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八十七章 真正的叛国者
    “我只是…我只是不想?他添麻烦。可是现在想来,我留在这里似乎才是真的添了麻烦…”

    奈菲心里颇有些别扭,她当然喜欢罗迪这样宠着她,毕竟每个女孩都不排斥被人捧在手心的感觉,只是当这种宠爱“过度”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打仗本身就是麻烦,你是奥术师,不是那些伤员。”

    阿卡莎望着眼前的女孩儿,并没有说些“你要振作”之类的废话,只是帮她整了整法袍:“有本领就要用,有困难就要去解决,如果你不把自己当孩子,那就做你该做的事。”

    “只有罗迪在保护你,难道你没想过要去保护他么?”

    这其实也是阿卡莎内心的反问,从当初被罗迪救下直至现在,她其实是真的在践行着这句话。

    奈菲呆呆的望着她,似乎第一次认识了阿卡莎一样。她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后者见此也不再多说什么,喝掉半瓶法力药剂后便继续巡视伤员了。

    而奈菲也很快回过神来,她抽出魔杖,环视四周后,立刻开始用“浮空术”、“法师之手”等零级法术帮助士兵加速行动——一个个法术释放出去,许多行动迟缓的伤员很快跟上了队伍,由此也让整个队伍的速度再次加快了不少…

    到了此时,她终于在这支队伍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而正在队伍后方的罗迪此时却注意不到这些,他正焦虑的望着行动缓慢的队伍,内心思索着敌人的动向。

    以往队伍都是统一行动,从未携带过这么多“累赘”一起走,此时行军速度他预期的慢了许多。但眼下也没有办法,如果敌人第一时间追上来,他们只有尽量拖延这一个选择。

    娜塔已经在一次跨上针尾沙锥前去侦查。游侠配合飞行宠物的作用在这一次战役凸显无疑。“空中侦察”能力让罗迪拥有了战场主动权——哪怕是“主动撤退”,也比被动挨打要强得多。

    索德洛尔面色冷峻,罗迪知道他其实是为没能把塞纳干掉而心中不甘,但眼下行军要紧,所以谁都没有再提这个话题。

    “龙枪骑士团”沉默而有序的在队伍后方跟随着,时间就这样渐渐流逝——二十分钟后,队伍离开了“达文西森林”边缘,此时娜塔的警告还未出现。

    路过被屠杀的营地时,整个队伍没有停下半步。只是看到草地上堆成小山的人头,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之极。特别是看到那些被侮辱致死的贵族少女时,凯瑟琳和其他贵族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可没有人敢停下脚步,反而加速前进起来。他们都清楚一个事实:如果自己被后面的兽人追上,定然是同样的下场。

    幸运女神似乎庇护了这支队伍,又或者之前那三位自信的男爵为他们“挡了枪”。当戈达尔气势汹汹的战斗一番后,极其失望的发现这群家伙根本就不是他要找的“敌人”——他不信这群菜鸡一样的私兵能够杀死自己手下的精锐,所以在短暂的休整后继续搜寻起来。

    而狼骑兵小队终于确认一支四百人的部队已经离开森林时,罗迪等人已然抵达了帕卡罗城外。

    针尾沙锥的身影划过天空,鸣镝箭的声音表示后方的狼骑兵大队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并且会在半小时内赶到这里。

    不过对于罗迪等人而言,现在的他们完全可以松口气了。

    士兵们喘息着停住脚步,贵族们望着青灰色的石质城墙,默默感激着列位神祇。许多人的衣甲早已被汗水浸透,凯瑟琳的脚底也磨出了几个水泡,十多位步行跟随的男爵子爵更是脸色苍白的坐在了地上…

    只要进了城,这些狼骑兵便威胁不到他们了。

    带着这样的心思,四百多人的队伍径直赶到了城下。然而让他们意外的是——帕卡罗城竟然已经关闭了所有城门!

    “卫兵!快开门!让我们进去!”

    有性子急的贵族开口便朝上方喊道,可站在堞墙后的士兵探?头,看了几眼后又缩了回去,竟然始终没有出声回应。

    “卫兵,我是艾弗塔的领主莎莉?鲁西弗隆,我以王国公爵的身份命令你——打开城门!”

    罗迪、索德洛尔、惠灵顿、提图斯等人簇拥着莎莉来到前方,身为领主的她也没让手下喊话,直接开口提出了要求。

    然而回应她的,却是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

    “杀了她!她是勾结兽人的王国叛徒!”

    伴随着这句话,十多支弩箭骤然从城墙上倾泻而下!

    莎莉脸色一变,却并未躲闪。弩矢袭来时,她的身前至少出现了五种护盾,骑士的“战气”护盾,阿卡莎的“神术”护盾和奈菲的“奥术”护盾瞬息施放,直接将弩矢尽数弹开。

    而罗迪更是举弓反击,硬是击杀了三名距离较近的卫兵!

    这般反杀让城墙上的士兵们都傻了眼,他们的火力顿时出现了停顿——

    “杀了他!用弩炮!白痴!”

    可城墙上再次出现了几句气急败坏的叫嚷,随后巨型弩炮绞盘转动的“咔咔”声立刻响起,罗迪和索德洛尔对视一眼,都是面色严峻。

    他们都听出来了,说话的人正是塞纳。

    “向后退!”

