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零九章 责任
    喜悦、悲伤、无奈与绝望,当这些情绪终于找到发泄口的时候,莎莉当真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只能用她的动作表达了一切。

    无论罗迪说过什么话又做出了什么决定,此时的莎莉只想紧紧的抱住他,再也不撒手。

    而当两个小时大海捞针般的搜寻有了结果后,罗迪一直悬着的心此时才终于放下。

    怀中的莎莉抽泣着,起先是用力的勒紧,可随后却开始用拳头狠狠锤起了他的后背——

    “你这个混蛋!”

    “…你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再一次扑进罗迪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莎莉心中起先是获救后的欣喜,可随后却是莫名冒出了一股难言的怨气——

    命运为什么这么捉弄人?

    你都和那个女人好了,为什么还要这么拼命的来救我?

    罗迪能感受到她是在真的用力打,心里也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可是嘴上却不知怎么去解释,只能有些笨拙的说道:“对不起…”

    “现在说有什么用!”

    莎莉用力把头埋进了他的胸膛,“你生气归生气,我道歉就好了啊,可是为什么要用这种办法来对付我…你让我怎么办?你这个混蛋!”

    罗迪也是有些迷茫——自己怎么办?莎莉是救下了,可是未来自己该怎么对待她?

    难道像之前那般划清界限,继续冷淡对待?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可是…

    脑海里冒出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但罗迪却立刻觉得那根本就不现实。他深深吸气,努力把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压下去,出声道:“我们…需要尽快返回霍利尔,城市正在面临亡灵瘟疫的威胁。”

    莎莉并不是胡搅蛮缠的女孩,听到罗迪的话语,她使劲抹了抹眼泪,随即发现自己依旧处于“易容”的状态——她伸手想把那些塑性抹下来,刚伸出手,便发现罗迪从旁边拾起了一只水袋,拧开塞子将清水倒在了她的掌心。

    莎莉微抿嘴唇,两人间不说话的默契让她心中有些甜蜜,可随后终究还是要泛起一抹苦涩…自己以后…或许再也没办法这么霸占着他了。

    离开罗迪?

    莎莉已经在内心彻底摒弃了这个想法。

    “那个家伙给我摸了很多泥巴,我肯定丑死了,”她目光低垂,不想让罗迪知道自己的那些心思,努力用曾经结伴而行时的轻松语气说着这一路遇到的事情:“那个卡尔是精神系暗影牧师,他想控制我,还给我服用了一瓶药剂,但看起来那药剂似乎没起多大作用,所以他始终没有完全控制我的身体。”

    她把脸颊洗净,扔掉了栗色的假发,伸手将短发的发梢别在耳后,眼睛望向远处,仿佛不经意的问道:“在镇子里的时候,看到你从我面前走过,我始终没敢叫你…”

    “我其实看到了…很远就看到了。”

    罗迪能明白莎莉那一刻的复杂心情,而选择放弃求救的她更让罗迪感觉内心亏欠万分——能有几个人会眼睁睁放弃这样的机会?

    两人说话的时候目光都望着别处,刚刚短暂的亲密接触似乎并不能完全化解关系上的尴尬,只是罗迪现在没时间说废话,他迅速检索了一遍战场上遗落的尸体,确认敌人没有活口之后把这些异教徒从道路两侧拖到了密林中。

    “蝮蛇十字”和罗迪间的仇恨已经无需多言,但现在要忙的事情太多,能拖延对方得知“行动失败”的时间,也是一种必要的手段。

    拉着莎莉跳上可达鸭,在这支笨鸟摇晃着身体起飞时,罗迪不得不伸手扶住她的腰肢——这个动作让莎莉的后背贴紧了罗迪的胸口,令原本沉默的两人一时间都是心跳微微加快…

    针尾沙锥低空飞行,迎面吹来的冷风让莎莉索性闭上了眼睛,而这样更让她感受到了腹部罗迪手掌传来的热量,她的呼吸微微急促,在犹豫片刻之后,最终轻咬下唇,握住了他的手掌。

    “无论你选择什么,我都不会再松开了。”

    她微微后仰,对脸侧的罗迪说道。

    而罗迪则眯眼望着面前飞速掠过的大地,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

    发生在霍利尔城的战斗,最终随着“变异魔晶碎片”的爆炸而尘埃落定。

    温布斯克彻底消失在了火光中,而他身后那些跟随而来的食尸鬼也被炸死了大半——士兵们的损伤同样惨重,但因为预备队足够多,源源不断顶上来的士兵最终在两位大骑士和阿卡莎的帮助下控制住了场面,继而将阵线重新推回了广场之内。

    有这样的战果,敌酋死亡是一方面,更多的原因则在于…安格玛公爵和敌人一起消失在了火光中。

    身为城主,安格玛没有站在盾牌后方,却靠着那苍老孱弱的躯体和敌人同归于尽——当士兵们明白这位公爵做了什么时,他们的战斗力几乎瞬间爆棚。

    “为了艾弗塔!”

