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七十章 跟见了亲爹似的
    在艾弗塔的贵族为一场“春季游猎”而集体出动的时候,艾弗塔边境之外的草原却因为一支队伍的出现而骤然打破了原本的平静。

    狼骑兵奔跑在松软的草甸上,六百名勇士长途跋涉的三百多公里后,四周茂密的草地渐渐变得有些稀疏起来,远处的视野中,他们已经能看到那属于静语森林的大片绿荫,而一道道飘起的炊烟,更是指明了人类村庄所在的方向。

    “督军大人…我们终于到了。”

    座狼远没有军马骑乘着舒服,狼骑兵们虽然适应了座狼摇摆的脊椎,但并不意味着长途奔袭后依旧体力充沛,此时他们一个个神色疲惫,大多数都累得气喘吁吁,只有少数精锐才能做到神色如常。

    而戈达尔则连汗都没有出。

    “狼骑兵”并非骑着狼就行了,精湛的技巧与操控力才是实力的体现,显然戈达尔督军能成为人口过万的部族领袖绝非徒有虚名。只是听了属下的话语后,他却摇摇头:“到了?不…这里并不是我们的目的地。”

    “为什么?戈达尔督军,那些人类的村庄就摆在我们面前,只要冲上去便可以得到大量的食物作为补充…”

    督军的副手显然无法理解上司的想法,戈达尔也并不去给解释什么,他只是从兽皮衣兜里翻出了那张地图,认真的开始比对起了方位——

    “人类的巡逻队会在两个小时后出现在前方…”

    “五座村庄都有斥候队伍,最近的要塞随时能够补充三支中队协防…”

    一行行资料详细的把艾弗塔领地边境布防构成展现在了这位督军面前——而最重要的是,它竟然还是用兽人“萨宾文”写的。

    人类王国的第一道防御网,如今在戈达尔眼中彻底没有了秘密。

    “这些狡猾的人类…如果我们只是一股脑冲上去,恐怕不用两天便会被他们的军队完全拖住步伐,想要再有进展,只能等索隆的大部队跟上来了。”

    “怎么可能?”

    身旁的副手觉得这位督军纯属是疯了。

    “蠢货,你以为这些人类真会像绵羊那样等着你去砍上一刀?如果是这样,七十年前我们为什么还会被逼退到草原的那一头?”

    戈达尔可不是莽夫,他很清楚人类不都是“软柿子”,战略上蔑视、战术上重视——就军事素质而言,戈达尔绝对称得上优秀统帅。

    “听我的命令,所有人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向南出发,我们绕开这片领地的防御圈!”

    “督军大人…”

    “都听我的!别废话!”

    戈达尔指向了前方那看似平和的艾弗塔防线:“这里就是一处巨大的陷阱,谁跳进去谁就是傻子!我知道所有人都很渴很累,但现在还不能放松,跟着我走——我们不做探路的替死鬼,我们要掠夺他们最富有的城市!杀死最多的贵族!那里有食物和美酒,有鲜血与荣耀,听懂了么!”

    “吼——”

    “杀光他们!”

    队伍迅速改变了方向,六百名狼骑兵在草原上像一片移动的阴影般,转瞬间便消失在了艾弗塔防线的视野中…

    三月二十五日。

    “帕尼尼男爵,我看猎场周围似乎有不少村庄,那咱们的安全问题有保障么?”

    为游猎活动而粉饰一新的男爵府内,博拉奇伯爵指着大厅里的“领地沙盘”问道。

    普通贵族很少会搞“沙盘”放在家里,不过帕尼尼男爵三代前是康恩大帝军中有名的将领,因此许多军中习惯都遗传了下来——这沙盘是帕尼尼为了显摆祖上荣光而特意放在显眼处的,炫耀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安全?伯爵大人真会说笑,这一次不说米尔诺伯爵提供的士兵援助,单是前来参加的七十多名贵族就有多少私兵?恐怕数量过两千都不是问题,难道您还担心有人敢来惹麻烦?”

    博拉奇子爵一贯胆小,此时听后终于松了口气,感慨道“八年前我可是差点因为拦路匪没了命,所以对这方面敏感了些…听说这场严冬让不少贱民都成了匪盗,我心中倒是一直不太安稳呐。”

    “子爵大人小心谨慎可是出了名的,这点我可是知道。”

    安如子爵笑眯眯的在旁边搭话,随即指了指沙盘上的科恩山脉:“到现在为止人手都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富瑟银矿的出产位置已经确定,到时候怎么对付那个娘们…就看各位的配合了。”

    “那是自然…”

    此时书房内林林总总共有七八位领主,算是对抗莎莉的“联盟”主体。在矿山问题上他们早已达成了一致意见,此时聚在这里,说是闲聊,实际上就是一次“战前动员”。

    而没让他们等太久,中午的时候,莎莉公爵队伍已经进入领地的消息便传了过来——这些贵族们相互看了看,均是嘴角挂上了莫名的微笑。

    “正主终于来了,呵…让我们见识见识这位公爵大人吧。”

