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五十六章 后宫和谐…?
    “拉尔夫失踪了?”

    “是的,老爷。艾弗塔那边失去了他的联系。”

    对于一位忠心耿耿的死士而言,“失去联系”的意义不言而喻——米尔诺伯爵可不是抱有侥幸心理的傻子,“巧合”这种东西在他眼中是不存在的,所以他立刻问道:“失踪前他在执行什么任务?”

    管家对这些事情更加熟稔,他拿出一个黑色封皮的本子,翻到其中一页后拿到了公爵面前:“最后一次回信,他说已经成功让安如子爵派人去对付那位罗迪男爵和索德洛尔男爵。”

    “罗迪和…谁?”

    米尔诺伯爵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埃尔森城城主罗迪男爵,和那位帕尔领领主索德洛尔男爵。”

    “这个名字我记得,维杰里家那个跑掉的小子好像就叫索德洛尔…没错,应该是这个名字!”

    自己亲手毁灭的家族,米尔诺可是一个不落的记得清楚,但现在他还不确定对方身份,便立刻下令道:“调查他们!查仔细了,五天之内,我要看到他和那个什么罗迪的一切资料。”

    “遵命,老爷。”

    “不管他们是谁,敢动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米尔诺并不是一激动就大吼大叫的人,他的声音依旧冷静,只是目光阴冷了许多——手中的羽毛笔再次汲满墨水后,那封未完成的信件上便又多了几句话:

    “西部领地的罗迪男爵和索德洛尔男爵在暗中阻挠您派出的人手,现已证实已经造成一人死亡,后续结果正在调查中,您最忠诚的米尔诺会尽快将调查报告上交…”

    在米尔诺伯爵费尽心机算计罗迪和索德洛尔时,长途跋涉了一千多公里的队伍终于抵达了艾弗塔领地的霍利尔城。

    这一路走来,队伍再没有遇到任何拦路打劫的匪盗——其实换句话讲,他们基本上连人影都没见到几个。

    马上就是二月份了,整个艾弗却依旧如同被冰封般沉寂。天空中的雪花时大时小,好似永远不会停歇。它的危害并不像地震海啸那般惊天动地,可造成的损失却一点也不弱于其他天灾。

    “如果再下上一个月,恐怕粮食收成都要受到严重影响了,今年的艾弗塔可真不好过啊…”

    霍利尔城四周的村庄原本星罗棋布,现在望去却根本就是一片白,完全辨认不出有人生活的痕迹,索德洛尔叹了口气,语气充满担忧。

    “能把物资价格稳定住基本就是咱们的极限了,其他那些事想也没用。”罗迪将斗篷上的雪掸掉,望着远处安静的霍利尔城门,出声道:“给提图斯和惠灵顿骑士准备的礼物呆会拿上,最重要的是…”

    “让他们教导一下这群老兵,我明白你的意思。”

    说是“教导”,实际上就是让这些等级已经足够的士兵们“转职”,罗迪本想让队伍在霍利尔城休息几天再走,但索德洛尔属于完全的“实干派”,对留在霍利尔城应酬根本没什么兴趣——“我直接拉着他们找那两位骑士去,完事直接回帕尔领,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就按照训练计划来了。”

    “行。”

    罗迪点点头,随后发现娜塔和卡莎牵着两匹马走了过来,他扬起眉毛想说什么,却被阿卡莎抢了先——

    “娜塔想家了,准备回艾尔莎村。我正好没什么事,就跟她一起去看看。”

    “啊?”

    罗迪有些发傻,娜塔想家或许有,但她绝对不会主动请假返回,那…

    愣了一瞬,他便立刻明白了缘由:阿卡莎这是不想跟自己去霍利尔城啊!

    虽然她愿意接受莎莉的存在,但这绝对不代表她愿意去和莎莉搞什么“情同姐妹”的戏码——开玩笑,“和谐后宫”跟“世界和平”一样都只是美好的愿望而已,强行让喜欢同一个男人的女人们在一起…鬼才知道有什么结果。

    霍利尔城是莎莉的地盘,阿卡莎自然没趣找不痛快,此时拉上娜塔一起遁走,说难听点就是“眼不见心不烦”。

    不过和事事要强的莎莉比起来,阿卡莎显然更聪明一些,因为她懂得照顾罗迪的情绪,宁愿自己受点委屈也不愿让他为难——想通了这一点,罗迪更觉得自己亏欠了太多,可是他嘴笨,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宽慰。

    “行了,我又不是因为几句甜言蜜语才喜欢你的,喏…她的车队来接你了,我们先走了。”

    嘴上是这么说,可阿卡莎却向前迈了一步,凑到罗迪耳旁道:“你可不许在这里呆太久啊,我就在艾尔莎村等你,还有…有些事情,不能让她抢了先。”

    说到这里她脸色莫名红润,随即闭着眼睛扬起了脸。罗迪倒是没有犯傻,很果决的吻了下去——这俩人秀恩爱丝毫没有顾忌在场的旁人,导致娜塔的嘴角连续抽搐好几下,而一众老兵则唉声叹气的转过了头,朝索德洛尔抱怨什么时候能给解决单身狗的难题…

    “看你们这点出息,到帕尔领我请你们喝酒去,到时候各凭本事听见没有?”

