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一十九章 迎击
    月光下的平原能见度不低,近千米外的建筑物在银色地面上映出一片不规则的阴影,而当索德洛尔察觉不对的时候,罗迪已经凭借“环境敏锐”的战斗姿态发现了那些蠕动的黑影是什么…

    雪怪。

    从那些废弃房屋中涌出的,是一个个浑身披着长毛、身形高壮的成年雪怪。它们被阿卡莎的“圣光术”惊动,在嚎叫几声之后便看到了罗迪的队伍,随即二话不说立刻朝这里冲了过来。

    “该死的这里怎么会有雪怪族群?”

    罗迪握住剑柄,眉头紧皱——零散的雪怪出现不稀奇,可一个完整的、人数接近一百的雪怪族群挨着蛮族生存,这绝对不正常。

    一切都和记忆中不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咱们好像被那些蛮族算计了。”

    士兵们的备战声音中,索德洛尔的话语传来,罗迪听罢皱起眉头:“不可能啊…”

    “卡伦王国有些村民杀人越货的事情也没少于。”索德洛尔表情凝重的抽出了长剑,指指身后:“作为土著,难道他们不清楚这里的状况?”

    这应该是最符合逻辑的推断,可罗迪却始终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然而当一切发生时,他才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到目前为止,他对“蛮族”的判断始终基于这些家伙和卡伦互有往来后的记忆,而在这之前他们是什么想法,自己其实根本不了解

    蛮族在和卡伦“建交”以前,还是这么友好么?

    这样的发现让罗迪后背无端生出一股冷汗,他猛然回头望向来时的道路,却在连续的“圣光术”照明下突然瞥到了许些蠕动的人影。

    虽然看不清楚,可罗迪也能凭借过人的视力确认那不是雪怪。

    在这冰天雪地里,能悄悄潜藏在雪坡另一端的…除了蛮族还能有谁?

    罗迪眼睛眯了起来,深深的记住了这个教训卜对陌生人抛出的“橄榄枝”,换来的…未必总是善意。

    自己终究还是把这些家伙想的太文明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啊…真是的。”

    罗迪揉了揉眉心,在士兵们略显杂乱的装备碰撞声中沉默几秒,随即呼了口气,对索德洛尔道:“既然这样,我们有下面几种选择…”

    雪怪们的行进速度看起来不慢,可是迫近到罗迪面前却还有至少五分钟的路程。面对这样的威胁,索德洛尔和罗迪都没有多少紧张神色——只是十来秒的时间,罗迪便结束了谈话,在将战斗指挥权交给索德洛尔后,他却是决定放弃参与这场战斗,转而当做一个“旁观者”来验收索德洛尔的训丨兵成果。

    一直以来,罗迪都是“身先士卒”的典范,不过他也渐渐意识到…真正想要在卡伦王国拥有话语权,个人勇武是完全不够的。而“强盛的军队”才是这一切最重要的基础。

    如果说养兵是在“锻刀”,那么现在便到了“磨刃”的时候了。

    接管指挥的索德洛尔并没有朝着队伍大呼大叫,在对副官打出几个手势并简述了命令后,近百人的队伍立刻开始了无声的变换——工兵队伍将辎重迅速抛弃并后退,随即协助队伍中的十五名老兵穿戴重铠,当雪怪迫近到三百米的距离上时,这二十名重甲步兵已经武装完毕,并举起战盾和链锤站在了最前方。

    不过他们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列成“一”字阵,而是和其他轻甲步兵们交错站立,四十多名老兵组成的队伍乍一看有些凌乱,不过默默观察的罗迪却在暗自感叹索德洛尔对“战场”的嗅觉。

    与此同时,阿卡莎与娜塔已经默契的各自就位:寒风中的小牧师面色严肃的念诵着祷文,金色光芒下,一道道加持性法术接连落在了前排士兵的身上。而由辎重堆砌的“瞭望塔”上,娜塔手持长弓,目光紧紧锁定了前方的敌人们

    雪怪们身形高大,奔跑时“嘎吱嘎吱”的踩雪声响成一片,偶尔还能听到它们充满渴望的低吼——对于“没有天敌”的雪怪来说,这群突然出现在领地附近的人类,只代表“食物”二字。

    蛮族对雪怪的退让,已经让这群家伙失去了最后一丝恐惧,而在天空中不断闪烁的“圣光术”,更让这群智商不高的家伙感到兴奋:光越亮,它们愈能看清楚那些人类的摸样,由此产生的杀戮欲望便愈发不可阻止起来…

