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一十四章 诈
    兵工厂的流水线作业显然是超出时代的产物,不光是卡伦王国,就是目前的拉西曼王国一样不曾出现这种极端效率化的生产方式——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好用的兵器永远只看铁匠铺的招牌响不响,看某位大师级铁匠的手艺好不好。

    胡迪尼脑海里不由得冒出了拉西曼那些出名铁匠的名字,然而就算最著名的“熔火者”德曼斯,一年到头能有三件精品就算效率不错了。他凑近想要拿起眼前的战斧,却发现自己卯足力气才只能抬起斧柄——他被这恐怖的重量吓了一跳,不由得望向了罗迪。

    “这是给精锐部队提供的武装,重量自然比一般的长剑要大。”

    他对于兵工厂的展示显然早有吩咐,此时只是做了个手势,不远处便走来一队身材高大、一身精良铠甲的蛮族士兵。

    “城主大人!”

    为首的埃尔文声音洪亮带着自己的十名族人一齐在罗迪面前行礼,虽然他们一共只有十一人,但穿着秘银附魔铠甲的蛮族士兵却给这些拉西曼法师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因为他们的平均身高只到这些蛮族士兵的胸口…

    罗迪打了个响指,埃尔文举重若轻的拿下了自己使用的战斧,这斧头显然和流水线上的产物一样,表面有淡淡的魔法波动。在场魔法师扫一眼便能看出它拥有等级不高的“加固”附魔,这听起来虽然没有“阳炎”或“寒冰”之类的效果强大,但胡迪尼却为此眯起了眼睛。

    在真正的战争中,“加固”附魔可以极大地延长武器寿命,让士兵不再为武器的保养和维修问题烦恼——有这种附魔,证明罗迪是真的做好了让这些士兵上战场的准备!

    这群人就是为了战争而生,他们和皇室那种拉出来摆仪仗的家伙有着本质区别。

    胡迪尼不由得思考着战场上出现数千名这种士兵的情景——然后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

    有这样的兵工厂,只要矿石足够,铠甲和武器的普及率就根本就不是问题。在这个大部分战争靠农夫“兼职”参与的时代里,拥有这种部队的后果不言自明。

    罗迪假装没有看到胡迪尼眉头紧皱的表情,笑着继续带着这群法师在兵工厂穿梭,在经过了“铠甲流水线”之后,罗迪在一扇大门前止步,耸肩道:“后面的内容基本涉及战略武器方面,恐怕暂时无法给各位参观了。”

    “暂时”这个词让人浮想联翩,胡迪尼不由得握了握法袍下的拳头——罗迪这话显然是在点他呢:想要看?可以,拿出点筹码来再说吧!

    其实胡迪尼此刻已经不再犹豫该不该做这笔交易了,他想的更多的是拉西曼的政局问题…眼下这些东西对他的震撼太大,以至于随便拿几样回去都足以大幅提升他在王国内的地位。而具体如何去做,却又面临极其艰难的取舍。

    他不是拉西曼的国王,想要获得的多,就要付出的多,甚至还要把自己多年积攒的身家都拿出来…

    之前被推为拉西曼使节,其实就是胡迪尼政治斗争失利的结果,他在一番努力后仕途失意,没能进入议会的权力核心圈,而上层为了“安抚”他,便给了这样一个走过场加捞油水的任务打发了事。

    但胡迪尼怎能甘心?他做梦都想把那些政敌踩在脚下,醒来却只能对着摇晃的舷窗发呆。

    如今咸鱼翻身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还犹豫什么?

    兵工厂的游览结束后便是让一种法师屏住呼吸的帕夏尔魔塔之旅——在接管这座城市之后,魔塔内部的结构已经焕然一新,无论是琳琅满目的实验室还是那些深奥晦涩的魔纹,都让胡迪尼等人像是被抽了一棒子的呆头鹅,张嘴愣住许久。

    但这并不代表埃尔森核心的魔塔会对他们完全开放,罗迪只是带着他们在魔塔一层绕了一圈便宣布参观结束,此种行为无异于带着一群饿了三年的狼在烤全羊前面绕了一圈,然后说:“行了大家散了吧…”

    拉西曼法师们都将目光投向了胡(尼,脸上的乞求之意不加掩饰,可后者却眉头紧皱,竟然没有提出任何异议,一言不发的跟着罗迪结束了这次游览。

    队伍的气氛有些沉默和压抑,但罗迪依旧一脸微笑,很是沉得住气。

    到了晚餐时分,胡迪尼直接要求和罗迪单坐一桌,在第一次举杯之后,便在罗迪面前毫无保留的摊开了自己的所有底牌——他将拉西曼目前所能用来交易的资源挨个和罗迪说了一遍,甚至还加上了他自己收藏的“私货”:

    “能拿的我都拿了,不能拿的我也拿了,所以…这就是我的诚意。”

    没有使用任何谈判技巧,也没有做任何虚张声势之举,胡迪尼此刻的表现和他在皇室面前完全呈现出两种极端。

    “胡迪尼大人这可就言重了。”

    罗迪为胡迪尼斟上了一杯红酒,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心中却松了老大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在仓促间做的决定的确赌对了!

    自己穿越前当然听闻过那些外交经典案例,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所以在今天这番云淡风轻的“游览”看似简单,实际却是他费尽心机“诈”了对方一把!

