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四十章 蜉蝣
    “喀拉。”

    石块碎裂的声音响起,让罗迪猛的停住脚步。

    他算是被这种声音吓怕了,二话不说如临大敌的转身望向封印——放在别的队伍里,罗迪这种神经质的表现可能会惹人嘲笑,然而眼下所有人都对罗迪有着近乎执着的信任,所以他们问都不问,З刻抽刀拔剑准备战斗。

    麦琳瑟拉对这群人的动静感到好奇,不过她更担忧的是一旁的封印。想到某种可能,她的脸色不由得难看起来,低声自语道:“难道封印…撑不住?”

    罗迪没有回答她,只是立刻开始验证:他再一次开启了持续一分钟的“狩魔视界”。

    五颜六色的元素线条再一次出现在视野中,可这一次罗迪却发现空中突兀的多出了许多淡红色“丝线”,而转头望向四周之后,他发现这些血红色的丝线竟然从那些雪怪尸体上飘起,并尽数朝着一个位置汇聚而去…

    他朝柏兰图鲁被封印的石堆跑出几步,随后发现地下深处正闪烁着一片耀眼的红光。

    “这是…献祭?”

    罗迪立刻意识到这是似乎是某种邪恶的仪式,因为他清晰的看到了“柏兰图鲁”的字样和那个缓缓上升的血条。而当他向麦琳瑟拉转述自己看到的一切后,这位暗影之龙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手,咬牙道:“这可能是鲜血献祭!它的力量进行过一次苏醒后被镇压,但意识却没有沉睡…我早该意识到的,这么多尸体,作为‘半神’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如果一切没猜错,柏兰图鲁或许很快就能借助这些雪怪的尸体再次复活!

    “半神”可不是大陆上那些半吊子死灵法师,只要有半点可趁之机,它们都会拼尽全力恢复自由,并重塑肉身…

    想到这种可能的瞬间,罗迪和麦琳瑟拉近乎同时抬起了目光,对视一眼后望向了墙上的浮雕。

    那个和“永夜之墓”近似的法阵出现在这里,原因已然呼之欲出!

    她此刻根本顾补上什么龙族应有的仪态,面色紧张道:“罗迪,快找出这个法阵的中心作用点,它的外环应该有七道螺旋辐射的纹路…咒语只有在关键位置启动才能打开!”

    “我在找…找到了!”

    罗迪当即目光紧盯浮雕,并顺利找到了符合麦琳瑟拉形容的法阵“中心”:“就在魔塔的中央!是一个圆形的洞——”

    可他的话说到一半便被突然出现的地震打断。

    白色宫殿在“咔咔咔”的碎裂声中剧烈摇晃起来,阿卡莎体质较差,一下子坐在地上——而在宫殿中央处,原本平整的地板猛的向上隆起,无数裂痕延伸而出,与此同时,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地面之下“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血祭已经阻止不了了…”

    麦琳瑟拉脸色瞬间苍白无比,可一旁已经记下启动咒语的罗迪却拉起阿卡莎,在石块不断裂开、坠落的轰鸣中大声喊道:“没时间了!我现在去启动法阵,你去把它引过去!”

    这其实是眼下唯一的选择,就算罗迪不说,麦琳瑟拉也打算这么做——因为能启动法阵的只有罗迪,而能和柏兰图鲁抗衡的,只有她。

    可两句话确认这个简单的作战计划后,她却伸手按了按腹部始终没有愈合的伤口,心中莫名有些怅然。

    龙族身为高阶物种,对“命运”总有着说不出的预感,而四周仿佛正在塌陷的世界,麦琳瑟拉冥冥之中总有感觉…这或许是自己最后一场战斗了。

    龙神的召唤声在接近,身负仇恨的自己似乎就要抵达生命的终点…

    可这样的想法,却被罗迪突兀打断——

    “报生命药剂数量!”

    “第一小队用光了!”

    “我这里还有两瓶中级治疗!”

    “那就都拿过来,阿卡莎,全部神术加持!”

    “索德洛尔,盾牌!”

    并肩战斗无数次的团队早已默契,一系列命令几乎还没说完,一个个安排便已经落在了实处。

    两瓶药剂被罗迪扔了过来,麦琳瑟拉本能伸手接过,随即便感觉一道道金色光芒笼罩全身,那伤口加速愈合的感觉让她一时间有些愣怔。

    而当罗?拿着一摞装备走过来时,这位想说点什么的暗影之龙竟然感觉喉咙有些哽住——孤身作战数年,她已经快忘记这种有人全力援助自己的感觉了。

    不过龙族也有自己的骄傲,铠甲武器这类东西在它们眼中从来都是弱者的玩意,它们最信任的是自己的利爪与鳞片,所以当罗迪递过手中的盾牌和战斧时,她脸色僵硬的便想拒绝。

    “龙族…从不使用武器…”

    可罗迪却没有半点尊重龙族习俗的意思,抬手便把那面用冰霜巨龙维萨姆头骨制造的盾牌套在了她的手臂上,同时将那柄源自“万斧之王”索隆的战斧递了过去——

    “都什么时候了还要面子不要命…尽力撑五分钟,我会在魔塔做好所有准备!”