    呼啸的北风中,雪怪在渐渐接近到了罗迪前方的百米处。

    “这些会被雪怪撕成碎片的”

    同一时刻,阿瓦拉身旁的蛮族情不自禁的喊出了声。

    来到这里的蛮族足足四十七人,为首的阿瓦拉手持石斧蹲在队伍最前方,双眼紧紧盯着远处闪烁的圣光,应道:“这些雪怪足以毁灭一个部族,哪怕他们人数多也一样没用…”

    “等雪怪做完这一切,那些剩下的武器就都归我们了。”

    阿瓦拉对自己“借刀杀人”的计划极为满意。可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心说出的话语对手下造成了什么影响——“雪怪不可战胜”的概念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这些老猎人奉为常识和真理,以至于此时几乎没有人对此有过任何疑惑

    “阿瓦拉头领,那如果他们还有活着的人怎么办?”

    有个年轻的蛮族问出了这句话,然而他的问题却在队伍中引起一阵哄笑——

    “怎么可能?”

    “你怎么也跟埃尔文那小子一样傻?那可是二十多个雪怪”

    甚至不用阿瓦拉出口,这唯一的质疑声也消失殆尽。而阿瓦拉则挥了挥手,做了一个手势:“我们只需要武器,不需要别的。”

    说话间,远处的雪怪已然与罗迪的队伍接触。

    “他们疯了么?现在连逃都来不及了。”

    “真是一群不怕死的外来者,根本不知道雪怪的可怕…”

    望着“圣光术”下的战场,这些蛮族们起初不忘嘲讽几句,然而在十几秒过去后,所有的声音却集体淡了下去。

    继而响起的,是止不住的抽气声。

    “嗡——”

    持续不断的“圣光术”突然中止,在一切即将重归黑暗之际,一道环状光幕绽放开来,将提高护盾防御的“神恩术”施放到了整个队伍之中。

    伴随着“神恩术”的,是后方工兵们的集群箭雨,接受过短暂军事训练的他们虽然射箭没有准头,但对付这种体积大的无甲目标却着用不着瞄准,只是四十米范围上的一次齐射,便有一只雪怪直接因为脑袋被射穿而倒在了地上

    其余皮糙肉厚的雪怪终究很难被箭矢伤到,它们嗷嗷叫着跑完了最后一段路途,像以往那般对着目标挥出了拳头

    “咚”

    敌人并未被砸碎,相反的,“神圣护盾”轻松抵挡了雪怪的攻击,手持战盾的重甲步兵根本没有后退一步,甚至向前发起了冲击,狠狠将盾牌砸在了对方的腹部

    “呷”

    雪怪身体仰了仰,似乎被这矮小的敌人所激怒,它怒吼着伸手便去抓对方的头,可胳膊刚抬起,一支长剑便刺穿了它的大腿…

    同一时刻,另一侧袭来的短矛直接从侧方扎入了它的胸腔,卡在了肋骨之间…

    雪怪“啪嚓”掰断了短矛,吃痛的准备继续攻击,却看到迎面一道黑影袭来——

    “啪”

    沉重的链锤划过一道弧线,伴随着重甲步兵惊人的力量砸在了脑它的袋上,毫无防护的脑壳顿时如同被砸爆的西瓜般碎裂——雪怪胡乱挥舞的手臂颓然垂下,巨大的身躯摇晃了两秒,最终栽倒在地。

    雪怪前后只来得及做出两次攻击动作,而不到三秒的时间,这家伙便被四人一组的攻击小队直接撂倒。

    同一时刻,类似的情景接连发生在战线之上:雪怪们单凭一股蛮力冲入阵中,却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攻击都没办法打死挡在最前方的重甲步兵,而就在它们准备二次进攻的时候,这些配合默契的小队却轻松将它们重创甚至直接杀死

    它们并非力量不够,只是赤手空拳的攻击根本对“神圣护盾”保护的士兵无效,哪怕依靠体重的冲击,平均15级的雪怪们同样对等级接近2级的精锐士兵毫无办法——平日里的无数次抗压训战阵演练和内心不断锤炼的自信,已经让这些曾经的斥候们沉稳无比。

    这一刻,“链锤”取代长剑成为了这场战斗的最大杀器。身高臂长的雪怪很难接近,可一旦抓住机会,全力挥出的链锤总能给这些没有护甲保护的敌人造成巨大伤害…

    轻则断骨,重则爆头,雪怪们的冲击完全像是撞上了一堵墙般,竟然连第一道防线都没跨过去便被完全淹没

    雪怪们原本碾压一切的气势,在一轮冲锋之后…彻底消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