    索德洛尔立刻带人后退,罗迪则直接换上“爆裂箭”仰射,精准的箭矢炸毁了在基座上旋转瞄准的弩炮,同时将正在操作的士兵也炸死数人…

    “杀了他!射击!都给我站起来射击!”

    塞纳的声音已经不加掩饰,他这般作为让罗迪胸中积聚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愤怒:以对方敢直接撕破脸朝莎莉攻击的行为来看,帕卡罗城恐怕已经无法成为这支队伍的庇护所了——而在旷野之中暴露在兽人狼骑兵的威胁下,这支队伍绝对凶多吉少!

    这是典型的自己人害自己人!

    城主帕尼尼男爵已经遇害,塞纳又是颇有威信的贵族,他和安如子爵返回之后凭借四个兽人脑袋迅速取得了原本“城防军”的控制权,迅速将自己的士兵布防下去…

    所以现在城墙上完全是安如子爵的卫队!

    面对两个死敌,罗迪知道这城门恐怕是无法打开了——他很想直接杀上城墙,可帕洛卡城根本不是什么要塞小城,十七八米的城墙已经屹立了两三百年,没有攻城器械根本就上不去。

    城墙上士兵越来越多,箭雨之下,罗迪只能后退。不过他还是在四面防护板的掩护下不断射击,硬生生压制了半面城墙的火力。待身后队伍尽数退到两百米外后才停了下来。

    而这时,整个队伍内的气氛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尴尬境地。

    除了莎莉等人,如凯瑟琳这般获救的王国贵族根本无法想象竟会碰到“有城难进”的问题,而当他们前来询问缘由时,事情的真相却让大部分人沉默失声。

    米尔诺家族串通‘蝮蛇十字’的暗杀计划…

    利用矿山拍卖吸引大部分贵族前来…

    兽人的突然袭击和屠杀…

    贵族们从来不相信巧合,当城门关闭、所有人被迫面临敌人的境遇和之前联系到一起时,所有人都必须承认一个事实:他们都被算计了!

    “事到如今,塞纳还有脸说我是‘叛国者’…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叛国者!”

    莎莉对这个词极为敏感,当初她的哥哥弗朗西斯就是串通兽人想要害死自己。本以为王国之中不会再有人这么丧心病狂,谁知塞纳竟然做出了相同的事…

    她愤怒,不过愤怒之后却也是束手无策——“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回头和兽人拼了?”

    回头望去,队伍中的贵族和士兵们都是风尘仆仆,因为之前拼命赶路,此时大多数人都因为疲累而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着…

    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没有胡乱出主意,只是按剑向前,默默表达了自己的忠诚。

    索德洛尔没有说话,他的战场经验如今也算丰富,自然明白此时打硬仗的后果。“龙枪骑士团”虽然装备精良,蛮族步兵也是身强体壮,可这不代表他们都是体力无限的“作战傀儡”——没有体力的士兵和平民无异,此时正面决战,基本是在找死。

    但他始终没有开口,这种生死存亡之际,如果真要他带兵上前,索德洛尔依旧不会有任何犹豫。

    “要不然去附近的村庄躲起来?”

    “最近的要塞在哪里?”

    “我们该往哪里走?”

    凑近的贵族们也在低声询问着,不过人们的眼中均是带有迷茫——大部分人对军事一窍不通,此时的判断根本就比不上几位大骑士。

    而就在此时,始终沉默的罗迪终于在扫了一遍“地图栏”后开口道:“现在不是进行会战的时机,就算打,也要拖到明天打。”

    四周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望向了这位“临时”指挥官。

    “兽人在夜间不会行动,因为他们普遍夜盲,一旦天黑就会停止追击。只要在日落之前没被追上,我们就还有机会。”

    他的话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真的?兽人夜盲?”

    “你怎么知道?”

    从未了解过兽人的贵族们质疑着,但罗迪根本懒得解释,他跳下“火车王”,用匕首简单在城前压实的土路上画了一个简易地图,皱眉对莎莉和三位大骑士道:“兽人从北面追过来,估计马上就会到。如果我们现在绕过城池,从东南面进入那片林地隐匿踪迹,随后兜个圈子冲回‘达文西森林’,他们短时间内是发现不了的。”

    “然后我们朝森林东面的村庄进发,如果队伍能在晚上在村子里获得补给,那么明天一早…士兵们就有反击体力了。”

    “这样实在太冒险——”

    旁边有位贵族插嘴道。

    “不冒险就是死!”

    罗迪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抬脚将地图抹平,他那表情冷静的吓人:“现在死还是明天让他们死,你选哪个?”

    感谢月票:孤高的浮云、书友76、农夫007、去你妹、梦幻风铃、fggggbsp;   感谢捧场:加强的巴特雷

    另:看到有人说文风变白或如何如何的,我其实也不知道你判断“白”的标准是什么,我一直是致力于不断改变和改进写作风格的。如果认真讲,这本书每卷单拿出来,风格都会有差别,因为我也在不断尝试新的写作方式,如果看到一种写作模式读者反响不错就马上复制填充不再改变,那其实才是真正的没意思。

    我不怕改变模式后流失读者,因为不做出尝试,以后的思维就会完全禁锢,很多作者越写越差其实往往就是因为这样,站在作者的角度上而言,我是不能停下这种尝试的,哪怕你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