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兴意阑珊
    蛮族士兵极其耐寒,眼下卡伦王国这点气温对他们而言简直就是春天,所以穿着轻便兽皮衣服的蛮族青年几乎等于“零负载”。加上他们身高腿长爆发力强,已经战斗了半天的匪盗根本就跑不过他们,一个个眨眼间便被追上抡倒在地。

    “埃尔文!抓住以后咋办?”

    有蛮族士兵茫然的按着敌人向埃尔文求助,后者看了一眼,也不废话,冲过来“咔嚓”一斧头便把那土匪砍成了两段。

    “还能咋办?就这么办!”

    年轻蛮族一个个脸色微变,顿时有几个踟蹰着不敢前进,可蛮族终归是蛮族,无论是对动物还是对人,他们都是从小杀到大的——对于这样一个文明程度低下的种族而言,杀野兽和杀人区别并不大。

    他们本就是天生的战士,索德洛尔所做的,不过是让他们认清这一点罢了。

    当挥动的武器撕裂肉体、鲜血洒满雪地时,这群新兵蛋子已然迈出了他们征战天下的第一步…

    总数两百三十多人的土匪们已然成为了丧家之犬——这就是“野路子”和“正规军”和最大区别,他们只能打顺风仗,一旦遭遇强敌,士气瓦解的比谁都快。

    整个战场上没有人骑马,在满是积雪的原始丛林中,三十多名老兵带着五十四名蛮族新兵直接开始了衔尾追杀。对于经历无数战斗的老兵们而言,眼下做的事情和“收割粮食”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追上去补一刀罢了。可那些蛮族新兵们却在这样的洗礼中第一次开始理解“士兵”的意义。

    一路走到现在,这群蛮族士兵可不是天天都在吃干饭,罗迪几乎每天都要抽空给他们进行“士兵守则”之类的洗脑教育——因为在罗迪眼中,士兵越单纯越好,只有意识到自己是“杀戮工具”的士兵,才能真正在这血与火的战斗中发挥最大战斗力。

    而到了现在,这种教育立刻起了成效:面对丢盔弃甲、毫无抵抗能力的敌人,这些蛮族在经过初时的不适和茫然之后,几乎毫无迟滞的进入了“角色”。

    雪地难走?蛮族士兵可以说走了一辈子积雪路面,此刻别人行进困难的道路,在他们脚下根本就是如履平地。

    临死反抗?这些土匪的反击在力量强悍的蛮族眼中和儿童没什么区别,随手一拨便直接挡开,跟上的一脚通常会踹碎对方的胸腔。

    杀第一个人手抖,杀第二个人血热,然而当一切开始麻木时,这些新兵蛋子便渐渐开始了可怕的蜕变…

    这些土匪背后的谋划者们并不知道,他们处心积虑设计的计划与阴谋,已经在无意间…为自己挖下了一个无底深坑。

    而另一边,飞奔在林地间的罗迪面色冷峻,目光中带着一抹戏谑。

    此时日头正高,满是积雪的林地反光刺眼,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环境敏锐”带来的强悍视力——在偏离主战场两千米后,这里已经听不到远处那些蛮族士兵战斗时发出的吼叫,耳边只有皮靴踩在积雪上“嘎吱嘎吱”的单调声音。

    灰褐色的林木与积雪好似无穷无尽,景物重复而枯燥。地面上的积雪满是各类野兽的足迹,而仔细看过去的话,便会发现其中根本没有任何人类的脚印——罗迪一路追击到这里,似乎已经把人跟丢了。

    但他却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紧眯着眼睛,略微思索片刻后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同一时刻,距离罗迪只有三十米远的一棵巨树后,屏住呼吸的“游荡者”拉尔夫终于暗自松了口气。

    他此时觉得浑身接近虚脱,握着匕首的手都因为紧张而僵硬异常——上一次有这样的感受,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进阶“游荡者”6级的拉尔夫身份隐秘,他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执行家主的任务。按理说这种事情根本就没有任何风险,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参与到这次的袭击之中,甚至从头到尾他只是一个在数百米外躲藏的旁观者——至少拉尔夫自认为没有出任何破绽…

    可那位传闻中的“埃尔森城城主”却依旧朝自己冲了过来。

    他不知道对方怎么发现的自己,但他肯定的是对方找上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拉尔夫疯狂逃窜,但无论他怎么跑,那位男爵都紧紧跟在身后,哪怕自己用了“踏雪无痕”这类技能掩盖痕迹也无济于事!

