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八十章 噩梦降临
    卡松刚刚施展的一记“冰霜之路”已经悄无声息的铺展在了五十米外的土地上,他刚扭过头来,便正好看到了塞纳被炸飞的一幕。

    看到那支箭矢,他立刻明白这是有人正在从侧方进行攻击,他想也不想便喊了一声“别动”,随即迈出数步,抬手施放“寒冰护盾”、“冰霜屏障”和“中阶法师护甲”后,挡在了塞纳身前。

    而此时的罗迪却换了“爆裂箭”进行攻击,四支箭矢接连袭来,护盾外的爆炸顷刻间让卡松面前尽是火光,不过他的战斗经验可比那些私兵强得多,在面不改色的连续补充护盾后,他疯狂念诵咒语,强行迎着箭矢做出了反击——

    三道“火焰冲击”接连朝着箭矢袭来的方向飞去,在撞断数棵大树后燃起大片火光,让罗迪的攻击瞬间“哑火”。

    “雕虫小技。”

    局面被控制之后,卡松心中冷笑。在法师看来,箭矢再厉害也不过是箭矢,想要增强威力只能靠“爆裂箭”这种道具,然而这些东西在“魔法护盾”面前都是笑话。

    所以他将目光转向了远处的森林,准备速战速决。

    “火焰箭”爆开的大片火焰中已经看不见罗迪的身影,然而某一刻,卡松却突然看到一排树木倏然晃动的细节,以及一道飞速闪过的黑影。

    他抬起法杖,早已准备好的四级法术“霜刃之球”立刻携裹着寒气向前飞去,在他精准的“法术轨迹控制”下绕开了直线上的林木,旋转着轰击在了那道黑影所在的树后!

    “哗啦!”

    四级法术威力极为恐怖,理论上消灭一支小队不在话下,此刻一棵三人合抱的巨树被锋利的霜刃绞碎了根部,随后直接栽倒,而罗迪则不出意外没了任何后续攻击。

    “呼…”

    卡松微微松了口气,努力平复着过度使用魔力带来的灼热感。

    而另一边的正面战场上,索德洛尔带领龙枪骑士势如破竹,在两次冲锋中尽数占据了优势。不塞纳派上去的二十人卫队却也起到了作用——这一波冲锋过后,只有索德洛尔和另外四人甩脱了纠缠,继续朝塞纳奔来,然而他们的马匹却因为踏上了“冰霜之路”而顷刻间尽数摔倒…

    这便是中阶法师掌控与扭转战局的能力,卡松所展现的实力无愧于米尔诺家族培养他所花费的重金。

    “杀了他们!都杀了!一个都不能留!”

    塞纳此时已经回过神来,见局面并未失控,他愤怒至极的喊出了声——刚才这一幕恐怕是他一生的耻辱,“临阵脱逃”还差点被杀,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敌人知晓,他们必须死!

    可就在卡松准备遵令续施法的时候,他的身体却猛然一震。

    “噗!”

    一支长箭由卡松侧后方袭来,避开了挡在他面前的“冰霜屏障”,洞穿了“寒冰护盾”和“法师护甲”,深深的插入了他的腹部!

    “怎么…”

    卡松忍痛扭头准备施法,然而看到的却是接连射来的第二、第三支箭。

    当护盾完全破碎、箭矢的力量完全作用在身体上时,卡松这才明白自己彻彻底底被对方耍了——两支箭矢直接洞穿了他的胸腔,让这位中阶法师无声无息的倒在了阵地上。

    他永远也想不到,之前用“霜刃之球”攻击的那道黑影,不过是罗迪用“法师之手”拎着斗篷飘过的幌子罢了。

    一招老套的“声东击西”,只因为一个零级法术便骗过了中阶法师,这其中固然有对方不知道罗迪职业的优势,不过如此战绩却已经将“法系进阶职业”的优势凸显出来。

    不过罗迪没什么自得情绪,他抬起“针刺者”角弓直接瞄准了塞纳,可即将撒放弓弦时却停顿下来,想了想,还是将目标转向了另一边战场上的米尔诺家族私兵上。

    “复仇”这种事情,还是交给索德洛尔自己做吧。

    此时莎莉队伍的危局已经随着玫瑰十字步兵的到来而彻底缓解,当弗朗多看到塞纳的队伍被彻底击溃后,终于明白事不可为,含恨下达了撤退命令。

    罗迪继续射杀了数名米尔诺家族私兵,随后将仅剩的半壶“爆裂箭”背在身上,他扭头望了望林子另一边——通过“灵魂契约”,远在梅尔河滩的“火车王”此时终于紧赶慢赶即将抵达这里…

    “终于搞定了。”

    望着潮水般退去的“蝮蛇十字”队伍,罗迪甩了甩有些颤抖的手指,缓缓呼出一口气。

    视野中,因为跌落战马而只能步行的索德洛尔正手持长剑朝塞纳走去,后者惊慌失措的抽出了自己那柄华丽长剑,原本是想起身战斗,可目光只是与索德洛尔对视一秒便彻底败下阵来,扭头向远处逃跑——

    塞纳努力奔向坡顶,还未翻过便被一支突然钉在脚下的箭矢绊倒,“咕噜噜”的滚了回去。

    索德洛尔手持长剑迈步靠近,塞纳望着对方满是血迹的龙骨重铠,以往谈笑风生的自信依然彻底消失。他当然不是傻子,索德洛尔的资料他可是一清二楚,当初灭掉对方家族时他可没少造孽,所以此时见到这位“熟人”,他哪里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然而求饶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他只能听到自己牙齿战栗时的“咯咯”声,两条腿不听使唤般发软,他顾不上起身,干脆拼命爬向坡顶,只希望能躲过这一劫…

    可就在此刻,林间却突然传来了尖锐的鸣镝箭声!

