大肆劫掠的手下们大吼着。说话间,他手中利刃挥舞,一名来不及躲闪的村民顿时被砍倒在地。

    “抢多少算多少!只要能拿走的就不用留下!女人随便玩儿!哈哈哈哈!”

    放肆的笑声回荡在空中,引起一片兴奋的嚎叫。甚至当场就有人跳下马匹,挥刀劈倒试图反抗的男人们,拖着挣扎的村妇向旁边的屋子走去——越来越多的鲜血泼洒在地上,渐渐的,整个村庄变得安静下来,只剩下滚滚黑烟下的大火将一切痕迹湮灭。

    “这次抢的可真不少!”

    “哈哈,你抢的那个妞儿才是真不错!我拿我的跟你换怎么样?”

    “不换,老子自己留着了!谁抢我跟谁急!”

    十多个穿着不同式样皮甲的匪徒牵着战马或“战利品”聚到了一起,大声炫耀着自己的收获——没错,他们便是一群流窜在荒野、以劫掠为生的“响马”。

    说起来,“响马”出现在艾弗塔西北部更为频繁,装备也通常破破烂烂,甚至很多匪盗的武器都是钉了几个铁钉的木棒。他们来去如风,大多数都打着“借粮”的名义抢劫村子,却很少出现眼下这般屠杀全村的恶劣行为,因为一旦这么做了,便意味着他们登上了领主的通缉名单,用不了多久便会被要塞骑士拎着脑袋换取爵位和奖赏。

    可眼下这二十多名匪徒却肆无忌惮的烧杀掳掠,根本不在乎是否会被通缉。

    他们原本只是附近一群只敢拦路打秋风的匪盗,直到一个月前才被“老大”和五名实力强悍的副手汇聚到一起,随后靠着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精良装备,迅速成为了附近实力最为强横的响马之一。而今天之前,他们已经对三个村庄进行了洗劫,并杀死了超过一百三十名无辜的村民,其中甚至包括了儿童和老人。

    起初他们还犹豫是否应该对无辜者举起屠刀,可是一切习惯之后,杀人便成为了喝水吃饭一样自然地行为。

    艾弗塔的兵力目前主要囤积在西北部,东南部的贵族又因为春季游猎被兽人袭击而死伤大半,因此根本组织不起部队来清剿。种种原因,令这些匪徒愈发嚣张起来…

    此时屠村之后的匪徒们一个个意气风发,一边喝酒一边大声吹起了牛皮,颇有种纵横天下无人能敌的豪气。不过在手下们尽情享受战利品的时候,身为匪徒首领的壮汉却并没有跟着一起狂欢。他眯起眼睛在篝火前用炭笔写下一封简短密信,卷起后塞入了拥有法术封印的信筒,看似随意的递给了旁边始终跟随的副手。

    “告诉米尔诺大人,汉斯随时等待下一步指示。”

    他的副手点点头接过信筒,塞入皮夹里侧的内兜,沉默的穿过大声谈笑的匪徒们,跨上马匹,消失在渐浓的夜色中。

    不过两天时间,这封信件的内容便在米尔诺伯爵一番精心词汇的装饰下摆在了卡伦王国君主查理二世的桌面之上。

    “这家伙,预备的手段倒是挺多。”

    查理二世笑呵呵的拿起来看了几眼,对米尔诺伯爵这番作为显得很满意:艾弗塔在使用各种手段做出“独立”姿态后,米尔诺一连串的经济制裁已经渐渐起到了效果。尤其在得知兽人先头部队已经开始攻击的消息后,这种“后院起火”的行为定然会让莎莉焦头烂额,迅速失去威信…

    在查理二世看来,艾弗塔在兽人攻势下沦陷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用这种手段加速让她品尝到和自己作对的失败…无疑是令人愉快的。

    至于无辜冤死的平民,谁在乎他们的命值不值钱?<p>

    他转过身,目光在书桌上那副艾弗塔地图上徘徊许久,似乎已经看到了兽人长驱直入的情景,脑海中更做出了种种和兽人谈判的预案——没错,就是“谈判”。

    兽人吃下艾弗塔后肯定是没办法继续侵略的,查理二世认为…自己只需要让卡伦皇室的军队直接推上去,已经筋疲力竭的兽人无奈之下必然只得接受停战协议…

    运作得当的话,查理二世认为自己甚至可以不用士兵冲上去拼杀便能轻松收复艾弗塔。这般手段在历史上层出不穷,一切只需要合适的运作和一个绝佳的时机罢了。

    “那么现在要做的,就是坐下来看一出好戏了。”

    查理二世嘴角微翘,挥挥手对内务总管道:“今晚的剧院应该是卡西亚演唱《斯洛维尼的陨落》吧?去安排一下吧,我想近距离欣赏欣赏。”

    后者赶忙应下,驱赶着一众侍从进行准备。华丽的宫殿内气氛安逸,甚至还透着一股轻松,与千里之外艾弗塔的紧张局势截然相反。

    ………

    “呼!”

    戴维安在两名新兵的帮助下拆下了镶嵌魔晶的附魔胸甲,伸手抹了一把脑门的汗水,一屁股坐在了校场旁边的草垛上,挥手道:“行了行了,去拆你们自己的吧。”

    “是!长官!”

