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无法想象的事情
    半小时后。

    “罗迪哥哥,等下真的会有战斗么?”

    此时已经算是彻底深入了达文西森林,不过队伍中的气氛十分轻松。虽然提前知道了可能出现的事件,奈菲此刻却并不紧张,反而摘下了兜帽左望右望,好奇的很。

    “不出意外是有的,所以你要离阿卡莎近些,我没有把你留在庄园,就是因为你跟在我这里会更安全,懂么?千万不要乱跑。”

    “哎呀你都说了好多遍了…我当然不会乱跑啦!”

    “我错了我错了,别生气哦。”

    罗迪装模作样的摸了摸奈菲的头,小萝莉很受用的眯眼笑着,不过这样轻松的气氛下,罗迪却是回头对索德洛尔道:“做战斗准备吧,我可不想假戏真做了。”

    从进了森林便像是变了个人的索德洛尔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抬起手掌做了个手势——一瞬间,原本松散的队伍瞬间停止了前进,所有士兵集体下马,开始两两相助,迅速将马背行囊中的轻铠套在身上…

    他们的铠甲并不像塞纳子爵的私兵那般银光闪闪,反而透着一种黯淡的青灰色光泽——普通人恐怕会以为这是生锈破旧的废铁,而只有知识渊博的法师才会认出…这是“巴雷顿铁”特有的反光。

    当初罗迪从高精灵“瓦格拉城”废墟中取出的废弃铠甲,如今已经经过了重新熔炼,并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制造出了八十套标准轻骑铠!

    这些稀有金属比瑟银还要珍贵,一套铠甲堆叠起来只有十公斤重,所以士兵们可以把其轻松收入行囊携带——但论防御力,它却比塞纳子爵手下那种“秘银铠”强悍数倍!

    要知道,这是当初瓦格拉城“王室禁卫军”才有资格装备的铠甲,哪怕在资源富庶的高精灵时期一样是稀有资源。将它们套在身上,防御等级跃升十倍丝毫不夸张。

    所以这支狩猎队伍,只是在眨眼间便成为了能够随时冲锋的轻骑兵团。

    而在所有士兵!胸铠上则有着一个蓝色龙头被长枪穿过的徽记。在所有史诗故事中,这种标记只意味着一件事:“屠龙”。

    “龙枪骑士团…这名字虽然俗套了点,但‘屠龙’这事可真不是吹牛的。”

    罗迪望着面貌焕然一新的队伍,满意的点点头。

    索德洛尔摘下了厚实的斗篷,露出了他那身由龙骨与稀有瑟银混合打造的魔化铠甲,意有所指的点了点胸口徽记:“那位康恩大帝当初徽记用的同样是龙头。不过他那个龙头上面,可没有这柄骑枪…”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罗迪嘴角扬了扬,不予置评。

    在此之前,这些从斥候打拼起的年轻人一直没有固定的“旗号”和“名字”,而今天,他们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徽记和旗号。

    “龙枪骑士团,列队,行进!”

    “是!”

    换装完毕的骑士们精神面貌与之前简直云泥之别,虽然依旧是无声的行动,可胸中弥漫的荣耀感,却已经开始飞速凝聚着…

    “转向,朝梅尔河滩前进。”

    这是计划中与莎莉汇合的地方——进入森林后莎莉身边是围着不少其他贵族的,而到了现在,估计她也把那些家伙打发走了。

    “希望一切顺利吧。”

    轻轻一拽缰绳,罗迪让马匹调转了方向,与此同时,头顶上方的针尾沙锥“嗖”的划过天空,带起了一阵微风。

    “凯瑟琳,你就没想过进去瞧瞧?”

    达文西森林外的营地中,留守的贵族少女们正聚在一起聊着天。

    “一群臭男人呼来喝去,有什么好看的?”

    凯瑟琳今天没有穿那身性感暴露的长裙,而是一身和猎装式样相近的墨绿短衣,配上大师级皮匠手工缝制的马靴,这种狂放不羁的野性美让旁边那些留守的侍从忍不住频频侧目。

    不过凯瑟对此熟视无睹,她已经习惯男人这种充满的目光了。说起来,她还真没见过哪个男人看她的时候能不暴露出内心的欲望——哦,那个让人讨厌的“土鳖”除外。

    “塞纳子爵真的好帅气呢,我敢打赌王国里恐怕没有比他更像我梦中骑士的贵族了。”

    “切,花痴。真想勾搭就直接去,在这里有什么用?”

    凯瑟琳伸手拢了拢长发,心情有些烦闷——本以为昨晚约到的那位男爵能让她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结果真刀真枪上阵才发现对方是个银样镴枪头,没几分钟就草草结束了…

    真是扫兴。

    目光望着营地前方的达文西森林,凯瑟琳今天觉得看谁都不顺眼,而想起昨晚那个“土鳖”无声的嘲讽,她更有些气愤,抬脚便把一块石子踢得老远,仿佛罗迪就是这石头一样…

    “只会装模作样的土鳖没什么好下场!”

