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凡人
    站在这个洞口向下望去时,娜塔和阿卡莎才知道这座魔塔恐怕远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哪怕是帕夏尔魔塔,下方也不曾有过“镂空”般的设计——地基的重要性谁都明白,阿卡莎也知道建筑越高地基越深的道理,可是现在看来…两人之前在外面看到的塔身,似乎只能称得上这座魔塔最上端的一小部分。

    简而言之,外人所看到的魔塔,不过是冰山一角。

    除了冰晶矿脉,阿卡莎和娜塔并没兴趣探究还有什么其他东西,她们都知道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只是站了十多秒钟,两人便齐齐退了一步,随即望向了塔身上方的这些房间。

    “如果塔被破开,咱们该怎么办?”

    阿卡莎的话其实更像是问自己,娜塔虽然知晓利害,可不懂魔法的她知道自己做不出什么有效判断,想了想,她出声回道:“首先确保活下来,然后去找罗迪和队伍。”

    “活下来…”

    道理都懂,目标也一致,可阿卡莎却明白这有多难:如果只是遭遇了兽人或亡灵的袭击,这还不算是难事,可刚刚那些超出认知的恐怖存在,哪一个是她们能够对付的?

    事到如今,只能靠自己的脑袋努力想办法了。

    “上去看看这些房间,如果能找到其他出路最好。”

    虽然在罗迪身旁时始终保持温柔沉静,但阿卡莎终究是当过队长带过队伍的人,此时见娜塔没什么主见,她便主动站出来做了决定。

    “和我保持一些距离,如果落入陷阱也好有个照应。”

    阿卡莎一边说着话一边沿着楼梯向上走去,她能看到地面有些许烧焦的印记,想来应该是刚才那个元素炎魔烧出来的,除此之外周围的一切还算洁净。

    拾阶而上,周围始终没有任何动静,唯一能听到的便是两人的呼吸声和脚步声。走到二层的时候,两人却是都注意到了一面石质墙壁上那字迹夸张的高精灵文“涂鸦”——

    “一群井底之蛙”

    阿卡莎在罗迪的教导和自学下已经认识大部分高精灵文,看到这句话便不由自主的拼读出来。她读了几遍,却是发现这字迹看上去随意,实际上却并不简单:因为它是直接通过某种力量刻画在石壁上的,绝非锐器所为。

    继续向前走,墙壁上还能看到类似的痕迹:

    “第一百二十七次实验失败,我不信搞不定它”

    “这是第十三年了,埃尔森的蠢货们,你们等着吧。”

    听上去像是某个人的碎碎念,阿卡莎解读了几句后愈发觉得不对劲:埃尔森不是高精灵王城么?写下这句话的人难道和它们有仇?

    正思考间,始终沉默的娜塔突然出声道:“这里有些奇怪…”

    “恩?哪里奇怪?”

    阿卡莎转过头来。

    “虽然我不认识这些,可是你看——除了这些涂鸦外,好像其他地方…都没有文字。”

    娜塔的话令正在思考的小牧师瞪圆了眼睛。不说还好,这么一看四周,那些应该在门上或室外标注的字句竟然都是光秃秃的

    在帕夏尔魔塔的时候,那些房间都会注明“标本间”、“药材贮藏室”、“元素实验室”之类的字样,文字的作用根本不用过多解释,可眼下这里为什么看不到任何字句?

    “难道没来得及写?也不对啊…”

    阿卡莎停下脚步,伸手在本该拥有字迹的石门上拂了一下,没曾想大门就此无声的打开。而屋内的情景则让门外两人同时吓了一跳——

    看上去有五十多平米的石室内有一座布满抓痕的石台,其表面于涸的血迹不知叠加了多少次,甚至让原本青色的石台成为了紫红色。而在它旁边的地面上,一具腐朽的尸身被开膛破肚,肉质和皮肤早已于枯,只有狰狞的表情留在脸上。

    另一旁,超过十具同样大小的尸体堆叠成了小山,密密麻麻的骨骼令阿卡莎打了个激灵。

    她并非害怕尸体,而是忽然间对这座魔塔的作用产生了怀疑——

    “这都是…雪怪的尸体?”

    “呷”

    攀附在城墙上的雪怪猛然坠落,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它的后脑被檑木拍碎,因为撞击的太重,双眼已经被生生砸爆,落地之时四肢抽搐几下便直接断了气。

    在外城墙,围攻的雪怪就这样用生命和来自卡伦王国的士兵们进行着拉锯。

    虽然每个雪怪身形巨大,但在城墙面前却根本没有多少反抗之力。城墙光滑整齐,难以攀附,雪怪费劲心思爬上来没几米便被砸下去,四百多斤的身躯下坠时往往还要拖累三四个同伴,城墙上的人只需不断向下泼油投石,便让无数雪怪嚎叫着丢掉了性命。

    城下尸体堆积如山,可士兵们脸上并没有多少喜色。持续的作战让他们渐渐感觉到了疲劳——哪怕有预备队轮换,这般不间断的战斗却是铁打的人也吃不消。望着毫无理智涌上来的雪怪们,哪怕是最资深的士兵都有些胆寒。