    两名新兵立正行礼,随后才相互帮忙着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精铁铠甲。

    这里是艾弗塔中部的帕尔领,即男爵索德洛尔的领地。与其他领主庄园不同的是,索德洛尔的“庄园”其实叫“训练基地”更合适。因为“龙枪骑士团”的大部分成员都在这里,为扩充的新晋士兵和骑兵们进行全面训练和教学。

    帕尔领的存在极为特殊,埃尔森城打造的精良装备除了城内军队自用外,剩下的几乎全部都先供应了这里——普通士兵列装精铁铠甲、龙枪骑兵全部列装附魔胸甲的情景恐怕找遍卡伦王国也见不到。不但如此,最为尖端的骑兵团战力甚至已经开始列装使用“爆炸弩箭”的“附魔强弩”,连骑枪的枪头也换了经过瑟银强化的附魔武器,从单一“穿刺”伤害转变为范围“冲击”伤害。

    这让他们在配合优秀战马时的威力已然堪比重型坦克,普通骑兵团和他们比起来仿佛就是两个时代的兵种。

    而此刻躺在草垛上的戴维安,则是最早跟随罗迪战斗的斥候之一。曾经剑都拿不稳的年轻战士,如今已经成了实力强悍的龙枪骑士,同时也是十二人新兵小队的队长。他坐在草垛上给眼前这些新兵们总结了一下演习中需要改正的地方,随即挥挥手道:“行了,今天下午没任务,你们把马匹照顾完就去休息吧。”

    “是!长官!”

    演习的强度其实很大,经常会出现重伤的情况,若不是玫瑰十字的牧师时刻待命,谁也不敢拼着这么高的损耗率进行实战演练。但这样做的效果却是十分明显:那些从未上过战场的新兵们在连续两个月的“折磨”下已然有了几分“职业军人”的摸样。论实力和对战争的适应性,恐怕比最初罗迪带领的斥候小队强了几倍不止。

    不过即便如此,这些没有真正经历战争的新兵们终究有些忐忑。

    “罗伊?汉森?你们还不回去?打算留下来陪那群败者组的家伙加练么?”

    戴维安摘下了用小片龙鳞编织的手套,细心的放好后抬头看向留下不走的两名小队成员,“怎么,有话想说?”

    两名新兵是队伍里表现最好的两人之一,也是戴维安心里内定的副队长人选,但此时他们却没有演习冲锋时的自信,目光有些闪烁:“长—长官,我们听说,兽人要来了…”

    戴维安站起身,拎着头盔伸了个懒腰:“兽人怎么了?你以为咱们这些演练的阵型是针对那些贵族老爷的私兵的?”

    他不屑的嗤笑一声:“就那种废物,你们现在上去一个砍十个都够了,懂么?”

    虽然戴维安没有楸兽人,但他这么一说,却莫名让两位新兵信心大增,再开口时也没有了之前的畏缩:“可是…我们毕竟没有和兽人战斗过。听说…听说他们很强。”

    戴维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笑了笑,扭头朝不远处另一位龙枪骑士喊道:“奥塔尔,当初咱们还是诺兰村斥候的时候,你杀了几个兽人?”

    “那两个月砍死了十四个,当初还被鲁格嘲笑说没他一半多呢。”

    奥塔尔身材高大,脸上有一道伤疤,说话的时候似乎还有些惋惜,“技不如人啊,鲁格的刀用的比我好多了。”

    戴维安扭向另一边,喊道:“哈尔,三月份追击兽人的时候你砍死几个?”

    “这可没法和奥塔尔比了,那群狼骑兵可不好追啊,我从头到尾弄只死了七个。”

    哈尔正在拿布擦拭着闪着淡淡蓝光的骑兵长刀,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

    “所以…你们觉得兽人很强?”

    戴维安回过头来看向了两名新兵:“所以我不觉的兽人有什么强大之处。”

    两人顿时立正,他们身后那些还未离开的新兵们同样停下了脚步,原本萦绕在心间的不安此刻已彻底消散,一个个精神振奋的互视着。

    戴维安笑了笑,正打算离开,却忽然目光一凝,近乎条件反射般“啪”的一声立正行礼。

    不远处,身穿瑟银铠甲的索德洛尔迈着大步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中。

    他的铠甲胸口处有明显的龙骨覆盖痕迹,腰间的长剑即便在剑鞘中也辐射着所有人都能感知的强大魔力气息,不过最让士兵们凛然的…是索德洛尔自身具有的强大气势。

    他的剑术如今似乎更进一步,一眼望过去都能感受到那股无匹锐意。

    校场内一共有三百多名人类士兵和蛮族步兵,原本演习结束后的嘈杂声音在索德洛尔踏入校场的那一刻瞬间消失,唯一能听见的只有士兵立正时的皮靴碰撞声。

    “稍息。”

    索德洛尔停下脚步,声音不大却清晰异常:“下午发布作战计划,所有在计划内的队伍今夜做好备战准备,明天启程。”

    他环视一周,拔剑轻声道:“诸位,艾弗塔的利刃,准备出鞘了。”

    这几天有各种事忙,有空肯定在码字,但如果没空那就真的没法儿更。不过频率毕竟比以前快多了对吧?:-d

    催更欢迎来群里督促,【罗迪的炉石司机大队:239443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