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灵魂化身
    刚刚那一瞬间,阿卡莎其实别无选择。

    身为队伍中等级最高的神职者,她很清楚自己施放的护盾根本挡不住这位督军的斧头,而在这片满是尸骸与亡灵的战场上,“骨墙术”却是当下最为合适的选择。

    阿卡莎研究“死灵法术”时自然会研究法术构成,到了后来也会做出尝试——她发现自己竟然也能施放几个低阶法术作为研究对象,便就此做了一些练习。

    “骨墙术”是亡灵法师最基础的魔法之一,其“防御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施法材质的构成,而骨墙体积的大小则由法师的水平和法力值决定。

    如黑袍兽人刚才凝聚的“骨墙”,因其法力精深而长达数十米,可阿卡莎倾其全力却只能凝聚两米左右,其中差距不言而喻。

    不过能挡住攻击就是好法术,这一点上阿卡莎并不后悔。她此时担心的,反而是自己暴露使用“亡灵法术”的事实——最关键的是,这一切都被一位“玫瑰十字”的司铎看了个清楚!

    阿卡莎一时间心中极为忐忑:莎莉会不会直接下令让人把自己抓起来?

    按照教廷的仲裁方式,自己肯定要被拖上火刑架的,更不用提眼前这位公爵还是关系一直处于冰点的“情敌”…

    出身“蝮蛇十字”的阿卡莎见过太多阴暗卑鄙的手段,所以她第一时间便认为莎莉会借此直接“除掉”自己——可是在她目光无措的和莎莉对视几秒后,却见对方抬手释放了一道“神圣净化”,不着痕迹的把“骨墙”化为了一片难以辨认的碎渣。

    “这是…”

    阿卡莎愣在原地,莎莉却不再理会地面上的骨茬,她跃下躁动的马匹,挥手道:“快走,罗迪在叫我们过去!”

    “啊?额…好!”

    阿卡莎有些晕乎——莎莉显然是在可以帮自己处理痕迹,可她是真的愿意站在自己这边么?还是说她准备等以后再用这件事和自己谈条件?

    数十米外的罗迪并不知道这两位牧师的心情如何,他刚刚灌下一瓶药剂,伸手把一直跟在旁边的奈菲拉到身后,目光盯着不远处的那位黑袍兽人…

    对方的身体已经被奥术炸烂,两条腿血肉模糊,仅剩的手臂也焦黑一片,毁容的脸上只剩两只眼睛还在散射着幽幽的光芒。

    “啪嗒。”

    听到脚步声,这位亡灵法师努力挪动头颅,当看清来人正是罗迪时,他目光一凛,已经烂掉的嘴巴立刻微微翕动起来…

    可是“自爆”的咒语还未念出,阿卡莎的“群体静默”便直接打断了他的施法,莎莉的“神圣枷锁”更是锁住身体,令他失去了所有反抗能力。

    奈菲拿出了一张“炎爆术”卷轴,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

    “为了清理艾弗塔的贵族,你可真舍得下血本啊…”罗迪无视了对方愤恨的目光,他蹲下身子,几乎以面对面的姿态望着眼前不成人形的家伙,平静道:“这次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奥古斯丁。”

    旁边的莎莉和阿卡莎顿时瞪大了眼睛,她们对视一眼,似乎在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似的。

    “灵魂化身的代价可不小,这下你得老老实实养几年了。”

    “群体静默”的失效只有三秒钟,所以罗迪才不会像某些电影情节般和对方聊几句再动手——话音未落,他便闪电般握住对方胸口的晶石,“咔”的一声拔了下来!

    晶石的消失让这具身体转眼间便化为一团崩溃的烂肉,可是下一瞬间,罗迪的左眼却倏然亮起一道白色圆环。

    “恼羞成怒可不好…呵。”

    罗迪目光露出一抹冷意:晶石内部的意志在被他握住的瞬间试图攻击自己的精神,但有“屠龙者印记”在,这种攻击完全无效。

    不过这次精神冲击中夹杂的许些信息,却让罗迪肯定了心中的判断:对方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塔斯曼王国的君主!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罗迪却早就对这种手段耳熟能详:记忆中塔斯曼王国对人类世界的侵袭有好几次都是奥古斯丁率领的。身为君主的他自然不会亲自上场,而是会使用“灵魂化身”这种高超法术,来“分裂”自己的一片灵魂去操控一具身体。

    “化身”和“分身”不同,如惠灵顿、索德洛尔那般制造的“分身”,其实都是受操控的“附属品”。而“化身”却是一个接近“独立”的个体。换句话说,操控黑袍兽人执行计划的是晶石内的“意志”,而非远在千里之外的奥古斯丁本人。

    这具身体原本的实力只有进阶10级,为了扭转战局,他强行透支“化身晶石”的力量提升至进阶30级,可最终却也没能赢得最终的胜利——“化身”的失败,意味着奥古斯丁彻底失去了一部分灵魂。

    对于一位高阶巫妖而言,这绝对是一记重创。

    “意志和灵魂…”

    罗迪眯着眼,仔细回忆手中晶石的特性:“灵魂化身”并非完全独立,从根本上依旧接受奥古斯丁本体的命令。所以他想了想,却是没有立刻将其销毁,而是用碎布将其包裹后装在了一顶精铁头盔之中。

    金属对魔法的“屏蔽”作用,可以暂时确保它不会影响任何人。

    “罗迪,你刚刚说他是…奥古斯丁?”

