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一十六章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生在雪地上发生的战斗,在罗迪等人看来实在有些滑稽。

    气势汹汹的雪怪被两箭解决,手持长弓的娜塔在确认敌人死亡后便静静站在那里,她形单影只的摸样,那些屁滚尿流的蛮族相比…反差实在有些大。

    阿卡莎在神术施放完毕后便没有继续向前,她望着这些衣着原始的家伙们,心中颇有些好奇。

    虽然同属人类,可蛮族明显比卡伦王国的子民要高一些,他们身材普遍强壮,四肢粗大而胡须浓密,看起来的确符合“强力战士”的定位,但仔细观察后,阿卡莎却发现对方表面上看起来唬人,实际上却根本没有“气势”。

    这些满足每个人手中虽然握着武器,可目光中却透着恐惧与退缩。

    他们很快发现了阿卡莎与娜塔,随后也注意到了上方的罗迪与索德洛尔等人。那个看上去像是领头的蛮族迈出几步,似乎想和罗迪等人交流,然而当他旁边的同伴说了几句什么后,这六名战士便面色迟疑着后退数步,随即转身准备离开。

    罗迪看的眉头大皱…他的印象中,“蛮族”之所以被称为“蛮族”,不仅仅因为生活方式原始,而在于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很是“激进”。

    蛮族如果都是见到陌生人便逃跑的性格,早就该饿死在冰川平原上了。

    “现在怎么办?”

    索德洛尔把长剑插回了剑鞘,出声道。

    “我去查看一下雪怪的尸体,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异常,队伍的使用权在你手上,随时配合我就行了。”

    罗迪走出几步,随后发现不远处出现了另一支蛮族队伍,他们和那准备离开的六人相遇,随即停下来开始了交谈。新来的队伍装备同样简陋,不过领队的家伙看起来颇为年轻。

    罗迪看到对方在冲着自己指指点点,倒是没兴趣凑上去主动理会,自顾自蹲在雪怪旁凝神看了看--

    “不是精英怪,也不是h6,为什么呢?”

    他嘀咕两句,随后听到不远处愈发激烈的争吵声,抬起头时,罗迪正看到那个年轻领队一拳将“逃兵”抡趴下的一幕。

    随后这家伙望了望罗迪,拽紧了身上的毛皮护肩,背着两柄单手石斧便走了过来。

    年轻的蛮族领队并未蓄须,两米一的身高因为匀称的肌肉而丝毫没有“电线杆”的感觉,他目光自信,步履稳健。罗迪眉毛扬了扬,随即心中微微舒了口气:

    这才是印象中的蛮族嘛

    “你好,冰原上的朋友。”

    对方尚未开口,罗迪便率先用蛮族的“查图语”打了招呼—这句味道纯正的问候让对方表情明显一愣,不由自主道:“你会说我们的语言?”

    随后他反应过来,摸着脑袋继续道:“感谢你救了我的手下,我听了经过,他们不该逃跑,所以我惩罚了他。”

    “查图语”比较原始,词汇并不精准,所以表达的意思比较单纯。罗迪对这门语言说不上精通,不过普通交流也是足够,他望了望那个脸颊肿起老高的家伙,出声道:“或许他对我们有些误解,这不碍事。”

    随后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我叫罗迪,从北峰山脉另一边而来,这是我的队伍。”

    “埃尔文,巴达的埃尔文。”

    蛮族的结构和兽人类似,因为气候恶劣地广人稀,没有固定城镇的他们便以一个个群落分散在这片土地之上,而“巴达”显然是其中一个部族的称呼。

    罗迪曾经去“巴达”的部族呆过,不过眼前这位蛮族勇士他一点印象都没有。心中有些好奇的同时,他便和对方攀谈起来—因为了解蛮族的脾气,没几句话罗迪便和对方熟络起来,并和埃尔文提出了去见蛮族领袖的意愿。

    “跟我们回去?没有问题,不过我要提醒你这条路路很危险”

    埃尔文指了指山脚下方:“从这里一直到巴达都不安全,你和你的同伴要小心才行”

    “而且我们要尽快赶回去,太阳落山后,这里会很冷”

    “没有问题。”

    罗迪揉了揉耳朵,埃尔文嗓门太大,说话就跟要吵架似的,离得近了耳膜都有些难受—不过北地种族基本都这样,罗迪不适应也得适应。

    几番交谈后,埃尔文开始带着队伍前进。而罗迪则在后面和阿卡莎等人并排走着,索德洛尔拽了拽斗篷的系带,低声问道:“他们答应的这么痛快?”