    暗骂了一句后,凯瑟琳才想起这动作不太淑女,她马上收敛仪态,准备找个地方坐下休息,可随即她便发现一位私兵正迈着大步朝这边跑过来。

    “小姐,有紧急消息要汇报给老爷!”

    对方气喘吁吁满头大汗,远处他刚刚骑乘的马匹同样浑身汗水,显然是从远处长途疾驰而来。凯瑟琳能在一群女人中混成“大姐头”可不单是因为身材好,她只是扫了一眼这些细节便断定对方是从波顿领地赶来的,所以她也不废话,直接道:“父亲刚刚带队进了猎区,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吧。”

    那士兵半天才把气喘匀,低声道:“早上刚接到的消息,领地里的艾利村、伯里克村和莱文镇遭到了袭击!”

    “袭击?”

    凯瑟琳第一反应不是恐惧也不是激动,反而只有无尽的迷惑:“什么人敢袭击这些地方?那里的守卫力量可是一点都不弱,我记得克莱德骑士就在莱文镇吧?”

    克莱德是领地最强的骑士之一,论实力仅在提斯和惠灵顿两位大骑士之下,是一位进阶“守护骑士”的强悍家伙,曾经因为独身打残三十多人的匪盗团而声名大噪。

    “克、克莱德骑士的头颅被挂在了镇口…发现的人说整个镇子的人都、都——”

    “都怎么了?”

    “…都死了,而且一个不剩。那些村子也是一样的结果,总数上千的居民…没有幸存者。”

    这话让凯瑟琳难以抑制的打了个冷战。前所未见的局面让她一下子有些无措,这不能怪她年轻,因为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个领主身上,恐怕都会造成思维上的空白。

    有人向波顿领地宣战了?

    还是哪个冤家对头趁虚而入,准备给家族一个教训?

    凯瑟琳毕竟不是毛头小子,她尽力冷静下来并预想着各种可能,然而无论怎么猜想都无济于事——因为她没听说过哪个贵族会使用这种骇人听闻的方式来挑起战端。

    贵族很少杀害平民,就算捉住了敌对的贵族,也往往会留活口等着兑换赎金。

    那眼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你…你等等,等我父亲回来后马上就告诉他这事!”

    凯瑟琳现在急也没有用,她虽然有一定权力,但在这种大事上她却并没有随意下决定的能力——“还有别的信息么?详细说说。”

    “没、没有任何信息,布拉姆管家早上接到信息后就马上让我来通报,他说领主大人最好马上回去主持大局,因为这事恐怕很难通过几条命令来处理了…”

    “这我知道…这我知道,可是——”凯瑟琳吸了口气,果断的一挥手:“你先下去,我现在就派人去叫他回来。”

    “是,小姐。”

    凯瑟琳知道事关重大,立刻让一队士兵进了达文西森林去找父亲,她匆忙的样子让另外几位闺蜜有些奇怪,纷纷过来嘘寒问暖:“你没事吧?脸色怎么这么差?”

    “没、没事,早起肚子不太舒服,可能昨晚没有睡好吧。”

    “呵呵呵呵,哪儿是没睡好啊,恐怕一夜没睡吧?”

    闺蜜的调笑让凯瑟琳完全没兴趣回应,她觉得自己脸有些发僵,内心更有了一些不太舒服的预感。

    到底怎么回事…

    “费力不讨好的事情的确没人想做。但是…如果出了什么你无法想象的事情呢?”

    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句话,正在来回踱步的凯瑟琳猛然一惊,随即才想起这是那个“土鳖”昨晚在宴会上说的。

    他一边吃樱桃一边答话的姿态让凯瑟琳印象极深,当时她对这种说法不屑至极,可现在回想起来…

    自己现在遇到的,不正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凯瑟琳猛地停下了脚步,只感觉和煦的阳光都无法带给她一丁点温暖。

    然而就在她六神无主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了一片喧哗声,转头望去的时候,她看到的是一队队忽然从附近镇子朝这里赶来的队伍…

    “这是谁?哪位领主迟到了么?”

    森林中的温度比外面还要低一些,此时正值万物复苏的春日,哪怕没心思打猎,也能看到不少动物在视野中穿行,那些野兔、野鹿或黑不溜秋的野猪往往离着老远便会被惊跑。

    罗迪的队伍沉默的在森林中前行着,因为知道即将发生战斗,所有人其实都在暗暗积攒着气势,老道的士兵们不断活动着手腕与各个关节,让身体在这微冷的空气中尽量热起来。

    然而就在队伍尚未抵达预定目的地的时候,一阵毫不掩饰的马蹄声却突兀的打破了原本的寂静。

    视野中出现了许多人影,起初罗迪还以为是有其他贵族正在追捕猎物,可是当看到前方那一队长剑出鞘、目露凶光的家伙时,他便意识到这些家伙恐怕真不是“打猎”来的——

    “这是哪儿来的?”

    索德洛尔也倍感诧异,这些家伙…可不是预想中的敌人啊。

    感谢月票:孤高的浮云、黑谷·镜、剑帝莱恩哈肯、梦c相依、ss99、纳明燕、hubsp;   感谢捧场:加强的巴特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