    一旁的莎莉盯着已经碎烂的尸体,有些迟疑的问出了声。

    “就是塔斯曼那个老骨头,这次的事情显然就是他从头到尾策划的…老狐狸啊,真是不着痕迹。”罗迪望了望已经奠定胜局的战场,便放弃了继续战斗的打算,他摸了摸腹部的贯穿伤,疼得吸了口凉气,“嘶…真是好险,差点就被一锅端了。”

    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罗迪的队伍却在反击过程中始终把握着主动——队伍分配、局势把握、环境利用等方面无一不是做到了极致,如果拿来分析,几乎各个细节都能编入战役教科书。

    但罗迪却没兴趣考虑这些,因为在战局稳定下来后,奈菲已经扑进了他的怀里——小姑娘毕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场面,奥古斯丁威力恐怖的禁术让她后怕至极,那种差点失去罗迪的恐慌情绪让她两腿到现在都还在发抖。

    “好了,没事了。”

    罗迪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你救了我的命,奈菲。”

    小姑娘说不出话来,只是更加用力的搂着他的脖子。

    “我不会说谢谢,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对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罗迪感觉心中的某种执念似乎终于渐渐放了下来:“奈菲不小了,真的不是小孩子了。她很厉害,在面对塔斯曼君主的时候都没有手软过。我看到了,你在与奥古斯丁的决斗中占了上风。”

    其实只是一记恰到好处的“漂浮术”罢了…

    “我、我——”

    奈菲张了张嘴,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相比刚才的惊险,她更为罗迪对自己的肯定而激动无比。

    “罗迪,你的伤口还在流血。”

    莎莉的声音从旁边传来,让奈菲一下子从沉浸的情绪中回过神,她赶忙松开手查看罗迪的伤势,却被他摆摆手:“战斗还没有打完,快去帮他们吧,奥术师可不负责治疗的事情。”

    “是…是!罗——指挥官!”

    她蹩脚的学着士兵们的应答,随即扭头便握着魔杖冲向了战场,稚嫩却坚决的背影让罗迪哑然失笑。

    不过目光转回来时,他才发现自己面前的情况有些诡异——

    “阿卡莎,绷带不够了。”

    “我这有,喏。”

    左臂的皮甲被阿卡莎摘下查看,莎莉则从她手中接过绷带包扎起了腹部的血窟窿。两人动作很是默契,根本看不到以往那种冷漠的隔阂…

    “那个…我——”

    “老实呆着。”

    “别说话,好好休息。”

    罗迪刚一开口,两位忙前忙后的牧师便直接让他闭上了嘴。

    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罗迪一脑子疑惑,却也真的没在开口多问,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战场。

    喧嚣声渐渐消弭,此时能听到的只有零星的砍杀与吼叫,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腐臭味道,这是因为很多亡灵都是由死去多天的尸体转化而成,罗迪皱了皱眉,立刻下令让士兵就地焚烧这些尸体,防止疫病爆发的可能。

    几位神术师法力近乎耗空,此时便不再有密集的“圣光术”进行照明,在这种情况下,由阿卡莎操控的亡灵们便成了杀戮效率最高的部队——高精灵们手起刀落,迅速蚕食着逃亡的敌人,十四位奥术师也分散开来,和奈菲一起对已经逃向远处的密集敌群进行着打击。

    当太阳缓缓升起,所有人能够看清四周的状况时,莎莉却是望着那几位表情冰冷的奥术师,突然低声道:“我总感觉这些精灵…不太对劲。”

    “他们是亡灵。”

    罗迪的回答让莎莉表情一僵,不过她很快想通了什么,目光望了一眼旁边的阿卡莎,多问了一句:“罗迪,你…能召唤亡灵?”

    “额,当那个安萨丁——我就用他遗留的卷轴…”

    罗迪不想说这些是阿卡莎召唤的,因为他生怕莎莉会和她直接站到对立面上去——可没等他说完这些解释,旁边的阿卡莎却咬了咬嘴唇,抢先道:“是我召唤的,这些亡灵现在都听命于我。”

    阿卡莎是怕罗迪为此而有了“污点”,她可不希望“玫瑰十字”对罗迪发布通缉令…

    不过他们两人为对方担责的摸样却让莎莉暗自咬了咬牙,这位公爵撅了撅嘴:“你们俩还争什么呀,好像我是宗教裁判所的人一样…哼!”

    突然说要扫黄,力度前所未有,尺度卡在“拉手”这个标准上,过了都算违禁。

    我觉得我写的算是很清水了,然后那边就给屏蔽了,也是无奈。

    反正这个国家搞文字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什么时候把我耐心消磨没了那就干别的去,反正也没打算写书写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