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百零四章 日常
    “四月十日,晴。

    该做的事情基本都已经做了,今天ˋ布了最后几道政令,接下来就看艾弗塔是否能够靠这些挺过难关了。

    父亲,或许您不会想到这片土地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吧?

    对教派的全面优待是您一直不赞成的,您总说宗教和政治是一回事,以前我觉得您是危言耸听,现在看来却深以为然。尤其站在了领主的高度去审视这些之后,总觉得有些心寒——这就是我当初想要奉献一生的玫瑰十字么?

    内阁成立让很多人不理解,估计对玫瑰十字的这番动作也会让不少人误会,但就像罗迪说的,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精力去分析过程了,我们唯一能关注的只有结果…”

    字迹因为羽毛笔的墨水耗尽而渐渐淡化,莎莉白皙的手指轻轻抬起,想了想,没有再去汲墨,而是将笔插在了银质的笔架上。待墨迹渐渐干了,她便将这本并不大的本子合拢,塞到了一旁的书架上。

    成为领主之后,莎莉便有了写“领地日记”的习惯,和私人日记不同,上面写下的都是自己每次作出决策后的许些感想。这样的习惯是父亲安格玛留下的,莎莉小的时候总会见父亲拿出这种本子细细翻阅,如今便也传承下来,作用有多少暂且不提,或许更是一种对父亲的追悼吧。

    若说起来,如今身为公爵的莎莉已经和一般意义上的贵族有了不少区别——她将不少权力干脆的下放给了“内阁”,虽然这让“公爵”没有了以往那般至高无上的决策力,却将领地的政策执行效率大幅度提升。

    和被自己亲手解决的哥哥不同,莎莉并不需要大权在握后的成就感,因为现在她要面对的是来自各个方面的威胁,无论是王室的打压还是即将到来的兽人危机,能够让“艾弗塔”继续存在于地图板块之上,才是她唯一的目的。

    “公爵大人,马车已经备好了。”

    约翰管家如今已经不再喊“小姐”,而莎莉也已习惯了这种称呼。如今她的日程安排紧紧有条,下午的事情虽然只是做样子,但同样属于“不得不做”的事情。

    “提图斯和惠灵顿叔叔呢?”

    “两位大骑士已经和索德洛尔骑士已经从各自领地来信,一切计划都在有序开展,。”

    按照原本的习俗,领主想要汇聚军队的时候,除了自己征募一定士兵外,其他兵源只能靠接到命令的其他领主解决——这种方式效率低不说,士兵素质更是少有及格的,又加上彼此从未配合过,打起仗来通常和流氓械斗没什么区别。

    而现在艾弗塔内阁所做的,便是成立“陆军司令部”,以索德洛尔、提图斯和惠灵顿为“陆军司令”,专门负责“常规陆军”的训练调遣和作战事务,完全摒弃了以往的做法。

    “兵权”这东西对于领主而言是重中之重,因此“司令”之位并没有落给旁人,不过这三位司令却各自划分了“战区”,拥有对“战区”内全部的征兵、练兵权。

    这般行为肯定触及其他领主的利益,但因为目前大部分领主死在了帕卡罗城,这些空出来的领地征兵权被拿走并未激起多大的波浪来——毕竟“总司令”一职仍旧是莎莉公爵本人担任,足以压制那些反弹呼声。

    只是唯一让莎莉和其他人不解的,是“陆军”这个奇怪的称谓…艾弗塔最南边距离海岸线还有绵延百里的山脉阻隔,历史上也没有港口存在,也从来没有“海军舰队”一说,不知道罗迪为什么非要强调“陆军”…

    “算了,这个木头总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莎莉坐在马车上思索半天,最终也没个答案,只是想起罗迪这些天在公爵府主持会议的摸样时觉得心跳有些加快——随即她又有些懊恼的嘟哝道:“在卧室聊到晚上了还非要走,真是讨厌讨厌讨厌…”

    她知道有阿卡莎在的情况下罗迪有些难做,但一想到他现在又跑去埃尔森城忙前忙后不知何时再见,心里面可是不爽的紧。

    不过这般情绪在马车停下的时候便消失殆尽,莎整理了一下心情,起身拿起了管家准备好的一筐面包——没错,马车停下的位置是贫民区,而她正是来发放面包给那些穷苦平民的。

    如今以公爵身份做这些事自然是有些“作秀”成分的,但穿着司铎教袍的莎莉依然像多年前一样沿街发放了准备好的面包,随即在卫队的护送下转向了距离并不远的修道院。

    “让各位主教久等了。”

    以司铎身份自然不敢让四位教区的主教等自己,但以艾弗塔公爵的身份而言,这却是身份差距的一种展现——莎莉已经渐渐学会了这些细节上的手段,所以面对包括本杰明主教在内的几位老人,她的笑容虽然平静,却隐隐带着许些强势。

    “说起来,公爵大人来的比预计的还要早呢。”

    修道院的院长连忙出来迎接,不过他并非今天的主角——身后四位地区大主教才是莎莉这次交谈的主要对象。

    接下来的会议自然围绕艾弗塔日后对“玫瑰十字”的优待问题而讨论。实话说,扶植宗教对统治者而言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但如果就此能够打破王室贸易封锁的“壁垒”,那莎莉便没有什么好顾忌的。尤其王室暗地里和“蝮蛇十字”的勾搭早就让“玫瑰十字”看不过眼,如今能够以艾弗塔领主的名义去压制这群异教徒,双方自然皆大欢喜。

