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三十九章 永夜之墓
    魔塔外,索德洛尔正带着十名体力尚且充沛的士兵和阿卡莎朝着白色宫殿行进。

    一天之中经历了各种逃亡与战斗,说实话就连战力最强的索德洛尔都有些腿软。好在当初守卫外城墙时所有人都吃了些东西,否则他们此时绝对是脱力瘫?的下场。

    “吧唧…”

    因为冰锥附带的物理伤害,雪怪死亡时不少内脏都喷溅在了地上,所以士兵们的皮靴总会带起一片令人不悦的声音。

    换了别人,恐怕早就被眼前这地狱一般的场景吓傻,但索德洛尔等人却早已对此习以为常,连脸色都没什么变化。

    “我们尽量快一点,罗迪的情况很不妙…”

    阿卡莎在法阵中目睹了罗迪受创的一幕,此时心急如焚,所以刚进魔塔没多久的队伍,连休整的时间都没有便分出一支朝这里赶过来。不过比起心乱如麻的牧师,索德洛尔显然更加谨慎——哪怕四周根本看不到任何活物,他依旧让士兵们佩戴了剩余不多的铠甲,每人带着数把副武器,自己更是拎着龙骨盾牌走在前方,警惕着可能出现的敌人。

    队伍很快离开魔法塔庇护范围,在穿越隔离两区域的长条形拱廊后,步入了白色宫殿区域。

    眼前依旧是大片的尸体和冰锥碎片,四周安静异常,不过走出几步后,索德洛尔却是突然停住,并抬手做了一个“戒备”的战术手势。

    “怎么?”

    阿卡莎停住脚步,疑惑的望向了前方。

    四周的尸堆毫无异样,耳边只能听到冷风呼啸的声音,阿卡莎等了半天,却发现索德洛尔皱眉嗅了嗅,闭眼感受着什么,半晌之后解除了“戒备”命令。

    “总觉得不太对劲,可能是我想多了…”

    索德洛尔表情凝重摇摇头,随后做出了“继续前进”的手势。

    “咳咳咳…”

    从昏迷中醒来的娜塔睁开双眼,忍住剧痛想要起身,随即便被照看自己的士兵劝了回去——“阿卡莎牧师让您最好不要乱动,她已经和索德洛尔队长去营救罗迪大人了。”

    视野中是那些熟悉的士兵,娜塔听了他们的话后心安许多,然后便不发一言的点点头,躺了回去。

    队伍剩余的士兵们都在魔塔一层休整,几名侥幸逃生的蛮族大个子正好奇的指着一楼实验室的尸体讨论什么,有两名士兵在大门口放哨…气氛松懈而平静,一切危险似乎都已经消散。

    娜塔舒了口气,随即发现身旁不远处就是那个天井般的圆洞——因为之前和阿卡莎已经观察过下面的状况,所以此时她对冰晶矿脉并没有多少兴趣,缓缓呼气后便闭眼准备休息…

    可就在这时,一阵细微的震动却让她倏然睁大了眼睛。

    娜塔猛的扭头,目光再一次盯紧了冰晶矿脉所在的地下区域。身为木精灵的她有着人类难以比拟的灵敏感官,可是当她发现不妥时,四周放哨的士兵和蛮族却全是毫无察觉的摸样。

    “嗡…”

    像是无数个蜜蜂在耳边振翅般,娜塔觉得这种嗡鸣声似乎有愈来愈大的趋势,她本能的伸手将长弓拉到身旁,愈发确定声音是从冰晶矿脉处传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

    白色宫殿内,罗迪正有着和娜塔相同的疑惑。

    “狩魔视界”的技能说明有些含糊,“开启狩魔猎人的独有视界”是什么概念罗迪始终没搞明白——他曾经使用过几次这个技能,但除了视野模糊脑袋发晕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然而此时此刻,“狩魔视界”却让他仿佛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罗迪的视野中充满了一道道五颜六色的丝线,它们就像飘荡在空中的蛛丝般轻盈,随着某种律动而轻轻摇摆着…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掌,发现这些浓厚的丝线立刻如同极相斥的磁铁般散开。仔细观察时,罗迪又逐渐分辨出了其中各种各样的颜色——而目光随着转移之后,他却是突然怔住,紧紧盯住了那面墙体正中最大的浮雕。

    “狩魔视界”下,这张原本描绘着法阵的“地图”完全变了摸样:无数流动的元素如同光带,在了浮雕原本属于ē留白”的空处,绘满了无数道纹路!

    罗迪立刻意识到…这突然多出来的纹路与线条绝对不是巧合的产物。

    在一旁的麦琳瑟拉有些不解罗迪的惊叹,可是当罗迪将浮雕上显现的一切描述出来时,她的脸色立刻有些变了。

    “你能清晰的看到这些元素?”

    这是第一个疑问,因为她在静语森林时就确认罗迪不是法师。一个对元素迟钝的家伙绝对不可能在半年时间里就突然有了魔导师级别的能力,这绝对不正常。

    不过更让她疑惑的是第二个问题:“你说这个法阵的面积比原本显示的大五倍?”

    “没错,如果比例没错的话,它的边缘甚至延伸到了亡语峡谷之外…额?这里原来也是?”

    罗迪拿着自己的“地图栏”作比较时,发现之前带队探索领取任务奖励的那处遗迹竟然同样是法阵的组成之一!

