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复仇的机会
    望着远处逆转的战局,在马上的塞纳忍不住大笑道:“漂亮!打得好!”

    “卡松法师!回去以后,你想要什么,我让父亲给你什么!”

    头一次参与战斗的他已经忘记要去遮盖身上的纨绔气息,此刻语气狂妄至极,令一旁的法师微微皱眉。

    其实也不怪塞纳如此失态,“大权在握”这句话说得容易,可面临的选择却远非常人所能想象——塞纳在看到玫瑰十字圣印的那一刻便迅速做出了一系列推理和判断,这足以说明他的脑子远比其他人要好用,可判断归判断,自己该怎么做,才是真正考验他的地方。

    “蝮蛇十字”的袭击被对方所算计,后果自然很可能以失败告终,自己此时距离战场还有段距离,转身离开的话,自然可以保证平安无事不被卷入…

    然而真的如此么?

    塞纳非常明白:莎莉既然能设下这个圈套,那就说明她早已悉知“蝮蛇十字”的阴谋,如果这次她没死,那么转过头来将米尔诺家族的丑行“曝光”绝对不在话下!

    莎莉如何报复暂且不提,这事情只要随便一传,平民可以不用理会,但在贵族圈子里的名声必然一落千丈——如果是普通贵族,这样的后果还能忍受,可米尔诺家族承担不起:因为这会导致“王室”直接放弃米尔诺家族!

    查理斯二世不缺帮手,随便扶植另一个家族一样能达成他想要的结果,可米尔诺家族却绝对会因此万劫不复…

    塞纳可不傻,所以他犹豫数秒后立刻下令全员来援助“蝮蛇十字”——他相信…六十名骑兵、四位进阶骑士和一位中阶法师的加入,对战局绝对能造成足够的影响。

    而眼前的一切,则让他相信自己赌对了!

    卡松法师的远距离火球一招建功,异常精准的将罗迪炸没了踪影,塞纳心中兴奋的同时挥手道:“冲上去!把这些家伙全都杀掉!”

    “少爷,要留一支预备队。”

    卡松法师在旁提醒了一句,塞纳从没领兵打过仗,这是才想起一些基本的”战场守则”,赶忙让二十人的近卫队停下,放任三位进阶骑士和四十名轻铠骑兵朝着莎莉所在的阵地冲了过去…

    “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卡松法师,继续给他们压力,不能让他们缓过来!”

    不用塞纳吩咐,这位中阶法师也明白这个道理,然而当他准备施法的时候,却突然“咦”了一声。

    塞纳此时也是一脸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因为他看到莎莉后方原本混乱的队伍竟然迅速脱离出了一支三十人骑兵队,迎着自己的私兵队伍便冲了上来!

    “这怎么可能?!”

    后翼遭受打击往往意味着混乱和崩溃,所有的军事教材上都对此有着明确定论,可眼下发生的一切,却显然超乎了他的常识…

    被火球爆炸的冲击震落马下后,奈菲和阿卡莎都挂了些彩——小牧师的手臂轻微骨裂,奈菲则是轻微的挫伤。不过因为之前就有“法师护甲”和“神圣护盾”保护,两人显然都没有什么大碍。不过四周士兵却重伤一片,其中三个失血过多直接昏迷,若不是迅速抢救治疗,恐怕用不了一分钟就会死去…

    冲过来施放神术的阿卡莎和莎莉都是心中慌乱:四周的士兵尚且如此,罗迪呢?

    就在她们大声呼喊罗迪名字的时候,罗迪终于摆脱了“麻痹”效果,从满地烧焦的马尸和鲜血中咬牙爬了起来。

    浑身痛的要命,耳朵因为爆炸还处于“失聪”状态,不过除此之外,罗迪根本没受什么影响。

    这套“霜息皮甲”是由“龙皮”制造,除了基础属性外还多了120点“全属性抗性”,算上“屠龙者印记”的附加值后,普通法术几乎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刚才的火球虽然命中了他的战马,但被直接抵消了70%的魔法伤害,所以他没受什么影响,只要等“震荡”、“眩晕”的debuff消失就能完全复正常。

    可“火球”可不仅仅是“单体攻击”法术,想到自己身旁的奈菲和阿卡莎,罗迪就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似的,他四处寻找了半天,却看不到两人身影,扭头时才发现两人正在自己身后说着什么…

    因为失聪,罗迪一直没发现她们就在身后,此时看到两人无碍,罗迪顿时长长的松了口气,也不管奈菲和阿卡莎正在说什么,伸手便紧紧搂住了她们。

    这一刻,罗迪觉得人生所有的喜悦,都抵不过“虚惊一场”四个字。

    策马赶过来的莎莉远远的看到这一幕,嘴角抽了抽,却也是立刻准备翻身下马——“罗迪!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

    “我没事…我没事,放心。”

    听觉渐渐恢复,四周嘈杂的叫喊声清晰起来,罗迪注意到了四周的战况,先是安慰她们几句,随即立刻扭头朝四周大声喊道:“这火球根本就是挠痒痒,连我的皮甲都炸不破!他们这是强弩之末!大家冲上去!压垮他们!”

    这话几乎立刻安定了刚刚浮动的军心,罗迪不顾身上血污,扭头便对始终带着骑兵团未动的索德洛尔道:“给他们点教训!”