    这番会议进行的很顺利,气氛一直友好而热烈,因为结束后时间较晚,莎莉便和几位主教共进了晚餐。餐桌上自然不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而转为闲聊。几位主教聊聊异教徒的手段,扯扯兽人的残暴,本杰明主教偶尔也会问问莎莉和罗迪的关系,其中欣慰的成分更多一些。

    倒是莎莉听着他们聊起亡灵话题,忽然感叹:“经过这次战斗,我发现亡灵法术在物理防御力方面似乎远远超过同级别的魔法和神术呢。”

    “以尸骨为材质的效果就是如此,但他们的手段实在是太邪恶了。”

    “也曾有人想要将神术改进,但显然没听说谁成功的。其实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某些邪恶的法术确实比神术更有效。”

    地区主教们眼界高,自然不会盲目的贬斥亡灵法术,该承认的一样会承认,只是谈起“改进”时都会叹一口气——神术自出现起就没有经历过太多变化,并不像魔法或死灵法术那般在数百上千年的岁月中脱胎换骨了无数次。

    “说到这,有个问题我还是挺好奇的,”莎莉随意的用餐叉拨弄着甜点,仿佛不经意的问道:“使用神术的牧师,有没有可能掌握死灵法术?”

    “那倒是痴心妄想了,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

    本杰明摇摇头,和其他几位老主教对视一眼,后者中有人补充道:“死灵法术的力量多是负面的,和神术相斥,同时掌握这两种力量…恐怕身体会撑不住先崩溃吧。”

    “原来如此。”

    莎莉笑着转移了话题,可眼睛却不易察觉的眯了起来。

    “又失败了呢…”

    一抹白光在闪烁过后黯淡下去,因为咒语和手势的微妙错误,阿卡莎的“骨矛术”随着施法材料“白润之骨”的碎裂而宣告失败。

    这样的失败已经出现了四十多次,以至于阿卡莎脚下的地面满满都是白色骨茬——当然,这些施法材料都是她用兔骨制作的,所以哪怕“骨矛术”成功释放,威力估计连皮甲都打不穿,

    阿卡莎叹息一声,决定结束今天的法术练习,随即开始细心记录法术失败的过程、现象和自己下一步的改进计划…

    这样的“实验记录”已经写满了三个大本字,但对于好学而耐心极强的阿卡莎而言,这些却只是“死灵法术”的一点皮毛罢了。虽然自己通过研究和改进能够施放类似“骨墙术”的低端法术,但研究来研究去,她却总觉得自己找不到方向——虽然自己通过施放那些卷轴和书籍看懂了一些肤浅的死灵法术,但显然这根本不能让她对完整的“亡灵法术体系”有直观概念,无法做到“举一反三”之类的深度研究。

    明明是牧师,却不像王国教会里那些神术师般排斥“死灵法术”,阿卡莎说不上来自己这是什么心态,大概是因为“死灵法术”的威力更大,效果更好,结合神术更能提升自己对战场的控制力吧…

    直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发现自己内心对这种法术的奇怪亲近感。

    “帮我收拾一下。”

    作为牧师,“死灵法术”自然不会是她的“主业”。所以在写完法术记录后,她对一直站在门口的那位“高精灵法师”打了个招呼,后者便沉默着过来收拾满地骨茬。而阿卡莎则去了另一个房间进行神术祷告和神术练习,之后便离开法术训练场,朝外走去。

    法术训练场的面积很大,不过埃尔森城的魔法学校建设才刚起步,不少人认字都是个难题,更别提“法术训练”了,因此这里基本见不到其他人。不过走出来的时候,寂静的场地内却回荡着乒乒乓乓的回声,阿卡莎不用看也知道是奈菲在做法术练习,她对此倒是已经司空见惯,只是望了一眼便继续向前走。

    战争对奈菲的影响谁都看在眼里,阿卡莎对此并无意外。沿着半圆形的回廊行走,视野中便总能看到城中心高耸的帕夏尔魔塔。

    “那个女人…总是事多。”

    想到总是在魔塔内工作的卡米拉,阿卡莎小声嘟哝了一句,显然是不太喜欢对方那种精明强干的行事风格。在她心里,既然罗迪是城主,其他人便都要无条件服从便是,可每次卡米拉却总要在某些问题上和罗迪争吵一番,甚至有时能让罗迪退步,这让小牧师心里特别不爽——但这也就是腹诽几句罢了,她也知道自己不懂城市建设什么的,用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

    今天要去城东的裁缝铺为罗迪取之前订制几套衣服,阿卡莎这般想着,便在前方的十字路口转向,穿过闪烁着符的内城门,挥手示意亡灵守卫让开,确认外城裁缝铺所在的位置后正欲前行,却突然听到身后响起了一阵嗡鸣——阿卡莎自然明白这是“建筑开启”的声音,便没有回头的继续走了下去。

    可是走出了十几步后,这声音却好像始终没有停下的样子,阿卡莎有些疑惑的回头望去,随即便被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

    帕夏尔魔塔四周有十多个原本并不起眼的圆形建筑,起初阿卡莎也不知道它们有何作用,可是当看到这些形似蛋形的建筑拔地而起并漂浮上天的姿态后,她才恍然发觉…这座城市的背后的底蕴,已然远远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十八座“魔法警戒浮空塔”缓缓升空,在数分钟后停留在了各自预定的位置上。最高的尖塔距离地面四百五十米,恒定的“奥术之眼”法阵启动后,蓝色的虚影组成了一只俯瞰大地的符文巨眼。而漂浮最远的浮空塔,则处于城墙外十公里的农田上空——换句话说,埃尔森城的警戒范围由此扩大了一倍不止。

    它们的出现,令这座城市所有的居民如睹神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