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一十五章 羔羊
    塔斯曼的气候与贡多拉山另一边的艾弗塔截然不同,虽然只是四月份,但云层在撞上山壁后便形成了暖湿气流,持续不断的小雨让这片名义上的“亡者之地”充满了勃勃生机。

    没错,单纯从地理环境来看,塔斯曼拥有足够的雨水、足够肥沃的土地和树林中看上去永远猎不完的猎物…这里并没有死气沉沉的诅咒之地,也没有满地乱爬的骷髅和僵尸。大自然已经在时间的作用下抚平了战争带来的创伤,在沉闷的雷声中,雨水细细的滋润起了这片土地,也掩盖了地面上往昔的痕迹。

    达斯科皱眉抬头望了望天空,嘴里暗骂了句:“真是没完没了…”

    虽然是亡灵,但达斯科同样不喜欢雨水。因为雨水会让武器生锈,让地面湿滑,战斗时便会凭空多出许多需要考虑的事情——他握了握腰间的刀柄,左右看了一眼,确认四周没有人注意自己后才按照某种规律敲响了面前的木门。

    他身上的皮甲被雨水打湿,斑驳的痕迹显示这位亡灵面临过不少次战斗,脸颊右侧还有一道明显的刀疤,似乎是被人用剑划开过,如今只有麻线草草缝合的痕迹,被切开的组织间也只是初步融合,却看不出有愈合的迹象。

    毕竟…自己已经是亡灵了。

    达斯科心中默默感叹,伸手拂去滴在额头的雨水。塔斯曼的雨季和一山之隔的耐希米亚大草原并不相同,自三月冰雪融化后便会源源不断的下起雨来,一直到十月份天气渐冷才会停下。这期间并不会有什么暴雨,但时不时下个三五天的小雨却总让人心情不太顺畅。不过对于达斯科来说,有记忆的四十八年里这种日子已经重复无数次了。

    他的容貌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这是因为达斯科死于二十年前的一次“意外”。曾经任狩猎小队队长的他在一次出行时遇袭死亡,而在苏醒为亡灵之后,他却发现自己与其他被唤醒的“同类”完全不同——那些家伙已然彻底忘却了曾经,对“唤醒”他们的家伙深信不疑,一个个都相信自己拥有了“新的生命”,并很快对塔斯曼王国有了归属感。

    可自己呢?却清晰的回忆起了死亡的原因…

    身为狩猎队长的他在村庄中实力拔萃,从二十五岁起就成了猎人中的“一把手”,那次遇袭事件后,村子里的人都以为他是被魔兽杀死,可只有他自己清楚,自己是被一名亡灵法师杀害的!

    而那个凶手,正是将他从“尸体”状态唤醒的家伙!

    也亏着达斯科当初多了份心机,装作和其他人一样失去记忆才蒙混过关。但隐忍的他却一直没能找到机会复仇…因为随着他了解的越多,越清楚这些亡灵法师代表着什么。

    说简单了,这些生活在塔斯曼的人类,不过是塔斯曼亡灵培育的“羔羊”,其中资质交好的,便有资格使用昂贵资源唤醒为亡灵。这一切都是整个塔斯曼帝国成立的基石,而自己想要复仇的话,无异于和整个塔斯曼王国对着干。

    这些年来,被“唤醒”后却仍拥有生前记忆的亡灵并不是没有,可他们之中试图反抗的都被当场击杀…那种力量上的差距,让达斯科至今心有余悸。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此妥协,相反的,达斯科在这二十年中从未对塔斯曼产生过任何归属感。而不断地尝试和努力后,他竟然成功的找到了不少“同类”,并在暗地里成立了“觉醒者”组织,只为了有朝一日能摆脱塔斯曼王国的压迫,追寻真正的“自由”…

    “自由…到底什么才是自由呢…”

    达斯科叹了口气,说到底,没上过学、没读过几本书的他具体也不知道“自由”到底是何物,只是心中一团不屈的烈火让他走到了今天——而眼前这扇打开的木门背后,便是达斯科二十年以来迈出最重要的一步。

    “你…来了。”

    阴影中的面孔有些苍白,隐约可见对方是个比达斯科还要壮实的年轻人。对方的目光在达斯科脸上伤疤处停留片刻,似乎想说些别的,但最终还是让开了门,在达斯科进入后扫视了一圈门外,随后轻轻将门关闭锁好。

    转过身来,他似乎已经认定了自己的选择,目光中没有了先前的犹豫,低声道:“事情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当我成为领队后,镇子分派的任务路线开始有规律的向那边转移了…”

    “亡灵法师没办法直接将尸体转化为真正的亡灵,祭坛是第一步,而你的队伍就是祭品。”达斯科灰白色的眼珠抬起,盯着眼前的年轻人道:“库尔卡,现在的情况恐怕比你我想象的更复杂一些,所以无论是做决定还是准备,都要尽早了。”

    因为本身拥有塔斯曼承认的亡灵身份,达斯科自然对王国内正在发生的事情略有耳闻,相比之下库尔卡所在的人类村镇却和塔斯曼完全隔离——恰当而言,这些村镇就是塔斯曼的“羊圈”,作为祭品的羔羊并不需要知道多余的信息。

    “出什么事了?难道那些人——呃——那些亡灵法师要提前动手?”

