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百零七章 良夜
    某些希望放弃后,心里的紧张反而少了许多。

    莎莉眼帘低垂,就这样一路跟随异教徒的队伍前进了许久。

    没过多久,队伍行进到了艾弗塔东部的一处小镇,卡尔主教望了望四周,确认没有危险后便带队来到一处简陋的饭馆吃饭。

    “半个小时后在镇子东边换快马离开,现在对方还没找过来,说明他们基本找不到我们了。”

    卡尔和副手交谈的话语被莎莉听得清楚,而她此时却敢有任何多余动作,感受着脑海中的指令,莎莉一脸漠然的坐在最靠外的木凳上,然而就在她拿起黑面包的时候,那微微抬起的目光却猛然定住。

    街道旁,背着短弓与战斧的罗迪正缓步走过。

    莎莉的心脏一瞬间加速跳动起来,如此巧合的事情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可此时罗迪切切实实就在她面前十米处,莎莉绝对不会认错!

    她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微微瞥了一眼身旁:卡尔正在和副官交代着马匹的事情,而身旁的其他守卫则正埋头吃饭。

    目光转过,莎莉扭头望向罗迪,两人目光瞬间交汇——罗迪那警惕而犀利的眼神扫过,短暂的在莎莉脸上停留了半秒…

    这半秒的时间甚至不够莎莉用口形做出什么暗示,她只是看到罗迪扫了自己一眼,随即便毫无表情的挪开目光,望向了其他地方。

    怎么回事?

    莎莉内心疑惑,随后立即意识到问题在了哪里:自己的容貌和装扮被卡尔进行过了易容,别说罗迪,恐怕就连自己的父亲站在面前都没办法辨认!

    脸型变化,发色变化,为了伪装彻底卡尔甚至把她手臂和脚踝裸露的皮肤也抹了一层深色的油脂…卡尔做事滴水不漏,根本没让莎莉露出任何破绽。

    罗迪步伐焦急的向前走去——直到莎莉与他擦肩而过的那一刻,她甚至能够清楚的看到罗迪脸上的汗珠和他手中紧握的剑柄。

    她深深吸气,两人的距离近到难以想象,甚至莎莉只需伸出手便能直接拉住他的衣角——

    然而她最终闭上了眼睛,低下头去,再一次放弃了这个机会。

    如果第一次放弃的原因还有吃味与赌气的成分,那么此时的放弃,则完全是因为莎莉对他最深层次的感情…

    而此时的错过,或许便意味着一辈子的错过。

    罗迪恍然味觉的消失在了街角,而很快吃完饭的异教徒队伍则在镇子的角落中钱来了马匹,换上可冒险者服饰,踏上了离开的路途。

    莎莉抿着嘴唇,麻木的跟上了队伍。

    “死!”

    剑刃携裹着战气竖劈而下,扑过来的食尸鬼被当场斩为两段,污浊的黑血溅在脸颊之上,安格玛却根本来不及擦拭。他向前两步,剑柄砸开一名骷髅的胸口,一脚将对方踹飞后,回头冲着身后的士兵吼道:“冲上去!无论付出多少代价都要拦住他!”

    公爵带领士兵在广场中浴血奋战,而前方温布斯克却对他毫不理会,血肉傀儡双手猛烈的攻击着前方的盾阵,试图强行将封锁的出口打开——士兵们面对这样的怪物根本没有多少反抗能力,几乎完全是靠一条条性命在拖延着时间,若非惠灵顿和提图斯在阿卡莎的圣光治疗下重新加入战团,恐怕对方早就冲破了防线!

    安格玛公爵在服用药剂后的实力大涨,但这种透支生命的战斗方式却让他体力消耗极快,只是砍杀七八名食尸鬼,他便感觉手掌的长剑异常沉重起来…

    “不能…不能就这么放弃…”

    努力平复着紊乱的呼吸,安格玛望着那在人群中肆虐的怪物,本想冲上去一起阻拦,可随后目光却微微一凝,锁定在了不远处一栋木质建筑上。

    他深呼吸,握紧长剑便迈步朝前冲去。在两侧近卫的帮助下,安格玛很快来到木屋前,一剑劈开门栓后,他推门走入。

    昏暗的室内有两名瑟瑟发抖的平民,安格玛抹了把满是血液的脸颊,低声道:“把门堵上,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也不要出去。”

    说完他登上楼梯,冲到二楼之后推门来到阳台,望向了混乱的广场——

    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此时的城市广场彻底沦为一片屠宰场:奔跑的食尸鬼正疯狂袭击着尚未逃离的平民,三支散乱的骑兵队伍则在轮番冲击着这些亡灵生物。

    四周的出口被大片持盾士兵挡着,温布斯克所在的区域成为了整个广场的战斗中心,而安格玛此时所处的位置,便正好位于对方的前进路线之上…

    公爵的面容此时已经苍白如纸,因为使用“战气”透支身体,药剂的作用已经渐渐开始退散…但他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目光左右望了望,安格玛猛地推开了杂乱的木架与瓶瓶罐罐,清理出了一条小路。

    “轰隆!”