    所幸在服下了一瓶体力药剂、并强行施展“消失”技能后,对方才终于停下脚步改变了方向——拉尔夫谨慎的瞥了一眼远处,确认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心中终于安定下来。

    但没等拉尔夫考虑接下来怎么办,耳边便突然传来了一声轻响:

    “嗖——”

    他暗叫一声不好,当即做出了躲闪的动作,可这一切已然来不及了…

    “轰!”

    背靠的树木在“爆裂箭”的作用下当场炸开,冲击波轻而易举的将他掀飞出去!

    滚落地面的拉尔夫惊恐万分,他忍痛爬起,抬眼便看到远处罗迪手持弓箭做出了“撒放”的动作。

    在这样的距离上,拉尔夫是根本无法判断箭矢行进方向的,所以他本能使用了“闪避”技能,身形横移出去三四米,在千钧一发之际躲过了箭矢。

    好险!

    他心中松了口气,扭身便准备继续逃跑,可没待站起来,身躯便猛地一震,随即不由自主的趔趄几步——眼角的余光告诉他:罗迪射出的第二支箭正插在自己的左肩之上…

    “盗贼”拉尔夫可以熟练使用弓弩,然而他从未听说谁能以连弩的速度发射箭矢!

    更可怕的是,当他再一次抬头时,罗迪已经鬼魅般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到底怎么回事!他怎么跑过来的?

    他大惊之下想要拔出匕首,可一道剑光闪过后,他的手臂便直接飞了出去…

    罗迪面容冷酷,跟上一脚将对方踹翻,但拉尔夫敏捷的就势后滚翻,身形猛地暴起后便朝远处奔去,开启保命技能“狂暴奔袭”的他速度瞬时暴涨三倍有余——但刚迈出两步,跟上的第三、第四支箭矢便接连射穿了他的两条大腿,让其“扑通”倒地。

    从头到尾,拉尔夫发现自己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拉尔夫曾经在许多强者的攻击下逃得性命,他自信面对提图斯或惠灵顿骑士都可以全身而退,可此时可此,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绝望!

    罗迪迈步朝他走过来,脚步不快不慢,这代表他有绝对的自信压制对方——拉尔夫在雪地上仰过身来,看着罗迪逼近的身影,他自知已经没有了逃跑的余地,当即一咬牙,竟是从衣领下翻出一支药剂,毫不犹豫的塞进了嘴里。

    只是瞬间,他剧烈喘息的胸膛便没了动静。

    “妈的!”

    罗迪目瞪口呆,随即狠狠骂出了声。

    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竟然是“死士”!

    而且这种行事作风绝非一般“死士”,为了保守秘密而毫不犹豫用剧毒自尽的,往往只有底蕴深厚的大贵族才有本钱培养…罗迪以前也和“死士”交锋过,但那位“先觉者”肖恩的后台肯定没有眼下这位盗贼深厚。

    一瞬间罗迪心中充满了疑惑——如果这是前天宴会上那两位贵族搞出来的鬼,那一切都还能对上号,可如今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家伙,恐怕事情的真相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

    他叹了口气,简单检查了一下尸体。事实也如他心中预料的那般…对方身上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没有信件、没有字条,身上的武器也都看不出出处,带着的药剂也都是自己制作的。剩下一些开锁道具和药粉都是盗贼职业独有的东西,可越是如此,罗迪的眉头皱的越紧。

    尸体流下的鲜血渐渐将雪地染红,但罗迪丝毫没有挫败敌人阴谋的喜悦,却只感觉一股无名火在心中蔓延…

    自己想干点有益国家的事情就这么难??兽人,打亡灵,抓叛徒还尽量保全平民性命,这些事情从任何角度而言都是为了国家,可结果呢?这帮贵族竟然还在处心积虑的打击异己,甚至把目光瞄到自己身上来!

    “唉…”

    罗迪心中颇有些兴意阑珊的感觉,他甚至想马上离开这里,干脆不再去管这些狗屁倒灶自己作死的贵族,远走高飞,大不了和麦琳瑟拉一样游历世界去。

    然而他终究是个理性掌控大脑的人,负面情绪只是片刻便被驱逐干净。当目光再一次落在那具尸体上时,罗迪心中思考的便是如何寻找更多线索的事情了。

    他站在原地等了十多分钟,随即朝队伍所在的方向射出了三支鸣镝箭,没过多久,一支小队便寻了过来,抬上这具尸体后返回了大部队所在的战场。

    时至此时,那群袭击罗迪的匪盗团已经彻底宣告覆灭。

    【感谢打赏:刘庚新暗影无则】

    【感谢月票:幻の星痕泸州老忘luckyzone无情门【雨落淋峰】沧海轩魂书友23440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