    这些老兵不怕打硬仗,但是跟一群没有理智的疯子打,心里实在是有些发憷。

    百战精英都有如此情绪,那些尚未经历过几次恶战的蛮族们更是不堪…当那些怯战畏缩的蛮族被索德洛尔当面责难时,所有人的脸色都窘迫难堪到了极致。

    双方语言不通,但最基本的肢体语言却是谁都明白:索德洛尔用剑指向城墙下方,哪怕蛮族没长脑子也知道什么意思。可即便如此,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也都是低头站在原地,完全像是把脑袋插到沙堆里的鸵鸟。

    哪怕之前有过几次和雪怪的战斗,可是蛮族十年怯战带来的影响却根本无法祛除…对于大部分蛮族而言,能保持站立而没有溃散逃逸,已经是他们努力克制的结果了。

    “你们没长脑子么?如果现在不上去,等对方上了城墙我们都得完蛋”

    “妈的…给我上别在这里傻站着”

    剑鞘抽在这些家伙的身上根本没有多少效果,除了那个叫埃尔文的家伙似有战意外,剩下的大块头都是目光飘忽的望向城内,仿佛随时做好了脚底抹油开溜的准备。

    “我们不能逃巴斯拉,古科,你们害怕什么?”

    埃尔文在队伍中算是实力最强的,但因为太过年轻而没什么威信,以至于他的劝说同样没什么效果——对于眼下的战斗,他其实是没什么“高瞻远瞩”的,纯粹是骨子里的好战所致。可遇到一群“猪队友”不愿出力,埃尔文心中也不由得有些恼火。

    “真他妈烂泥糊不上墙。”

    喊也喊了,骂也骂了,打也打了,面对依旧顽冥不化的蛮族们,索德洛尔也懒得多说什么,于脆直接选择放弃,抄着盾牌转身便投入到了第一线战斗中——内心的怒火无处发泄,眼下攻城的雪怪便倒了大霉:两名士兵抬着的巨木被他伸手抄起,在战气的加持下竟然单手轮向了城墙下方,“呷呷呷”的将三四只雪怪砸成了烂泥…

    “都给我去死”

    怒喝声回荡在四周时,四五名蛮族却转身脱离了队伍,径直朝内城跑了过去。剩下的十几人留在原地,目光犹豫。而手持战斧的埃尔文则啐了口唾沫,指着逃跑的同伴骂了几句,扭身便冲到了索德洛尔身旁,抡起战斧把一名靠近的雪怪开了瓢…

    这般变故在整个乱局中只是一个插曲。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城防战一打就是几个钟头过去,雪怪们的攻势似乎因为士兵们的奋力反击而渐渐弱了下去,可就在士兵们轮换四次预备队之后,五六个体积硕大的“魔化雪怪”,却终于在前方伤亡惨重的情况下缓缓靠近了城墙范围。

    在它们后面的,是几个身材更为壮硕的雪怪头领…

    “那个…麦琳瑟拉女士。”

    略显犹豫的话语虽然声音不大,却在寂静的宫殿中显得异常突兀。

    麦琳瑟拉身形一滞,并未停下前进的步伐。

    她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自己这条路走到现在,早已没有了“停下”的可能——龙晶失效之后,一切希望都赌在了面前这处逸散着能量的雕塑之下。

    眼下的一切都是最后一搏,没有人能够阻止她。

    可罗迪且好似并没有这种觉悟,在喊出那句话之后,他迟疑了几秒,继续道:“我认为前面那个东西,最好不要打开。”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带了一丝颤音,这在麦琳瑟拉看来实属平常:凡人面对巨龙时就该抱有这种敬畏才对。

    可她却不知道,罗迪的紧张根本不是因为她的身份,而是因为这宫殿内部墙壁上的浮雕

    麦琳瑟拉进入之后便直入主题,奔着大殿中央的所罗门雕塑而去,显然是准备看看那雕塑下方是什么东西。可罗迪却不敢如此贸然行事——接了“传说”级任务的他神经紧绷,哪里会胡乱走动?他定在原地后第一时间便开始观察四周的环境,希望找到许些对任务有所帮助的线索。

    对于一个成功的p玩家而言,“任务”永远是有迹可循的。而在看到四周的浮雕之后,他也立刻明白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麦琳瑟拉女士——我不是在开玩笑,我希望你听完我说的话再做决定,好么?”

    暗影之龙并没有理会他,反而大步走到大殿中心的雕塑前。罗迪眼皮一颤,只感觉浑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此时他也顾不得有礼无礼,大声道:“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可以看看你右面第三面墙壁上的浮雕”

    话说到这里,任谁都能听出罗迪话语中的焦急与恳求,而麦琳瑟拉的脚步也终于停住。

    可就在罗迪以为她会看向浮雕之时,麦琳瑟拉却是缓缓转身,用一种极端冷漠而充满厌恶的目光扫过罗迪:“这里没有你说话的资格,凡人。”

    下一刻,她抬起的拳头,已然轰向了青铜华盖之下的所罗门雕塑…

    写的时候肯定在写,实在累的时候便休息,更新不定,但不会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