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零五章 态度
    四月十一日,拉西曼王国使节抵达卡伦王国的第二天中午,查理二世盛情宴请了这支特殊的“使团”。

    似乎是被昨天在港口被那超乎想象的旗舰刺激到,皇宫从上到下都弥漫着一股紧绷的气息——军事和魔法上被对方压了一头后,王室似乎只能从宴请的规格上来“扳回一城”了。

    各式各样的纯金饰物、华贵的手工地毯、美轮美奂的雕塑、令人叹为观止的穹顶绘画,王室为了迎接使团的到来,似乎将所有能与“奢侈”沾边的事物都摆了出来,为了便是让这群使节认识到卡伦王国的富庶与强大。

    说实话,查理二世也想拿出更高端的魔法物品出来装装逼打打脸,然而在问了手下的魔法师一圈后,他只看到那群平日里趾高气扬的魔法师集体默默摇头…

    无奈之下,他只能硬着头皮在宽阔到可以开歌剧演出的宴会大厅内招待这些使节,并一脸微笑的和“拉西曼王国大使”胡迪尼聊起了漫无边际的话题。

    宴会规模很大,主餐桌除了查理二世还有一位玫瑰十字的督主教、三位魔导师和两位侯爵,大使胡迪尼则和同行的五位法师一起就坐,他们一起带来的另外十位年轻法师则分布在侧厅两个餐桌上,由卡伦王国的魔法师极其弟子们作陪——这也是一种“投其所好”的示好,毕竟拉西曼是法师治国,这种时候拉来一群僧侣和主教肯定是聊不到一起去的。

    “…说来我也是有些好奇,拉西曼王国的君主是法师?”

    “陛下显然有些误会,拉西曼王国目前没有‘君主’一说,我们是‘议会’治国,议长担任主导地位。”胡迪尼看上去六十多岁,是个个子不高的小老头,虽然头发花白,但双目精光湛湛,毫无苍老之态。面对查理二世的直接提问,他虽然表现的十分尊敬,但回答时却也中气十足,颇有一股隐藏极深的傲气。

    “完全由法师组成的议会么?”

    查理二世眉毛微扬,目光微微瞥了一眼餐桌另一侧的几位魔导师,心中却是不以为意——法师懂什么政治?一天到晚研究魔法哪里有空去平衡局面?

    “拉西曼王国以魔法起家,议会议员自然都是法师,”胡迪尼笑着回答,却补充道:“当然他们要各司其职的话很难照顾到法术研究,所以议员们的实力大多比不上在座的几位大师。”

    虽然嘴里说的客气,但他的话语却让那三位寡言的魔导师眉头微皱——身为卡伦王国顶尖行列的法师,他们当然能够估计出眼前这个小老头的实力和自己没差多少,正因为此,他们才面色紧绷,根本不像旁边那位督主教般毫无察觉的“谈笑风生”。

    “我有一个问题很好奇。”

    一身紫红法袍的魔导师“奥秘之环”斯嘉丽突然开口:“以胡迪尼大使的实力,在拉西曼王国能够担当什么职务?”

    这话很突兀,也有些不礼貌,但斯嘉丽一直以“高冷”著称,她可不是圆滑的政治家,根本没有考虑过此举可能造成的政治影响。

    查理二世眼睛微眯,倒是微微侧过头来——其实他心里也好奇这个问题。

    “我?在来到贵国之前,我只是魔法学院的一位讲师。”

    胡迪尼笑眯眯的回答,可这句话却让在座的其他人脸色集体变了变。

    “差距”这种东西,往往一两句话中隐藏的信息量便足以体现。三位魔导师嘴唇都抿了起来,查理二世也知道气氛有些冷,使了个眼色让旁边的侯爵来搭话,后者立刻挑开下一个话题道:“啊,那个…贵国的战舰真是令人印象深刻,想必在海上罕逢敌手吧?”

    “还好还好,目前拉西曼王国的舰队正在海上努力探索着新的大陆,目前尚未有其他进展…”

    话题由此重新融洽起来,不过没聊多久,查理二世却惊奇的发现这位胡迪尼大使似乎对卡伦王国并不陌生——当他随口应答“卡伦王国如今和平安稳”的时候,胡尼迪竟然直接反问道:“难道兽人的攻势仅楸而已么?恕我直言,陛下如果指望让已经开始闹独立的艾弗塔乃至埃尔森城去挡在外面,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啊!”

    饭局气氛被他一句话再次直接拉到了冰点。

    查理二世手中的餐叉缓缓放下,旁边赔笑的两位侯爵也是表情凝固的坐在那里,督主教、魔导师皱着眉头望着眼前这些来使,仿若一言不合准备直接开打似的坐直了身体。

    但他们的反应显然没有查理二世快——仅仅过了三秒钟,这位君主便缓缓呼出一口气,声音低沉的开口道:“那么…既然你们早就做好了打算,我们就不说废话了。”

    “说说,你们到底想要什么?”

