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八十二章 压制
    在冷兵器时代,皮糙肉厚的坐骑上攻击强悍的神射手,结果就是造就了一辆火力恐怖的“坦克”。

    狼骑兵们被眼前的庞然大物吓了一跳,不过当看清这披着铁甲的怪兽不过是头麋鹿时,心中的恐惧便立刻消散下去:他们这一路可没少在森林中猎杀麋鹿,虽然眼前这个比之前那些大了许多,但“食草动物”在兽人眼中,永远和待宰羔羊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们干脆加快了速度,有的举起了抛网,有的抡起了弯刀,直直冲着罗迪扑了过来。

    而同一时间,罗迪则以“蒙古式”射法扣住了第一支箭。

    因为“蒙古式”射法的拉距(注1)比“地中海式”要长15厘米左右——这意味着至少要多用15%甚至20%的力量来将角弓拉到预定位置,其结果罗迪现在用的箭矢,与之前完全不同。

    箭身更长、箭头更重,箭杆更粗,调整过绕度(注2)的箭矢几乎和细些的短矛相仿。这些箭矢并不会爆炸,其所拥有的只有最为纯粹的物理杀伤力。

    所以当第一支箭射出时,兽人们立刻意识到了问题。

    “呯!”

    被射中胸口的兽人没有负痛闷哼,而是直接从座狼身上仰了下去!

    两百多斤的体重仍然挡不住箭矢制动时巨大的力量——t字型加宽的箭头损失了稳定性,却极大地增强了杀伤力。它并没有“穿甲”,而是直接将对方的胸腔撞碎!

    而就在一箭射出、弓弦还在微微震动时,第二支箭已经随着罗迪的手指挥动而扣在了弦上。

    针对“蒙古式”射法开的大尾槽在“法师之手”的配合下将罗迪的射击速度推向了极致,在开启“急速射击”技能后,他的手臂摆动几乎快成了虚影!

    三十米的距离上,罗迪完全是凭借感觉瞄准,因为射速达到这个地步的时候,靠眼睛来确认箭矢的方向已经没有了意义——他现在就像一台扣动了扳机的机枪,直接靠箭矢的数量将敌人压制!

    弓弦切割空气的声音连成一片。

    虽然经过了大量的训练,但“蒙古式”的准确度依旧比不上罗迪惯常的“地中海式”射法,头三支箭要么射空要么射中座狼,不过随着调整,当“急速射击”技能的提速效果叠加到25%后,他的攻击便产生了“质变”。

    一秒四支箭。

    迎面冲锋的四五名兽人根本就没看清怎么回事便仰头栽倒,看上去仿佛同时中了箭——罗迪此时几乎就是一座炮台,以一己之力达到了一支中队射击的压制效果!

    “火车王”虽然只能不紧不慢的前行,然而三十米的距离对于双方来说却终究是两三秒钟的事情,而就是这两三秒钟内,已经有七名狼骑兵被罗迪射翻在地。

    双方交错的瞬间,“火车王”直接用它巨大的鹿角直接挑飞了一头座狼,而两侧挥刀试图砍腿的狼骑兵却发现武器再剧烈的摩擦声中被生生崩开…

    厚达三层的精钢鳞甲,远不是他们这些武器能够破防的。

    两张抛网挂在了鞍座两侧突起的护板上,可还没来得及拖拽,罗迪的箭矢便直接将这两名狼骑兵射杀——在这样的距离上,“蒙古式”射法的优势体现无疑,罗迪紧咬牙关,疯狂的向两侧倾泻着箭矢,如机枪抵近扫射般将十米范围内的所有狼骑兵尽数钉在了地上!

    狼骑兵同样嗷嗷叫着试图把罗迪拖下麋鹿,却发现“火车王”的身材太高而导致他们大多数根本就攻击不到罗迪。哪怕是靠近之后,弯刀的横斩也会被凸起的护板挡住,连接触罗迪都成了难题!

    只是一次交错,罗迪已然射出了三十六支箭矢,杀伤十三人——而狼骑兵除了在“火车王”的铠甲上砍出几道斩痕、挂上两张网以外,竟然毫无建树。

    罗迪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虽然以一己之力顶住了这波冲锋,然而剧烈的急速射箭已经让他胳膊出现了拉伤,此时手指也是抖得厉害。

    可战争从没借口,他让“火车王”扭身朝另一个方向奔跑,自己则转过头来继续开始射击。

    “骑射”的优势再次体现无疑,狼骑兵们需要绕一个圈子才能再度靠近罗迪,可他的火力输出却因为箭矢和体力充足而始终没有停下,从头到尾都在进行着压制!

    站在“火车王”特质的鞍座上,罗迪的箭矢几乎无限制使用,同时还有“居高临下”的视野优势,以至于到了后来他干脆不让“火车王”逃跑,而是掉头直接朝这群狼骑兵冲去。

    因为在六十支箭扫射过后,原本的三十名狼骑兵已经剩下了十二人。

    而此刻这些兽人根本连“火车王”的屁股都没摸着。

    在如此悬殊的战损比面前,连最勇猛的兽人迟疑了。他们除了能在面对面的冲击中拥有优势外,剩下时间基本是在干挨打,而靠的越近,被射死的几率就越高——这种残酷的结果生生让兽人们停住了脚步,随即不约而同的扭头逃跑…

    这是整个达文西森林内,第一支因为战力不敌而选择逃跑的狼骑兵部队。

    兽人们心中屈辱:他们不愿相信自己一支队伍被一个人打垮的事实,可飞掠而过箭矢却让他们不得不面对现实。

    “撤退!撤退!”