    库尔卡的手指握住了腰间的斧柄,他并非胆小怕事,却是为自己和其他人类同伴的命运感到担忧…自从知道自己只是被圈养的“羔羊”后,那种愤怒、恐惧和忧虑混杂的情绪便一直折磨着他。

    “我并不确认他们会不会动手,但有件事你要明白…”达米科声音沙哑道:“塔斯曼现在进入了战争状态,这是近百年来第一次明确有了准备作战的信号,如果塔斯曼准备走出贡多拉山脉,我…还有你,可能都会成为预备役的序列。”

    库尔卡面色一凛。纵然在这种封闭的环境下很难接触外界,但这里同样拥有领主和贵族,同样存在无休止的争斗和偶尔爆发的战争。哪怕通常规模不过几百人的小打小闹,但相通的原理却让库尔卡心思瞬间紧绷起来——战争意味着伤亡,更意味着花费大量金钱和人力,而这些东西从哪里来?

    还不是从最底层的“羔羊”身上抽取?

    想到这一点,库尔卡再无多余心思,起身郑重伸手,许下了承诺:“我会带我的人加入你们!”

    屋外的雨渐渐下大,将这隐秘的谈话彻底遮盖。

    在塔斯曼王国阴雨连绵之际,埃尔森城同样下起了小雨——不过这不是浓积云堆积的结果,却是浮空塔正在进行的人工降雨。

    淡淡的浮云在大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影子,从中央浮空塔的望去,埃尔森城四周的森林、规划整齐的农田、更外围的荒野甚至远处的贡多拉山脉都尽收眼底。身处四百米高空的胡迪尼低头望着脚下被灌溉的农田,饶是之前有心理准备,此时也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

    从一位魔法师的角度来讲,埃尔森城这些高精灵魔法技术,其中概念有些类似“中医”和“西医”的区别:拉西曼的法术始终处于“进化与完善”之中,许多十年前的法术如今都已经被层出不穷的新法术替代,原因是法师们找到了更为可靠的理论根基,并由此进行了改善。

    可是埃尔森的魔法给胡迪尼的感觉却只能用“高深莫测”来形容,有些地方一样,有些地方却看不懂。哪怕他是魔导师,也没办法在短时间内彻底理解这种魔法体系,只能在暗中对比后作出判断。

    而对比的结果也很明显:眼前的魔法体系比拉西曼魔法更加庞杂,根基更加稳固,上限更是无可估量…

    胡迪尼心中有喜有忧,喜的是和埃尔森城的战略合作将极大地加强自己在拉西曼议会的话语权,甚至进入权力中枢外围都未尝不可;但忧的是这些魔法技术没办法立刻被拉西曼接受,甚至一定会导致某些派系的强烈排斥,这里面要打的仗可不少,一想到各个学院那些难缠的老家伙们,胡迪尼就头疼的紧。

    “近距离看的感觉怎么样?”

    经过两天的交流之后,罗迪和他聊天的语气便随意了许多。双方没有利益冲突,双赢政策皆大欢喜,自然心情不错。

    此时浮空塔上只有他们两人,这样某些谈话便能更深入一些。

    “还是要感谢城主大人给我这个机会…收获很大,但也有很多不明白。”胡迪尼姿态恭敬不少,法师就是这样,面对更加高深的魔法时心中的敬畏犹如信徒面对神明。这敬畏虽不针对罗迪,却让两人间的身份有了微妙的差异。

    罗迪摆摆手:“我们的合作才刚开始,互相学习才重要嘛——倒是我很好奇你们对人工降雨的研究是走的什么方向?”

    “原理上和城主大人您这套法阵类似,但细节上却有不少差异,其实主要差距还是在‘浮空塔’的能源消耗上,我们的法阵核心面积受限…”

    “核心面积没办法放大?”

    罗迪不是高阶魔法师,这个问题问的水平挺低。胡迪尼也是明白这一点,便耐心回道:“这涉及到精度问题,同时也是因为浮空的力量需要通过‘钴金’转化,而我们那里‘钴金’…实在没有足够的额度花在这上面。”

    资源总是有限的,拉西曼仅有的浮空塔都需要大量钴金建设,包括旗舰“波拉蒂尼”四周的浮空塔都是如此,按本身造价而言,这几个浮空塔在钴金上消耗的材料费都比得上半艘旗舰。虽说可以咬牙挤出足够的量来推进“人工降雨”,但想要靠增产的粮食来收回成本,乐观一些都要二十年才够…

    赔本的买卖,自然没人考虑了。

    “钴金?”

    罗迪想了想,直接转身指了指浮空塔核心区域一大片闪烁着蓝光的圆环,问道:“你说的是这个?我们这里叫蓝月矿。”

    “对。”胡迪尼暗中咽了口唾沫,那么大的钴金核心堪称价值连城,若是自己扛回拉西曼估计能引得某些人打破脑袋来抢!

    “哦…”

    罗迪点点头,不动声色的继续聊了几句别的。待两人看完这次人工降雨后,他便和胡迪尼一同从浮空塔上下来。不过罗迪却并未着急召开午宴,而是直接拉着胡迪尼来到了帕夏尔魔塔侧面的一间魔法材料库前,在胡迪尼疑惑的目光中推开了大门。

    “给你看样东西。”

    罗迪笑了笑,随即让开了门口,让胡迪尼进入。

    胡迪尼一头雾水,走近光线稍暗的屋子内扫视了一圈,奇怪的问道:

    “罗迪城主,您想让我看什——等等…该死的!这是——这是——?!”

    老成持重的胡迪尼瞬间失态,他甚至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头发,两眼瞪得溜圆。

    眼前的材料库内,各种形态的钴金矿石放满了整整一面墙的柜子…

    罗迪微笑着站在门外,轻声道:“我想…埃尔森和拉西曼之间的合作,似乎可以更紧密深入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