    主餐桌的剑拔弩张的气氛并没有影响到距离十米开外的两个副餐桌,因为跟随胡迪尼来的那十位年轻魔法师已经成为了两个餐桌上的绝对主角。

    他们平均年龄在二十岁左右,虽然和作陪的这些卡伦王国法师年纪相仿,可实力却基本呈碾压姿态——只有几位如“寒冰之冠”克罗恩的亲传学生才勉强与之齐平。

    这也导致一众卡伦魔法师在餐桌上郁闷的不行。起初双方还算友好,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可是当有人试探性的抛出一个法术模型问题后,这些家伙却轻而易举的将其解决,并表现出了一种“这么简单你们竟然不懂”的嘲讽姿态。

    在座的大多是年轻人,卡伦王国的法师们自然不愿被瞧不起,除了几个年长的法师外,三十岁以下的卡伦法师几乎都或明或暗的较量了一番,然而结果却让他们一颗心凉到了谷底——无论从见识还是实力,他们根本就是被甩了三四条街!

    而对方这般卖弄还有另一个原因——几个嘲讽的最欢的拉西曼年轻才俊,都在时不时的将目光望向桌子对面始终沉默的那位女性法师,希望自己的言辞能引起对方注意。

    原因无他,麦琳瑟拉的容貌实在是太过出众,哪怕她不说话都能成为这群人?焦点。

    可无论餐桌上这些法师争得如何激烈,麦琳瑟拉却始终无心去关注这群家伙——虽然失去龙晶,可她这具身体终究与人类不同,所以她依靠敏锐的听觉,在嘈杂环境中清晰分辨出了主桌上查理二世和胡尼迪之间有些僵持的话题——

    “原来贵国一直在对卡伦王国进行监视么…”

    “…陛下言重了,这并非为了什么不可见人的目的,既然我把话挑明,那就证明我们并无恶意。”

    “连艾弗塔行将独立的事情都说出来,那么我倒要听听你想用什么来说服我…”

    “这当然涉及到议会希望让我向您传达的信息了…”

    几句对话让麦琳瑟拉眯起了眼睛——自从离开了冰川平原之后,她便凭借自己的天赋迅速融入了卡伦王国的魔法师世界,成为魔导师克罗恩的得意门生,然而因为过度钻研魔法的缘故,麦琳瑟拉几乎一直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往返于实验室和图书馆的生活让她很难接受到外界讯息,以至于到现在为止,她才发现这个王国…似乎要变天了。

    查理二世和胡尼迪的谈话内容虽然很是隐晦,但麦琳瑟拉却能听出不少话外之音。那位大使的姿态显然在告诉各位“我们拉西曼早就盯着这里了,我们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而查理二世开始还不太相信,随着几句试探性的提问过后,他便彻底偃旗息鼓,眯着眼睛不再提问,转而等待胡尼迪的叙述。

    这一局,王室败得比在港口更彻底。

    而让麦琳瑟拉意外的是,胡尼迪在聊起兽人问题时,却是主动将“艾弗塔”和“埃尔森城”并列在一起谈论的,这自然说明罗迪于其中的影响远远超乎大多数人想象。

    这些事…和他有关么?

    在四周法师争相表现之际,麦琳瑟拉却望着眼前的餐盘,莫名回忆起了自己在冰天雪地中回眸望向那个身影的一幕…

    想想与他并肩面对过的柏兰图鲁,麦琳瑟拉扫了一眼面前这些侃侃而谈的“青年才俊”,嘴角微翘,却是淡淡摇头——让这些没上过战场的菜鸟去面对柏兰图鲁的化身,恐怕当场就要吓死一半吧…

    她自己都没意识到为什么会拿罗迪和他们比较。

    “倒是这个家伙,现在在做什么?”

    “呼!”

    罗迪猛地从床上坐起,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大口喘气。

    汗水顺着额头滑下,罗迪却浑然不觉,他只记得眼前是奔涌而来的兽人大军,自己却只能手握长弓,与周围形容狼狈的士兵们如飞蛾扑火般迎了上去…

    那不是噩梦,那时他曾经在“裂土”中经历的画面。然而这种画面如今却让罗迪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希望自己醒来在那栋衣物杂乱、透着方便面味道的单身公寓,可是当视线聚焦在床前的皮甲上时,罗迪还是缓缓叹了口气。

    奥古斯丁的报复,兽人大军的进攻,王室的阴谋算计…随便哪一个都足够让人焦头烂额,如今一起压了下来,罗迪承认自己不止一次想过逃避。

    阳光从窗外洒进室内,高精灵手工制造的地板将阳光散射到了屋内的各个角落,温暖却不刺眼,望着眼前的这一切,罗迪闭上眼睛,缓缓回忆起了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两年多的历程…

    从当初的无名小卒,到如今领地内阁的“首相”,每一步脚印都是踩着敌人的尸骨而上。千难万险都经历了,为什么自己现在却会产生退缩的心理了呢?

    他突然想起了“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这句话,看着四周,看着这座埃尔森城,罗迪明白这是内心某种“小富即安”、“这样就好”的心态作祟。

    “在太平盛世这没问题,可是现在…”

    深呼吸,罗迪握紧了拳头,无数杂念仿佛就此被一击而碎。

    【过年这一个月感觉整个人都累瘦了,还是那句话,不会太监,工作的事情暂时还不忙,所以这几天抽空多写。感谢一直没放弃的朋友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