    他们咬牙切齿的让座狼加速,可没跑多远,却见一支三四十人的人类骑兵队伍迎面围了过来…

    索德洛尔已经在这几分钟的时间里重新跨上战马,并统合了“龙枪骑士团”大部分士兵朝这里奔来,此刻见兽人只剩十二人,他们二话不说便夹紧马腹,默契的开始了迎面冲锋。

    “打兽人”这种事情,他们在耐希米亚大草原上干的太多了。听着对方那“熟悉”的呼号声,龙枪骑士们好像又回到了当年冒着大雨朝敌人冲锋的时刻。

    然而与那时相比,他们早可谓“脱胎换骨“:曾经只有五六级的小兵们如今已有二十六人成为了进阶骑士,同时所有人手中还握着更强悍的武器,穿着造价昂贵的铠甲。

    更重要的是…他们心中有着比这身装备更为强悍的钢铁意志。

    然而这些隶属戈达尔的狼骑兵们却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类是什么角色。在他们眼中,穿着华丽铠甲的人类队伍尽数都是“花架子”,从王国边境一路冲杀到这里,沿途遇到的一切队伍…在座狼的冲锋下都像薄纸一样脆弱。

    相比身后站在麋鹿身上不断射击的罗迪,他们更愿意面对这些“脆弱”的人类骑兵。

    所以望着已经扬起长剑、用“战气”凝聚分身的索德洛尔,为首的兽人大喊了一句:“杀透他们!离开这里!”

    三秒钟后,这名满脸狞笑的兽人便带着凝固的表情被砍飞了脑袋。

    “杀!”

    龙枪骑兵们从来不惧怕面对面的冲击,更何况这些兽人已是强弩之末,身上更是连像样的铠甲都没有,不过迎面一次冲锋,十二名兽人便被砍翻了十一个,仅剩的兽人胳膊被砍飞,穿过阵线后满脸惊骇,仿佛不相信眼前的事实般瞪大了眼睛。

    而就在他回头望向那些只剩残肢断臂的同伴时,从天而降的一支箭矢直接贯穿了他的喉咙,让这名兽人直接毙命倒地。

    站在树上的娜塔缓缓放下短弓,面色凝重的望向了眼前的战场。

    兽人的力量终究比人类强,虽然有铠甲保护,龙枪骑兵依旧有三人受伤,两匹战马失去行动力。虽然无人死亡,可但骨裂骨折却不可免,甚至有名老兵的肚子被划开一道大口子,导致鲜血不断流淌,甚至顺着马腹滴落在了地上。

    然而他的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依旧紧握长剑跟随着队伍…

    此时莎莉的四十名私兵才在提图斯与惠灵顿的带领下赶到。望着眼前这支锐意难挡的部队,不少人都暗自吸了口冷气。

    很多东西不是单纯的训练就可以达到的。军纪、意志和过人的实力,只有无数次战火磨砺才能拥有。

    “治疗伤员!列防守阵型,小心其他敌人!”

    罗迪跃下“火车王”大声下达着命令,阿卡莎迅速冲过去抢救伤员,莎莉看了她一眼,不甘示弱的同样开始施放神术,而奈菲则呆呆的望着林地中那些浑身插着箭矢的兽人,心中不知该说什么。

    她在远处目睹了罗迪干掉十八名兽人的情景,当初在法术训练场一起对战时,罗迪给奈菲的感觉就像是个在努力学习法术的菜鸟。可是到了战场上,那些曾经做过的无数次练习,却让罗迪有了如此恐怖的杀伤力。

    这样的情景,对于只有十四岁的奈菲有着极大的冲击力——她从未想过“法术”应用在战争中会有如此巨大的效果。相比起罗迪逆转局势的强大,自己从始至终却只是坐在马上施放了几个简单的法术罢了,甚至过程中还出现了几次失误…

    她突然有些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像罗迪那般刻苦的练习,如今却什么都帮不上忙…

    “奈菲!”

    “我在这里,罗迪哥哥!”

    看到罗迪第一时间找自己,奈菲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然而她没曾想罗迪在竟然冲过来后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罗迪哥哥,怎么回事?你这是要干什么?”

    罗迪也不多说,抬手朝远处一招,站在一旁树干上的针尾沙锥便扑腾着翅膀落在地上——因为树干有点高,“可达鸭”最终还是屁股着地,摸样有些悲惨。

    不过他顾不上这些,拉开针尾沙锥鞍座上的扣带便把奈菲塞了上去,同时低声道:“现在返回埃尔森城,一路上要注意用护盾保暖,听到没有。”

    兽人的出现彻底打乱了罗迪的计划,局势超出掌控,他首先想到的便是保证奈菲远离这些危险。

    伸手把奈菲的头发理顺,罗迪继续道:“回去和妈妈说我这里一切平安,让她不用担心——”

    后面的话卡在了喉咙里,因为奈菲眼圈红红的拉开了锁扣,竟是翻身跳了下来…

    拉距(注1):弓箭拉开后,箭尾至弓窗的距离。

    绕度(注2):此处指箭杆硬度。磅数越高的弓使用的箭硬度越大。

    感谢月票:shine7th、雨辰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