    安如子爵笑着随这群贵族走出了房间,不过在其他人更换正装、准备迎接公爵时,他却在自己的卧室内给私兵统领下了命令:“听说那个罗迪和索德洛尔也会到场,盯死他们,随时把行踪报告给我。”

    当初被罗迪杀死的士兵可不会就这样算了,这次“游猎大会”在安如子爵眼中可不光是给莎莉准备的陷阱,同样是给罗迪挖的坟墓…

    博拉奇惜命胆小,不敢明着干这种事,但安如子爵却不在乎——谁的领地不是踩着别人的尸体打下来的?干掉罗迪、索德洛尔之后,就是提图斯、惠灵顿,艾弗塔的领地…终将有一大部分流入他的手中。

    他心中还有一整套后续的计划等待实施,不过此时该做的还是得做,在换上一身华丽长袍、带上一顶手工缝制、镶着精美珠宝的圆顶帽后,安如子爵就这样一脸淡定微笑的走向了大门。

    由霍利尔城而来的车队缓缓驶入达文西领地的帕卡罗城,代表公爵身份的四十八人仪仗队穿着红色衣饰在前方开路,后面是提图斯和惠灵顿两位大骑士及私兵压阵,严实护送着那辆由四匹白马拉动的豪华马车。

    代表鲁西弗隆家族的狼头徽记旗帜随风飘扬,配合着士兵们的步伐的确带起了几分杀气,不过此时进城的队伍总共不过三百人,被狭窄的街道一挤,却莫名显得有些单薄。

    待到马车行驶到男爵府门前时,这些满脸假笑的贵族们已经列好了欢迎队伍。

    不过和以往欢迎阵列不同的是,此时府邸门前的广场两侧还站满了安如子爵和博拉奇伯爵的私兵,他们各个穿戴着耀眼至极的金属铠甲,手中长矛向天——对于贵族而言,这就是赤裸裸的“示威”,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留任何余地。

    走下马车的莎莉在见到此景后也是脚步顿了顿,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不过她并没有多余的情绪外露,只是继续迈步向前,朝着这群冷笑的贵族走去。

    形单影只的女公爵身旁没有任何人,那传闻中被她列为“入幕之宾”的罗迪男爵更是没有出现,对此情景一众贵族均是嗤之以鼻,某些人更是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果然是个懦夫,那些功勋叫的凶,真拉出来走一趟便看出出真假了。”

    “连露面的胆量都没有,呵…”

    “这公爵也是小,今年才十八岁吧?让她掌握这个领地,啧啧,真是玩笑。”

    贵族们之间的讨论声虽然压低,但在这样的场合上却依旧是无法遮掩的,尤其是有些话语莎莉根本就是听得一清二楚——她当然明白这是对方故意为之,不过此时她也只能装作听不见。

    在这种场合上,像泼妇般撕破脸是毫无意义的。

    帕尼尼男爵、安如子爵和博拉奇伯爵三人上前和莎莉问好,原本应该表示尊重的弯腰礼被他们直接忽略,他们身后那些贵族的脸上更是一动不动,咄咄逼人的意味不言而喻。

    莎莉从头到尾只是点头,连话都懒得多说,打个照面后便婉拒了帕尼尼男爵安排食宿的邀请,径直走回了马车,朝事先已经安排好的庄园而去。

    “既然有胆量来,强撑着也该装装样子才是,如此夹着尾巴逃走,我以前还真是高估了她呢…”

    望着这位公爵离去的马车,安如子爵摇摇头,言语间的戏谑不加掩饰。

    而莎莉前脚刚走,后方便传来了另一支车队抵达的消息——当得知这是塞纳子爵的队伍时,一群贵族们立刻骚动了起来,那些家中有年轻女儿的领主们赶忙像展示珠宝一样把孩子拉了出来,私兵们尽数派出去驱逐人群清理道路,仆从们将刚才没有拿出的鲜花花瓣铺洒在路面上,三位主事贵族束手而待,仿佛塞纳才是艾弗塔最大的领主似的…

    当一身艳红色礼服的塞纳子爵走下马车时,现场甚至响起了连绵不绝的惊叹声——这位子爵容貌俊俏,身材高大,栗色的头发简单的束起后完全就是许多少女心中“完美骑士”的典范,此时加上周围安排的仆从造势,整个欢迎仪式也由此达到了高潮…

    “啧啧啧,跟见了亲爹似的。”

    不远处,坐在马车内的罗迪望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感谢月票:孙陈先生、泸州老忘、【雨落淋峰】。】

    【感谢捧场:低调的月神】

    【另:媳妇之前连续工作了俩星期,刚放假,所以这两天算是补个七夕,放松一下,明天(8-24)请假一天,两人在一起七年了,望各位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