    原本同样担忧的索德洛尔见此立刻点头,随即一拉缰绳,怒吼道:“龙枪骑士团,让他们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冲锋!”

    “是!”

    “莎莉,骑到马上去,让所有人能看到你!”

    虽然都没来得及和罗迪多说几句话,但她此时却利索的扭身便重新上马,只是望着罗迪的目光满是担忧与紧张。

    混乱的阵地在罗迪的几句命令下迅速恢复了稳定,他迅速检查了一下奈菲与阿卡莎的伤势,想要报复的情绪无可阻拦的蔓延出来——但他脸上却没有任何怒意,只是低声对面前三人道:“保护好自己,护盾尽力施放,我很快回来。”

    他身上全是战马碎裂时喷溅的血液,此时看上去极为骇人,可就在他捡起“针刺者”角弓之后,奈菲却紧紧拉着他的手:“罗迪哥哥,你别走,危险…”

    “因为有危险,所以我才不能让它威胁到你啊。”

    罗迪笑了笑,拎起两只箭囊后冲入了旁边的丛林,迅速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该死的!他难道能免疫魔法么?”

    三百米外,原本满脸得意的塞纳正大声惊呼着。

    索德洛尔率领骑兵团迎着私兵队伍便冲了过来,卡松法师即刻开始施法瞄准,为了确认击中移动目标,他使用了速度较快而数量较多的“冰锥术”,可是三次法术施放后,九枚冰锥竟然尽数在索德洛尔胸前的铠甲上迸溅成了碎片…

    以往穿人如穿纸的法术,此时竟然连破甲的能力都没有。

    卡松法师眉头紧皱,他可不会像塞纳那么幼稚,施法手势一变,“火球术”而出,直直冲着索德洛尔的胸膛而去——

    “轰!”

    火光跨越近百米距离击中了目标,然而在烈焰和烟雾爆开之后,那骑着战马的身影竟然连顿都不顿,仍旧加速向前冲刺着…

    “幽影骑士”的战气可以凝结为各种形态,除却分身之外,同样可以用来抵挡法术攻击——虽然这样做消耗极大,索德洛尔却可以至少咬牙挡下三次!

    因为索德洛尔明白…他复仇机会来了!

    敌人极具特色的秘银铠甲已然说明对方是塞纳的私兵,所以他要做的就是冲破防线,杀掉眼前的敌人,杀向后方,杀掉那位米尔诺家族的继承人!

    往昔的一幕幕场景浮现眼前,家族被迫害时这位塞纳子爵虽然年轻,可那些抢夺家产、欺侮女性的事却没少参与…索德洛尔的脸上浮现出一股难言的戾气,“幽影战气”的全力释放让他周身的空气都发生了扭曲——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任何干扰,仿佛天地间就剩下了那一个目标…

    战马再次加速,四个幽影分身倏然间浮现四周,索德洛尔在怒喝声中挥剑斩向了前方的敌人!

    “嘶啦!”

    迎面的私兵好似破布一样,当场被砍飞了半边身子——鲜血四溅中,索德洛尔的五次斩击剑剑致命,用力之大,甚至直接导致“守护之牙”的剑刃扭曲变形!

    而爱剑如命的他此时却随手扔掉了这柄长剑,拔出备用武器,目光直盯前方,继续冲锋——

    塞纳原本正等待着敌人被剿灭的情景,哪知自己花费重金培养的骑兵团竟然一个照面便被砍翻了一地——“呯呯呯”的撞击声过后,四十多名骑士直接被打散分割,死的死伤的伤,竟然根本没能拦住这些骑士的脚步!

    “这是…怎么回事?!”

    他眼睁睁看着两位冲在前面的进阶骑士被索德洛尔快剑枭首,那闪烁的寒光把他吓的打了个冷战——他懂剑术,所以只是这一招半式他便明白对方是什么级别的角色…

    以他那半吊子本领,塞纳觉得自己在索德洛尔面前恐怕连半招都走不过去!

    所以塞纳心思电转,立刻大声喊道:“近卫队!顶上去!快!”

    “卡松法师,用法术拦住他们!”

    而就在卡松法师抬手施法的时候,塞纳却一拉缰绳,掉头便准备朝后方逃跑——面前就是一个土坡,越过之后便是一段可供加速的长下坡,塞纳已然计算好了自己逃跑的路线,他坚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自己能活着回去…

    可没等他想更多,视野侧方突兀的飞来了一支箭矢…

    “噗!”

    胯下战马头部中箭当场跌倒,直直将他掀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浑身剧痛的塞纳匆忙翻滚,惊险的躲开了被马匹压死的命运,然而待他回过神来想要站起身时,旁边的卡松法师却大喊道:“别动!”

    感谢月票:最好的晨光、dcbird、y侠盗毅i、剑帝莱恩哈肯、梦幻风铃、刀锋至冷、书友41855733、泸州老忘、chaak、让谣言应验

    感谢捧场:红茶中的白兰地、书友1399744889

    昨天冒雨开了三百多公里回来,这次去医院看望老人感触很深。年轻时候抽烟喝酒过多,如今老了各种病症折磨的痛苦不堪,胃癌晚期和各种病,因为身体太虚弱,连手术都做不了…如今只能是过一天是一天。

    在此奉劝各位趁着年轻多注意身体,不要过度饮酒抽烟熬夜什么的,年过三十就知道后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