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办了次好事
    深夜,巴达部族驻地内。

    此时虽是秋初,冰川平原却已经下了两三场雪。呼啸的风中,罗迪的队伍暂时找了一处矮坡聚团采暖。因为气温太低,哪怕在篝火前,士兵们也冻得直跺脚,好在罗迪准备充分,加厚斗篷和专门购来的“祛寒药剂”都足以保证士兵们不会因为温度过低而失去战斗力。

    罗迪在抵达驻地后并未立刻进入村落,此时队伍在这里暂时休息,只是为了等待那位部族领袖的回复。

    年轻的埃尔文还没有带着一支百人队伍进村的权力,罗迪对此表示理解,不过他内心也隐隐有些担忧:眼前的一切都与预期出现了偏差,自己的计划能否进行下去,似乎已经成为了未知数。

    披着厚重的斗篷,积雪被罗迪踩得“嘎吱”作响,他目光望着远处那隐隐约约的几栋房屋,心中莫名有些烦闷。

    “无法掌控的感觉…真是让人厌烦啊。”

    与此同时,在巴达村最大的一栋圆形石屋内,埃尔文正皱着眉头站在屋子的边缘,忍受着面前那位部族领袖对自己的斥责…

    “擅自闯入雪怪的领地,害的队伍差点为此出现损失,你竟然还有理去打手下?我说的话你到底有没有听过?

    名为阿瓦拉的中年男人冲着埃尔文一通喊,声音震的他脑袋嗡嗡直响,可是这位年轻人丝毫不服气,梗着脖子回道:“原本的猎区已经找不到食物了,我必须去更远的地方才能找到你让我怎么办?”

    “那你找到了什么?嗯?空手归来还有胆量在我面前回答?”

    阿瓦拉因为愤怒而脸颊涨红,有些是因为埃尔文顶嘴,更多的…却是因为对方说的没有错:巴达部族的狩猎区域已经逐步被雪怪侵占,狩猎无果已成常态,如果继续这么下去,哪怕是最优秀的猎人恐怕都要空手而归。

    可是两人互相都不认为自己说错了,就这么硬生生僵持着。

    身为部族领袖,阿瓦拉的身材和埃尔文不相上下,但将近五十岁的他头发花白,最大的特征便是脸上那道狰狞的伤疤——已经瞎掉的左眼呈灰色,抬起目光时候,自有一种慑人的气势。

    “我没有带回食物,但我带回了这支从山另一边来的队伍他们的首领和我交谈过,并且愿意提供帮助”

    埃尔文伸手拿出了腰后别着的一柄弯刀—“这是他们使用的武器,那个叫罗迪的首领说过,如果使用这种武器,斩杀雪怪绝对轻而易举”

    蛮族目前的水平只能使用生铁,并且多数都是些粗制滥造的炊具,根本没有制造金属刀剑的工艺水平。此时埃尔文拿出的武器只是卡伦王国最寻常的制式弯刀,然而作为天生的战士,阿瓦拉一眼便能看出这种武器的威力…

    他伸手拿起弯刀,只是顺势一挥,旁边的木质椅子便“咔”的一声齐齐分为两半

    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一点,可蛮族却是天生的战士,几乎瞬间便能掌握弯刀的使用诀窍。

    望着地上碎裂的木椅,阿瓦拉那只仅剩的眼睛眯了起来…他举起刀刃仔细看了看,几乎看不到崩口的弯刀依旧透着那股子冷峻的气息。

    屋内的气氛稍稍有了转变,阿瓦拉握着弯刀的手微微颤抖着,目光闪烁,定在那里有些出神。

    年轻的埃尔文倒是能猜到这位部族领袖在思考着什么。

    十年前,阿瓦拉险些在一场和雪怪的战斗中丧生——那次他与四名同伴在冰原上遭遇了三只雪怪,一番血拼之后,同伴尽数被杀,而他则生生靠着一柄石斧杀出一条血路…

    那一次,阿瓦拉腹部被剖了个口子、眼睛瞎了一只,在走到村庄外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直接倒在了雪地里,后来也是靠着顽强的生命力才挺了过来。

    而由此他得到了部族内所有人的敬重,并最终成为了巴达部族的首领。

    不过令埃尔文感到不解的是…阿瓦拉明明成名于那场与雪怪的战斗,可从那之后,他对雪怪的态度却显得极为“消极”—当他成为部族领袖后,竟然下达了一个死命令:任何猎人在如果遭遇雪怪,一定要选择避让,全力保存有生力量。

