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436章 来晚了?
    在索德洛尔带队回身死战之际,身处魔法塔顶层的阿卡莎正面色焦急的控制着核心,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法阵光幕中代表娜塔的蓝色身影。

    阵图中,身材娇小的木精灵正飞奔在混乱的战场上。

    魔塔外的雪怪数量虽然在减少,可这片空地却绝对不适合“横穿”——元素生物之前势单力薄,被雪怪压得喘不过气来,此时才终于凭借魔法塔的火力支援逐渐扳回劣势,但正因如此,这片阵地更显得凶险至极!

    哪怕娜塔的速度再迅捷,也依旧被四处爆开的冲击波震飞数次。

    这里没有什么敌我分辨系统,炎魔虽然在接受阿卡莎的指挥,但它身上的炽热的温度和挥手施放的爆裂火球却难以收放自如。头顶飞过的火球冰箭更像是毫无精度的投石机,好几次差点直接砸到娜塔身上!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阿卡莎本身就不是元素法师,控制法阵的方式也极其缺乏效率,此时能够压制雪怪的攻势,已经是她能够做到的极限了。

    娜塔也深知这一点,所以哪怕自己遍体鳞伤,她也没有半点埋怨。在冲过了元素生物组成的前沿阵线后,她的视线越过无数雪怪,直直盯住了那可以开启内城门的拉杆之上——想要接应索德洛尔,就必须打开这扇大门。

    可是她和索德洛尔等人一样,那些残忍嗜血的雪怪根本不是她能力敌的。

    箭矢不断射出,因为没有罗迪那般极高的“爆头率”,她只能尽力回忆着罗迪曾经的教导,利用一切地形甚至敌人无意中组成的阵势来规划路线——至于自己能冲到哪里,却根本没有考虑过。

    支撑她孤身冲到这里的,只有一个信念:要救罗迪,必须有索德洛尔等人的帮助,只靠她和阿卡莎…根本就什么都做不成!

    而此时此刻,唯一能够“总览全局”的阿卡莎一颗心早已提到了嗓子眼,她灌下最后一瓶法力药剂,正努力忍住胸口里的灼热时,却突然发现另一侧的宫殿突然有光芒闪烁——小牧师瞥了一眼,立刻看到了在宫殿外轰飞雪怪的麦琳瑟拉,而目光微偏之际,罗迪的摸样却让她如遭雷击…

    “呯!”

    和北极熊脑袋体积相仿的雪怪头颅爆裂开来,罗迪护腕上“奥术冲击”的光芒带着脑浆迸溅老远。

    不等尸体伏地,罗迪猛的退后一步,手中战斧与短剑同时挥舞,凭借蛮力劈开了另外两只雪怪靠近的手臂…

    麦琳瑟拉冲出去已有两分钟,可这段时间里,罗迪却完全是度秒如年——不能躲避,不能游斗,不能肆意后退,为了保护“水之精华”,他必须固守不动,硬抗雪怪的冲击!

    罗迪的职业劣势此刻暴露无遗。如果他转职的是全板甲“守卫者”,估计抗一刻钟都不在话下…可世事没有“如果”,哪怕罗迪有无数种逃命方法,眼下却只能用命去顶!

    而之所以他还没倒下,完全是因为率先靠近的雪怪等级太低。而随着后方高等级雪怪不断涌入,罗迪断定自己绝对撑不了太久…

    他能够使用的所有技能都已用完,“赦免之戒”等魔法道具正处于冷却,腰带和胸甲内由充能晶石提供的小面积“奥术护盾”也被击碎,三瓶高阶药剂早就喝光,可敌人的攻势却变本加厉的增强着…

    只见过两面的龙族值得信任么?书中记载的龙族靠谱么?

    绝境中,罗迪心底的某些意志开始了动摇,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应该相信麦琳瑟拉——但只是恍惚间,现实的残酷便毫不留情的给他上了一课。

    皮甲被利爪划开,喷出的鲜血当即撒了一地。

    后背遭受猛击,肩胛骨当场骨折。

    短剑卡在一头雪怪大臂的肌肉夹层中,被对方用蛮力扯开,直接甩飞…

    左臂紧接着被砸断,挨了数次重击之后,半边身子彻底失去知觉。

    前后三秒钟的功夫,罗迪便险些被狂暴的雪怪当场撕碎。他拼命挥舞着斧头,却被一头终于靠近的魔化雪怪生生拍飞——力量上的差距在此显露无疑,罗迪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撞在柏兰图鲁的封印上。

    “咔!”

