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八十八章 亡灵现身
    对于兽人的习性,队伍中话语权最高的人只有罗迪这支队伍。兽人“夜盲”的事情其他人根本就无处可知,然而罗迪早在两年前就利用这一点突袭过兽人的营地——有战绩摆在面前,异议声便也尽数消失。

    于是队伍立刻调转方向,一边尽力清扫痕迹一边努力移动起来。四百人的队伍从北城门沿着逆时针方向朝南城门跑,一众人咬牙行进三十多分钟,终于在南城墙零星箭矢的威胁下绕了一大圈,安全进入了帕卡罗城东南方接壤的林地,消失在了塞纳子爵的视野中…

    “跑吧!你们早晚都要死!”

    塞纳此时终于敢从堞墙后方探出头来——他是真的怕了罗迪那恐怖的箭术,对方单挑狼骑兵小队的一幕已然成了挥之不去的噩梦,此时见对方逃走,害怕报复的他当真有种“寝食难安”的感受。

    我是米尔诺家族的继承人!为什么要怕一个狗屁男爵?

    他深呼吸,努力压下心底的慌乱,问向身旁的士兵:“信鸽在什么地方?我要写封信,现在就发出去!”

    塞纳很清楚,自己的私兵全军覆没后,目前只能靠着安如子爵的士兵来掌控局面,然而这位子爵不可能作为“下属”去使唤,所以当务之急便是让自己的父亲马上派军队来帮忙,越快越好…

    可是没等他走出几步,城墙上便有士兵大喊道:“兽人来了!兽人来了!”

    “来了就来了,他们难道还敢攻城么?守住城门就是了!”

    塞纳气急败坏的骂了几句,骑马从甬道上返回了北城墙,随即便看到了那上百名狼骑兵集结的一幕…

    这些兽人从未见过这种级别的大城市,青灰色十多米的城墙令他们望而生畏,哪怕是戈达尔也不得不承认——当城门关闭之后,“攻城”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竟然让他们抢先一步…这群兔子一样的人类!”

    戈达尔啐了口唾沫,心下也是有些烦闷——他们早已经锁定了罗迪那支队伍,然而紧赶慢却还是让他们绕到了城市另一边,面对这种情况,对人类城池只是稍有了解的戈达尔,理所当然的认为他们已经进城了。

    这群胆小的人类不进城还敢怎样?换了戈达尔带队,他同样会选择依靠城墙来保护自己。

    这便是罗迪选择“绕圈”的意图,如果他只是从城池东边直接进入森林,那么后方的兽人便能始终锁定他们的位置并判断意图,可是利用盲区躲避视野后,这些狼骑兵只能气愤自己来晚了一步…

    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自己的目标已经在眼皮底下逃之夭夭。

    而已经进入森林的罗迪,此时终于松开了紧皱的眉头。

    不单是他,队伍中所有紧绷心弦的贵族和士兵们都是长舒了口气,那些之前还颇有微词的家伙们如今心服口服,不少男爵竟然还专门来为之前的失礼道歉——虽然“贵族”群体的负面新闻很多,但作为这个社会的精英阶级,他们身上还是有不少可取之处的。

    平日里贵族或许只知享福作乐,可面对生存的压力,不少人便会展现出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一面来。

    “罗迪男爵,我的私兵可以打散混入你的部队编制,如果有战斗,我会与他们并肩顶上…”

    “我那里没剩几个人,但如果真的要打,我还能上战场,需要的话随时把我编入队伍就行。”

    罗迪的脸色其实差的要命:他原本对王国贵族抱着许些希望,可是塞纳的行为却让他失望透顶…因为米尔诺家族背后就是王室,眼下这一切行为,很可能——或者说基本都是王室搞的鬼!

    他奋斗了两年,只为了在战火来临时保全这个国家,然而兽人真的到来时,贵族和王室却送了他一个“惊喜大礼包”。

    罗迪颇有一种“一腔热血涂在地上”的沮丧感。

    不过眼前几位贵族却让他从极端失落的情绪中缓和了许多,至少他们的存在,证明这个国家并没彻底腐朽——

    “各位男爵大人、子爵大人,上战场的事情还说不准,如果兽人一直没有追过来,或许我们明天就能直接抵达最近的要塞了,现在各位要做的就是尽量保存体力,调整好状态,千万不要掉队…”

    事实上,队伍如今的确在面临“体力极限”的困境,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士兵脚步慢了下来,若非罗迪看在没有兽人追击的份儿上放缓脚步,恐怕现在已经有不少人掉队了。

    此时队伍已经在森林中前行了一个小时,娜塔空中侦察汇报的信息说明兽人依旧在帕卡罗城外,确认处境安全后,罗迪终于在一处河边下达了“停下休息二十分钟”的命令。

    “尽量把马匹喂一喂,去溪边打水的时候一定要有骑兵队护送!森林里可不止有兽人,我不希望看到死在毒蛇或魔兽嘴下的倒霉鬼!”