    “好!”

    “指挥官万岁!”

    “指挥官那你什么时候找老婆啊?是不是——”

    “啪!”

    “让你那么多废话,走走走,列队!出发!”

    看着那群傻大个蛮族跟着索德洛尔离开,罗迪和阿卡莎都有些哭笑不得。而小牧师也没有继续赖着,她深深吸了口气,仿佛要记住罗迪身上的味道似的,随即很干脆的转身就走,拉着娜塔便踏上了另一条道路…

    大路上瞬间就剩下罗迪和他的几大包行李——哦,还有不远处丑到灵魂深处的“火车王”和一脸呆傻、依旧闭眼睡觉的诺基亚。

    算上还在埃尔森城的针尾沙锥,罗迪这“三傻”魔宠的外形当真让他自己都觉得蛋疼无比…

    他刚下令让这两个憨货呆在城外自己溜达,公爵府的队伍便来到了自己面前,那宽大舒适的马车缓缓停住后,管家约翰彬彬有礼的上前问好,目光很规矩的没有朝远处望,更没有胡乱询问其他人的去向。

    罗迪望了望队伍,好奇道:“公爵大人没来?”

    毕竟是在外面,罗迪觉得尊称是必须要有的。

    “小姐…呃,小姐说她在府邸等您。”

    约翰脸色不太自然。

    “哦?好的。”

    罗迪有些意外,不过也没什么多余反应,迈步便走上了宽大舒适的马车,然而那木质的车厢门刚关上,他便被一个身影结结实实的从侧面扑倒在了包厢座位上——

    鼻息间满是熟悉的香味,莎莉柔软的身躯紧紧的贴着他的胸膛,她的身材没有阿卡莎那么丰满而充满弹性,也没有阿卡莎拥抱时那么温柔…但青春洋溢的气息却是谁都比不了的。

    不过,她搂住罗迪脖子的手…似乎太用力了些。

    “让你喊公爵!就不喊我名字,故意搞那么生分是吧?出去这么久,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忘了?啊?我大老远就看到你亲她了!你这个坏蛋!唔——”

    话没说完她便朝着罗迪的脖子一口咬了下去,罗迪“哎哟”叫出声来,哪知莎莉明显醋意正浓,根本就不撒口,“哼哼唧唧”像只小狗一样在他身上咬住不放了…

    “后宫和谐”真他妈是扯淡!

    罗迪在心里再一次怒吼。

    “疼疼疼,轻点轻点,我这不是一路赶过来了么…除了在本杰明那里歇了一天根本就是马不停蹄啊——哎哎哎哎!”

    其实莎莉咬的并不算疼,但这种时候不服软完全就是找罪受,在罗迪各种求饶之后,莎莉终于气哼哼的松了嘴。

    可抬起目光时,她才发现自己是骑在罗迪腰上的,这让莎莉的脸颊顿时像火烧一样红了个通透。可两人关系确立后她已不似以前那么面皮薄,此刻又是马车这样的幽暗而封闭空间,莎莉胆子反而大了不少——所以她不但没有起来,反而直接俯下身子,直接用香唇堵住了罗迪的嘴…

    刚亲完阿卡莎,现在又亲莎莉,温香软玉轮流抱,这种事罗迪以前真是连做梦都不敢想,可现在却是如此的顺理成章…

    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可是没等他冒出什么得意想法,莎莉便伸手捏住他的脸,使劲的揪着:“你就得意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哼!”

    嘶…这俩妮子可没一个是笨蛋。

    别看莎莉表现的好像很刁蛮,实际上这种故意发狠的“撒娇”完全是一种情绪上的宣泄,否则她早就泪流满面了——对罗迪的感情,莎莉更多的是“依恋”和“依赖”,所以这一路她干脆坐在罗迪的大腿上,仿佛宣告领地的小狮子一样霸占着不走,甚至直到马车停下时都不愿意下去。

    那种分别许久后的想念,可不是十几分钟的聊天就能完全消弭的。

    “你看你,再说下去嗓子都要哑了,去书房喝点水好不好?听话。”

    平日里强势无比的女公爵如今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身上,罗迪好说歹说才把她抱了下来,整理半天衣服后一前一后正正经经的走下马车。

    在外人面前莎莉自然要保持仪态,不过进了书房关上门后,她便恢复了“原样”,继续黏在罗迪身上讲述这几个月的点点滴滴。

    哪个子爵耍横被自己整了啊,哪个男爵不长眼天天要来追求自己啊,霍利尔城的粮价波动了多少啊…

    莎莉整整讲了三个小时,说得累了便靠在罗迪肩头小声继续,最后说着说着竟是没了声音——罗迪低头时,才发现她竟然睡着了。

    看着那消瘦了不少的面庞,罗迪吻了吻她的额头,随即轻轻把她抱到了卧室的床上。

    【感谢古月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