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二十章 他们来了
    黑夜被间歇闪烁的光芒一次次照亮,人影摇晃间,雪怪们的怒喝渐渐变成了哀嚎,最终…归于沉寂。

    因为没有“阵型”的概念,稀稀拉拉冲入战阵的雪怪们尽数被刀光剑影所吞噬—“小组配合”的战斗方式完美克制了雪怪这种个体强大却数量稀少的敌人,而在阿卡莎的“照顾”下,整个作战队伍始终没有一人死亡。

    “变阵,推进”

    索德洛尔毫无感情的命令声响起在耳旁,前排“呼哧呼哧”穿着粗气的重甲士兵立刻举起了手中的盾牌,迈步走向了整个战阵的最前方。

    此时二十多名进攻的雪怪已经尽数倒下,几个仍旧存活的家伙满脸惊惧的望着这些并不高大的战士,口中“嗬嗬”的抽着凉气—此时它们的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对“食物”的渴望,只想转身逃的越远越好,然而没等这些雪怪爬起来,士兵们的链锤与刀剑便毫不留情落了下来…

    就像是农夫收割着麦子,以二十名重甲步兵为前锋的队伍开始按照有规律的步伐沉默前行起来,侧翼的士兵手持短矛补上了缺口,后方的工兵拿着短弓跟随,战斗过后的凌乱根本没有显现,所有士兵的表现始终沉稳如一。

    罗迪对于这场防御战的表现十分满意,而此时他依旧没有于涉索德洛尔的命令,只是沉默着跟在队伍后方,继续进行着“验收”。

    第一批出现的雪怪并非废弃村庄内雪怪族群的全部战力,随着士兵们缓步推进,后续跟上来的雪怪们也开始傻乎乎的朝着队伍扑了过来—一个、三个、十个,地平线上那零散的身影逐一出现,随后也逐一被这支队伍无声吞没…

    “咚、咚、咚…”

    近百人的脚步声在行进中渐渐统一,仿若催命的鼓点般回荡在雪原之上。

    数百米外的土坡后,刚刚还有着轻松气氛的蛮族队伍已然鸦雀无声—他们不光看到了雪怪前锋部队的灭亡,更看着这些“矮个子”人类一步步走入了那座满是雪怪的村庄,在沉闷的脚步声中荡平了一切…

    “咕咚。”

    阿瓦拉使劲咽了口唾沫,目光依旧死死盯着远处—村庄内雪怪的惨叫声渐渐消弭,随后便看到火把亮起的光亮,继而那些早已废弃的屋顶竟然缓缓燃起了炊烟。

    “他…他们竟然…”

    阿瓦拉一时间不知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原本的计划完全被推翻,甚至走上了完全相反的道路,始料未及的结果让蛮族们集体失声。

    这个废弃村庄有多少雪怪他们再清楚不过,反正阿瓦拉是绝对没有想过要去和它们发生任何冲突的,甚至他几次想过是否让部族再次后撤—可现在呢?

    “首领,我们…还要不要进攻?”

    旁边的问询声把阿瓦拉从纷乱的思维中拽了回来,他愣了愣,想要说话,却发现嗓子于的说不出话来。

    “进攻?”

    阿瓦拉的眼前闪过了多年前雪怪撕碎战友时的恐怖景象,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打了个寒战--上百名强大的雪怪被如此荡平,在这样的战斗力面前,自己这些人冲上去…能抢到东西?

    “你觉得可以你就上。”

    即便知道这种话说出来丧气,但阿瓦拉却不得不打消了继续进攻的念头。蛮族不善动脑,可对于“战斗”方面的直觉却灵敏的很,实力差距过大的时候,阿瓦拉绝对不会傻到去送死。

    “最小损失换取最大利益”是阿瓦拉的准则,也是他这么多年让族群人口保持正增长的唯一秘诀。

    命令传下去后,蛮族猎人们默不出声的开始了撤离。“嘎吱”作响的雪地留下了一片脚印,阿瓦拉走在队伍间,一脸阴沉的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他时不时的回过头,望着远处曾经属于他们的村庄,目光中有些说不出的复杂情绪

    他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却并未注意到…身旁这些对“逃避”习以为常的猎人们,早已经没有了曾经属于“战士”的斗志。

    因为此时的他们,甚至已经没有了“挫败”的情绪。

    翌日。

    炉灶燃烧产生的青烟被北风吹散,当阳光借着雪地的反射映亮大地时,昨夜那场战斗留下的痕迹便清晰的展现在了罗迪的面前。

    泼洒的血迹从远处的土坡一路延伸到了村子里,雪怪的尸体散落在白红相间的大地上,惨烈的景象让罗迪想起曾经在兽人王国地盘内袭击村落的一幕。

    “还真没想过…这种问题竟然不是他们自己解决的。”