    他本以为卡德加构造的埃尔森城已经算得上是“大手笔”,可是此时此刻他才发现自己眼界有多么短浅——这个巨大法阵的占地面积,恐怕已经达到了“冰川平原”这个地图的三分之一!

    所罗门这家伙想要干什么?他到底花了多少资源和时间来做这件事情?!

    脑海中的震撼让罗迪有些窒息,不过当他意识到“狩魔视界”只有六十秒持续时间后,便马上仔细望向了这面浮雕上元素最密集、最显眼的区域——副本的魔塔的中心。

    而细看过去时,围绕着魔塔核心位置的一道道丝线,竟是组成了一长条若隐若现的字迹:

    “kal-das-mujin-verdisa,vasi…”

    罗迪疑惑的试图拼读这些由高精灵组成的文字,心中奇怪这东西怎么语句不通,却没想麦琳瑟拉听到他的话语,突然间脸色大变的喊道:“停下!停下!”

    罗迪立刻闭嘴,目光警觉的扫视一圈,确认没有异象后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冒失了,低声道歉道:“抱歉,我不太懂法术…这是什么咒语么?

    暗影之龙在旁边几秒钟都没有说出话来,因为她此时内心的震惊不比罗迪小多少:“这…这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这是永夜…这是龙族才有的…东西!”

    她没有把话说全,因为这涉及龙族内部的许些“秘辛”:每个种族内部都有些人神共愤的败类或罪大恶极者,龙族同样不会例外。而由于本领强大,普通方式根本杀不死“半神”级别的成年巨龙,所以龙族内部专门建造了一个名为“永夜之墓”的绝地,用来处决同类。

    在那里,罪大恶极的龙族,将会在法阵的威力下同时被剿灭肉体与灵魂,无论这家伙分裂过多少灵魂,拥有多少个类似巫妖的“命匣”…都没有用。

    而之所以麦琳瑟拉如此了解这些,完全是因为她几位实力最强的叔叔…都是被这么处决的。

    她曾经想过去救这几位叔叔,也研究过“永夜之地”法阵的构造原理和启动方式,然而终究因为能力有限,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些曾经叱咤风云的叔叔们死去…

    但这位暗影之龙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能在一处遗迹中看到同样的法阵。

    “如果没猜错的话,所罗门这么做,应该就是为了对付柏兰图鲁了。”罗迪听她描述了法阵功效后立刻联想到了很多东西,“那么我现在就该启动法阵把它干掉似乎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没这么简单。”麦琳瑟拉虽然没看到完整的阵图,却能通过自己之前察觉的端倪来做出判断,“这是嵌套多重式法阵,它的最大限制就是每一个法阵作用点都无法重叠——也就是说,能够处死它的法阵作用点,肯定不在这里。”

    罗迪面色有些难看:所罗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还得把已经被封印的柏兰图鲁从坟里刨出来,然后嘿哟嘿哟的拖到施法位置再启动咒语?

    怎么想都是坑爹啊。

    两人都意识到这个城池和背后的所罗门都不简单,便索性站在浮雕前聊起了“所罗门”的资料——不说不知道,当龙族典籍和高精灵历史记载的部分重合印证后,罗迪终于明白所罗门为什么会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

    说简单些,就是因为他在“奥术”占主流的时代里,提出“元素”才是高精灵法师应该追求的“真理”,并且真的用实验结果证明了这一点——而结果,就是他被那些位高权重的奥术师们驱逐到了这个冰天雪地的地方。

    “怎么说也是个天纵奇才,却被打压搞成了这样…简直就是哥白尼啊。”罗迪摇摇头,觉得如果不是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那么所罗门的下场绝对和那位提出“日心说”的倒霉天文学家一样。

    “哥白尼是谁?”

    “额,一个因为说真话而惹来杀身之祸的法师。”

    话说到这里,两人便听到宫殿门口传来一声尖叫,罗迪扭头望去,正看到阿卡莎飞一般跑了过来,随即狠狠的扑进了他的怀里…

    “罗迪!”

    感受着鼻息间的淡淡香味,罗迪的双臂紧了紧,低声安慰着这个流了不少眼泪的小牧师,两人紧紧相拥的摸样被旁边的麦琳瑟拉看在眼中——她目光微眯了一下,随即若无其事的挪向了别处。

    索德洛尔的队伍随后赶到,说起来一群人对麦琳瑟拉都不陌生,只是在这种再次相见…不免气氛诡异了些。毕竟“龙族”在凡人眼中光环太强大,戴维安那几个土包子基本就跟观摩神祇差不多。而在看到罗迪语气淡然的介绍大家与麦琳瑟拉打招呼时,连索德洛尔也是悄悄捏了把汗…

    这两位啥时候关系这么近了?

    身为女人的阿卡莎自然察觉到这一点,不过她很恭敬的行礼和麦琳瑟拉打了招呼,后退一步站在了罗迪侧后方,虽然没有再说什么话,手却一直紧紧拉着罗迪…

    麦琳瑟拉眼帘低垂下来,转身便径直朝门走去:“罗迪,我送你到城外。”

    这是事先说好的事情,罗迪没有推辞,点头跟上——索德洛尔等人知趣的跟在两侧护送,然而这本来看上去即将结束的旅途,却因为一声轻微的细响而彻底打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