    罗迪的姿态浑然不像是面对巨龙,他松开斧柄,转身打出战术手势:“撤退!熟悉路线的前面带路!阿卡莎跟上我,索德洛尔断后!”

    “是!”

    “明白!”

    一片应答声过后,十三人的团队在第二波地震中摇摇晃晃朝宫殿冲去,迅速消失在了麦琳瑟拉的视野里…

    罗迪在离开大门之际回头望了一眼,闪烁着“屠龙者印记”的双瞳与暗影之龙的目光再次对视,他抬手做了一个“祝好运”的手势——可麦琳瑟拉却没有什么回应,只是表情平静的拎着盾牌和战斧站在那里。

    “龙族还真是够淡定…”

    感叹一声,罗迪跟上了队伍,朝着魔塔加速撤退。

    可他却不知道,在视线挪开的瞬间,麦琳瑟拉轻轻咬了咬嘴唇,欲言又止…

    暗影龙族一直以孤傲著称,哪怕在普遍傲气的龙族里,它们依旧是对地位、身份最看重的一支,说白了就像人类世界“开国大贵族”的血脉一样,哪怕日后式微,却依旧在骨子里有着难以企及的优越。麦琳瑟拉自幼备受宠爱,更受到了族中风气的影响,所以对“人类”、“高精灵”或其他种族,心中始终不屑一顾。

    “都只是些无关紧要的爬虫而已,在时间的长河中,它们毫不起眼。”

    这是麦琳瑟拉的父亲对她的教导——从龙族的角度而言这话其实也没有偏差:在寿命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巨龙眼中,人类就像是朝生夕死的蜉蝣般不值一提。所以在与其他种族交流时,暗影龙族表面上虽不缺礼貌,可心里的轻视却永远存在。

    如果不是境遇剧变,恐怕麦琳瑟拉一辈子都会如此下去…

    可现在呢?

    望着四周不断萎缩下去的尸骸、逐渐裂开的地面以及迎面膨胀的气息,她淡淡的叹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战斧。

    “其他种族…真的毫不起眼么?”

    见识了所罗门堪称惊为天人的手笔,又体会到了罗迪等人在惊涛骇浪下依旧坚韧的摸样,她心底对龙族身份的某种坚持…已然不知不觉间淡然了许多。

    不过这样的感慨并没有持续几秒,地面的震动便让她目光渐渐凝重起来——柏兰图鲁的封印仿佛有无穷吸力,正加速吸收着四周逸散的能量,而原本只有罗迪能观察的红色丝线,此时已经变成了肉眼可见的血流…

    “扑通、扑通——”

    随着心跳声加快,麦琳瑟拉眼睁睁看着一个球形的血红色茧子从地面渐渐钻出,这感觉如春笋发芽般迅速,可任谁都能看出来清楚那血茧中的家伙绝对不是善茬!

    麦琳瑟拉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它成长,她深吸一口气,在低头抱怨一句龙骨盾牌的材质之后,举起战斧,用尽全力朝眼前的血茧劈了下去…

    “你是说,魔塔里面有很多用于实验的雪怪尸体,并且只有一个人的使用痕迹?”

    “对,而且在塔顶还有能够控制和监控整个城市的法阵,看起来就像是…战场沙盘一样。”

    罗迪和阿卡莎一边奔跑一边进行着简短的对话,眼前的魔塔越越近,可罗迪的心里也忐忑不安起来——那段冗长的咒语他已经在心里靠着重复无数遍而机械的记下,但这个阵法是不是真的如麦琳瑟拉所说有那般作用,他心里其实根本没有底。

    法阵这种东西,半点偏差便可能导致十万八千里的区别。怎么启动、启动后要注意什么更是千差万别。在这上面,自己的“玩家经验”根本没有用,毕竟游戏里没有谁天天冥想去研究法术的奥秘,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是虚构的…

    可罗迪思考问题的角度却和别人不同。

    这片区域的副本中,“外城墙”他曾经打穿无数次,“王者陵墓”刚刚算是走了一圈,唯一不清楚的就是以前连塔都没进去的“魔法塔区”。所以他尽快从阿卡莎那里了解了许些信息,并立刻将这些看似杂乱的线索逐渐串联起来…

    所罗门在这里拿大量雪怪进行试验,目的显然不是倒卖器官。如果说之前罗迪还不清楚,那么结合起塔尔湖、外城墙区域里找到的那些“超大号铠甲”等线索,他再傻也能想清楚对方的目的——所罗门是要制造一支雪怪军队!

    那些铠甲、辎重甚至城池城墙,完全是为了给这支雪怪军队而量身打造的。

    罗迪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完整而合理的故事脉络:所罗门因为被高精灵上层奥术学会驱逐,心怀仇恨的在这里搞生物研究,为的就是制作一支无人能挡的雪怪大军去复仇…然而他的研究却无意中招惹到强大的柏兰图鲁,并在激战一番后将其封印。

    这应该就是千年前这片区域发生的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