    不远处,血肉傀儡挥舞的拳头竟然将石墙都砸出了大洞,惠灵顿和提图斯因为他狂暴的攻击而根本无法近身。一批批涌来的步兵被横扫出去后,温布斯克猛然跃起,瞬间便跨越了七八名士兵,“咚”的落地时,更是踩碎了后方刚刚由士兵堆砌的路障…

    他伸手抄起一截粗大的木桩,“噼里啪啦”扫开面前的所有士兵,生生将防线撕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随即架起胳膊便准备硬冲出一条血路,然而就在他刚跑出三步的时候,一道身影却从旁边的建筑中横跃而出——

    安格玛公爵从二楼的阳台冲刺跃出,手持长剑从侧面扑向了温布斯克!

    “噗!”

    全部战气凝聚于剑刃之上,安格玛手中长剑横斩而过,在温布斯克来不及躲闪的瞬间生生砍断了他的头颅…

    “啪嗒。”

    血肉傀儡的“脑袋”坠地,随即因为没有死灵之力的维持而迅速成为一滩烂肉。

    另一边,安格玛公爵踉跄一步,脱力倒地。

    这致命的一击耗尽了他近乎所有的力量,公爵的头发为此迅速呈现出衰老的灰白色,身体的肌肉也萎缩下去…生命流逝的感觉极度痛苦,他大口呼吸着,随即努力抬起头,紧握长剑,望向了面前的敌人。

    可血肉傀儡并未倒下。

    失去了头颅的它后退了两步,继而猛地伸开双手撑住了两侧建筑,停顿几秒后,竟然在胸口位置显现出了一张属于温布斯克本人的面孔——他狰狞的望着面前的人类,大吼道:“受死吧!你们这些卑微的渣滓!”

    温布斯克双手上扬,整个广场上的食尸鬼和骷髅都开始朝他所在的方向涌来,跟随着他开始向出口冲去。

    可挡在它们前方的安格玛却双手撑剑,缓缓站起了身。

    “属于你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脆弱的人类…”

    温布斯克伸手掐住了安格玛的脖颈,轻松的将他提了起来。

    惠灵顿、提图斯和阿卡莎都看到了这一幕,他们疯狂想要赶过来支援,却因为四周的食尸鬼而被困在了二十多米外,无论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继续前进。

    可被敌人捏住的公爵却丝毫没有示弱,他抬手把长剑刺入对方的手臂,随即拔出短匕便掷向了温布斯克的脸颊——

    “啊!该死的…”

    傀儡最重要的便是“中枢核心”,“血肉傀儡”的核心便是温布斯克本人,原本他被重重血肉保护不会显露,可是因为失去头颅,没有五感的他不得不露出面孔来继续操纵傀儡…

    然而这便成为了他唯一的破绽。

    短匕旋转着插在了他的左眼之上,温布斯克吃痛怒吼,松开安格玛便去拔匕首,可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睛时,却看到这位老人强撑着身体,朝着自己直直扑了上来——

    安格玛的身体此时犹如枯萎的树枝,但这一跃的气势,却比曾经巅峰时期的他更为强大。

    最后一丝战气注入了手中的变异晶石,安格玛手臂伸出,生生将它按进了温布斯克的嘴里。

    “这里是霍利尔城…”安格玛被对方的手掌重新抓住,然而他却不再挣扎,再度苍老的脸上反而露出一丝微笑,“有我在,哪里轮得到你们撒野?”

    下一秒,白炽色的光芒吞噬了一切。

    三十公里外,骑在马背上的莎莉突然被内心泛起的悸动而扰乱了情绪。

    她缓缓眨眼,望着面前那单调的林间小路和前方的卡尔主教,又慢慢的低下头去。

    罗迪注定是不会再找到自己了,那么接下来该怎么办?

    她能感受到卡尔主教思维的强势——如果对方以精神力压迫自己,剧烈的头痛下,自己恐怕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更不用说在这森林中逃脱了…

    可是他们到底要带自己去哪里?

    “大人,前面的路好像出了点问题。”

    “带四个人去查看一下。其他人,整队休息。”

    卡尔望了望,发现道路中央被几棵折断的树干挡住,便挥手下了命令,随即翻身下马。

    目光望了望莎莉,在确认她依旧“听话”后卡尔便挪开了目光,自顾自去一旁休息了。

    “克罗呢?”

    “大人,他说去小解了,马上回来。”

    “哦。”

    两人的对话声在十几米外依旧听得清楚,然而那位被称为“克罗”的异教徒,此时却被割开了喉咙,无声无息的倒在了地上。