    蛮族脾气火爆,但并不意味着他们都是亡命之徒,阿瓦拉的出发点是没有错的:他想要麾下的子民避免伤亡,并且认为只有部族的人口上升了,以后才有资本去对付那些凶猛的雪怪。

    所以这条命令被一直遵守了十年,而到了现在,巴达部族的人口虽然上升不少,可面对雪怪的时候,却已经没人会想着去“正面战斗”了。

    他们原本是不害怕雪怪的,但躲着躲着,内心的想法便渐渐发生了变化—战士永远不该怯战,因为一旦“躲避”成了习惯…那失去的斗志,可就不是几句命令便能重新筑起的了。

    如今的巴达部族中,只有如埃尔文这般的年轻战士,才会对雪怪保持着挑战和杀戮的欲望,而那些十年间不断遵守“规矩”的老猎人们,早已没了与雪怪拼命的血性。

    阿瓦拉站在那里沉思良久,握着弯刀反复观察了几次,过了将近三分钟,他才出声问道:“他们有多少人?说了什么?”

    埃尔文如实回答,却是并没有提起路上遭遇雪怪的事情,阿瓦拉想了想,扬了扬手中的弯刀:“那个叫罗迪的首领说把这武器送给你?”

    “没有,他只是说,如果我们愿意给他们提供合适的休息区域和食物,他们便愿意用这些武器作为交换。”

    这位年轻的小伙子并没有察觉到阿瓦拉眼中的一抹亮色,自顾自继续道:“那位首领还说,他这次携带了很多类似的武器,足够武装部族内的所有猎人。”

    “你终于办了次好事。”

    阿瓦拉好似瞬间没了之前的怒气,他拍了拍埃尔森的肩膀,“先回去休息吧。”

    “那个…我不用去找他们了?”

    “不用了,我去让人通知他们就行了。”

    埃尔文摸了摸脑袋,他本以为还要继续吵上几句,结果事情的发展好像出乎意料的顺利,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好说的,便扭头离开。

    而当房间内只剩阿瓦拉一人的时候,这位蛮族首领低头用手指摩挲着弯刀的刃口,低声自语道:“如果食物都提供给你们…那巴达的子民们吃什么呢?”

    午夜将至的时候,罗迪终于等来了回信。

    不过来人已经不是那个浑身充满朝气的埃尔文,而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老战士,对方说话瓮声瓮气的,两人比划半天后,罗迪才搞清楚对方的意思:“你是说,让我们去村子另一侧的山坳?”

    “阿瓦拉首领是这么说的,村子之前从那边迁徙过来,留下了很多可以保暖的房屋。”

    这种结果并不出乎意料,罗迪想不到对方拒绝的理由,所以此时表示感谢之后,他立即让索德洛尔带队转移,争取尽早抵达那里。

    斗篷虽然加厚加重,但零下二三十度的气温里谁也扛不住太久,那些薄薄的帐篷也比不上蛮族的房屋保温,索德洛尔明白这个道理,但他还是多问了一句:“废弃的建筑?那里没问题吧?”

    “雪地里能有什么区别?相隔也就四公里不到,士兵们冻得够呛,咱们早点过去早安心。”

    既然罗迪发话了,他便不再所说什么,扭头开始让士兵们去收拾帐篷。

    “娜塔,祛寒药剂别忘了喝,这样的环境下千万不要硬撑着。”

    罗迪看到她冷的嘴唇有些发紫,赶忙药剂瓶递了过去,随即转过头来帮阿卡莎把兜帽的系带系上:“再撑一会就好了,我们尽快过去就是。”

    “那边不会有雪怪吧?”

    阿卡莎对白天的遭遇记忆深刻,此时不免有些担忧。

    “雪怪不会靠近蛮族领地的,再说了,我们的部队还怕雪怪?”罗迪对此倒是信心十足。

    【两件事情:今天是南京大屠杀纪念日,没有经历过那段历史,但我们都明白那段历史意味着什么。勿忘国耻,发奋自强,强国不是喊口号,从自身做起才是第一位的,好在毕业之后,稿费给国家扣得税着实不少,如今我倒是可以喊得硬气些。

    另一件事情是关于最近的状态,这些天的的确确感到了“脑力枯竭”,码字也总是走神,记忆力开始衰退,甚至开车总是走错路。写书三年多,我第一次有了力不从心的感觉,这两天考虑请一个三到五天的长假彻底放松一下,因为再这么写下去,我觉得这本书会写毁掉。

    当然这只是想法,还没决定,或许明天睡醒了状态恢复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