    为什么说“诈”?因为罗迪用实实虚虚的介绍方式,让胡迪尼错误的判断了埃尔森城当前的水平。换句话说,这位预言系法师并没有意识到许多建筑未开启是因为罗迪当前城市等级不够——或许是因为被罗迪轰了一炮后心中过分的敬畏,他把当前只有9级的埃尔森城直接当成了鼎盛时期的17级,并且丝毫没有生疑!

    要知道在城市规模和科技水平上,8级的差距完全是天壤之别。

    正是因为遭受了“魔法技术”碾压的无力感,胡迪尼此时直接失去了平等谈判的勇气,在一开始便直接承认自己处于谈判中的弱势!

    有此一幕,罗迪便知道自己接下来所能收获的东西,将远远超出先前的预估。

    “有关埃尔森能提供给贵国的方方面面…”

    主桌上的罗迪和胡迪尼相谈甚欢,起初胡迪尼眉头紧锁,但随着话题深入,他终于开始频频举杯,甚至开怀大笑——这一幕自然落在了四周法师和卡米拉、阿卡莎与麦琳瑟拉眼中,显然,双方的合作有了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

    卡米拉是协助罗迪布局的人,此时内心有些说不出的兴奋,不过当她把目光放在麦琳瑟拉身上时,却又微微皱起了眉头。好在两人坐的比较远,那种警惕感并未让麦琳瑟拉察觉,后者一脸大方笑容的品尝着美食,时不时和陪坐的阿卡莎聊上几句,看上去很是自在。

    晚宴一直持续到深夜,拉西曼的法师们见胡迪尼喝的开心,自然心情放松下来,一个个尽兴而归。而罗迪送走胡迪尼后终于坐在扶手椅上呼了口气,此时卡米拉已经回去处理政务,奈菲因为身份和年龄没能参与这场宴会,阿卡莎倒是端着解酒的饮料给罗迪一杯一杯的倒着,但无奈罗迪酒量极差,虽然努力维持清醒,但说话已然有些结巴:

    “你刚才问、问什么?”

    “我问你…这种东西真能喝醉?”

    麦琳瑟拉的身体和人类完全不同,因此根本不存在“醉”的概念,此时她举着杯红酒,语气戏谑的反问道。

    说是嘲讽,其实麦琳瑟拉更多的是好奇,毕竟罗迪在自己印象里始终是冷静沉着的摸样,而现在这种反应迟钝、一脸迷茫的罗迪对她来说实在是新鲜,龙族好奇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要不是阿卡莎在旁边,她估计已经凑上去又捏又拽看罗迪有什么反应了。

    “过敏…有点过敏…”

    罗迪仰躺在扶手椅的靠背里闭着眼睛回答,但显然没人明白“过敏”是什么意思,麦琳瑟拉只当他是胡言乱语,反正她也不在乎罗迪回答什么,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而某一刻,当她说起罗迪之前的遭遇时,忽然问道:“对了,你说在帕卡罗城那边完全是被亡灵暗算了?那你打算怎?办?”

    “亡灵?”

    罗迪猛地睁开眼睛,这个词汇似乎让他一瞬间清醒了许多,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眯了眯,沙哑道:“我、我可是记仇的,这帮骨头渣子,很快、很快就会被清算。”

    “清算?怎么清算?你还能找过去不成?”

    麦琳瑟拉根本不信,撇撇嘴,扭过头来再看时,却发现罗迪已经躺在阿卡莎的怀里睡着了——红酒的后劲太足,罗迪终究没有抗住。

    “我先照顾他去休息。”

    阿卡莎带着歉意笑了笑,叫来侍从扶着罗迪回卧室,大厅很快安静下来,夜幕中的埃尔森城因为有淡淡的法阵光辉而透着神秘的美感,可坐在扶手椅上的麦琳瑟拉却莫名觉得兴趣索然,似乎没了罗迪陪她聊天,周围的任何事物便没有了吸引力似的。

    这奇怪的心情波动让她摸不着头脑,起身望着窗外的夜幕,麦琳瑟拉伸手揉了揉脸颊,略显苦恼的声音回荡在客厅里——

    “这是怎么了…”

    跨越漆黑的夜幕,由埃尔森城向北,当视野穿过茂密的森林和贡多拉山脊后,阴森的树林小道中,一个身影正在黑暗中前行着。

    他衣着褴褛,和逃荒的难民没什么区别,瘦骨嶙峋的身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若是借着微弱的月光,便能看到他的皮肤都是灰白而毫无生机的摸样。

    显而易见,这是一位亡灵。

    他的腰间垮了一柄短剑,虽然只是普通的铁器,却能看出主人对其保养有加。行至半路,这名亡灵突然停住脚步,身形好似瞬移般跨越了五米距离,熟练的将身形隐匿在了一棵巨树后方。

    七米开外,一支举着火把的巡逻队从林间小路悠然走过。巡逻队中赫然是四名有血有肉的正常人类!

    他们似乎正对某个寡妇的身材扯的起劲,却对旁边隐匿的亡灵浑然未觉。而那名亡灵在隐匿数息后(步前行,向着巡逻队来的方向走去——没多远,他便来到了一片繁荣的村镇之中,身影也消失在了建筑物的阴影里。

    这是一座看似再正常不过的村庄,鸡鸣狗叫声时不时的打破寂静,偶尔还能听到某位农夫家中孩童的哭闹。

    但不正常的是…这里是塔斯曼王国,亡者之国。

    再这样诡异的情境下,精灵游侠娜塔的目光从远处的巡逻队上收回,随即向侧面腾跃而出,整个人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不多时,夜空中多了一个展翅飞翔的身影,而这沉睡的王国却毫无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