    “嗖——”

    “嗖——”

    …

    这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哨音,罗迪听后顿时抬头望天——骑着针尾沙锥的娜塔正在头顶飞过,那箭矢正是出自她的手中!

    按照罗迪之前的安排,她的任务是巡视战场四周的状况,确认敌人不会有更多部队前来支援。而一旦有陌生部队出现,则立刻用箭矢预警,情况越紧急,则发射的鸣镝箭越多。

    五声哨音,代表最高级的预警。

    所以罗迪和索德洛尔同时色变,立刻回头望向了主战场:但是那边的“蝮蛇十字”依旧在溃逃着,根本看不出有什么援兵的摸样…

    娜塔看到了什么?

    再转过头来时,已经用力翻过土坡的塞纳正大口喘着气,同时玩儿命似的开始朝远处奔跑,然而没等罗迪举起弓箭拦截他,便见一张大网突兀的出现在了塞纳头顶——

    “啊!”

    塞纳惨叫一声,当场被收紧的网索绊倒,这一幕让罗迪和索德洛尔瞬间浑身绷紧,他们两人虽然因为处在土坡下方而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但“网”这种东西实在是特点鲜明…

    这不是兽人狼骑兵才会使用的东西么?

    下一刻,仿佛噩梦突然闯入现实般,一队浑身简陋皮甲、骑着座狼的兽人,就这样踏上了土坡,出现在了所有人面前。

    “那边!那边有人!”

    森林的另一边,带着私兵狂奔的凯瑟琳正努力驾驭着马匹——因为贵族们走的分散,所以她只能靠着四处询问其他贵族来寻找自己的父亲,在看到前方有其他马匹的影子出现时,她立刻强撑着向前赶去。

    初时跟着进入森林的私兵一共二十三人,现在已经分作了四支队伍,凯瑟琳不太会骑马,所以骑了没多久她便觉得双腿酸软难受——说实话,如今艾弗塔女性贵族里“骑术”最好的,恐怕真就要数上过战场的莎莉。

    剩下的那些贵族门,大多因为长久的和平而早已忘记要去锻炼这项本领,只把“骑术”当做了一种可有可无的技艺罢了。

    凯瑟琳此时心中也是有些后悔,但此刻也只能强忍着。她和私兵们穿越了一片较为茂密的丛林后,终于来到了那几匹马的面前,然而凯瑟琳却发现这些战马上竟然…都没有人。

    “人呢?四处搜寻一下,可能他们在附近追捕的猎物,不会走远。”

    私兵应声散开,而没过半分钟,凯瑟琳便听到有人大声叫喊了起来——她也没多想,策马便赶了过去,然而当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她却感觉整个身体都被什么东西攫住了似的…

    地面上是三四具尸体,他们身上的衣服非常清楚的表明了这是某个男爵的私兵,而不远处一个穿着华丽铠甲的,显然就是那位男爵本人。

    可关键是…他们的脑袋都没了。

    这些家伙的脖子被什么东西直接削开,鲜血涂满草地,四周围着“嗡嗡”乱飞的蚊蝇…

    “呕…”

    凯瑟琳是养尊处优的贵族,哪里见过如此血腥恐怖的场面?只是扫了一眼她便扭头吐了出来,可是心中的恐惧却让她莫名多了几分力气,她深吸气,掉头便准备离开,谁知百米外正好奔过数个骑马的贵族身影,她刚想开口叫喊,却见对方身后竟然跟着十多匹身材巨大的座狼!

    而座狼上骑着的强壮身影则让凯瑟琳瞪圆了眼睛——那破烂的衣衫、淡绿色的皮肤和伸出的獠牙,所有特征都代表骑乘着是传说中兽人!

    “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

    一切都让凯瑟琳认为自己正在做一个无比可怕的噩梦,她伸手用力掐着自己的大腿,那剧痛让她深深的吸了口气,睁开眼时,远处已经有人被狼骑兵追上,惨叫声中,那两名私兵直接被砍翻在地!

    目睹这一切的凯瑟琳紧紧的捂着嘴巴,狼骑兵们始终追赶着那几人,却是没有注意到六十米外几个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的身影,他们挥舞着简陋的武器,呼号几声,继续朝远处行去…

    “走——快走!”

    凯瑟琳嘴唇都有些发白。

    “小、小姐…往哪里走?”

    私兵此时说话也结巴的厉害,面对这种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狼骑兵”,他们每个人都被对方刚刚展现的凶残彻底吓破了胆。

    “反方向,对,反方向!离他们越远越好!”

    凯瑟琳已经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什么了,她只想逃,逃避着一切,逃得越远越好…

    感谢月票:懒羊羊暴打小麦兜、加强的巴特雷、呼延哈哈、horadrim、雪広、罪洋、书友86552484

    感谢捧场:书友86552484、冥夜杨以及肠子的舵主。

    感谢评价票:雪月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