    原本持盾抵抗的步兵不再维持几近崩溃的队形,他们一个个拔出长剑,如同发疯一样怒吼着杀入了敌阵…

    金色的圣光不断挥洒,阿卡莎强行灌下了随身携带的第二瓶药剂,抄起一把短剑劈死了身旁重伤爬行的食尸鬼,随即念诵祷文将倒地受伤的士兵救治。转身望向远处时,她看到顶着“神圣护盾”的幽灵骑士正带着五个半透明的虚影,镰刀般迅速收割着面前的亡灵们。

    胜局已定,阿卡莎微微松了口气,随即喘息着靠在了墙边。

    复生的最后一批食尸鬼被逼到了广场中央,全面反攻的号角吹响,阿卡莎抬手继续释放着“净化之环”,然而没走出几步却因法力透支而踉跄一步,险些坐在地上。

    她擦了一把额头渗出的虚汗,伸手去摸药剂瓶,发现“中级法力药剂”已经完全喝光…

    没有法力让阿卡莎产生了难言的危机感,而就在这时,广场地面上划过的阴影却让她重新燃起了希望——抬起头,她不出意外看到了正在盘旋降落的针尾沙锥,而很快,展开双翼的可达鸭便降落在了数十米外的一处空地上。

    阿卡莎欣喜的迈步向前,然而脸上笑容刚刚浮现…她的身形便骤然停在了原地。

    罗迪在跃下针尾沙锥时,身后的莎莉始终没有松开拉着他的手掌。

    望着不远处的这一幕,阿卡莎抿住嘴唇,连续呼吸几次后沉默的转身,有些失神的退入了建筑物的阴影之中。

    而罗迪却因为广场上的惨烈情景而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小牧师,他举起短弓加入战斗,和莎莉一起协助军队扫荡起了剩余的敌人——而当一切终于结束之后,系统终于响起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罗迪这才扫视四周,随即朝着在角落中的阿卡莎跑了过去。他望着脸色苍白的小牧师,确认她没有受伤后松了口气,随即道:“法力透支需要好好休息,我去让人来扶你回去,尽量先不要活动了。”

    “嗯。”

    阿卡莎认真的望着他,眨了眨眼睛,随即抬起手来——罗迪见状赶忙拉住她站了起来,正想说别的,却听阿卡莎轻声问道:“能不能…抱着我?”

    罗迪对这个要求感到奇怪,以为她是因为战斗而有些害怕,便轻轻将阿卡莎拥在怀里:“现在没事了…你做的很好,瘟疫没有扩散,这座城市甚至整个领地都得救了。”

    然而阿卡莎却没有回应,她只是抬起目光,和不远处望过来的莎莉对视了几秒。

    两个女人的表情都有些精彩,只有罗迪对此豪不知情。

    纵然心里有了决定,可看到阿卡莎和罗迪腻在一起的样子,莎莉心里面还是酸的厉害。她抿着嘴唇挪开目光,连续两个“净化之环”施放后,望着迈步走来的提图斯问道:“提图斯骑士,父亲在哪里?”

    四周正在清理战场的士兵动作迟缓了下来,提图斯更是停住了脚步——他的目光迟疑了一下,随后缓缓摘下了自己的头盔,单膝下跪。

    “这是…”

    莎莉的瞳孔骤然锁紧,她的呼吸急促起来,低声道:“不可能…不该是这样…”

    她茫然的望向四周,再次出声时已经有了些哭腔:“父亲就在府邸里,对不对?我这就回去…他在等我回去…”

    莎莉转身就想走,可提图斯却手臂微抬,缓缓将那柄公爵的佩剑举到了莎莉身前。

    “公爵大人他…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长剑在爆炸中断裂,此时只剩下了半截,剑柄因为高温而融化变形,莎莉望着这柄曾经始终放置在父亲卧室的长剑,泪水瞬间模糊了视野。

    纵然心中早就做好了类似的准备,可是当面对残酷的事实时,莎莉依旧无法接受。

    泪水滴落在地,莎莉想放声痛哭,身体甚至都因为要忍住那巨大的悲恸而微微颤抖着。然而在伸手握住断剑的剑柄时,她却深深吸了一口气,竟是强行将这些情绪压制在了心底。

    纵然剑柄融化,可上面刻绘的“鲁西弗隆”字样却未曾改变,身为这个家族的最后一名成员,莎莉清楚:自己接过的不仅仅是武器,而是落在肩头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