    思考了一夜,对许多计划和想法做出了修正,罗迪如今终于调整好了心态,以“探索者”和“征服者”的姿态重新站在了这片冰冷大地之上。

    占据村落的一百二十名雪怪被钢铁绞肉机般的部队完全屠戮殆尽—有阿卡莎保驾护航,队伍没有出现任何损失,只有药剂和武器出现了损耗。有木柴和保暖的房屋,队伍终于得以充分休息,不过罗迪和索德洛尔却在灯火下讨论了一夜,到了此时才确定了接下来的一切方案。

    “康恩大帝当年收复失地的时候,那些居民也没有表现出欢迎的摸样。那些流民尚且如此,更何况这些家伙。”

    戴着皮帽子的索德洛尔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后把身上的皮毛大衣绑紧:“想要合作,有时候只能依靠武力。这次也算是长个记性吧。”

    “应该是我长个记性,说白了还是我先入为主了。”罗迪倒是没有推卸责任,两人的交情已经不用说太多废话,至少这一夜的战斗过后,罗迪对索德洛尔的才能已经完全放心下来:练兵有方,阵前果决,眼前这位“利刃”式的将领,已经有了断金裂石的能力。

    两人在外面聊天,阿卡莎则在屋内的火炉前准备着早餐。通红的木炭散发着热量,让屋子里暖洋洋的,原本在外站岗的娜塔换班回来,此时正坐在旁边烤着火—和外面不同,室内的两个女孩子都显得有些沉默。

    类似的战斗经历了许多次后,两人内心早已没了什么感慨的情绪。娜塔缓慢的将手指弯曲、伸直,缓解着低温带来的僵硬。一旁的阿卡莎察觉到了她的动作,目光望过来,想了想,抬手释放了一道神术。

    淡淡的光芒中,双手渐渐恢复了原本的灵活,娜塔低头看了看,目光有些不自然的抬起,嘴唇翕动几下,最终道:“谢谢。”

    对于这个容貌漂亮却总是沉默的木精灵,阿卡莎以前还总是有些误解,不过相处久了,她便也明白了对方和罗迪之间的关系并没有什么“暧昧”。如见表现善意和友好,便是她觉得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了。

    对娜塔笑了笑,她递过去一块面包,随即起身准备去叫罗迪,不过刚走出屋子,士官的命令声便远远响了起来:“一小时后集合,做好行军准备”

    因为昨天狩猎的缘故,埃尔文今日起床稍稍晚了些,然而披上兽皮走出屋子后,他却觉得四周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这位年轻的蛮族战士对战斗充满激情,对“人情世故”却一窍不通,说简单点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他看不出笼罩部族的阴郁气息,只是觉得那些叽叽喳喳的女人们比以往更加括噪:

    “那些人杀了上百只雪怪呢…”

    “头领本来说要抢他们的武器,但最后还是没有办法—”

    “不过也算是好事吧,那些抢了我们村子的雪怪都被杀了。”

    “什么好事?如果那些人过来把我们也杀了怎么办?”

    只言片语传入耳中,埃尔文听着听着觉得不对,停下脚步问了几句,得到答案后却是骤然变了脸色:“怎…怎么会这样?”

    他先是觉得诧异,随后便一脸怒气,二话不说便朝头领的屋子冲了过去。

    此时两名老猎人刚好从屋子走出,见到埃尔文的摸样立刻察觉不对,伸手准备去拦,却被这位年轻的战士狠狠推开—

    “我有事要问头领”

    蛮族不讲什么老幼尊卑,唯独讲究个人勇武,两位猎人资格虽老,却早已不是埃尔文的对手,此时被蛮力撞开,竟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进了屋…

    “你要问什么?”

    埃尔文的大嗓门阿瓦拉听的清楚,他缓缓站起身,整个屋子仿佛都因为他强壮的身躯而显得狭小起来。

    “你为什么要去攻击他们?如果不是那些人帮忙,昨天至少要死掉四名猎人”被人欺骗的感觉让埃尔文愤怒不已,哪怕对方是头领,他一样要问个明白:“你把他们当成了什么?”

    “注意你的态度。”

    屋外的两名猎人冲进来拽住埃尔文的肩膀,可他却毫不服气的一抖膀子直接甩开,气势十足向前迈了一步道:“你必须给我个解释”

    剑拔弩张的气氛下,两人仿佛下一秒就要爆发战斗,然而屋外却在此时传来一片哗然之声,令埃尔文与阿瓦拉都扭过了头…

    “那些家伙来了”

    【下一次更新应该在五天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