    “相较于雪怪,他们很显然愿意和咱们打交道。”罗迪耸了耸肩,撇嘴道:“当然,最主要的原因是他们太单纯,不知世事险恶的道理。”

    这话并非单纯的玩笑,蛮族说难听了就是“神经大条”,一旦信任了某人,便根本不会再考虑什么“被骗”之类的风险…

    索德洛尔将信将疑,望着前方那些高大的战士不知思索着什么。罗迪则一手扶着阿卡莎,脑袋里回忆着有关“巴达”部族的各类讯息。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随着夕阳的最后一点光芒消失,四周原本就不高的气温仿佛陡然间降了下来。所幸士兵们早有准备,厚重保暖的皮草披在身上后,队伍的行进速度始终没有受到多少影响。

    埃尔文背着两把斧头走在前方,他的手下们时不时回头望向后方,好奇的讨论着这些陌生士兵的战斗力—两支队伍一前一后保持着三十来米的距离。

    偶尔停下来休息的时候,罗迪便会派人给埃尔文送来一些食物和水源,对此这位蛮族领队倒是没有矫情,很是利索的收下,随即分发给了自己的士兵。

    这并非是贪婪,因为在冰原上,少吃一顿饭都可能是致命的。

    “不对啊…”

    队伍行走了一个小时后,罗迪突然停住脚步朝左右望了望:记忆中的“巴达”就该是在这片区域,可这里怎么空荡荡的?

    他疑惑的四处查看,确认自己的判断没错,可这里根本看不到任何有人居住的痕迹,那些印象中的建筑和村落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这种意外情况让罗迪心里有些烦闷,而就在此时,鸣镝箭的示警声瞬间打破了宁静的夜幕。

    “敌袭”

    话音落下,骑在马上的阿卡莎当即开始施放“圣光术”,金色的光辉倏然绽放,亮如白昼的雪原上,几个奔跑的黑影立刻显现在了队伍的侧后方。

    罗迪扭头望去,发现远处正有三只雪怪在怪叫着靠近队伍。

    这样的发现并没有让罗迪紧张,他只是感到疑惑:这里怎么会有雪怪?这都算“巴达”部族的腹地了吧?难道他们连领地都没有延伸到这里?

    在他出神思考这个问题时,整个队伍已然在索德洛尔的号令声中骤然止步,士兵抄起盾牌,“咔咔咔”的前后抵住,做出了迎接冲击的准备。

    然而没等雪怪冲到队伍前,站在队伍边缘的娜塔便接连射出八箭,在第二次“圣光术”的光芒渐渐消弭之际,她端举的长弓已然缓缓放下。

    远处,三名雪怪尽数扑倒在地。

    哀嚎挣扎的余音回荡在雪原上,才确认雪怪位置的埃尔文停下了脚步,缓缓吸了口凉气。

    “继续前进”

    索德洛尔目光冷漠的扫过雪怪尸体,挥手下了命令—下一刻,已经做好冲击准备的骑兵队伍立刻从侧面收拢,手持盾牌的士兵把武器放回马鞍侧面阵型转换、前后协调,这一系列动作安静而有序,看的前面那群蛮族两眼发直。

    而三具雪怪的尸体就那么横在远处,像是被随手抛弃的垃圾。

    埃尔文咽了口唾沫,感觉握着斧柄的手有些发凉—他不怕雪怪,但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在面对三个雪怪时如此轻松的解决战斗。

    这个突然出现的插曲让队伍气氛微微有些变化,埃尔文的目光中闪烁着许些复杂情绪,不过回头望了望自己这些满脸敬畏的手下,他叹了口气,他将斧头重新背起,在雪地上深一脚浅一脚的继续行进起来。

    就这样,队伍继续行进了三个小时后,罗迪终于看到了一片位于山坳低谷间的村落。

    说是“村落”,这里实际上就是数十个形状各异的低矮石屋—蛮族的石屋为了保暖,里外用兽皮和动物粪便糊了七八层,样子虽然难看,但在严寒中却能够保持足够的温度。

    “罗迪,那里有什么问题么?”

    阿卡莎拽了拽脖子上裹着的围巾,扭头问道:“我看你一路上脸色都不太好。”

    “有些不太对劲,计划可能需要改改了。”

    罗迪皱眉望着眼前这一切,嘀咕道:“怎么差了这么多…没听说过有这回事啊。”

    他看了看地图,如果“巴达”部族的领地缩水到了这种地步,那整个蛮族的领土面积,恐怕比记忆中少了四成

    这是罗迪始料未及的情况,他不是没有考虑过时间差异带来的影响,可记忆中的蛮族领地自590年便没有变动过,怎么只是差了一年,就能差这么多?

    这片区域内,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