    “是!指挥官!”

    “埃尔文!你带着几个人在附近收集能吃的食物,尽量让士兵补充一下体力。”

    “是!老大!”

    队伍内部此时很是安静,因为人们基本累的话都说不出来。罗迪走了一圈,大致统计了一下目前状况,却也同时碰见了正在帮伤员包扎伤口的凯瑟琳,后者与昨日盛装长裙的摸样几乎是两个极端——她束起了长发,一身猎装上全是各种血污和泥土,但她却显得毫不在乎。

    看到罗迪过来,她非常恭敬的起身行礼,低声道:“谢谢你,罗迪男爵,我为我昨天的狂妄和失礼而道歉。”

    她的话语极为诚恳,简直像变了个人,不过罗迪倒是没有太多意外。面对战争,任何人都会做出改变,有的人脆弱崩溃,有的人也会变得更加坚强。

    凯瑟琳此时更像一位“护士长”,她主动跟着阿卡莎协助救治伤员,到现在为止也是累得够呛,不过目光中的坚定却远非以往可比。

    罗迪并没有多说什么,像她这样的贵族队伍里比比即是,在体验到现实的残酷后,整个队伍的“凝聚力”极高——说实话,这支队伍现在就是“哀兵”。

    继续在队伍中行走时,罗迪无可避免的遇到了奈菲,他情绪复杂的叹了口气,却是有些不敢上前和她说话。

    事到如今,罗迪知道自己对奈菲的“沉默”本身就是一种错误,说白了…他的郁闷和不解都可归咎为“过犹不及”这四个字。

    曾经的“失去”让他倍加珍惜,然而当“珍惜”过了界,便会成为一种难言的负担,令双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对奈菲过分的宠爱,其实已经是失去理智的表现。

    意识到这些的罗迪很是后悔,但如果让他回到与奈菲重逢的那一天,他依旧会选择这样宠着她…人毕竟不可能一辈子理智,奈菲永远是罗迪的心结,这一点无法改变。

    感情永远无法变成数据来分析。

    远处的奈菲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她施法的手势顿了一下,简单的“搬运术”因为乱了心思而施法失败,回过头来时,她便看到了罗迪那充满歉疚的面孔。

    他要说什么?

    他是不是不生气了?

    他还会像以前那样对我么?

    奈菲感觉心跳的很快,平日里古灵精怪的她此时却口舌发干,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而罗迪倒也没有犹豫太久,他干脆迈步走了过来,低声道:“奈菲,我、我——我不该那样对你的…是我太自私了。”

    自私,对,自己一直把奈菲当成了一种需要守护的“物品”,却没有把她当做一个独立的人…这就是赤裸裸的自私。

    “没…没事,是我、我太…”

    可是奈菲的话还没说完,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埃尔文的吼声:“他不对劲!别过去!离他远点!”

    平静的气氛瞬间被打破,外围的士兵警觉的站起身,抽剑列阵,索德洛尔带着临时机动小队骑马朝呼喊声出现的地方奔了过去,罗迪看了奈菲一眼,后者知道他也要过去,便没再多说什么,直接道:“罗迪哥哥,要小心!”

    罗迪点点头,随即开启“疾跑”奔向了远处,留在原地的奈菲深深呼了口气,似乎为能再次喊出“罗迪哥哥”而解开了一大心结…

    不过摆在罗迪眼前的问题却让他无法放松,当冲到队伍外围百米左右的位置后,他正看到埃尔文用战斧架开一名私兵的情景。

    私兵干嘛要攻击埃尔文?

    罗迪心中疑惑,可随即他便注意到这名“私兵”的动作很是僵硬。他走路的姿势、攻击的方式都迥异常人,再加上对方苍白的脸颊,罗迪的脑海中立刻冒出了一个名词:“亡灵”!

    埃尔文没见过亡灵,他只是凭借蛮族对生灵本能的直觉意识到对方不对劲,所以面对对方的攻击,他凭借身高臂长的优势便轻松将敌人挡在身前两米的地方。而罗迪见此情景后也不犹豫,直接冲着索德洛尔做了个手势,后者直接驾马冲了过去——

    “噗!”

    亡灵的脑袋被直接砍飞,可鲜血却根本不像活人那般四处喷溅,反而只是在尸身跌倒后缓缓流出。

    “别靠近!小心尸毒!”

    罗迪望向四周,迅速安排道:“加强警戒,让莎莉和阿卡莎对水源进行净化!”

    说罢他顿了顿,抬手将“最后的狩魔猎人”称号更换为“亡灵屠戮者”,随即仔细检查起了这具尸体。

    感谢捧场:饕炁慎独慎行丶阳光的小miamia

    月票:【雨落淋峰】、笑妖江湖、离开水的鱼052、书友86552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