    斧头脱手飞得不见踪影,身体更是将石雕底座撞的开裂。罗迪忍住剧痛,睁眼后却发现一道巨大的虚影正缓缓浮现于宫殿正中…

    白色的毛发、螺旋如山羊的长角,一块块肌肉铸就的身躯犹如山峰般压的罗迪喘不过气来——对方和雪怪有八分近似的面容看似没有表情,却因为嘴边伸出的利齿而透着说不出的戾气。

    只是看了一眼,罗迪便确认这一定是传说级任务的目标:柏兰图鲁。

    雪怪们当场停下了脚步,对着这位雪怪之王匍匐在地,血脉中的敬畏让它们选择了绝对服从——由此便导致“水之精华”幸运的没有被当场破坏。

    而苏醒的半神则缓缓睁开双目,金色瞳孔带着强大的威压直接笼罩了整个宫殿…

    “嗬…”

    对方的脸上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仅仅随意的朝罗迪这边望了一眼,他便感觉身体如烈火炙烤般剧痛万分!

    下一刻,柏兰图鲁随意的一挥大手,山岳压顶般的压力瞬间让罗迪脸色煞白…他明白,对方这一击下来,自己再强十倍也是个死。

    可就在一切即将尘埃落定的瞬间,柏兰图鲁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却突然间剧变,随即猛的停住了动作,抬头望向了屋顶…

    “啪!”

    刚刚被罗迪拼死保护的“水之精华”毫无征兆的碎裂,这动静在上百雪怪的挤压间并不起眼,可随后连带的连锁反应,却让已经丢掉半条命的罗迪目瞪口呆——

    宫殿的地面开始透射出刺眼的白色光芒,空气中紧跟着响起无数声爆鸣…

    罗迪想要睁眼观察,却因为刺眼的光芒而不得不紧闭双眼,他只感觉耳边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撞击声,而身体更被凉飕飕的冰块渐渐覆盖…

    而与此同时,柏兰图鲁的哀嚎响彻宫殿。

    宫殿百米外,浑身血迹的麦琳瑟拉抬头望向天空。

    保持三个副本处于温和气候的巨型“元素屏障”骤然破裂,这情景用“天崩地裂”来形容完全不夸张。蓝色的天空在光芒中碎开,数也数不清的符文印记湮灭之后,冰川平原的刺目阳光便带着寒风笼罩了一切…

    伴随着骤降的温度,从天而降的数千枚“寒冰箭”让麦琳瑟拉脸色大变——可做好防御准备之后,她却发现这犹如暴雨的攻击,竟然没有一道落在自己身上!

    而四周围着的雪怪却尽数被钉穿了身体,淌着鲜血倒在了地上。

    光芒渐渐退却,麦琳瑟拉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她踉踉跄跄的推开雪怪尸体,一张俏脸紧绷着,迈步便冲向了白色宫殿…

    同一时间,外城墙、魔法塔外区域的雪怪同样被伤害恐怖的寒冰箭彻底消灭,这突兀的攻击来的太过迅猛,以至于正举盾死战的索德洛尔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嘎——”

    内城门大开的声音让后方士兵吓了一跳,回过头,城门洞的阴影中,娜塔趴在了开启城门的推杆上,整个身体都处于瘫痪的状态。

    她的四周足足围了十多只神态狰狞的雪怪…如果不是寒冰箭突如其来的清场,恐怕这位木精灵已然陨落于此!

    内城门的打开,意味着“外城墙”与“魔法塔”副本就此贯通。索德洛尔二话不说挥手带队冲进内城。而终于接应成功的娜塔则满脸鲜血,强撑着身体指向魔塔:“那里安全…阿卡莎在控制…我们还要去救罗迪…”

    断断续续的话没说完,她便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

    这位木精灵真是奄奄一息之际都不忘自己的根本目的,索德洛尔抓住这句话中的信息要点,立刻判断阿卡莎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当即带着一票伤员冲入魔塔。

    阿卡莎早有预见,此时也冲到塔底,用几瓶治疗药剂和“恢复术”稳住了娜塔与伤员的伤势——而看到队伍暂时安稳,站在“冰晶矿脉”上俯瞰的索德洛尔便从沉思中回过神,扭头问道:

    “罗迪在哪里?”

    “咔咔!”

    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入宫殿,踏着碎冰前行的麦琳瑟拉面色紧绷。

    雪怪的尸体几乎占据了整个视野,远处碎裂的封印更说明当初那股气息的由来…暗影之龙有些后怕的吸了口气,心中也是明白:如果不是罗迪指出了浮雕上的法阵,如果不是他为自己拖延了这三分钟,自己这条命…根本保不住。

    那是毕竟是半神。

    身为龙族的她可以瞧不上凡人,更可以把雪怪当做无知的野兽,可一旦上升到“半神”这个概念,一切却都要推翻重论——那是灵魂永存的强悍级别,远不是单纯力量强大便能达到的境界,即便是龙族内的“高手”,同样要慎重对待,甚至退避三舍以免冲突。

    换句话说,麦琳瑟拉再次被罗迪救了命。

    再…这个词汇让她微微抿紧了嘴唇,目光扫过前方,当麦琳瑟拉终于找到那个身影时,心中紧跟着就是一紧——

    罗迪半截身体被埋在了寒冰箭碎裂的冰碴中,手臂因为骨折而角度别扭的耷拉在外,鲜血正顺着手指缓缓滴落在地。

    难道…来晚了?

    暗影之龙的瞳孔骤缩,脚下干脆小跑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